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一零五 无声较量 上

章一零五 无声较量 上

  魏破天脸色微沉,道:“千夜是我兄弟,没有什么话不能当他面说。”

  老者于是道:“此事现在看来牵涉甚广,恐怕不仅仅是几个师的问题,或许还有居中斡旋调停的大人物。这其实已经涉及到远征军团内务,我远东魏氏虽然并不怕事,但在永夜大陆上,究竟还是要对肖令时将军保持尊重。搞掉一两个冒犯您的师也就罢了,大动干戈实在不太适宜。”

  老者说完,不等魏破天回答,就向千夜躬了躬身,口气恭敬地道:“不知千公子意下如何?”

  千夜没想到老人会突然越过魏破天问自己的意思,不过转念一想就已明白,这件事可说是因自己而起,虽然魏家也能够从中得些利益,但是和投入的资源相比,最多也就是差强人意的水平。

  而要在永夜大陆上大动干戈,肯定已经超出了魏家的底线。这不是魏家和远征军团在朝堂和军中势力谁强谁弱的较量,而是封疆侯能不能随意插手永夜大陆军务的深层次问题。这位魏家老者话里的意思十分清晰,就是避免世子为了千夜而把事态无限扩大,最后弄到不可收拾。

  千夜当即道:“破天,我和武正南之间也只是私仇,并不想多生枝节。事情都是因他一人而起,和黑暗种族的禁忌交易中他也居于核心地位,这件事情我觉得只究首恶即可。”

  魏破天看了他一眼,道声好。然后转头发现已经来到靠近小镇大门的一段高墙附近,墙根下聚着那些被俘的远征军军官,他顿时怒气又升,道:“可是我看到这些家伙,气就不打一处来,真想全毙了他们!”

  这时那名魏家老者又道:“少爷,他们也是奉命行事而已。本来既然已经抓到了,杀了也无不可,但是这里还有很多外人在”

  他的声音很低,只有魏破天和千夜能清晰听到。老者的意思其实是,如果没有外人,那么杀也就杀了。但是杀俘这种事给人看到,总是影响魏家和世子的名声。千夜不算外人,但是那些血脉种子,以及远东重工的护卫们,可都是外人。

  魏破天重重喷出一口气,道:“也好!先把正事办了再说。”

  除了整理小镇和救治伤患外,接下来善后的事情还有一大把。安全防务倒是不用担心,魏破天到的时候已经派人去断河城向第十师送了联络函,博望侯世子、折翼天使军团现役中校,无论哪个身份在本地防区中被攻击,第十师都脱不了干系,所以再也不会发生装聋作哑的事情。而那批第十五师的被俘军官则被送回自己的师部,只等第十五师给出一个能让魏家满意的交待。

  第二天,魏破天拉着千夜乘坐浮空艇,直接飞往黑流城。这次魏世子动作极为迅速,一路上毫无耽搁,下午在黑流城外降落后,直接收拢了围城的折翼天使和魏家战士,就马不停蹄地冲进城里。

  守城的远征军战士可能早就得到了命令,没人敢上前阻拦这些凶神恶煞,十余辆载重卡车长驱直入,扑向第七师师部,直冲到大门口,才纷纷打横停车,却是直接把师部大门给堵了。

  魏破天从驾驶室里跳下来,向眼前很不起眼的建筑群打量了一眼,忍不住问:“这就是第七师的师部?看起来不象啊!”

  旁边一名亲随回道:“少爷,确实就是这里了,至少地图上是这么标记的。您看,那边牌子上写着呢!”

  魏破天总算找到了那块写着“远征军第七师”的牌子,看了半天,还是有些将信将疑。第七师师部从外面看上去,就是一个占地颇广的院落,里面分布着几栋很是陈旧普通的办公楼。这个师部已经颇有历史,最近十几年来就完全没有变过。

  见惯了帝国主力军团那些或威严、或宏伟的师部,乍然看到第七师的办公地,魏破天还以为自己到了乡下某支散勇的营房,不过转念一想,远征军不就是乡下的散兵游勇?

  魏破天当下大步向师部大门走去,几名守门的卫兵条件反射地端枪喝道:“什么人敢闯师部重地!找死成全你们!”

  魏家的人没有动,可是折翼天使的战士们却没那么好脾气,不少人的手都向腰间武器摸去。只要一声令下,他们瞬间就可以杀光守门的这两排士兵。

  千夜站在魏家的护卫队里,心里轻轻叹了口气。对折翼天使这类精英军团的“伤亡指标”,他再清楚不过,杀这些普通士兵,连伤亡指标都用不上,那是给尉官以上,以及至少有士族身份的贵族们准备的。

  此时,师部大院里一名少校飞奔而来,急声高叫道:“放下枪,都放下枪!”卫兵们有些不情不愿地放下枪,他们也意识到来者不善,依然用凶狠的眼神瞪着眼前那群人。

  少校跑到魏破天面前,他倒是一眼就认准了领头人,沉声说:“这位就是魏家的博望侯世子,启阳少主吧?魏世子,不知道我们远征军哪里得罪了魏家,您先堵城门不说,现在又直接堵了我们第七师的师部!您也是帝**人,封堵军道等同干扰军务,在帝**律中是什么罪名,不用我多说吧?”

  魏破天没有作声,折翼天使的中校走上两步站到他身后也未回答,两人都丝毫没有和这个少校说话的意思。

  少校一咬牙,大声道:“各位这是什么意思?我们远征军为帝国驻守蛮荒,流血流汗,连军饷也发不足!这也就罢了,兄弟们和黑暗种族搏命,回来还要受这种侮辱?我们也是帝**人,也有帝**魂,不管你们来头有多大,这件事我们将会上诉军部!就不相信没有说理的地方。兄弟们把血都流干了,还不能得点公平待遇!”

  少校一番话慷慨激昂,旁边那些本就愤愤然的卫兵们都有了共鸣。

  然而魏破天面无表情,等少校说完后,才淡淡地说了一句:“只有你们和黑暗种族搏过命,流过血?我就看到你们打自己人挺卖命的。”

  而那折翼天使的中校此时也开口了,慢吞吞地道:“你想要把事情弄到军部去吗?很好!张兄,到你了!”

  一个三十余岁的男人应声而出。他和几个身份不明的人是在魏破天到了之后,不声不响地加入队伍的。这个张姓的男人看上去就象是普通的文职人员,身体还略显单薄。

  他走到少校面前,从口袋里取出个徽章一晃,又收了起来,口气平淡地说:“去告诉武正南,我等他五分钟。五分钟他还不出来,那我们就走了。另外,你若是再把刚才的话重复一遍,那么在场的所有人,都要跟我走。”

  少校看到那个徽章的时候双眼瞪大,身体不可抑止地颤抖起来,他突然转身,全速向师部内冲去。那张姓男人淡定地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巧的原力日晷仪,拨了下设定时间,然后就双眼微闭,气定神闲地等着。

  在刚才的瞬间,千夜瞥到了徽章的一角。虽然没有看见全貌,但那特殊的形状和配色任何帝**人都会印象深刻。那是帝**部宪兵的徽章。

  既然连帝**部宪兵都出动了,显然此事已经进入上层的正式弹劾程序,并非远征军团想或不想就能遮盖下去的,看来魏家此行确实做足了事前功夫。

  四分五十秒的时候,武正南从军部大楼内现身,他身影连续闪动,顷刻间就越过数百米的广场,出现在众人面前。

  武正南向面前这许多人扫了一眼,目光在魏破天和折翼天使的中校身上格外停留了一会,平静地说:“连军部的宪兵监察使都到了,看来我一个小小的师长还真惊动了大人们。既然来了,那么就请跟我进去吧。不过各位大人也最好约束一下部属,如果真出了人命,我这些手下们未必会象我一样忍得住。”

  折翼天使的中校冷笑一声,说:“如果你早一点出来,就什么事都不会有。你都不在乎他们的性命,我们又哪管得了这么多。”

  武正南向这中校看了一眼,笑了笑,说:“你还年轻,如果再过六、七年,我不是你的对手。”

  那中校一怔,随即脸色变得极为难看。

  一行人沉默下来,谁都没再说话,而是跟着武正南走向中间那栋最高的办公楼。而师部大院里,越来越多的远征军战士从两侧营房涌了出来,恶狠狠地盯着魏破天一行人,似乎随时准备冲上来。

  短短数百米的距离气氛格外凝重,仿佛群狼环伺,一有间隙就会扑上撕扯猎物。有些魏家外围的护卫已经气息不稳,这其实是胆怯的表现。折翼天使的战士们此时就显示出了不一般的素质,他们整体年纪更轻,却沉稳得没有丝毫波动。

  不过直到众人走上会议室所在的楼层,都是无事发生,似乎武正南只是把那许多远征军战士拉出来吓人而已。

  听到身边几名魏家护卫低声议论,千夜微不可察地皱了皱眉。他可不认为武正南会做这么无聊的事,刚才如果有了机会,武正南绝对会下令攻击,把他们这些人彻底围杀在师部里。

  这一段路其实走得并不太平。

  但是张监察使和他手下的宪兵们实力强劲,又有整整一个中队的折翼天使在,武正南大约是觉得没有机会,这才没有动手。

  军官们全都走进会议室,千夜则跟着魏家的护卫统领进去,在最后排的角落默默坐下。此时他突然感觉一道锐利的目光投在身上,抬起头,发现武正南正看着他。在一屋子六、七级以上的军官和高级护卫中,千夜的年龄和等级都格外醒目。

  “在下张有恒,现任军部宪兵总部上校监察使,这是此次监察活动的相关文件。”说着,张有恒抽出一份公文,轻轻一推,那纸公文就滑过长长的桌面,准确停在武正南面前。

  武正南仔仔细细看过公文,又验过帝**部和宪部总部的双重印鉴,点了点头,随手签下自己的名字,然后把公文交给身后的副官,示意他收起来。

  这个举动让会议室内的紧张气氛略为放松。

  收了公文,也就意味着武正南还愿意接受帝**部的约束,而不是打算造反。以前可是有过先例,一位远征军师长在军部派人下来调查时突然发难,杀光了前来调查的人不说,还带着大半个师叛逃到了黑暗种族的那一边。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4672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