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六十七 苦战 上

章六十七 苦战 上

    赵雨樱刚刚扔出一枚手雷,瞥见斯图卡想要拦截千夜,立刻在空中一个转折,绕了回来。  不料千夜顺利脱身,蛛魔伯爵激怒下现出完全形态。投枪缠绕着深绿雾气迎面向着她呼啸而来,如此声势,就连赵雨樱也不敢硬接,立刻竭力腾挪闪避,投枪几乎擦着她的左肩飞过。  不等赵雨樱调整气息,锐啸又起,第二根投枪已经射到她面前!赵雨樱避无可避,反手拔出战刀,吐气开声,用力向前斩去,险而又险地一刀劈在投枪尖刃上。  砰的一声闷响,赵雨樱被震得倒飞数米,又连退几个大步,这才稳住身形。  斯图卡颇感意外,没想到自己全力一击居然被区区一个人类女人给接下了。但他随即冷笑,阴恻恻地道:“滋味不好受吧?”  赵雨樱脸上肌肤泛起一层濛濛绿色,显然已经中毒。斯图卡的蛛毒极为利害,仅靠原力浸染就能侵入肌体。  然而赵雨樱并未如斯图卡所想的那样毒发倒地,她身上突然溢出紫黑色原力,浓烈得恍若地狱火焰在燃烧。赵雨樱随即挥刀,在自己手腕上割出一道伤口,血箭飚出,竟然是墨绿色!  血箭射出后,赵雨樱脸上惨淡的绿意顿时褪了不少。她冷笑道:“就这点小毒也想放倒老娘?”  斯图卡盯着赵雨樱身周浓浓的紫色中黑雾缭绕的原力光芒,面颊牵动几下,有些不确定地道:“紫气,西极紫气?!你是赵阀的人?”  赵雨樱大大咧咧地向地上啐一口,朝斯图卡勾了勾手指头,“老蜘蛛倒还有点见识,知道的不少。不过想打就过来,你管我是谁!”  斯图卡神色凛然,伸手虚空一抓,数根蛛丝射出,将一把战斧和一支原力枪取到手中。他庞大的身躯居然微微浮离地面,八条长腿划动,如同顺水行舟般,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冲到赵雨樱面前,一斧斩下。  赵雨樱挥刀一挡,顿时全身剧震,脸上更是血色尽褪。不过她早就有心理准备,借这格挡的反作用力闪电般急退,避过了斯图卡接下来的节足踩踏。  激战即起。  此时矿区的大广场上原力激荡,对冲,不时发生小型爆炸,飞扬的尘土和被扰乱的空气,让稍弱的人几乎透不过气。  现出完全战斗形态的斯图卡伯爵,真正发挥出了一个黑暗伯爵的战力,并不象传闻那样衰弱不堪。强者交锋,黑暗战士们已经没人敢在附近停留,全站到矿区边缘,拉开了大大的包围圈。  赵雨樱虽有一身不弱于千夜的力量,但比起蛛魔伯爵还是远有不如。近身缠斗中,她很快就尽处下风。然而她秘法武技层出不穷,斯图卡一时之间也无法击败她。  千夜这时一路疾跑到东边一处矿坑,朝门口的轨道车里扔进一颗手雷,听到身后传来密集的原力对撞声,不由微微色变,转头果然看到赵雨樱和斯图卡正面对上了。  他立刻甩下安度亚空间里的一包手雷,把东岳拔了出来。然而一片庞大阴影忽然笼罩住千夜,地面微微震颤,一头战斗形态的蛛魔子爵出现在他面前。  这头蛛魔身披深青色重甲,仅仅比斯图卡矮了一米,双手各持一把战斧,寒声道:“小家伙,你的对手是我。”  这是斯图卡的卫队长,之前在外围巡逻,直到矿场拉响警报才匆匆回转,正好赶上这场战斗。  千夜双眼转为海洋般深邃的蓝色,真实视野扫过,这名队长虽然只是三等子爵,黑暗原力凝练厚实程度却比他此前杀掉的杜拉斯和另外两名血族只强不弱。  千夜眯了眯眼,单手拎着东岳,向蛛魔晃了晃,神态十分轻蔑。  卫队长大怒,咆哮如雷,如战车般隆隆冲来,他上身伏低,八根节肢如钢柱般高频率地撞击着地面,战斧带起凌厉破空尖啸,拦腰向千夜斩来。  千夜站在原地,双手握紧东岳,凝神以对,眼中的景物一变,世界成为黑白,有一圈圈涟漪般的黑暗原力波纹以卫队长的战斧为中心,向四面八方扩散开来。  他深吸一口气,东岳弹起,极为精准地贴上战斧,巨大的重剑恍若没有份量般,在空中划出一道秒至巅峰的弧线,轻轻一挑。  卫队长手中战斧顿时一阵剧烈跳动,差点脱手飞出。他大吃一惊,拼命抓牢战斧,八只节足一顿乱踩,好不容易才稳住身体。  千夜所用剑式是黑之书淬炼出的最终几个剑式之一,切入了卫队长挥舞战斧的空隙之间,后面那一挑看似没有什么力气,原力运转法门却是来自引动了黑暗原力共鸣,两厢叠加连蛛魔子爵也承受不起。  一挑之后,千夜立刻后退,右手拖着东岳,左掌中却多了颗原力手雷,贴地扔去。  卫队长刚刚站稳,忽然眼角余光扫到了那颗骨碌碌滚过来的原力手雷,但那正好是他庞大蛛躯的一个死角,此时不但完全不及闪避,连想把手雷挑开都办不到。  轰的一声,手雷几乎是在蛛躯的正下方爆炸,猛烈的冲击波将卫队长掀得飞了起来,露出相对薄弱的腹部。  千夜此刻已把东岳收起,闪电般抽出双生花,刹那间连轰两枪,每一记都正中蛛腹,刺眼的原力光芒炸过后,子爵的蛛腹顿时一片血肉模糊。  这三枪虽然来不及附加千夜的特殊能力,却都用的是破魔秘银弹。大量秘银入体,顿时让卫队长痛得发狂。他从空中重重摔落地上,蛛腹朝上,一时翻不过身,锋利节足乱抓胡挥,反而误伤了好几个跑过来想要施以援手的伯爵亲卫。  千夜动如闪电,绕着重伤的卫队长全速奔行,双生花不断轰鸣,一颗颗破魔秘银弹被送入蛛魔腹内。如此多的秘银入体,足以把大半器官烧烂,无论这头蛛魔子爵事后能否活下来,都是废定了。  伯爵的亲卫们结成战斗组,再次冲过来阻挡,却完全追赶不上千夜的速度。千夜也不管他们,自顾自奔行,开枪。  反而是被剧痛和秘银破坏了中枢神经的卫队长,似乎已经彻底失去理智,战斧和节肢狂挥乱扫,变成伯爵亲卫们最大的威胁。不过随着生机流逝,他的动作也渐渐开始迟钝缓慢下来,发出的攻击越来越弱。  千夜见时机已经差不多了,收起双生花,笔直冲向重伤垂死的蛛魔子爵。一名伯爵亲卫试图拦截他,却被直接撞飞。  千夜一跃而起,合身扑到蛛魔小山丘般的身上,本来就已经摇摇晃晃的卫队长陡然失去平衡,轰然倒地,八只锋利节足在空中疯狂划动,如同尖刀利刃劈砍,把伯爵亲卫们扫得一时无法靠近。  而千夜此刻已将深红之牙送进了他的心脏。  滚热精血沿着深红之牙滚滚涌入体内,顿时让千夜精神一振,消耗过度的身体恢复速度明显快起来。  卫队长的挣扎越来越无力,到最后只见节足无意识地颤抖,身体也出现垂死前的抽搐。千夜这才拔出深红之牙,缓缓站起。  几名悍勇的伯爵亲卫狂吼着扑向千夜,只见东岳重剑凭空出现,被千夜双手握住,踏地转身,顿时剑光成圆,向四面八方扩散开去。  那些亲卫顿时动作凝滞,仿若变成了一尊尊雕像。他们不敢稍动,缓缓低头看着自己的身体,个个脸上都流露出无法掩饰的恐惧。只见他们腰际突然出现一道血线,随即上下半身慢慢错开分离,已是被这一剑的锋芒拦腰斩开。  千夜提着东岳,横了一眼数十步外包围上来的黑暗战士,手中忽然多了两颗原力手雷。看到手雷,之前的惨痛经历让战士们打了个寒噤,不少人为之一滞,非但不敢上前反而开始后退。  千夜把手雷在掌中抛了抛,突然用力掷出,目标却并非前方的黑暗战士。  两颗手雷向着千夜的右后方飞出去,一前一后,准确无比地砸向广场中央的原力法阵。  守卫法阵的那头蛛魔子爵发出一声愤怒至极的咆哮,却不得不重新退回去,把原力手雷截下。这名子爵见到卫队长战死,本已在朝着千夜的方向冲锋,可两枚手雷就把他挡了回去。  千夜拖着东岳,转身向斯图卡冲去。  斯图卡和赵雨樱激战正酣,伯爵蛛躯上两道碧色条纹亮得耀眼,所过之处弥漫淡淡绿色雾气,经久不散。就是黑暗战士不小心被绿雾罩住,也会当场毙命。  赵雨樱全身紫黑色原力喷涌,好像套着一身铠甲,在毒雾中来去自如。然而她脸上再次透出濛濛碧色,行动也不如刚开战时那样流畅,时常险象环生。  她左手开山,右手战刀,和斯图卡死斗。开山的炮口处始终有光芒涌动,但一直没能找到开炮时机。  双方战斗之初,赵雨樱就连轰两炮,其中一记轰断了斯图卡半根蛛腿。这虽然不算什么大伤,但斯图卡伯爵由此知道了眼前这个人类女战将的实力,后面的战斗中就极为谨慎地应对,再没有给赵雨樱机会。  赵雨樱此时也很不好过,开山消耗惊人,她一共也打不出几次攻击,所以在战斗中还要注意保存原力,以便有机会再给这头老蜘蛛一记狠的。此刻她已经把那颗据说异常珍贵的炮弹入膛,只等时机。  可斯图卡毕竟是伯爵实力,悠长生命中的无数战斗,也给他带来丰富的经验。此时步步紧逼,战斧狂舞,短枪不断轰鸣,一点一点压缩着赵雨樱的闪避空间。  就在这时,斯图卡忽然心生警兆,强烈到他在激战中都忍不住分心转头看去。却见到那个他本以为已经死了的人类小爬虫,拖着一把黑黝黝看不出样式的重剑,正向自己走来。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4859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