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九十七 封城

章九十七 封城

  “魏家?”刚说到远东重工,它的本主就出现了?

  参谋说:“他们自称是远东魏氏的人,说要先把城封了,好等他们的世子过来!”

  世子!?

  按照帝国贵族分级,只有侯爵以上经册封的继承人才能用到这个称呼,就算在场的人记不住繁复庞大的贵族体系,但侯爵肯定是上品世家的主干,这是常识!也就意味着来人是远东魏氏本家,那性质就完全不同了,即使远征军的高层在此,也得给魏家几分面子。

  武正南脸色已经变得极为难看,沉声说:“你确定?”

  “应该是真的。来人中居然有折翼天使的一个中队。就是看到了他们,所以弟兄们都不敢再动手了。”

  “难道我们的城门都被封了?”武正南问。

  “四个门都有魏家的人。”

  武正南忽然道:“飞艇不是都回来了吗?两艘浮空艇可以装一个营。思成,你和老赵走一趟,带上第一团的二营,去远东重工的矿场和第十五师的人会合。不要管我这边发生了什么,务必要把那小子和那些种子全部杀光,一个不留!明白了吗?”

  齐思成和一名面容阴森的上校站了起来,领命而去。

  武正南这才环视了一下会议室内的亲信,淡淡地说:“走吧,我们去看看魏家的人究竟能干出点什么来。”

  一名参谋忽然在武正南耳边低声道:“将军,我们那边营房里,还押着一百多个种子,您看”

  武正南面不改色,手一挥,说:“全部处理掉!”

  那参谋打了个寒战,急忙应是。

  武正南淡淡地说:“不必心痛,再多的钱也要活着才能享用。等过了眼下这一关,损失总能慢慢补回来的。”

  不过一众军官的脸色并没有好看多少。远东魏氏连世子都亲自出面,就说明这一关绝不是那么好过的。

  看着两架有些老旧的浮空艇腾空而起,朝着断河城方向飞去,武正南的脸上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阴狠,然后登上越野车,向城门处驶去。

  双方正在对峙。

  门外横向停着一排十余辆军用载重卡车,构成了一道临时的封锁线,把出城道路堵得严严实实。驾车前来的不过上百名战士,但城内与之对峙的远征军则多达数百人,而且还有更多的人正在源源不绝地赶来。

  可是看似数量差距明显的对峙,占据上风的竟然是人数少的一方。远征军的战士们大多面有惧色,不时对外探头张望,又频频回顾城里。

  城外的载重卡车可不是远征军系统的那些老旧货色,即使是经过长途跋涉,车身上溅满泥泞,仍然遮盖不住那些深黑色、呈流线型的金属盖板优美精工的本色。而远征军老式卡车车体外到处都是粗大的动力管线,由于缺乏保养,铁锈和剥落的油漆更是不可缺少的点缀。

  光从车辆的外表,双方明显就不属于同一个时代。而旗帜和徽章所代表的差距就更大了,围城的载重卡车上有两种旗号,一面是垂首握剑的天使,背后双翼还在滴落血迹。另一面则是远东魏氏的鹰头家徽,或许普通战士不认识世家家徽,但是杆头上的熊罴是再清楚不过的大贵族标记。

  单是这两面旗帜,就足以让远征军的战士们裹足不前。

  城内忽然又起了一阵骚动,一队越野车冲出城门,在封锁线前停下。武正南从越野车上跳下,沉声喝道:“我是第七师师长武正南!你们这里谁负责,出来见我!”

  一名折翼天使的中校应声而出。他站在武正南面前,一点也没有因为等级差距而对这位远征军的师长多些尊重,反而丝毫不加掩饰脸上的傲慢。

  “魏家的世子呢?他不是说要来的吗?”

  折翼天使的中校冷冷地说:“博望侯世子现在还在远征军的总部,大约再过一天就会来了。有什么事,等世子到了,你再跟他说吧!”

  武正南脸一沉,道:“你们这是什么意思?”他面上不显,心里却咯噔了一下,博望侯是远东魏氏的家主爵位!

  “没什么意思,封城,就是这个意思。”折翼天使的中校说话毫不客气。

  “如果是我要出去呢?”

  “我来之前世子曾经吩咐过,任何人都不许进出。武将军,你好象也不在例外的范围内。”这名中校并没有说出来的一句话是,魏破天交待过,无论如何也不能让武正南跑了。

  “远东魏氏的手,还伸不到远征军来吧?”

  “远东魏氏或许不行,但我们折翼天使可以。”中校傲然回答。

  武正南点了点头,说:“那好,我就在城里等着魏世子过来。既然你们还要封城,那就恕我招待不周了。”

  说完,武正南跳上越野车,居然掉头回城去了。这样一来,倒是让折翼天使的这名中校为之愕然,没想到这位传闻中脾气出名火爆的师长,居然就这样把这口气给咽下去了。

  不过如此也好,那中校回身喝道:“下车!整队!我们就在这里扎营!”

  越野车中,武正南沉默不语。他身边的副官轻声说:“将军,我们要不要再做些准备?”

  “不必。”武正南双目合上,闭目养神。

  他沉得住气,副官却是惴惴不安。

  武正南忽然问:“城南监狱里还关着不少人吧?”

  “是,”副官在心里算了算,道:“还有四百多人。”

  “都杀了。”武正南的口气很是平淡。

  副官又打了个寒战,咬牙道:“将军放心,今晚我就把这件事办掉。”

  武正南点了点头,又道:“先不急着下车。我办公室里有份名单,待会你拿了名单,带上我的亲卫,把名单上的人都杀了,一个不留。动静别太大,知道了吗?”

  “明白!”

  越野车一路疾行,向着师部而去,进入后不久,又开了出来。这一次后面还跟着数辆运兵卡车,杀气腾腾地向着城南驶去。

  武正南独自站在办公室的落地窗前,俯瞰着校场,再往远一点,就能够看到整个城市。这一幕景像,他已经看了很多年。最初这里只是一座要塞,慢慢一个街区一个街区地发展起来,从小镇到小城,直到现在的这座中等规模城市。

  他很怀念这个过程,所以这么多年过去了,始终不曾换过办公室。为了把这个角度的视野完完整整地保留下来,甚至不曾对办公楼重建或做大的翻修,以他现在的身份来说,这间办公室已经非常寒酸。但是坐在这里,在日升日落的短暂阳光中,看着整个城市一点一点发展,就是武正南最心满意足的时候。

  至于这座城市的地基是鲜血还是白骨,并不是武正南关心的内容。对他来说,任何弱者都是踏脚石,是供他向上登顶的阶梯,而强者就是攀援的扶手。

  大部分时间处于黑暗中的永夜大陆,粮食类的资源有限,而人类繁衍的能力异常强大。众多的人口会让任何统治者头疼,武正南也渐渐难以养活治下这么多人。有些将军选择向帝国本土或其它大陆购买粮食,另外一些将军则是选择让过多消耗粮食的人去死,大量死人的最好途径,当然就是战争。而武正南觉得自己找到了第三条路,也是更好的一条路,那就是把多余的人口卖给黑暗种族,至于对面是狼人还是血族并没有什么区别。

  现在到了正午,本该是难得阳光明媚的时节。然而天空中阴云密布,暗得好似黄昏,让武正南的心情也变得十分压抑。他已经度过了许多次危机,可是这一次能否平安过关,却没有丝毫把握。

  “我就不信,肖将军会让他们这么胡来!”

  肖令时,现在就是武正南的希望所在。肖令时还不到五十岁,就已经成为中将,高踞远征军副总司令之位。他也是目前远征军高层中惟一一个在永夜大陆出生的人。按照帝国的划分,肖令时出身属于寒门,甚至严格点说,连寒门都算不上。

  肖令时过往极为坚定地捍卫着远征军的利益,为此甚至不惜与帝国上层的贵族们对立。这一方面让他在帝国上层眼中,变成了一个麻烦制造者。而另一方面,却为他在远征军中赢得了从上到下的爱戴。

  远东魏氏和折翼天使军团如此强横地挟势而来,二话不说就封城堵路,看似压的只是一个第七师,但对肖令时来说,这就是无法容忍的冒犯。只要有肖令时居中制衡,即使是博望侯世子亲至,也不能为所欲为。这道难关,或许武正南就可以轻轻过去。

  其实直到现在为止,武正南都不清楚究竟是什么时候得罪了远东魏氏那样的庞然大物。此事太过突如其来,不说盟友们那里一点消息都没有,就连他在远征军军部里的关系都没有送过来片言只语,整件事情都透着一股不祥意味。

  武正南心中反复盘算,要说是世家看中了黑流城和四水基地的这块区域,想把他这个师长搞下去?在远征军的历史上这种事情并非没有发生过。可也不太像,武正南记得魏家是封疆侯,整个远东行省都是他们的,区区一个永夜大陆偏远地带的三级防区,还这么靠近前线,他们要来有什么用?

  说起来,若要深究,每个远征军的师长都是满头小辫子,最关键的一点,还是在那个姓千的小子和被他带走的种子们身上,那才是踩了军法红线的要命事情。只要把他们都杀了,到时候死无对证,就算最终被查出来一些小毛小病,有肖令时在,最多吃个处分或者申诫。但若是让这些种子们活着,铁证如山,不但肖令时难以说话,还会牵扯出更多事情。

  想到这里,武正南心中笃定了不少,自己一个最精锐的营,外加第十五师整整一个团,怎么都不可能拿不下区区数百人。何况和第十五师有来往的那个远东重工管事,据说还暗中扣下了他们最大一批武器弹药,现在那些人最多也就武装得起一半的样子。

  武正南此时平静了不少,就等着博望侯世子现身。

  傍晚时分,远东重工黑石矿区的小镇上,千夜清晨派出去追踪魏成的战士这个时候刚刚回来,听完汇报后,不由沉吟了很久。

  追踪者十分有耐心,目送魏成进了断河城远东重工的基地后,没有马上离开,他感觉里面动静有点大,似乎在搬运东西,但又不像是准备发送给千夜的武器装备。下午答案就出来了,魏成离开断河城朝西南方而去,随行的有两辆载重卡车,追踪者看到其中有女人和小孩。

  魏成有问题是毋庸置疑的了,但眼前最重要的是,接下来怎么办。

  千夜点了点头,吩咐道:“去请远东重工两位护卫队长过来。”

  ps:今天中午12:00新书上架活动就结束了,所以午更提前一点。

  刚发现新盟主####馨儿(掀桌!)

  6月份接下来的更新每天保底一更,如果千万鲜花什么的会有加更^^。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4671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