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七十六 第三颗扣子

章七十六 第三颗扣子

  南宫小鸟走过去打开门,说:“请,请进来吧,我这里比较乱。*”  宋子宁侧身进门,身周濛濛淡青色原力光芒一闪即隐,他就在进门处站定,也不往里面去,淡淡道:“无妨,在下说几句话就走。”  “请,请说!”小鸟显得有些紧张。  宋子宁并不拐弯抹角,开门见山地道:“听说你和南宫世家闹得很不愉快。”  “是有血海深仇!南宫远博那老贼,我早晚要让他为恶行血债血偿!”一提到此事,南宫小鸟的情绪就有些激动起来。  宋子宁却是神情漠然,只点了点头,问:“那你为什么还不动手呢?”  南宫小鸟有些愕然,吃吃地说:“那老贼,那老贼战力强,势力大,我,我现在还不是他的对手。”  “那他为什么不对你下手呢?”宋子宁仍是神色淡淡。  南宫小鸟说:“顾老,周老和殷老说,只要他们还活着,那老贼就不敢对我怎么样。”  “那你应该知道三老的份量吧?”  南宫小鸟点了点头,眼神有点迷惑,不知道他为何会问这种显而易见的问题。  宋子宁笑笑,说:“你身后有红蝎那三位军团长撑腰,所以不怕南宫远博。赵大小姐是幽国公的嫡长孙女,她也不怕。我出身宋阀,自然也没什么可担心的。可千夜呢?他什么都没有,南宫远博拿你没办法,就只会把怒火发在他身上,你懂了吗?”  “我,我”南宫小鸟不知道要说什么。  宋子宁道:“在下言尽于此,告辞了。”说着,自行拉开房门,如来时一样悄悄地没入夜色。  今天又是一个绯月之夜,后半晚的暗火基地十分安静,偶尔有巡逻队走过。  宋子宁的身形从一排宿舍背后的阴影里凝结出来,他抬起头,看着那轮硕大的几乎占据了小半个天空的猩红圆月,薄纱般的月光落在脸上,一片冷清。  他忽然转身,校场另一侧,魏破天慢慢走来。  一个暗火巡逻小队从旁边路过,和两人打了招呼远去。  魏破天看着战士们消失在校场另一头,这才转过头盯住宋子宁,神色冷峻地道:“你不觉得你手伸太长了吗?”  “无知不是任性的理由,无辜也不是肆行的借口。南宫小鸟想留下来,就必须清楚知道这样做的后果。”  “你把千夜看得太弱了,而且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因为他承担得起,所以就应该任由他去承担?”  魏破天沉默,却目光灼灼地打量了宋子宁一会儿,慢慢道:“如果这么说的话,有一句话我倒想问你很久了。宁远重工和北府军团是什么关系?”  宋子宁轻笑出声,“两年前宁远重工供应千分之一的原力阵列,现在供应百分之一的军火,全类型。”  “你是……林熙棠的人……”魏破天把声音压得极低,却透出格外危险的意味。  “魏世子可要慎言,乱说话不是什么好习惯。”宋子宁的声音同样很低,“远东魏氏虽然从不在门阀间站队,可早有风闻魏家的二老太爷却和张帅很亲近,既然如此,你又为何对林帅的事情这么感兴趣?”  两人目光一对,都如刀剑利刃般寒意裂肌。  魏破天缓缓道:“宋七,你是个聪明人,别玩火。烧死你自己就罢了,也算人间少个祸害,但不要拉千夜下水。”  “你不会天真地以为,千夜当年经历过的所有事情就这么结束了吧?他早就在水里了。”  魏破天把手指关节握得吧嗒作响,最终放松了拳头,“我知道你修炼的那个三千飘叶诀有点邪门,可是,宋七,大道万千,惟守本心。无论是谁都没有权利替千夜做决定,你也不例外。”  “那是你的道,并不是我的。”  “那我们走着瞧。”魏破天简单地说。到了这里,似乎已经再无话可说,他转过身准备离开。  然而身后传来宋子宁的声音,“我和千夜曾同班五年,其中两年搭档。你如果有兴趣,可以去了解一下,黄泉的搭档是什么意思。”  魏破天听出宋子宁最后一句话的语气特别古怪,忍不住回过头,绯色月芒下,宋子宁如冠玉般的面容半明半暗,仿佛魔魅。他深吸一口气,掉头就走。  实际上用不着打听,魏破天知道黄泉是一个什么样的所在。百不存一,学员学到的第一课就是杀掉自己的搭档。这是帝国反对派攻讦那个死亡训练营时,最常提到的两个罪名。  而宋子宁走后,南宫小鸟在房间里枯坐了整整一晚,除手上偶尔无意识地抚摩那个金属球外,就再没有其它动作。直到房门再次敲响,她才如受惊的小鸟般弹起。  门外传来侍女的声音:“南宫小姐,团长请您共进早餐。”  “早餐?啊,我知道了,稍等!我马上就好,马上!”南宫小鸟飞一样冲进浴室,果然在镜子里看到了一个头发蓬乱,还带着两个大大黑眼圈的自己。  她简直要哭出来了,以生平最快的速度梳洗,还不到三分钟就冲了出来,至于效果如何,只能听天由命。此时纠缠了南宫小鸟整夜的烦乱思绪早不知道被扔去哪里。  早餐在千夜套间所在走廊底部的一个小餐厅兼会客厅里,本来千夜的生活并没有这么考究,但是赵雨樱和那些贵女们到来后,如果不想每时每刻都被她们直接冲进起居室,一个待客场所就变得很有必要,而且这也是礼仪所需。  南宫小鸟赶到的时候,千夜和赵雨樱已经坐定。她冲到桌边,一下跳进椅子里,然后迅速端正坐好,露出很不自然的微笑。  赵雨樱正在饭桌上切雪茄,扔了一根给南宫小鸟:“行了,别装了!天天总这样得多累,以后日子还长着呢!先来一根,庆祝我给南宫凌的那一巴掌。这货色可不多见。”  南宫小鸟下意识地拿起雪茄,随即才明白过来,偷偷向千夜看了一眼,立刻把雪茄放回桌上,低头说:“我不会抽雪茄。”  赵雨樱顿时怪叫,“哟!不会抽?得了吧,当初是谁偷了我整整半箱的上等货。哼,我还记得你第一次抽的时候还呛得差点咳死,可是没过半个月,就已经学会偷我的烟了!”  “哪有”南宫小鸟的头低得快要贴上桌子了。  “还有那一次,你给我表演如何用原力点雪茄!”  这一次南宫小鸟是真的把烧红的面孔直接贴到了桌面上,嘟哝道:“别,别说了,我,我抽!”  “这才对嘛!在我家千夜面前,用不着装淑女!”  千夜狠狠瞪了赵雨樱一眼,放低声音道:“什么叫在我面前不用装淑女?”  赵雨樱一副过来人的样子,豪爽无比地拍拍千夜的肩膀,“都开始扮淑女了,哪会轻易让你弄上床?听姐的,直接把她推倒了事!我们都是干大事的人,哪有时间耗在女人身上?”  千夜哭笑不得,那边南宫小鸟用颤抖的手试了好几次,才弹出一缕原力之火点燃雪茄,连抽几口才算镇定一点。  对于早餐就要抽雪茄的做法,千夜已经不想多说什么,横了赵雨樱一眼,说:“这些雪茄都是你付帐,别想打军费的主意。”  赵雨樱立刻变得端庄,眼角眉梢却飘出十分妩媚,靠近千夜,柔声细语地说:“千夜,你可是已经执掌一地的大人物,别这么小气嘛!一点雪茄而已。放心,我什么时候让你吃过亏?小鸟!!”  南宫小鸟顿时吓了一跳:“诶!?”  “把你上面三个扣子解开!现在!”  南宫小鸟顿时惊呆了:“解,解扣子?我,我还没有过”  赵雨樱一脸坏笑,说:“这里可只有千夜哦!才三颗扣子,没什么大不了的,解了吧!你要是不解,我可就要说一说某天晚上,我们在帐篷里的那些事了”  “不要!”南宫小鸟显然急了,闪电般解开上面两颗扣子,可是手放到第三颗上的时候,却迟疑起来。军服第三颗扣子一开,她大半个胸脯就要露出来了。  “够了!别胡闹!”千夜喝了一声,挥手在赵雨樱头上敲了一记,就大步走出餐厅。  赵雨樱向南宫小鸟怒视一眼,“你看你!就不会解快点,把千夜气跑了吧?”  南宫小鸟的手就这样僵在第三颗扣子上,脑袋里乱得一塌糊涂。诶?千夜真的生气了?就因为这颗扣子?她本能地感觉到什么地方不对劲,可就是想不出来。  赵雨樱貌若遗憾地把侍女叫了进来,道:“这餐记在你们团长名下,哦,对了,待会送一箱雪茄到我房间去,也挂这餐的帐。”  侍女当然认识这些天已经颇有知名度的赵大小姐,点头照办,于是千夜的军费,又被小小的坑了一把。  千夜已经大半吃饱,奔出门后有点不想马上去面对满桌的公文,于是叫来卫兵打开一间演武场,想练习剑技热热身。可是他练着练着,却总是有些心神不宁,寂灭斩不是发挥不出威力,就是会失控。  一剑扫平半个演武场的钢铁人偶后,千夜终于收起东岳,前往南宫小鸟的居处。  他敲了半天门,里面也没有动静。外面的侍女明明看到南宫小鸟已经回来了,怎么全无反应?千夜试着轻轻一推,发现门没有锁,于是就走进房间。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4884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