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五十七 暴风雨前夕

章五十七 暴风雨前夕

    那女人长得颇为清秀,但仅此而已。  可是布鲁多望向她的时候,眼神却不再冰冷,慢慢柔软。  这一次,布鲁多的声音很低沉:“我没想过那么远。首先,在行将到来的这场暴风雨中,狼人要活下去。”  女人问:“为什么不去向群峰之巅求助?”  “群峰之巅逐渐背离了先祖的道路,他们正在失去力量。狼人只有在先祖英灵的庇护下,才能够获得力量!爆炸、毁灭、嗜血的力量!”  布鲁多的咆哮在大厅中回荡着。  “狼人自黑暗中诞生以来,最有力的武器就是牙齿和利爪,这是属于我们自己的力量,并且代代传承。可是群峰之巅却试图让狼人们穿上铠甲,让我们使用那些软绵绵的原力武器!那些老家伙们难道不知道,血族、魔裔都希望狼人一件件套上那些冷冰冰的货色,甚至是辔头缰绳!在他们眼中,狼人就应该是只知道杀戮流血的战兽!”  狼人子爵暴躁地挥舞着爪子,在空中留下道道深青色的痕迹。  等他稍稍平息下来,女人才轻轻地说:“这些我不懂。但是我感觉,这次的暴风雨会很大很大,会有很多图腾倒塌。”  每个部落,都有自己的图腾。每当图腾柱倒下,也就意味一个部落已经消亡。  布鲁多看着窗外深沉的暮色,双眼坚定,低声说:“狼人,会活下去!”  在远方的一道山岭上,一头深棕色的蛛魔刚刚登上最高点。在他脚下,数以千计的仆蛛正滚滚前行,爬向远方。一队队蛛魔战士走在仆蛛中,时时会无聊地射出一团蛛网,把路边一些来不及逃跑的生物扫清。  大军两侧,还有少许血族和狼人混编成的部队。他们的待遇明显要差上一等,需要把最好的道路让给蛛魔。  深棕色的蛛魔突然有点不耐,喝问:“布鲁多那头疯狗还没有消息过来吗?”  两边的蛛魔近卫互相看看,显然并没有好消息能够回报。  这时一头全身青色、节肢格外颀长的蛛魔在山脚下出现,如飞而来。崎岖山地,在他那八根长达五米的节足下如同平地。这是疾风蛛魔,在蛛魔中专门以速度见长,是天然的侦察兵和传令兵。  它直奔山顶,停在深棕色蛛魔面前,人形上半身向前俯了俯,说:“马斯克大人,我带来了两个不好的消息。布鲁多子爵没有出兵,还放弃了所有外围的据点,将全部领民和战士都收缩到他的城堡附近。我们的使者前去求见,但是已经等了一整天,也没能见到布鲁多大人。”  深棕色的蛛魔就是马斯克子爵,闻言惊怒道:“什么?!布鲁多这个混蛋!”  布鲁多若不出兵,那他这路军队就成了孤军。人类的军队能够轻易吞下多默,也就能够吞下他。  马斯克定了定神,问:“第二个消息是什么?”  那只疾风蛛魔说:“刚刚侦察前哨回报,人类的军队已经到达黑岭,并且在那里布置了阵地。”  “黑岭?”马斯克脸色顿变,两根后足节肢甚至晃动了一下。  黑岭被占,也就意味着马斯克同伯爵领地的交通被切断,现在他就是想要和斯图卡的军队汇合,也办不到了。  “大人,现在怎么办?”  马斯克在山岭上转了十几圈,这才下定决心,喝道:“全军掉头,回勒加尔堡!”  勒加尔堡是马斯克领地边缘的一处要塞,虽然规模不大,但好歹有些防御力。马斯克准备退到那里,看看人族军队动向再说。  这支人类军队的番号很陌生,又出现得太突然,现在根本就弄不清楚他们入侵黑暗疆域的目的,是为了占领土地,还只是掠夺资源。  同是蛛魔城堡,斯图卡伯爵的城堡就要气派宏伟得多,规模是马斯克的数倍。此刻斯图卡伯爵正站在自己的书房里,翻阅着一本厚重的古书。  斯图卡的外表是一名高瘦老人,灰白头发梳得一丝不苟,眼睛上夹着金框的单片眼镜,一条黑色金属镜链尽头,坠着一颗拇指大小的黑色宝石。  看得出伯爵十分注重修饰,每处细节都力求完美,这一点就是和素来最在意外貌的血族相比,都毫不逊色。然而他的肌肤上仍然可以看到隐隐的斑点。  那是生命行将走到尽头时才会出现的老人斑,其实是体内黑暗原力渐渐不受控制,慢慢溢出,对肌肤造成无法磨灭的侵蚀所产生的迹象。尽管斯图卡已经扑了厚厚的粉,但仍然难以压住那深沉的颜色。  这时书房的门被轻轻敲响。  斯图卡脸上闪过厌烦,然后说了声:“进来。”他的视线依然没有从书页上移开。  进来的是一名血族,他看上去刚到中年,英俊而优雅,是斯图卡的得力助手。就连伯爵的很多族人都不理解,为何他会在身边放个血族,还给予如此信任。  “伯爵阁下,有人类入侵者的最新军情,所以才冒昧来打扰您。”  斯图卡头也不抬地问:“哦,他们到哪了?”  “黑岭。”  “弄清楚他们来干什么了吗?”  “还没有。”  伯爵依旧没有抬头,漫不经心地说:“那就再等等,看他们究竟想要干什么。德尚,你过来看看,这里有段关于七圣器的传说,很有意思,‘奔涌的血泉,能够带来永不消逝的青春’”  德尚并没有去看伯爵手中的书,而是有些焦急地说:“阁下,如果再不采取行动的话,那么您领地东侧的子爵们都要被人类扫平了!”  伯爵终于抬了抬眼皮,看着面前的血族男人,直到炯炯的目光逼得他低下头去,才缓缓地说:“扫平也没什么,重建就是了。少掉几个子爵,那就再找人递补,总是有不要命的家伙。况且现在即将到关键时刻,我的大军绝对不能动,必须牢牢守住那道防线。一旦在我这里出了纰漏,你明白那意味着什么吗?”  德尚垂下眼睛,没有说话。  斯图卡将手中的书页细心地折好记号,然后放在桌上,起身在房间里踱了几圈,最后停在德尚面前,说:“你也是圣血的族裔,应该知道这场风暴起源何处。夹在那两位大人物中间,眼看着就要到了选择阵营的时候,你让我如何有心思关心几个蝼蚁似的人族在干什么?”  斯图卡叹了口气,伸手在德尚肩上拍了拍,问:“你能够给我什么建议吗?”  德尚平稳地道:“我的建议还是和以前一样,最古老的就是最强大的。”  斯图卡嘿了一声,却没再就这个话题继续下去,片刻之后方说:“我给你一千战士,并授权你可以调动周围子爵部队的权利。这是我所能给你的一切,去吧,德尚,别让我失望。”  “是,伯爵大人。”德尚一如既往的恭敬和平静,完全没有突然大权在握的欣喜或是慌张。  斯图卡一声叹息,缓缓地说:“这是场暴风雨,如果能够挺过去,自是海阔天空。如果挺不过去,那我们都要死。”  德尚神情一凛,慢慢退出书房。在离开前,他习惯性地想向窗外望一眼,看看今晚的月色,可是一眼扫过,却没有看到任何窗户。  伯爵把自己从头到脚都打扮得象个上位血族,可骨子里却是一头蛛魔。这间书房修建得华贵复古,却仍是深埋在地下。  此刻的黑岭,已经被照耀得灯火通明。千夜站在山顶,看着一座座碉堡垒起,一道道壕沟被挖掘出来,重炮正被十余名战兵合力抬上山顶炮位。  阵地即将成形,千夜的心中就踏实了不少。占据黑岭,就把伯爵领和东北面的三位子爵分割开来,可以说西征目标完成了一半。  赵雨樱站在千夜身旁,道:“你这小子运气不错,看来那头老蜘蛛不是被什么事缠住了,就是确实老糊涂了,居然放你进来。我们既然进来了,可就不会那么轻易出去了。”  千夜摇头道:“我们只扫掉了一位子爵,斯图卡伯爵的主力丝毫未损,这仗才刚刚开始而已。”  “现在你打算怎么办?”  千夜其实一直在思索这个问题,“首先要把斯图卡的主力引出来决战。不把他打到伤筋动骨,我们占下来的领地也不会稳固。”  “但是那头老蜘蛛看起来象是要龟缩到底的样子。”  千夜此刻已经下了决心,说:“让他以为我们是来掠夺的,就不会坐得那么安稳了。”  “哦,那目标呢?”  “矿场,这片领地上最重要的就是矿场。”  “一般的破坏可没什么用啊!”  千夜淡淡地说:“一把火烧了。”  赵雨樱吹了声口哨,轻佻地说:“够狠!这才有点男人的样子!要不然你长得这么漂亮,说话又轻声轻气,我一直以为小四找了个妹妹。”  千夜一口气堵在胸口,暗自腹诽,难不成姑娘都是你那样子?可这些天相处下来,他知道和赵雨樱斗嘴无论如何占不到什么便宜,动手动脚就更没任何好处了。  当下也不理她,千夜径自召了暗火的军官过来商量军务。  斯图卡伯爵领地以盛产黑石出名,黑石矿和其它矿脉不同,就算没有提纯的原矿本身也能够燃烧很久,如果有特殊的引燃剂把伴生的黑晶也一起点着,那么再多的水和沙土都扑不灭火势。  因此点燃黑石矿是极具破坏力的手段,一把火可能会烧上几个月,等火熄了,不但整个矿基本都废了,连周边被波及的区域都很长一段时间里会成为废土。  黑石矿是这片区域的命脉,只有抱着抢一把就走的想法,才会做出火烧黑石矿的事情。而千夜就是打算以矿场为筹码,逼出斯图卡主力决战。  PS:昨晚被盟主们组团刷了,一晚上醉了三次,所以,补更的章节明天发。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4805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