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八十八 血战

章八十八 血战

  张伯谦负手而立,目光重又回到林熙棠身上,如惊电掠过,道:“你真要我上去?若失手砸了你的宝贝‘青鸟’,我可不会赔。”  见张伯谦如此咄咄逼人,林熙棠微露惊不动声色,只道:“伯谦兄,不管你我有什么过节,现在都不是解决的时机吧?”  “不是现在,难道还等到血战之后?”张伯谦淡然道,“这次铁幕出现,帝国想要插一腿也就罢了,怎么还要变成血战?,就算要血战,那四个老家伙却谁都不出来,你觉得凭你一个人就能镇住场面,抢得到铁幕下的东西?”  林熙棠眉心微微蹙起,缓缓地道:“帝室这次的真实打算,是准备放弃那件东西,换一场血战的机会。”  张伯谦目光陡然变得锐利,道:“就这么放弃了?这是谁的主意?”  林熙棠略一沉吟,道:“这次铁幕中央,是天鬼。”  目前此事仍是最高机密军情,军部动员兵力用的全是皇帝手令,也就是说,即使各大元帅,此际也要有麾下军队被征调时才能得知一二。至于给各大门阀世家的密令,还要数日后才发出。  张伯谦也感到意外,脸上掠过一片阴云,道:“怎么是它?”  目前此事仍是最高机密军情,军部动员兵力用的全是皇帝手令,也就是说,即使各大元帅,此际也要有麾下军队被征调时才能得知一二。至于给各大门阀世家的密令,还要数日后才发出。  在虚空尽头,栖息着数头最神秘而可怖的异兽,天鬼就是其中之一。这个名字源于黑暗种族记载,早在千年战争之前,黑暗种族就和它打过交道。然而至今没有人知道它的真实面目,天鬼每一次出现,除了相同的原力气息外,外在形态各异,甚至同一时刻在多地出现,堪称化身无数。  正是由于这种能力,天鬼能够在任何环境下充分发挥战力。也即是说,没有任何针对性的克制手段,只能硬碰硬的死战。  而且天鬼这种虚空生物不同于生长于各个大陆上的凶兽王者,它看中的事物或许珍稀无比价值连城,但也有很大可能只对它自己有意义,人类或黑暗种族得来全然无用。  林熙棠继续说:“这次的铁幕有个特殊规则,我们这边十三级战将以下,黑暗种族那边三等伯爵以下,都能够在其中能够不受影响地自由活动,但等级超出后,就会遭到天鬼化身的攻击。既然不准备抢那东西,如无意外,我这次也只是掠阵牵制,并不打算进场。”  张伯谦冷笑道:“永夜那些老家伙恐怕不会这样想吧?他们能坐视你在旁边捡便宜?”  “就算有危险,跑总是跑得掉的。”林熙棠从容道。若论保命本事,他的大衍天机诀毫无疑问是诸帅第一。  张伯谦略一思索,已然明白,冷道:“你是说,血战?”  林熙棠缓缓道:“就是血战!不过这次是帝国和永夜之间的血战。此次十大精英军团的三个将会参战,另外将设高额军功封赏,让各门阀世家派出精锐子弟参战。我大秦帝国与永夜议会新生一代孰强孰弱,就在这铁幕之下见个分晓!”  张伯谦听后,反而冷笑一声,“一群绵羊,再怎么磨砺厮杀,也出不了狮子。”  林熙棠淡淡一笑,两人理念不同也不是一天两天,争辩这个没什么意义。  张伯谦却盯了他一眼,“如此大手笔,还要把各家新锐子弟拖进去,恐怕不是你能够弄得出来的吧?”  林熙棠垂目道:“这个计划不仅动用军方精锐,还涉及勋贵世爵,自然是陛下英明决策。”  张伯谦脸上却闪过一丝阴沉,淡淡道:“可谁不知道陛下对你言听计从。”  林熙棠抬起眼睛,深邃清澈的目光如一泓无底幽潭,“堂堂青阳王殿下,总不至于会信这种坊间戏言。”  帝室日前刚刚册封张伯谦为青阳王,虽然自武帝后异姓王不世袭,但也是帝室认可他天王实力的明证,至此张阀已重现了昔日开国如日中天般的荣耀。  张伯谦哼了一声,道:“林熙棠,这究竟是你的意思,还是陛下的意思,你自己心里明白。”  林熙棠轻声说:“有什么区别,我惟忠诚于陛下,忠诚于帝国。”  张伯谦身上杀气一动,随即收起,淡淡道:“我接下来要在永夜待一段时间,看看那铁幕里究竟有什么东西,也看看黑暗种族那一方都来了些什么人。你尽可以总领你的大局,做壁上观。惟一只怕,你和你的陛下,不要聪明得过了头。”  林熙棠另有深意地道:“这就要看这场血战打得如何了。”  永夜之域一座无名高峰上,正站着一个奇异的老人。他一头乱糟糟的长发,不知道多少天没有洗过,都开始打结了。身上衣服也是破破烂烂,和拾荒者差不多。  他枯瘦如柴,双眼昏黄,看上去无论在哪里,都属于苟活在最底层的人群。然而若有洞察类技能的强者在场,会发现他身周黑暗原力翻翻滚滚,浓郁得如有实质。  老人站在峰顶,仰头望向天空。铁幕恰好延伸到山峰前,一道灰黑色的界线格外清晰。  山峰上还有十余身影,大多是一身华丽暗黑盔甲的魔裔战士,另有数名血族,其中实力最弱的赫然也是伯爵。  所有人都小心翼翼,丝毫不敢靠近邋遢老人身边,连一丝一缕散溢出来的黑暗原力也要避开。山峰并不大,所以他们几乎都站到了悬崖边缘。  老人看着面前无边无际的铁幕,默然不语,不知在想什么,又或在等待着什么。  就在这时,远方突然出现一个黑点,激射而来,眨眼间就划过天际,飞到了山峰前。这是一颗金属球,包裹在浓浓黑暗原力中,如同被黑雾缠绕。  金属球忽然展开,化为人形。这是一个中年魔裔男子,金属球外壁原本就是他身上的盔甲。他直接落到老人面前,身周的黑暗原力和老人那翻涌黑云一触,立刻如被火灼般迅速缩回,紧贴体表,变成薄薄的一层,如是方才将翻滚黑云挡在外面。  尽管如此,中年魔裔也是惟一敢于靠近老人的,在场众人望向他的目光中全是敬畏。  “有什么消息?”老人问。  中年魔裔等他发问后,才敢说话,“刚刚从内线那里得到消息,帝国元帅林熙棠刚到永夜,应该就是为了铁幕而来。另外帝国各精锐军团开始分级调动,最后目的地指向据分析大半可能是永夜。”  “另外,还有两个未经验证的消息,一是说,军方集合结束后,帝室将诏谕各门阀世家子弟一同出征,还开出了高额军功赏单,这个消息放在此时,适合的战场只有这次铁幕。二是有传言,人族新晋天王张伯谦突然离开本土,有人看到他往永夜来了。”  “你的看法呢?”  简简单单的问题,却让魔裔十分紧张,他仔细考虑一遍,斟酌字句后道:“我以为,帝国那边有心打一场血战。铁幕下的东西,说不定倒在其次。”  此言一出,峰顶上一众魔裔血族都若有所思。  老人淡淡地追问:“你真是如此想的?”  中年魔裔一阵紧张,咬牙道:“是的。”  老人抬首望天,头也不回地问:“你们呢,也都这么认为?”  一众随众犹豫着,终是道:“是。”  老人一声冷笑,道:“终究就是这点眼界罢了!铁幕下那东西不管是什么,一旦有用,就能够影响阵营大格局。血战输赢又能如何,赢了是惨胜,输了不过小亏。还要打上多少场,才能够改变当前态势?这一点眼前的小小得失就让你们失去了主见,还能有什么出息?”  中年魔裔额头见汗,默然片刻,方道:“您教训得是。”  老人向他睨了一眼,淡道:“谅你也是不服的,不过没关系,只要你没有违反我的命令,我也不好意思杀你。总得给那个老不死的一点面子。”  顿了一顿,老人又问:“张伯谦往永夜来了?倒是有点意思。他那天王一战究竟结果如何?如果是他打赢了,那光是我在这里,还有些不够。还得再叫几个老家伙过来。”  中年魔裔道:“听说是打过了,但是结果......还无从得知。”  老人没再说话,只是摆了摆手。这次却是连废物两字都懒得说了。  片刻之后,老人结束了沉思,道:“铁幕里的东西自然最重要,但血战也要打的。难得大秦帝国摆出了这么一盘棋,当然要和他们好好下一下。哼,帝国中兴?我倒要看看,究竟拿什么来中兴。”  说罢,他抬手挥了挥,说:“都去安排吧,既然确定要打这场血战,那怎么也得筹备上几一两个月,才能打得象个样子。那件东西自然有我们几个老家伙负责,可如果血战输了,你们就要好好考虑一下了。”  众人默然躬身行礼,转眼间就从峰顶消失。  黑流城外,千夜站在一座高地,举目四望。在他脚边,倒着数头猛兽尸体。这些普通猛兽原本嗅到千夜有意放出的血族气息,应该避之惟恐不及。可是现在却仿佛全然没有了生命本能对死亡的畏惧,悍然向千夜前赴后继地扑击,让他不得不一一击杀。  杀这些猛兽不过是一刀的事,可是数量多了,也是不胜其烦。  天空依然是铅灰色的,铁幕早已覆盖了整个三河郡。远征军这次的反应比正常与黑暗种族开战要快得多,命令昨天就下到了三河郡的各师,要求收缩战线严守防区,不得有失,军部和帝国支援不日即到。  给暗火的军令抬头上,倒不再是第七师,虽然沿用同一个番号,但写明了暗火独立师,看来远征军已不准备在这个问题上多纠缠。  另外随着给暗火新任师长赵雨樱的委任状而来的,还有一份指名给她的特密级军情,里面有关于这次铁幕的主人和规则的一些情报,还强调了原地坚守,其它事宜自有上面下来的大人物们处理。  (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5075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