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八十二 无名的舞者

章八十二 无名的舞者

  年轻的狼人战士们纷纷热血上涌,跟着自己首领冲进森林。  布鲁多如闪电般在森林中纵跃穿行,转眼间就把其它狼人远远甩在后面。狼人子爵并不在意,身为整个领地最强大的战士,他一向认为自己根本不需要护卫。  然而跑出数公里后,布鲁多本就沉重的心头阴云密布。  那个人类没有任何气味留下,说明对方有备而来,使用了专门针对狼人的药物,这是狡诈人类偷袭时常用的伎俩。对于普通战士很有效,可在黑暗战将面前没有太大作用,因为战将很快会觉察到自己嗅觉的异常,从而追溯源头。  就像现在,即使没有气味的指引,布鲁多也能依靠那丝异常的直觉紧追不舍。但让他不解的是,对方既然匿踪而来,又为何公开挑衅?这和一般人族的行为大相径庭。  前方依然不见千夜的踪影,后面狼人则没有一个能够跟上来。虽然布鲁多肯定自己追赶的方向没错,但心中仍是渐渐充满焦燥。  狼人是山地之王,只有血族才能够在速度上和他们一较短长。对手不过是个区区人类,怎么到现在都还没追上。  忽然间布鲁多就冲到了一块空地上,而那个年轻的人类就站在空地中央,看上去竟是在等着他。  千夜淡淡地说:“你来得真慢。”  “人类,你是在侮辱这片土地上最强大的战士!”布鲁多喉咙中发出威胁性的低吼。  千夜失笑:“这片土地最强大的战士?从现在起,你不是了。”  布鲁多愤怒之极,刚鬃般的头发竖立,双手十指伸出闪动寒光的爪刃。对面千夜已提剑在手,一剑当胸平刺过来。  这一剑不快不慢,可是竟让布鲁多产生了无法闪避的错觉。狼人子爵咆哮一声,双爪挥舞,狠狠拍击在剑锋上。刹那之间,他感觉象是撞上了一座山峰。  东岳倒底还是偏向一边,但是布鲁多双手上的精钢护套也四分五裂。  千夜踏步向前,东岳顺势横拖,划向布鲁多的腰际。  砰的一声,布鲁多又拍开东岳,然而这一次双手的指背有一处裂开,渗出血滴。狼人子爵几乎不敢相信,那把不起眼的重剑竟然能够破开他的防御。  转眼间东岳又换了个方向,再度斩下。  布鲁多再无保留,全力对战。  千夜的真实视野中,狼人子爵全身上下蒸腾着炽烈的黑暗原力。每一拳挥出,都有如原力炮弹出膛的爆发,每一爪划过,都有环境原力向他爪尖汇聚,足以撕开坚韧的铠甲。  东岳在空中扬起一道一道弧形剑幕,没有特定的招式,看似信手挥出,迅捷轻灵。然而只有正面对战的布鲁多才感觉到了所承受的压力,每一剑都仿佛推动着一座山峰当头压来。  狼人子爵感到自己的防御总会被从最弱的一环切开,而随着那把重剑挥来的浑厚力量,却铺天盖地般像要吞没一切。在布鲁多印象中,即使面对斯图卡伯爵的强大力量时,都没有这种恍若落入深海的无力感。  就在布鲁多越来越感到抵抗艰难时,千夜蓦地倏然退后数步,东岳缓缓高举,从容道:“最后一剑。”  这个剑式平平无奇,似乎与之前没什么差别。但是布鲁多心中陡然升起无比强烈的危险感觉,世界仿佛晃动了一下,狼人子爵无比清晰地感到,以往给他强悍力量、来自大地的黑暗原力正疯狂震颤着。  布鲁多颈中鬃毛都竖了起来,他狂吼一声,毫无保留地爆发出全部力量。炽烈的黑暗原力像被点燃,子爵身周亮起肉眼可见的黑火。  这时千夜一剑斩落,黑黝黝的重剑仿佛破开了虚空,锋刃沾染上了若有若无的光芒,甚至无法形容它的颜色。  布鲁多浓郁得好像第二层护甲的黑暗防御与淡淡剑芒一撞,如雪崩般片片破碎。狼人子爵随即倒飞出去,重重摔在地上。当他挣扎着爬起时,身上厚甲忽然居中裂开,在他身体中央,也多了一条血线。  布鲁多低头看着身上的伤口,手微微颤抖。这一剑如果再重些,就可以把他的胸腹彻底剖开。他慢慢抬头,看到千夜已经把东岳插在地上,手里多了一把短枪,正对着自己。  “开枪吧。”布鲁多神态格外平静,他不是第一次被破开防御,但即使败在伯爵手下,身体也不像现在这样完全无力。刚才那一剑不仅斩碎了狼人子爵的护身原力,好像还暂时切断了和自然的联系,使得他感觉格外虚弱,狼人引以为傲的恢复能力也丝毫不起作用。  “我要的不是你的尸体,而是归顺。我想,这在之前给你的信中已经写得很明白了。”  布鲁多的声音很低沉:“狼人是不会投降的。”  “也许你看到这个,会重新考虑一下。”千夜把群峰之巅的徽章抛了过去。  布鲁多接住那块沉甸甸的牌子,脸色微微一变,他把徽章拿到鼻端嗅了嗅,眼神闪烁不定,缓缓地说:“你应该知道,我们奉行先祖之路的狼人,和群峰之巅的道路并不一样。这些年来,分歧越来越大,所以我不会服从他们的命令。”  “群峰之巅并没有下达什么命令。只是告诉你,我和狼人之间并非绝对的敌人而已。”说着,千夜笑笑道:“当然,我和你没可能成为朋友,不过你可以带领族人在我的领地上生活,只需要尽相应的义务,就象你对斯图卡那样。”  “这是我们的土地!”布鲁多咆哮道。  千夜冷笑,“死人是没有土地的,死狼也不会有巢穴。”  布鲁多的气势慢慢弱了下去,他忽然向千夜所在的方向用力嗅了几下,脸色大变,“非常讨厌的味道!我在你身上闻到了鲜血的气息!”  狼人子爵再次激动起来,眼睛渐渐泛起红光。  千夜淡淡地说:“我是人类。”  布鲁多怀疑地瞪视着千夜,同时也迷惑起来,那些吸血蝙蝠就算要耍阴谋诡计,也很少会咬定自己是个人类。  “力量就应该得到敬畏和服从,这不是你们狼人的信条吗?”千夜道:“我取代了斯图卡,得到了他的领地,也就拥有权力。除非你打算为他死战到底,或者举族迁居。”  这话听上去似乎很有道理,事实上,如果千夜不是人族而是黑暗种族的贵族,就连狼人子爵本人也会同意他作为战胜者的权利。  布鲁多迟疑了,“我投降有什么好处?”  “你们可以维持现在的生活状态。我不介意自己的地盘上有一支狼人部落生活,只要肯尽附庸的义务。另外,你们或许还能够过得更好,如果愿意提供更多服务的话。”  布鲁多喉间滚动几声低吼,随后冷静下来,说:“看来我的选择不多。”  “如果现在躺在地上的是我,你才会有更多选择。”  布鲁多沉默片刻,才说:“我需要时间考虑。”  “可以,但是你只有一天时间。希望你明白,我既然能在这场公平的正面决斗中打赢,也就不会怕你回去召集士兵,更不怕多杀一些狼人。”  布鲁多点了点头,慢慢退后,转身进了森林。  千夜也转身离开,片刻之后,他坐在一株格外高大挺拔的古树之上,向四周眺望。既然双方说定了时间,那么千夜就会等足二十四个小时。  千夜不是很担心狼人子爵回去后变卦,布鲁多暴燥的外表下,实际上有一颗细腻的心。聪明人往往想的多,这是好事。但正因为想得多,聪明人往往也很怕死,更不会无谓地牺牲。所以千夜忽然发现,自己开始喜欢聪明人了。  反正还有时间,千夜准备到青峰山去转转,顺便‘看望’一下锋牙的老族长。这次在关口防线上插着十多根图腾,代表了布鲁多领地上的那些小部落,但是其中并没有属于锋牙的图腾,这或许已经说明了老族长的态度。  千夜从离地十多米的树冠上一跃而起,直坠向下方的森林。在中途,他顺手拉住眼前一根粗大横枝,哗啦一声,树枝齐根断裂,而千夜已经把巨大坠势化为平移飞,远远向青峰山的方向飞去。  就在这时,千夜忽然眼角余光扫到了一点不同寻常的东西。他咦了一声,瞬时在一根树枝上站定,取出大倍数瞄准镜,向那个方向望去。  镜头视野中,是他从未想到过的景象。  在那个方向上,正有一轮巨大圆月缓缓升起,宛若夜幕上张开了一个皎洁的国度。在这幅宏伟而又神秘的银白幕布前,一个女子正在起舞。  圆月的光芒模糊了一切细节,只有剪影,但正因如此,才把她惊人完美的身材彻底凸显出来。  她在狂烈舞动,充满最原始的野性。她的胸,她的腰,她的腿,都在以不可思议的频率战栗,抖动,虽然镜头中是无声的世界,可是千夜耳边却仿佛响起了来自远古的鼓声。  她似是求索,似是喜悦,又似在哀伤,所有最浓烈的情绪,都通过无声的舞姿表现得淋漓尽致。  她的肢体时而轻软得不可思议,时而柔韧得充满力度,每一下挥臂,摆腰,踢腿、弹胸,都是一记强劲鼓音,让千夜的心脏以同样的节拍随之跳动。  千夜静静看了一刻,才收起瞄准镜,右手东岳,左手幻之曼殊沙华,就这样立在原地不再移动,等待着这个神秘女人的后续。  他知道,真正的麻烦来了。  千夜可不觉得自己随手举起瞄准镜一看,就能够看到这种景象。这个女人恰好吸引到自己的注意力,正好出现在镜头正中,这根本是一种不可思议的特殊能力。  她的本意就是要让千夜看见。  在这个神秘女人面前,一味的逃跑只是自寻死路,倒不如沉着一战,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千夜就那样站了一刻,却什么都没发生。当他忍不住想要怀疑自己刚才是否产生了幻觉,耳边忽然响起一个带着些许喘息的诱惑声音。  “你是在等我吗?”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4900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