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六十二 黑森林

章六十二 黑森林

  吾王所指,剑锋所向!  视野里的一些细节慢慢清晰起来,仿佛无形的镜头在拉近。  少女的白裙破烂不堪,露出许多肌肤,其上满是一道道细微但密集的红痕,有的地方只是微微肿起,有些却渗出点点鲜血。她向前走着,锋利如刀的枝木刮在身上,又多出几道红痕,少女好像一无知觉。  在她的手里,握着半个面包。  就在这时,少女似乎感觉到了什么,猛然回头,望向千夜所在的方向。  这时千夜才发现,她竟然没有眼睛!本该是眼睛的地方,只剩下两个血洞。  千夜猛地坐起,心跳如鼓擂,带动了整个胸膛都在微微颤抖,全身上下更是不知何时被冷汗浸透。  他定了定神,梦境中的景物非但没有模糊,反而在记忆中更加清晰起来,如果现在有一支笔在手,甚至可以把少女白裙上的皱褶都一丝不差地描摹出来。  梦中的少女尽管失去了双眼,千夜还是可以认出来,她就是白空照,也是当初在垃圾场中一心想要置他于死地的小女孩。  千夜下意识地皱了皱眉,他最近的几次梦都没啥好事,无论触摸到安度亚大君的意识片段,还是听见那个无头将军的召唤,实际上全是对现实事物的感应。然而这次千夜想了很久,也不明白这个梦预示着什么。  他拉开营帐,向外面看了一眼,一切都很正常平静。  营地是由一排排载重卡车围成,中央几堆篝火还在熊熊燃烧。大部分战士已经吃饱喝足,或是修炼,或是休息,还有一小部分整理着辎重装备。营地边缘几名战士正在将一架沉重的高射机枪抬到卡车上,准备布置一个火力点,以加强夜晚的岗哨。  另一边,赵雨樱坐在一辆载重卡车的车头上,手里拎个酒瓶,时不时灌上一口。不知为什么,千夜看着她独酌的侧影,竟感觉到一丝孤单味道。  千夜放下门帘,盘膝坐下,准备继续修炼玄篇。他现在体内精血满溢,矿场杀了个蛛魔子爵,却一点精血都吸不进去,可谓浪费之极,因此急需将体内的积累消耗掉。  玄篇开始缓缓运转,千夜却是全身一震,大吃一惊。他骇然发现,原本应该是满溢的精血,现在却只剩下了一半,另外一半居然不翼而飞。  千夜心中立刻一沉,首先想到的是宋氏古卷修炼会否出了岔子。他内视一番后,内脏、血脉、原力节点却毫无异样,连血气都老老实实待在心脏里。  然而这才是最大的异常,少掉的精血不可能凭空消失。但在真实之瞳下,千夜体内的血气没有汲取过多余黑暗原力的迹象,他的黎明原力和节点也没有被黑暗力量侵蚀。  虽然不可思议,但一个三等黑暗子爵的半数精血似乎真的就此变成虚无。  千夜想了想,又尝试着运转玄篇,结果十分顺利,漩涡九轮旋转后,就将一部分精血化为精纯黑暗原力,然后被暗金血气吞下去。  完成了一个周天修炼的千夜百思不得其解,也只好把这件怪事暂时放下。  此刻在他的心脏深处,正悬浮着一本黑色封皮的古书,原本模糊的书名变得清晰了不少。这里是千夜感知暂时无法延伸到的地方。  在营地东北方向的某个地方,有一片与千夜梦境极为相似的黑森林,扭曲的枝干顶端挂着几片孤零零的树叶。  林中站立着一位白裙的少女。她有些茫然地抬起头,望向天空。可是灰暗无光的天穹下,除了一根根奇形怪状的树干枝条,根本看不到什么东西,就连鲜艳一点的其它颜色都不存在。  突然有野风吹过,但诡异的是枝干都纹丝不动,只那几片伶仃的树叶飘荡起来,这才让人感到有风不是错觉。一片叶子离开了枝头,在空中飞着,打了几个旋,落到少女眼前。  她伸手接住落叶,仔细观察。  这片树叶也是灰黑色的,上面还长了几块霉斑,早已腐败死亡,不断发出腥臭味道。少女随手把树叶抛下,掌心多了一块黑斑。  她右手握着一把短刀,直接用寒光凛凛的刀锋刮了几下掌心,可黑斑虽然被去掉,刀锋上原本粘染的几缕血肉却涂在了手上,把那只白晰小手弄得更脏了。  少女似有怒意,随手拉过身边一名战士,将手在他战袍上用力擦了又擦。那战士极为魁梧,少女堪堪只到他的胸口,然而此刻他却不敢稍动,甚至还不易觉察地一颤,显然对少女畏惧已极。  他们身后还有十余名战士,个个气息强大,显然是不可多得的精锐。然而这些满身血腥,煞气浓郁的战士,望向少女的目光却是如遇蛇蝎,忌惮之极。  她还在擦手,一名中年老兵硬着头皮走了过来,低声说:“空照小姐,那只吸血鬼已经死了。”  少女正是白空照,不过和上次遇到千夜的时候比起来,她长高不少,眉眼也长开了些,看上去象是十五六岁的少女了。至少在白家,不用再挨饿,现在又正是长身体的年纪,所以她也在迅速变化。  这股野风还没停,一阵紧似一阵,掀起战士们的披风,露出战袍角上一个熊头标记。狂暴熊罴,是白阀内卫部队之一。这样的精锐,就是面对战将也毫无畏惧,却在白空照面前噤若寒蝉。  白空照忽然再次抬头,望向夜空。她有种感觉,好象冥冥之中有什么存在正注视着她,可无论如何搜寻,也找不到那个人。  她忽然变得烦躁,猛地甩头,目光盯住了一旁几名血族。血族们委顿在地,个个都失去了行动能力,见白空照的目光扫过来,这些凶残成性的魔宴血族竟然开始瑟瑟发抖。  白空照大步走过去,拎起一名血族少女,盯着她看了一会儿,脸上慢慢浮现出一个甜美笑容,“告诉我,你们这些家伙突然跑到永夜来,想干什么?”  血族少女惊恐之极,美丽的面容都有些扭曲,连声道:“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我们是最外围的部队,只跟着队长到指定地点集结,等候下一步的命令,其它真的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  “那你们在找什么,也不知道了?”  血族少女顿时失控地惊叫起来,之前极为凄惨死去的几个族人遭遇意味着,白空照的这句问话,就是最深梦魇的开始。  黑森林中响起凄厉惨叫,绵延不绝,歇斯底里的声音显示出血族少女正在承受非人的痛苦。  这样的叫声持续了整整半个小时,才渐渐低沉。  白空照双手一松,那具已经不成形状的尸体落在地上,脸上,身上到处都溅满血点。她也不擦拭,回头吩咐道:“把这些家伙都处理掉,记得弄干净点,然后你们就回家族据点等我吧。”  这支狂暴熊罴小队的队长犹豫了一下,道:“空照小姐,您确定不需要我们跟随吗?这一带出现了不少生面孔,可能会有危险。”  “不需要。”白空照说完,径自向黑森林深处走去。  队长脸色阴晴不定,看着少女远去,才挥了挥手,几名队员立刻冲到血族身边,干脆利落地结果了他们的生命,然后熟练处理留下的痕迹。  见过白空照的手段后,他们现在只想尽快结束这一切,回到据点去,再也没有丝毫折磨和虐杀俘虏的兴趣。而且可以预见,在今后相当长的时间里,这几天经历将会反复在他们的梦魇中出现。  白裙少女在黑森林中孤身走着。除了一袭白裙之外,她身上没有任何装备,也没带任何补给。她一边走,一边轻快地唱着歌,声音甜美空灵,但若仔细听,会发现那是反复的同一句话:  “我会找到你,我会找到你......”  此时如果从高空俯瞰,可以看到诡异的黑森林一块块散落在大地表面,有如宣纸上抖落的团团墨斑。  夜瞳坐在落地窗前,手中端着酒杯,杯中浆液殷红如血。  房门又一次打开,来人同样没有敲门。  夜瞳看着窗外,动都未动,就象根本不知道有人进来。  那是个高大的年轻人,有着一头深棕色波浪长发。他非常高,比普通血族要高出大半个头,身材也不同于血族常见的纤瘦颀长,而是异常健壮,似乎每块血肉中都蕴含着爆炸性的力量。  他的面容仍是典型血族式俊美,双瞳中闪烁着冷酷残忍的光芒,气息异常晦涩深沉,竟似达到伯爵的水准。血族生命悠长,许多人在力量达到某个程度后就不再衰老,所以单从外表很难判断年龄。  年轻人望向夜瞳,眼中燃起灼热血焰,“夜瞳,你总是这样,知道我来了,都不肯打个招呼。”  “没心情。”夜瞳淡淡地道。  高大血族青年拉过一把椅子,在夜瞳身边坐下,说:“这可不是合格的回答。”  两人距离有些近,让夜瞳双眉皱起,冷道:“合不合格,与你无关。如果没有其它事情的话,就请你离开。”  高大青年笑了,说:“这也不是合格的回答。我想要坐在这里,就能坐在这里。”  夜瞳双眉越锁越紧,竟然没有反驳。  青年见状,自得地笑笑,向窗外望了一眼,视野中正好能够看到一片黑森林。他目光一顿,脸色也有些凝重,“黑森林都到这里了,看来离那个时刻也不远。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4827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