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一一七 说客 上

章一一七 说客 上

  事实上晚饭结束后,千夜也不是很明白魏破天的那两位长辈想干什么。这一顿算是货真价实的家常饭,菜色略丰盛,也没有繁琐的餐桌礼仪,就像寻常人家一起吃饭,只有魏东明、魏柏年、魏破天和他,再加上一个看起来在魏家颇有地位的幕僚。

  魏破天格外老实,魏侯只要一开口多半是在对着他训话。魏柏年和那位幕僚似乎是相当风雅之人,他们用来活跃气氛的话题,都是些各地的风土人情,以及千夜只听过名字根本不知究竟的贵族爱好。千夜本来就不擅长交际,偶尔说话就是简短地回答问题,奇怪的是他们也没有多问千夜的出身来历。

  当千夜告辞的时候,魏破天执意要送他,不等回答就直接跳上越野车驾驶座。千夜看了看魏破天的脸色,很有点郁闷想要吐苦水的样子。

  越野车轰鸣着窜了出去,简直象要飞起来。千夜住的地方就隔了一个街区,魏破天却反方向绕了个大圈,但只用了和平常差不多时间到达小院门外,显然只有这样的高速才能让他心情好一点。

  魏东明和魏柏年在楼上看着越野车冲出街道,幕僚已经先告退,房间里连侍女都没有留,只有两兄弟促膝谈话。

  魏柏年首先道:“我已看过现场,武正南的尸骸残渣是被原力火焰引燃的,启阳并做不到,他的那位朋友似乎也没有这种原力属性。”他想了想又说:“远征军总部并非没人,要说看不出现场有异是不可能的,但是我听说,从头到底都是启阳出面应付,他们连问都没问一句当时是否还有其他活下来的人能出来作证。”

  魏侯虽然算是悄无声息地来到永夜大陆,但目标仍然太醒目,所以他进入黑流城直接去了魏破天的办公室后,就在居所里没有出去过。想要看的东西,全由魏柏年一一前去。

  听到这里,魏东明淡淡道:“连‘黑面肖’的态度不也雷声甚大雨点全无,他什么时候如此好说话了,我这个博望侯的面子还没这么大。”

  “大兄的意思是说,启阳这次要扳倒武正南,实际上已经有人在背后把远征军总部那边的路铺好了?却不是我魏家的手尾?”

  魏东明点点头,道:“有这个可能,然而启阳知不知道却在两可之间。”他冷然一笑道:“否则张有恒为何在出事后那么急于撇清,如果他早知道远征军总部是如今这种暧昧不清的态度,就不会直接撒手不管了。”

  魏柏年皱眉说:“此人也太过见风使舵。”

  “无妨,他虽然姓张,却并非张阀的人,做事谨慎点也不是错,以后少用他就是了。”魏东明并不很在意宪兵监察使中途抽身的事,只问道,“你看启阳的这个朋友如何?”。

  “一把好刀,但难以掌控。”

  魏东明这次沉默了一会儿,才道:“他身后还有人。”

  魏柏年也表示赞同,千夜看上去无论如何也不像是能够谋划并且做到安抚肖令时的人。

  此时,在千夜的小院里,魏破天冲着迎出房门的阿七和阿九反客为主地嚷嚷道:“拿酒来!”

  千夜看了他一眼,走进屋子,接过阿七递来的两瓶烈酒,在里面各滴了一滴自制的兴奋剂。

  魏破天伸手就抢过一瓶,扬起脖子一口气灌下去大半瓶,才把酒瓶重重顿在桌上,恨恨地道:“你说,老子许下了那么多的好处,那个家伙怎么就是不肯留下来?这他奶奶的不是有意为难我吗?”

  “哪个家伙?”

  “还有谁,六堂叔呗。要能接任这个师长,不但得是战将,还需懂军务,眼下家里腾得出手的还真就只有他一个。”说到这里,魏破天不禁有些泄气。

  他在魏柏年回来后,就趁热打铁地前去拜访,可不到半小时就被恭送出来,自然是没有谈成。但凡有第二个选择,他魏大少爷哪里会去受这种鸟气?

  千夜心中微微一动,原来魏柏年是魏家接收第七师防区的人选,只不过看魏侯行事,还另有用意。

  魏家应该是把这次针对武正南的行动又当作一次给世子实战练手的机会,所以布了大局,但细节上还需魏破天自己处理。磕磕碰碰走到现在,最后一关就是找到一个合适人选来重整第七师了。

  不过就连千夜一个外人都看得出来,魏柏年这样的人驻守永夜大陆防区似乎有点大材小用。看来魏侯的本意还是让魏破天知难而退,早早放下这处小地方。不过若是魏破天真能够说服魏柏年留下来,也算不错,至少魏家在永夜大陆上多了一处基地,虽然有点鸡肋。

  千夜此时想起宋子宁给自己的那个盒子里的东西,又想到饭桌上魏柏年和幕僚的交谈,突然有点模糊地抓到了其中的含意。

  “他为什么不肯接任第七师的师长?”

  “我怎么知道!天晓得六堂叔都在想什么,他要是根本没有留下来的意思,那又何必千里迢迢跑到黑流城来!”魏破天一边抱怨,一边大口灌酒,转眼之间就把另一瓶酒也全倒进了肚子里。

  魏破天一直絮絮叨叨了大半个小时,酒意上涌,已经有些站不稳,于是长叹一声,叫上找过来的亲卫们,摇晃着离开。听魏破天的抱怨,大多数还都是集中在这些天琐碎事务的处理上。他应该早就憋了一肚子的气,只是借着这个机会一起发泄而已。

  整个过程中,千夜大部分时间都只是安静地听着。身为博望侯世子,未来的家族掌舵人,这是魏破天迟早将遇到的责任,只会比小小的黑流城更为庞杂繁琐。而魏破天显然心中也十分清楚,所以他今晚所需要的也不过是一个听众罢了。

  等魏破天走后,千夜走进卧室,看着放在床头的那个木盒沉思起来。他现在已经可以确定里面的东西,就是为魏柏年这件事情准备的。千夜想了一会儿,摇头笑起来,这算是“投其所好”?

  一个晚上十分平静地过去了。千夜是个想到就去做的人,第二天一早就找到魏柏年的居所求见。

  当魏柏年问起来意,千夜沉吟一下,知道自己并不擅长篇大论地游说,索性开门见山:“魏将军应是接任第七师的不二人选。但不知道为什么不肯接任呢?”

  魏柏年反问道:“那你以为,我又为何要接这师长之职呢?”

  千夜一怔,发现这句问话确实难以回答。

  “前程”话一出口,千夜自己就先摇头。以魏柏年的资历背景,随便在哪个主力军团弄不到一个实职师长当?前景自然比视为二流的远征军强得多。

  千夜想了想,问:“不知道魏将军可否有再上层楼的打算?”

  惟有在生死之间最易突破,这是大秦帝国强者们的信条。许多战将级强者都是一路披荆斩棘走过来的,黑流城所在战区行将迎来和黑暗种族的大战,或会吸引那些一心变得更加强大的人。

  魏柏年倒是笑了笑,,自嘲地说:“我的资质自己心里清楚,实力恐怕没有什么可能再进一步了。既然如此,还不如过点安稳日子,让家里人也能安心。”

  这一下就堵死了千夜后面的话。若正如魏柏年自己所说,实力已达瓶颈再难突破,那考虑的多半就会是相对安稳的生活,这也是人之常情。尤其这些世家子弟,有父母妻儿亲族部属一大堆的牵挂,锐气全无也并非没有可能。或许魏家现在只有他一个能领兵的战将闲着,背后也有这样的原因。

  会客厅里顿时沉默下来,魏柏年神态很是从容,并没有一点不耐烦的意思。

  “可是这两座城市整个防区,生活着数万人”

  魏柏年失笑,道:“永夜大陆的数万人,并不比我远东行省的子民更重要。不在这里,到其他地方任职也是一样的。”他这句话的用词还算是相当客气,对于帝国来说,本土的子民当然比遗弃之地的居民重要得多。

  千夜取出木盒,放在桌上,说:“那么,如果以此为酬劳呢?”

  魏柏年目光微微一闪,随即呵呵笑了起来,说:“想必你也知道启阳少主其实承诺了我不少条件。”

  魏柏年此时已看出来千夜拿东西的举止有些紧张不自然,而且言辞间十分生涩,明显就是第一次做这种事。但他也不点破,只把木盒拿在手里把玩着,并不急着打开,饶有兴味地打量着千夜。

  千夜倒是回答得十分坦然,“破天没有告诉我详情,但确实说他给您开了很好的条件,但是您没有同意。”

  “那我倒是很好奇,公子给我带了点什么。”魏柏年笑了笑,解开封口的玉扣。盒盖刚刚推开一线,就露出里面一个更小、也更精致的木盒一角。从这个角度,可以看到里面的盒顶上有个烫金的印鉴。

  魏柏年的视线一触到这个印鉴,顿时神色变了,胸膛急剧起伏,原本随意拿着木盒的手有点明显颤抖,不得不把盒盖扣上,然后放回桌上。

  他抬头看向千夜,露出一丝苦笑道:“真是失态!竟然竟然是这种东西!”

  魏柏年深深地吸了口气,再次慢慢打开木盒。盒盖完全敞开,露出里面一个手掌大小的精美黑漆匣子,盒面上有一个醒目而古意盎然的印鉴,每一笔每一划都透出岁月沧桑的味道。

  千夜是因为看过这件东西的物品说明书,才勉强认出印鉴上那个古文字‘佶’。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4674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