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二三零 原力不灭定律

章二三零 原力不灭定律

  “你,你们怎么会在这里?”安文一脸诧异。

  这个魔裔反应奇特,问出来的问题更是古怪,千夜都不知道该不该理会他。此处是帝国传统的资源点,他们不在这里,难道安文一个魔裔就应该在了?

  安文抓了抓头,一脸苦恼,正在努力思索。在他身后,白空照也钻了出来。她似是没想到安文会突然停下不动,差点一头撞到他身上。

  少女探出头,看到千夜,本是迷茫的双眼突然一亮,她旋即又看到了姬天晴和李狂澜,瞬间眼中有了警惕,随后清亮光芒又被迷茫和茫然所掩盖。

  安文一番思索之后,突然道:“啊,我知道了,在十倍重力区留下营地的就是你们!”

  千夜和姬天晴及李狂澜交换了一个眼色,没想到安文是跟着三人的足迹而来。能够出现在十倍重力区,又安然无恙地逃离,说明他绝不是表面上看来的那样迂腐文弱,必有极强战力。

  千夜不动声色,正面站在安文面前。姬天晴和李狂澜则向两翼散开。

  “哈,我当时真没想到以人族那样孱弱的身体,居然也会有人出现在十倍重力区,而且能够一路抵抗寒寂之夜,逃出中央区域。就算人族也发现了白果和白果酒的秘密,能够度过前面一两个寒寂之夜,但也难以抵挡白果酒的持续侵蚀,最终会变成只知发泄/**的野兽。但是现在看起来,你们好像都没有受到**之力侵蚀的迹象,真是奇迹!”

  安文自顾自地说着,一脸兴奋,盯着千夜上看下看,左看右看,看得千夜全身不自在,口里还在喋喋不休,“说实话,人族并不算是个很好看的种族,可是能够出现你这样的人,也是不可思议。其实好看并不仅仅是感观的愉悦,它代表的是符合这个世界的运行规律,更能够适应环境,所以才会在其它生物眼中有惊艳的感觉啊!所以生得好看,其实也是战力的一种。族中老人一天只知道阴谋和战争,他们从来没有对这个世界的现象和本质作过深入的思考……呃?”

  安文愕然发现,千夜等人已各自占位。他指着千夜,有些难以置信,道:“你们这是要动手?”

  千夜似笑非笑,掂着手中东岳,道:“不然呢?”

  “我们之间似乎没有战斗的理由吧?”

  “这里是大漩涡,你是魔裔, 我们是人族,这个理由还不够吗?”

  安文叹了口气,道:“这种仇恨真是毫无来由。有时候我真有些觉得你们人族是不是都有受害狂的倾向。至少在我眼中,我们两族间的仇恨并非不可化解,至少短期是这样。”

  千夜淡道:“一为永夜,一为黎明,这是原力本质的冲突,无可回避。”

  安文嗤之以鼻,“纯属胡说!这不过是当年帝国一个蠢货提出的口号,结果我们永夜同样有一群蠢货大为赞同,就这样一直打了千年。他们都没长脑子吗,就不能好好想想,我们能够杀掉对方阵营的人,但能够消灭黎明或黑暗原力吗?”

  千夜一怔。原力不灭定律,也是帝国进阶教育中教授的常识。当人死了,所修炼的原力就会散溢,重归虚空。新的人出生,成长,修炼,又会将黎明原力从虚空中提取出来,存于体内。在这个过程中,原力不增不减。

  但是这只是个假说,无人能够真去验证。而且据说这个假说会产生一个相当严重的问题,因此也有不少人反对。值得注意的是,反对的人中竟有林熙棠。林帅只是反对,却并未说明理由。尽管如此,因为他身份的特殊,也导致这一假说近年来再起争论。

  现在安文又提起这一理论,不知想说什么。千夜抬手向下虚按,示意两女不急于动手。

  安文见千夜认真倾听,当下精神一振,侃侃而谈:“无论黑暗还是黎明原力,在这永夜世界中都是理当不变的,但它们又是不断变化的。变化的原因,就是因为我们并不是孤立存在于大世界中。我们所居之处不过是世界一隅,在遥远虚空深处,还不知道有多少个类似于我们的小世界。其实我们何必争来斗去,齐心协力打破这虚空天堑,前往探索无限辽阔的世界,才是真正的前途。”

  听到安文如此大放厥词,姬天晴哼了一声,嘲讽道:“连公爵都不是,心倒挺大!要探索虚空,等你到了亲王大君时再说吧。再者说,先把你们魔裔灭了才是眼前的正事。探索无限世界这件事太大也太遥远,这种重任就交给我们吧,不劳你们废心了。”

  安文听得连连摇头,叹道:“明明生得十分好看,怎地如此无知且暴力,可惜,可惜!”

  姬天晴立刻不干了,跳着叫道:“看你前半句说得还有那么点道理,后面怎就开始胡说了?对付你当然要用暴力,但我哪里无知了?”

  安文也不客气,道:“把人杀了,原力回归虚空,又会再来。只要原力不灭,就不断会有依托它的生命产生。就算你们灭绝了魔裔,只要黑暗原力还在,黑暗种族就会不断出现。反过来人族也是如此。这样又有何意义?千年前,人族全族都不过是奴隶,现在呢,已成占据四块大陆的势力。若无黎明原力逐渐提升,怎会有今天的帝国?”

  这番理论前所未见,听起来却是有自己的道理,姬天晴一时也不知该如何反驳。但她又是不肯认输的性子,怎肯被压了下去?她眼睛一转,又道:“反正无法检验,想怎么说还不是由着你?不过你休想在我这里蒙混过关,我就问你,你说我生得好看,究竟怎样个好看法,你看清我长什么样子了吗?”

  她并未用本来面目示人,此刻面容更是千变万化,就连身姿体型也时时变幻。这是她独门秘法,当年连千夜都被她骗了好久。

  但安文凝神看了一会,就傲然一笑,道:“这有何难?你先等着。”

  他取出刺剑,在地上刻刻算算,列出了一长串复杂公式。

  姬天晴和李狂澜都是面面相觑,这些公式复杂到看一眼就觉得头痛,哪里可能看得明白。她们都不知道安文想要干什么,只觉得他在故弄玄虚。

  千夜自幼在黄泉训练营长大,其后就进入红蝎,绝大多数时间学的是如何杀人以及不被杀,更不可能看得懂这些。别说他看不懂,就连黄泉那些教官想来也没有一个人看得懂这些密密麻麻的公式。

  安文算得极快,一个个数字行云流水般自剑尖浮现,看得千夜等人头晕眼花。在场众人只有白空照不受影响,她根本就不关心安文在干什么,只是看着千夜,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少女并不掩饰自己的意图,千夜也一直把一缕意识放在她身上,丝毫不敢放松。

  白空照一旦出手,必是直取要害,且一定是最佳时机。她行事全无规律,谁也不知道她心中真正想的是什么。和她打了那么多年交道,千夜甚至怀疑白空照的特殊能力之一是无视防御,那是能够越级破防的可怕能力,哪敢掉以轻心给她可乘之机。

  安文并没有让众人等太久,数分钟功夫,无数公式数字就化为一个极简的公式,他看着这个公式,又是傲然一笑,来到一块岩石前,几剑挥落,就切削出一个人形轮廓。

  他手腕一颤,剑光如雨洒落,石屑纷飞,转眼间一座石雕少女像就出现在众人面前。

  这是一个人族少女,以手掩口,睁大了双眼,脸上满是惊讶。乍一看去,她并不是特别醒目的惊艳,可是越看就越是好看,温润如玉,给人的感觉特别舒服,且挑不出一点缺点。

  雕像极为传神,特别是眉宇之间的神情,几是有了自已的灵性,让人情不自禁地想要知道她究竟是看到了什么,才会如此惊讶。

  至于衣袍裙角,就只是寥寥几笔,却已然足够。

  这个雕像实是大师手笔,一笔不多,一笔不少。

  姬天晴终于掩不下震惊,啊了一声。千夜和李狂澜也都是一脸惊讶,看着雕像,说不出话来。

  这雕像上分明就是姬天晴,是她的本来面容。别人看不出,千夜和李狂澜都是见过她本来模样的,自然不会认不出。可是安文肯定没有见过姬天晴,怎么就凭那一堆鬼画符般的公式和数字,就刻画出了她本来的模样?

  安文这时矜持一笑,道:“这也没什么可难的,如果不是这位小姐多次变幻容貌体态,本爵也没那么容易找出无数次变化之后的规律。要知道所有秘法都有一定之规,而且她的真实样貌必定是不变的。哪怕她从来没有显露出真实容貌的一角,也没有关系。自无数变化中找出不变,正是本爵所长,亦是探索我们身处世界的必须。”

  这一番道理,千夜有听没有懂。但是不妨碍他将安文列入平生所遇最危险的敌人那一栏。或许正因为千夜不懂他在说什么,对未知底细的敌人总会高看一线。但安文行事虽然有些疯疯癫癫,却已在不经意间展露大才。他给千夜带来的危险感觉,不比任何一个人稍弱。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49798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