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五十五 战争赚赔的标准

章五十五 战争赚赔的标准

  暗火的战士正在清理战场,时时会响起枪声。他们三五人结成一个小组,谨慎的态度不亚于战斗中。  对人类来说,血族永远是最危险的敌人。尤其是面对垂死的血族,突然被咬上一口,同样会变成血奴。所以在打扫战场的过程中,标准程序就是只要看到还有生命迹象的血奴或血族,就会先补上一枪再靠近。  或许正因为如此,血族对待人类战俘的手段也愈发残忍,比千年战争前豢养家畜的时候更加严苛。  在两大阵营之间,人类和血族的战争永远是最残酷的。  当千夜回来时,看到赵雨樱正围着十多名血族战士转来转去,一场战斗下来,这些是仅有的战俘了。人类对血奴只有一种处理方式,那就是斩尽杀绝,而血族战士愿意投降的向来很少。  赵雨樱在那里时不时捏捏胸脯,拍拍屁股,简直就象堂子里的恩客在挑选姑娘。然后千夜又看到她翻开一名血骑士的嘴,看了看他的吸血獠牙,这十足就是挑牲口的方式了。  千夜实在不知道该如何评价这位幽国公的孙小姐,和她相处的时间越久,就越会有更多的惊奇。比如说这些本来穷凶极恶的血族,在她面前居然都温驯得象只小猫。要知道翻看吸血獠牙对血族来说就是最大的羞辱,他们居然也都忍了。  千夜忍不住说:“你是怎么办到的?”  赵雨樱头也不回:“叫姐,我就告诉你。”  “以后再说。”千夜试图蒙混过关。  赵雨樱罕见地没有穷追猛打,而是继续自己的挑选,轻描淡写地说:“其实很简单,我只是告诉他们,谁敢不听话,我就让他们死三天。”  “就这么简单?”千夜完全不信。  “就这么简单!”赵雨樱答的斩钉截铁。  千夜毫不客气地拆穿她的谎言:“你哪有那么闲。”象赵雨樱这样的人,时间都很珍贵,哪有三天浪费在这种事情上。  不料赵雨樱呵呵一笑,说:“这种事我一向有时间。”  片刻之后,赵雨樱挑出了十名血族,说:“他们几个就是我的酬劳了,待会派人给我送回去。”  看看剩下的血族,千夜皱眉道:“这可不只一成。”  赵雨樱一只手就搭到了千夜肩上,笑道:“千夜,干嘛这么小气!老娘,不,我怎么说也是你姐啊!”  千夜不动声色地拍掉她的爪子,“这事还没确认吧。”  赵雨樱的爪子又搭了上来,笑眯眯地说:“怎么没确认?我们赵家的兄弟姐妹就那么几个,还会认错?”  赵阀的人当然不止几个,光是三十岁以下年轻一代就有几万人,不过能入赵君度、赵雨樱眼中的自然寥寥无几。  千夜微微皱眉,不想和她纠缠这个问题,毫不让步地道:“这批俘虏你想要多拿些也成,以后多退少补。”  赵雨樱嘟了嘟嘴,“好不容易多个弟弟,怎么会是这样一个小气鬼!”  “我可就这点家底,不小气的话早就被你吃光花光了。”  “说得好象你是老娘男人一样!”  “你还是快点找个男人吧。”  “有你这样对你老姐的吗?”  千夜已经懒得再和赵雨樱斗嘴,向她挑出来的十名血族看了一眼,问:“这些人你是怎么挑出来的?”  “当然是看实力和品质。”  品质?千夜从来不觉得从这些血族身上能够看到什么品质。就算有,就她那种挑捡方式也显现不出来,而且怎么看,怎么觉得她是按长相和身材来挑的。  千夜隐约听说,帝国上层贵族中,相貌出众的血族和魔裔奴隶很受欢迎。  很快战果清点完毕。  此战多默子爵全军覆没,骑士以上战死二十余人,被俘两人。血族正式战士战死近五百,被俘十多名,血奴损失六千。  而千夜的暗火共伤亡三百余人。以帝国标准,这样的战损比是一场辉煌胜利,但是在赵雨樱看来却不是如此。千夜动用了十发昂贵的黎明闪光弹,才取得如此战果。把这十发照明弹算进去的话,此战也就是小赚而已。  千夜听到赵雨樱这个结论后,也有点想不明白,赵雨樱好歹是名门之后,性格大大咧咧到吓人也就算了,爱财如命又是怎么养成的。  在千夜看来,弹药军火早晚要用掉,战士却会越打越强。用十发照明弹换一场大胜很划算。  一战剿灭多默子爵后,千夜没有停留,而是连夜行军,兵分两路,一路由赵雨樱押阵进攻矿场,另一路则由千夜自己率领,直扑多默子爵的老巢。魏家的那名战将依然带领工兵和后勤与大军保持安全距离,既能守住后路,又能在必要时候驰援。  在扫荡子爵城堡,还是攻占矿场之间,赵雨樱进行了无比痛苦的选择。千夜由是看到了她纠结的另一面,不过想来只会在钱的问题上,她才会如此举棋不定。  此战过后,暗火的兵锋终于惊动了整个伯爵领。  斯图卡麾下的众多领主这时才开始动员。也无怪他们反应迟钝,一直以来在黑流城这个方向,人类都是以固守为主,根本没有大规模的进攻。直到多默全军覆没,子爵自己也战死,他们才反应过来,这次人类真的是在发动一场战争。  西南方向一座城堡中,一名极为魁梧健壮的狼人正坐在高座上,俯视着站满大厅的部下们。  大厅中全是狼人,没有任何其它种族,这和别的领主很不一样。而且所有狼人都保持在原始形态,并没有化为人形。  高座上的狼人生着一头火焰般的红发,面容凶狠,胸前有条巨大的伤疤。他被称为‘恐怖的红发布鲁多’,是斯图卡麾下惟一一名狼人子爵。  布鲁多生性残忍暴虐,但是战力强悍,而且发起狂来根本不计后果,他胸前那道伤疤就是挑战斯图卡时留下来的。  一个二等子爵就敢挑战斯图卡,还活了下来,这件事过后,人们就都知道了布鲁多的疯狂与强悍。  这位狼人子爵同时还是一个极端种族主义者,始终认为只有狼人才值得信任,所以他的领地上只允许狼人生活,其他种族存在的都是奴隶。  此刻大厅中气氛极度压抑,布鲁多粗大的呼吸声如同风箱,在大厅中回荡着。所有狼人都瑟缩一团,不敢出声。  布鲁多终于开口,“那些人类到哪里了?”  一名狼人走到挂在墙壁上的大地图前,逐一指出千夜三处部队的位置。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布鲁多问。  “昨天晚上。”  布鲁多突然咆哮:“不要用昨天晚上这种含糊不清的话来搪塞我!告诉我确切时间,多少个小时之前!”  地图前的狼人声音有些发颤了:“十......十五,大约......十五个小时之前。”  “十五小时,哼!”布鲁多罕见地没有继续发火,一双碧色的眼睛盯住地图,脸上有说不出的凝重。  根据已知的情报,不管按什么样的标准来推演战况,多默都败得太快,实在太快了。  作为同在斯图卡麾下效力的领主,布鲁多很了解多默。那个阴险狡诈的吸血鬼尽管胆小如鼠,可麾下军队的战力却不弱,甚至比奉行狼人至上主义的布鲁多还要强。他就这么败了?  布鲁多缓缓转头,问道:“各部落的战士都到齐了没有?”  “所有部落的战士都应召而来,只除了......”  “除了什么?”布鲁多眼中凶光一闪。  “锋牙部落没有来,他们说正在进行一项至关重要的祭祀,全族都要参加,否则先祖会怪罪下来的。”  “锋牙......”布鲁多从齿缝里挤出了这个词,尾音带上了呼噜噜的低沉咆哮。熟悉恐怖红发的人都知道,当这场战争结束后,布鲁多会把锋牙部落的每一个成员都撕得粉碎。  一名棕色毛发的狼人用力挥着利爪,说:“大人,现在就出发吧,我会冲在第一个,把那些人类爬虫都给撕碎!”  布鲁多站了起来,在座位前来回走了两圈,忽然说:“不,我们防守。通知我们的人,把外面领地上的巡逻队全都收回来,所有狩猎活动也暂停。全部战士退守关口,只要人族不主动进攻,我们这边也不许开火,哪怕是看着人族从眼前走过,也不许进攻!”  “大人,这......”狼人们都是惊疑不定,他们从来没有见布鲁多下过这样的命令。  “去执行!”布鲁多一声咆哮,凶残气息不加保留地释放,狼人们畏惧地低下头,牢牢记住领主的命令,然后纷纷退出大厅,把恐怖红发的意志传达到各处。  大厅中只剩下布鲁多一个人,他站到大地图前,死死盯着上面的标记,本来满是凶残的双眼中,此刻却多了思索和警惧。  在暗火一方,段浩率领的前锋营依旧在一个接一个扫荡着黑暗种族聚居点,同时消灭一切进入视野的巡逻队。而在歼灭多默子爵的主力后,千夜和赵雨樱都没费什么力气就打下了各自的目标。  千夜把子爵城堡中有价值的东西一扫而空,派了一连战士押着几百名血族俘虏和上万名被豢养的人类前往黑流城,自己则率领大军与赵雨樱汇合。  两人见面,千夜第一句话问的是伤亡多少,而赵雨樱的回答则是此战赚大了。  千夜脑袋里努力拐了个弯,确认了部队损失很小。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4788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