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八十二 合计 上

章八十二 合计 上

  千夜这个房间是整排屋子的最后一间,就算殷家的亲随和护卫们有点什么小摩擦,也不会闹到他门口来。

  琪琪侧耳听了听,突然黛眉竖起,跳下床,几步冲出门去,随即外面传来她的声音:“半夜三更的,你们两个大男人在我这搞什么?还特别大声!想野战的话,选错地方了吧?”

  千夜蓦然听到琪琪这一嗓子,忍不住抬手揉了揉额头。

  门外此时原力四溢,濛濛青光和土黄色光芒不断对冲,就连琪琪也不敢贸然走下台阶。近边空无一人,远远才看到通向内院大门的路上有人影晃动,看服色宋魏殷三家护卫全在,显然没人敢过来趟这个浑水。

  正在交手的两人全都对身外事充耳不闻。宋子宁伸掌按去,与魏破天的拳锋一触,轰然巨响中,两人都退了一步。宋子宁声音冷硬,“魏世子这是在擂台上没打够?”

  魏破天闻言双眼骤然通红,愤然之色更重。他那天在格斗场上输得前所未有的憋屈,以往即使遇到如琪琪这种战技有点克制他的对手,偶尔还是能够对上几下狠的,然而宋子宁这个无耻之徒竟然从头闪避到底。打到后来,魏破天倒是真心盼望宋子宁能够给自己来下狠的,哪怕就是千重山破了,也比这样强,但宋子宁就是生生把他拖到最后累得象条死狗一样趴在地上!整场战斗,让魏破天觉得自己就像是个傻瓜!

  魏破天低喝一声,‘千重山’光芒大盛,一座山峦轮廓初成。而他的打法也变化极大,不再是追着宋子宁时隐时现的身影,与他的步伐同样简单朴实,东出一拳,西砸一下,看上去甚至有些笨拙,每一击都落在空处,有时候距离宋子宁的身影相当之远。

  然而宋子宁那边却失去了擂台上的悠然,没过多久就被逼得又和魏破天硬拼一记,两人同时退后三四步。魏破天倒还若无其事,宋子宁却是一阵气血翻腾,硬接‘千重山’状态下的‘通明碎空拳’,就算是他也占不到便宜。

  宋子宁皱了皱眉,他和魏破天这是第三次正面交手,每次对方的进步都是突飞猛进。显然魏家送世子来春狩就是为了以战养战,身边跟着高人,每次实战后都做专门辅导,才会有这样克制的打法出来。他双手一张,秘法运转,周围忽然落叶缤纷而下。魏破天果然又是如陷泥泞般行动受阻,但这次他出拳时却我行我素,自有章法,再也不被宋子宁牵着鼻子走。

  又来往数个回合后,宋子宁彻底失去耐心,他此时动了真火,眼中戾色大盛,簌簌落叶陡然片片锋芒毕露,肃杀寒意迅速弥漫开来。

  琪琪脸色微变,转头看到千夜已经走出房门,立刻一把将他拽过来,叫道:“你们再不住手,我就把晓夜扔过来!”

  魏破天首先吓了一跳,琪琪那疯丫头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立刻收回拳头。宋子宁神色森然,他身周有几片落叶已如薄刃般高速旋转,闪烁着锋利的冷芒,过了一会儿才一拂袖,所有落叶顿时消失得干干净净。

  琪琪伸手去摸千夜的脸,怅然若失地道:“我就知道这么说会有用!”

  千夜这次反应极快,在她抬起手的时候就闪开去,怒道:“琪琪,你这是什么意思?”

  琪琪立刻恢复了惯常神态,当下笑了笑,略带点小无赖地说:“就是字面意思啊!”她不等千夜再说什么,把自己的侍女们叫出房间,然后冲着魏破天和宋子宁挥挥手,“我知道你们都是来找晓夜的,地方让给你们了!”

  琪琪走到半路,突然回身,叫道:“晓夜,待会送走两位公子,记得去我房间哦!”

  “干什么?”千夜没好气地问,对一心想搅浑水的琪琪他现在是一肚子的火。

  “当然是一起睡啊!”琪琪笑答,声音大得恐怕整个内院的人都听见了。

  一关上房门,魏破天立刻挤眉弄眼,兴奋之极地说:“难道琪琪刚才说的都是真的?”

  “什么都是真的?”

  “就是一起睡啊!”

  “确实有过,不过那又怎么了?”千夜一脸莫名其妙。

  没想到魏破天一拍大腿,叫道:“真的睡过了?”

  千夜瞪了他一眼,怀疑地问:“你这么兴奋干什么?”

  魏破天嘿嘿笑着,“琪琪那女人从小就会欺负我,我一直苦于打不过她,所以才忍到现在。长老们说我比她小两岁,要到战将后才能压制她,不过最近我大有突破,可能都不用等到那个时候!既然你现在就能压住那凶悍女人,自然是大快人心了!”

  千夜目瞪口呆地听魏世子把一番猥琐无比的话说得理所当然,还不忘同时吹嘘自己,没好气地说:“那又不是我女人,那是我老板!”

  “不是都睡过了,还说不是你的女人?”

  “我们只是一起睡而已,睡!懂吗?”

  魏破天瞪大了眼睛:“睡?”

  千夜点头。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废话,不然呢?”

  魏破天极度失望,脱口而出道:“你还是不是男……唔……”魏世子在骤然而起的杀气中,总算及时把最后一个字吞进了肚子里。

  这时一个低沉悦耳的声音笑了一声,“白痴。”宋子宁早就自己找地方坐好,拿起水壶倒了杯茶,然后象看戏一样看到现在,才找准时机出声。

  魏破天陡然回头,这才想起房间里还另外有人在,不等他发火,宋子宁淡淡道:“千夜,既然你已经决定要回永夜大陆,那我打听了点消息,你应该用得上。”

  魏破天闻言顾不上再找宋子宁麻烦,愕然道:“小夜你要去永夜大陆?”

  宋子宁抢先说:“千夜有个仇人在那里。”

  “仇人?什么东西敢欺负小夜你,老子宰了他!”

  宋子宁道:“确实算不上什么,不过远征军一个准将而已。”

  “区区一个准将,还不放在我魏破天的眼里!老子只要伸根小手指,捻死他就跟捻个蚂蚁那么容易!”魏破天立刻一拍胸脯,他顶着千夜怀疑的眼神,道:“远征军的准将就是一个末等的战将,老子有的是人去宰了他。”

  这话听上去好像很有道理,单论武力,门阀世家要杀一个战将不算多大的难事,尤其是魏破天和宋子宁这样已经在家族中得到一部分实权的核心子弟,身边肯定就不乏战将级别的强者保护。

  宋子宁笑笑说:“当然,在博望侯世子面前,远征军一个现役师长确实也不算什么,远东魏氏有的是人才接管那个防区。”他想了想,补充说:“一个三级防区而已。”

  这时千夜终于听出来蹊跷,在魏破天又要说什么之前,用力按了按他的肩膀制止了他开口,然后正色说:“子宁,我知道这件事会十分棘手,也不是一定要现在做成。等我到了战将以后,自然就有办法能解决他了,我不想把你们都拖下水!”

  房间里有片刻静默,大家都知道千夜说的办法是他自己去暗中刺杀。

  魏破天一巴掌拍在桌上,道:“老子确实不擅长搞掉一个师长,要不,我跟你一起冲去那家伙的办公室,直接杀掉了事!”

  千夜有些哭笑不得,拍拍魏破天的肩,说:“如果是现在,就你和我,真的冲到武正南那去,就是送死吧!”

  “妈的,生死看淡,不服就干!送死就送死,有什么大不了的?”魏世子的脾气又上来了。

  “我送死没关系,你要是去送死,估计魏家第一个就不会放过我。好了,到此为止,不要再说这件事了!”

  魏破天此刻已经回过神,知道宋子宁当着他的面提起此事必有原因。他看了宋子宁一眼,后者一脸莫测高深的表情把他看得胃疼,不由瞪了对方一眼,然后转头道:“小夜,你有事情干嘛要找这个没用的家伙!”

  说着,魏破天就不免愤愤不平起来,好像从当年在募兵处认识开始,他在千夜眼中纨绔子弟的形象就此洗刷不干净。

  “我没……”千夜正想说,他也就是在宋子宁问起今后去向时随口一提而已。

  “当然是我比你更加可靠了。”宋子宁又抢了话头。

  这次魏破天却没有被轻易挑动火气,他深深地看了宋子宁一眼,若有所思地说:“小夜,你以前就认识他了吧?”他也没等回答,随即问:“那个远征军的现役师长,是野战师还是派遣师?他犯了什么事?”

  宋子宁把他这两天收集到的一些资料慢慢说出来,魏破天则偶尔插话提几个问题,于是千夜终于明白为什么宋子宁一开始就想把魏破天绕进来,也知道原来想要扳倒武正南竟然是一项牵扯颇大的工程。

  帝国对于永夜大陆上的远征军团属于放养状态,只发放正规军团标准一半的给养,要求完成一定范围的防务。至于远征军团如何办到这一点,帝国并不是十分关心,对军部来说,那属于日常事务范畴。

  除非军部下达特别行动,例如与黑暗种族的大型会战,或者其他军团执行任务的地点正好在永夜大陆,才会对其稍稍关注,有时也会额外下拨一些经费或物资。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4654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