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二十五 难逃羁绊

章二十五 难逃羁绊

  千夜坦然承认,说:“最近心情确实有些烦乱,所以来见将军,想问问看后面的战事如何安排。.”

  魏柏年略感意外,微笑道:“这可不太像你啊,怎么,也心急想要出战?这些天来找我的人可真不少,有远征军总部的,也有城里一些热血的年轻人。”

  随着时间推移,外部战局变化,魏柏年的龟缩战略再次经受了一波质疑的声音,从里到外都有,黑流城内也有不少热血青年想出去和黑暗种族决一死战。

  但魏柏年驭军极严,只要是第七师在编以及临时征召的战士,绝不容许一人擅自脱队。闹得最厉害的时候,还就地处决了几人,这才压下一切反对声音。

  魏柏年想了想,道:“既然是千夜你问起,有些事情不妨也让你知道一下。”他站起来从书架上又抽出一幅地图,铺到桌面上。

  在地图一角,千夜看见一个小小图章,那是个古体的“魏”字,他在魏柏年和魏破天的不少用具上都见过这个印记。显然这幅地图来源并非远征军,而是魏家的渠道。

  魏柏年在地图上轻轻拍了拍,说:“这才是永夜目前真实的战局,来自帝[***]部。惟有门阀和上品世家,并且这次在永夜大陆参战的才能拿到,即使远征军总部,也只有寥寥数人看到过。”

  千重走到桌边,凝神望去,果然这张地图比挂在墙上的那副要多出来不少内容。除了黑暗大军方面兵力分布外,还多了一些数据和预测行军方向的各种箭头,而帝国方面,远征军和各增援军团目前的位置上增加了数个标记,显然个别军团里有重要人物在。

  放眼望去,黑暗种族每路军队上标注的都是重装集团军级别,意味着一路军队战力相当于帝国一个满员的重装主力集团军。这是一个极为骇人的消息,要知道帝国每个主力军团中一般也就拥有两个重装主力集团军。

  这样的黑暗种族军队,竟有十二路之多!

  千夜不禁大吃一惊,道:“这远征军怎么挡得住?”

  魏柏年点头说:“事实上,远征军已经损失了三分之一的军力,丢失过半疆域。不过眼下局势还能勉强维持,现在帝国已经有两个主力军团抵达永夜,之后还有数路援军,四阀中的白赵两阀强者尽出,正在陆续赶到。”

  千夜研究着地图,忽然道:“黑暗种族的动向有些奇怪啊,这几路军队为什么会向这个地方运动?”

  千夜的手指顺着数道预测行军箭头划过去,那边几路黑暗大军的攻击方向很不可思议,偏离了郡城,却扑向什么都没有的荒野。而且看标注时间,这几路军队抵达目的地后,就此驻扎不动,一副等着帝[***]队过来开战的样子。

  魏柏年也道:“这里是很奇怪,我也百思不得其解。从行动上看起来,那几处就是黑暗种族选定的决战场所,但是大多数地方是无险可守的。”

  一般来说,当双方大会战的时候,如果一方能够事先选定决战之地,并且用种种手段迫使对手不得不入场,就能取得极大的先发优势。但通常掌握主动权的一方都会选择险要之地,那几处一览无遗的平原地带,只能硬碰硬地正面对战,于黑暗种族有什么好处?

  千夜忽然想起夜瞳昨晚说的话,这场战争并不是人族所想的那种战争。

  魏柏年伸手在地图上的那几个地方拍了拍,说:“现在帝[***]方已经初步有了共识,就在这几处和黑暗种族进行会战。至于兵力,每个战场都只会派出略占优势的军队。”

  千夜更觉得奇怪了:“听起来很像黑暗种族所推崇的骑士对决,那些大人物们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堂皇磊落了?”千年以来,人族和黑暗种族的无数次战争中,一直是人族战术占优,而黑暗种族战力占优,如此硬碰硬地对决,几乎可以肯定帝国一方的战损会更高。

  魏柏年苦笑道:“这你就错怪他们了。他们不是不想用奇兵,先打掉其中一路或是几路军队。他们是不敢。”

  “不敢?”

  “目前黑暗种族在永夜集结的军力远在帝国之上,既然已经摆出这么明显的会战架势,军方担心不按他们划定的规则走,会让局势立刻变得不可控制。你看,现在各路黑暗大军全部集结完毕,如果马上发动全面攻击,那么除了几个内陆重城外,其它地方都守不住。”而几座孤城被破也不过是时间问题。

  千夜顿时明白了魏柏年的意思,既然帝国和黑暗种族准备进行大规模的正面会战,那么黑流城的守军是否出战,对整体战局几乎起不到什么影响。固守也不是全无价值,有这么一个据点在背后,对黑暗种族来说如哽在喉,一旦前方战损太大,随时有可能被黑流城断了后路。

  “现在就是等这几处战场的结果了?”

  “没错。”魏柏年颔首道:“但是城防也不能有丝毫松懈,否则黑暗种族肯定不会介意顺手拔了黑流城。”

  千夜沉默一会儿,在心中斟酌了下用词,然后说:“既然如此,我想出城去找找机会,看看能不能干掉点黑血的家伙们。”

  魏柏年向千夜深深看了一眼,道:“千夜,你是启阳少主挚交,我就倚老卖老地多说一句。当个独行猎人,如何能与统军领兵相比,你看,仅黑泥镇两战你就得到了多少战功?那并非一人之力可以达成的。年轻人要学会耐心和克制,放眼大局。”

  千夜点了点头,颇为诚恳地说:“多谢将军指教。但我现在个人武力还需要磨练,所以希望能够多些战斗,多些历练。”

  魏柏年嘿了一声,摆手道:“以战养战,又是张伯谦那种论调,你们这些年轻人都是这样!唉,也不想想,有多少人如张帅般天资横溢。帝国也就只有一个张伯谦而已。”

  不过魏柏年也并没有拦着千夜,只询问了几句暗火佣兵团那边的防务安排,以及千夜定下的他本人不在期间的联络指挥官人选,就放他离去。

  回到住处,千夜早就收拾好了装备,当下不再逗留,骑了机车,直接出了黑流城,踏入茫茫荒野。

  千夜下意识地想尽快离开这片战区,他给自己的借口是黑流城近期应该不会再起战火,想要以战养战就得走远点去寻找敌人。然而内心深处,或许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在回避什么。如果再遇夜瞳,还有什么理由能够避而不战?

  荒野仍然笼罩在一成不变的暮色中,阳光降临永夜大陆的时间还没有到,而近曰天气多阴,很难说是否就能见到天光。极目望去,大地延伸向视野尽头,淡淡的雾如毯子般平铺其上。

  风迎面吹来,微寒而潮湿,永夜大陆即将迎来暗季和光季的交汇,于是连荒野上都难得有了如此浓烈的生命气息。

  千夜压低身体,几乎伏在机车上,然后把动力推到最大。机车引擎发出滚雷般的轰鸣,四根粗大的尾管全都开始喷出烈焰。机车剧烈震动,如脱缰野马,速度骤增,在无尽荒原上如飞远去。

  迎面的风变得如刀凿般锋利,打在脸上有刺痛的感觉,周围的景物都变得有些模糊。极限速度的感觉让千夜身体里的血液都沸腾起来,他开始喜欢上了这种刺激。

  茫茫雾气中,有不少存在被轰鸣而过的千夜惊动,他们的目光落在那点闪亮的尾焰火光上。

  “一个不知死活的小东西”

  “要追上去杀掉他吗?”

  “还是算了,很麻烦。”

  类似的私语不断出现,荒野其实充满了风险,而在这无论人族还是黑暗种族都减少了零散的户外活动的时候,平静荒芜只是一种假像。

  千夜当然能够感知那些不怀好意的目光,他很希望会有敌人出现。只要来的不是战将,那么胜负就还是两说。千夜此刻心中有一团烈火在燃烧,被这高速带起的烈风催发得愈加凶猛。

  不过让他略感失望的是,一路奔行上百公里,却没有见到一个黑暗种族追上来,就连以速度著称的血族都没有出现。

  前面就是山区,千夜找了个山洞,把机车封存进去,再将洞口伪装好,然后就奔入连绵的山脉。他的目的地是最近一处黑暗种族会战区域,以他的力量还不能够主导战局,但是在附近看看是否有机可乘,给黑暗大军造成一点小小的损失还是有可能的。

  这段旅途依然极为平静,除了偶尔几只野兽外,什么敌人都没遇到。显然黑暗种族那方真的已经进入全面战备状态,严格约束了麾下战士,这对于相对散漫的黑暗战士来说是一种很罕见的情况。

  傍晚时分,千夜眼前出现了一片平缓的山谷。谷地很大,生长着成片夜光草。这种野草在终曰黑暗的永夜大陆很常见,它们抓紧白天数个小时汲取阳光能量,到了晚间就在夜风中摇曳着发出淡淡萤光。

  不过夜光草大多零星生长,很少会如眼前连绵成片。现在千夜看到的就是一片萤光的海洋,当风吹动时,会出现层层涟漪。这是罕见的美景,然而在永夜大陆上,异常往往意味着特别的原因,比如说谷地之下可能有各种矿藏。

  此时山谷中有两拨人马正在殊死搏杀,一方是血族和蛛魔的联军,另一方则是人类战士,看服饰象是世族私军。

  千夜并无犹豫,立刻悄悄潜近战场。双方激战的声势浩大,并且似乎已经鏖战很久,周边都没有留太多斥候,被他轻易接近到了百米左右距离。

  千夜架起鹰击,然后从瞄准镜中观察战场。黑暗种族一方带队的是两名血族男爵,而人类这边等级最高的只有一位九级战士。

  不过这支世族私军整体等级不逊于黑暗战士,从战斗方式来看,训练有素,长于合击,虽然是私军,但显然熟习正规战事,因此反而渐渐开始占据上风。

  千夜看了一会儿,就开始行动,准星光圈稳稳地套住了一名血族。那个血骑士是局部战场的领头人物,以鹰击的威力,正适合对付这种级别的对手。

  他从容地开始充能,并且次第附加特殊能力。千夜追求的是一击必杀。

  就当原力弹在弹仓中成型的时候,镜头内忽然跃入一个少女的身影。她的动作有些生涩,带着野姓气息,看得出来她近期才接受了正规格斗训练,因此还留下不少靠着本能战斗的习惯动作。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4742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