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六十三 压力

章六十三 压力

    夜瞳终于转头,正视着高大青年,说:“菲拉,不管多少次都只有一个答案,那就是,不。”  菲拉脸上表情顿时一僵,脸颊不断跳动,显然愤怒已极。他还想保持一点风度,勉强咧了咧唇,试图拉出个笑容,可是扭曲的线条显得说不出狰狞。  夜瞳回过头,继续凝视窗外。她那目中无人的冷漠,更像是一种轻蔑,身体还不经意地动了动,挪开些许。  “你个婊子!”菲拉怒骂一声。夜瞳那个小动作点燃了最后一段导火索,菲拉腾地站起,大手一伸,直接向她抓去。  夜瞳眼中寒光一闪,腰间两把短刀自动离鞘,跃入手中。双刀上泛起鲜艳红色光芒,闪电般向菲拉胸口刺去。与此同时,她的双瞳中也映出了菲拉的身影。  只听叮的一声,金属碰撞的声音回荡在房间里。菲拉右手横在身前,居然用前臂挡住了夜瞳的双刀。那两把曾经切碎过无数敌人的利刃象是斩在精金所铸的雕像上,想要再刺进一分都十分困难。  夜瞳当即一声清喝,双瞳中菲拉的影像忽然破碎。然而菲拉只是闷哼一声,脸色变得更加苍白,血气一阵动摇之后就重新稳固。他左手上缠绕的血雾飞快变得极为浓郁,直接压向夜瞳的护身血气。  浓得有如实质的血气从两人身上疯狂涌出,转眼间就弥漫了整个房间。接着两种不同性质的血气各自凝聚出领域,彼此猛烈攻击。  菲拉暗红血气化为一头头陆地猛兽,狮虎熊狼林林总总,嘶吼着冲向夜瞳。那不是单纯的幻象,每一记扑击和撕扯都有着生裂血肉的力量,甚至比普通魔兽更加凶狠。  忽然一声异样鸣叫响起,无数陆地猛兽中出现了一只双首凶兽,甫一出现,就带来极大的压迫感。能够在领域中幻化出凶物攻击对手,是公认的天才标准。这种领域的攻击力比普通领域要高得多。  菲拉把领域放到极致后,愤怒已平息了不少,转为战斗所需要的冷静。他很想知道,受到众多大人物推崇的夜瞳,究竟有什么特殊能力。夜瞳是原生种,他也是原生种,但他受到上层大人物的关注却要少得多。  夜瞳也在催动血气,她的血气是鲜艳的红,带着点点金色。此时她全身都包裹在缭绕的血色浓雾中,若隐若现,忽然有一只巨鸟腾空而起!形如孔雀,有一道金线从喙直通后背,一直延伸到最长的一根尾羽为止。  菲拉瞳孔陡然一缩,这是金线孔雀!是能够驾驭黑暗原力的凶兽,相比之下菲拉领域中最后放出来的那只双头凶兽立刻黯然失色。  金线孔雀一出现,看都不看那些拼命冲击着夜瞳防御血雾的陆地兽,直扑双头凶兽,数下狠啄,就在凶兽左边头颅上钉出几个血洞。凶兽痛得拼死挣扎,另一边的脑袋转动着,狠狠咬在金线孔雀身上。  然而金线孔雀按牢凶兽,无论它怎么扑腾都甩不下来。几下狠啄,凶兽另一个头爆开,化作几缕袅袅黑烟,消散在血色的领域中。  这次战斗,高下立判。  但是获胜的金线孔雀随即就被各式各样的陆地兽淹没,它每一次振翅,都有魔兽被抛飞,在空中回归成黑色原力。然而魔兽的数量太多了,金线孔雀身上的伤口也在不断增加。  血雾中,夜瞳睁开双眼,清冷的眸格外明亮,又是一头翼尖雪白的灰色大雕升空,扑出。  雪翼金雕!又是一头凶兽,虽然比金线孔雀差点,但也有限。  菲拉终于色变,夜瞳领域中连续出现两头凶兽,而且都是排位中上的飞行兽,仅仅在领域方面的天赋就远超于他。  领域之中化形凶兽,通常是血族侯爵以上强者的能力。菲拉在伯爵位阶就能驱使陆行兽,这样的天份已足以自傲,然而与夜瞳一比,却相差甚远,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夜瞳才刚刚晋升子爵而已。  难怪门罗在如此情势下,谈判的时候依然扭扭捏捏,不情不愿,也难怪永夜议会的大人物会那么关注她。但是被太多大人物关注,有时候并不是好事。  菲拉露出一个狰狞的笑容,夜瞳展现的天赋越高,就越是让他下定了决心。  他的领域中,魔兽如黑色潮汐般涌出,前赴后继地向金线孔雀和雪翼金雕扑去。尽管两头天空魔兽每一下喙啄爪挥就有一头陆地兽被撕成黑烟,可是它们数量实在太多了,死了一头,立刻有另外一头冲上来填补空当。  菲拉等级远在夜瞳之上,最终靠血气数量取胜,生生压制住了夜瞳。雪翼金雕首先支撑不住,被撕得粉碎。  夜瞳脸色骤然一白,猛地喷出一口鲜血,动作立刻慢了一分,险些被菲拉击中。转眼间金线孔雀也消失了,夜瞳又是一口鲜血喷出,动作大幅放缓。  菲拉终于找到机会,左手猛然穿过夜瞳的护身血气,一把扼住她的喉咙,将她提离地面。  菲拉制住夜瞳后,向周围望去,只见自己领域中还剩下寥寥数头猛兽,个个身上带伤。菲拉脸色阴沉,这意味着领域对决中他只是险胜而已。  他可是整整比夜瞳高了三级,却还打成这个样子,如果和夜瞳同级,恐怕支撑不了十分钟。  菲拉死盯着夜瞳,眼中闪动着疯狂光芒,咬牙切齿地道:“真不愧是让那些老家伙都动心的原生种,天赋确实远在我之上。但那又怎么样,你的天赋只会把你推入深渊。”  夜瞳苍白的脸上有一抹窒息的红晕,冷冷回望着菲拉,眼睛却格外平静,似乎当下的处境都不能让她有丝毫动容。  菲拉声音变得格外低沉,“我知道你看不起我,可是这件事由不得你,乖乖当我的女人……”他突然停了停,话语中带上危险的意味,“或许,现在就尝尝你的味道,会是个好主意!”  就在这时,房间里突然响起一声咳嗽。  菲拉动作顿时一滞,用力转头,双眼恍若喷火般瞪向一个不知何时出现的老人。  老人全身上下收拾得一丝不苟,连手上一枚宝石戒指的佩戴角度都恰到好处,完全是古老氏族长者的派头。他正看着菲拉,缓缓地说:“菲拉阁下,你现在的举动并不是很恰当。”  “恰当?”菲拉冷笑,扼住夜瞳脖子的手突然动了动,刺耳的裂帛声中,夜瞳的衣领被撕开了一道口子。  老人又是一声咳嗽,菲拉动作一僵,颈侧突然多了一个鲜艳的红点,随后缓缓冒出一滴血。  “你一定要阻止我?”菲拉厉声喝问。  “如果您指现在,那么是的。”  菲拉双眼几乎要喷出火来,他忽然重重地哼了一声,把夜瞳一推。  夜瞳倒飞出去,重重撞在墙上,立刻又喷出一口鲜血。方才领域对决,已令她血气耗尽,现在比一个普通血族的新生儿都强不了多少。  老人眼角跳了几下,但是没有动,也没有说话,仍然静静地看着菲拉,目光没有片刻移开。  菲拉暴躁起来,在房间内大步转来转去,用力挥动双手,不断地说:“很好,卡奥斯伯爵阁下,我会记住你今天的言行。听说你的后裔也不少,但都是些废物,今后他们可得加倍小心,最好不要离开他们的城堡和棺材。永夜向来不安全,今后会变得更加不安全!”  老人脸色一变,随即又恢复正常。  菲拉大步走到老人面前,拿手指用力戳着他的胸膛,一字一句地说:“老东西,你听着,就算你能挡得了今天,也挡不了明天!她注定是我的女人,不过早一天晚一天而已。但是因为你今天的举动,我决定了,等我得到她的时候,会当着你所有后裔的面,把她玩到半死!而这,都是因为你多管闲事,听到了吗?老东西!”  这次老人脸色如常,仿佛耳边只是拂过一阵轻风,他淡淡地说:“时间不早,您该去休息了。”  菲拉胸膛急剧起伏,好不容易才平静一些,冷笑道“好!我走!不过我倒要看看,现在的门罗能拿什么来拒绝我!回去告诉加尔,原先的条件作废,全部重谈!!”  咆哮过后,菲拉大步离开,砰地一声,用力把门摔上。  老人走到夜瞳面前,将她扶了起来,然后递过去一块血晶。直到把晶体里的血气汲取干净,夜瞳的脸色才恢复一些。  老人凝视着夜瞳,目光中充满了慈爱和怜惜。他叹了口气,说:“虽然你觉醒了始祖的血脉,但我仍然把你当作我的孩子。”  夜瞳一向冰冷的神情溶化了,轻声道:“您一直是我的父亲,从来没有改变过。”  老伯爵深深地叹了口气,脸上的皱纹显得更加深邃,“想不到菲拉会如此大胆,看来他们是志在必得。”  夜瞳眼中闪过一抹不易觉察的坚决,淡淡说:“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必然能够得到的。”  老伯爵苦笑,“我有点担心,上面那些人会顶不住压力”  夜瞳目光微微垂下,没有回答。  老伯爵沉默一会,忽然下了决心,说:“你走吧,离开这里。”  夜瞳一怔,随即摇头:“可是你怎么办?我如果走了,他们一定会迁怒于你的。”  “我已经老了,老到只在等待永恒长眠的那刻来临。所以就算迁怒,又有什么关系?”  夜瞳轻轻握住老伯爵的手。  那是一只完全属于老人的手,肌肤已经失去了弹性,同时被岁月消磨得很薄,近乎半透明,露出嶙峋的骨骼和筋脉。  她慢慢地把自己的脸颊贴了上去,就像很多年之前,儿时曾经做过的那样。  这些天里,暗火的精锐一直驻扎在黑岭,由魏家那名战将坐镇,总揽军队后勤和战利品的运输。千夜自己则率领精锐继续出击,又突袭了两座矿场,掠夺了一切能够带走的东西,然后再一把火烧成废墟。  蛛魔伯爵领的深处仍然毫无动静,但是千夜并不担心斯图卡按兵不动背后有什么阴谋,时间拖得越久,黑岭的防御工事就越完善,假以时日,那里会变成一座要塞。千夜甚至调来了一艘浮空艇。  如果蛛魔伯爵是真的不打算出兵,那也不是件坏事,只要牢固掌控住黑岭,就斩断了东部领地和伯爵之间的联系,接下来把东部那几名子爵一个一个收拾掉,千夜的西进计划就大功告成了。  赵雨樱这段时间不知去向,她留话说要去勘探地形,真要打仗的时候应该能够赶得回来。以赵雨樱的能力,只要稍微小心一点,在这片伯爵领上应该就没有能够威胁到她的存在。千夜也就由得她去了,反正近期没有什么需要用到她的地方。  那两处矿场的常驻管理者只是男爵,千夜几乎没费什么力气就取得了胜利,附加的收获还有补充的精血。  撤回黑岭后,千夜本想立刻修炼,尽快把精血转化。不料他走进营帐后,忽然间倦意再次袭来,又是那种无可抵抗的熟悉感觉。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4836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