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八十九 固防

章八十九 固防

  接下来的几天,出乎意料的平静。人类猎人和冒险者再不敢进入被黑潮笼罩的荒野,突如其来的变化让人们惊慌失措。许多人连夜逃往人人类控制区的腹地,但是也不乏悍勇的投机家想要看看有没有机会,因此选择在铁幕边缘郡域如黑流城这样的城市里滞留下来。  同样的,黑暗种族也蛰伏不出,双方都在等待着。  而在帝国内部,铁幕的消息却引起了一场风暴。这还是帝国第一次半公开的透露铁幕的消息,并且正式动员军方和世族参与。随着血战进行,动员范围还会进一步扩大。  在大多数人眼中,这象征着帝国实力日益强盛,又开辟新的战场。然而在有远见的人眼中,看到的却是更多东西。帝国此次主动掀起和黑暗种族的血战,实际上寓意深远,不光是向黑暗种族展示武力,更多是让各大世家在帝国内部炫耀武功。血战正如其名,会很残酷,门阀世家、各个军团,甚至也包括帝室在内,在这场血战中的表现如何,军功多寡,直接体现出家族高下。  这一战之后,许久不曾变过的世家门阀排名,就要动了。  各个收到帝室召集令的门阀世家自然秣马厉兵,而没有拿到召集令的小家族不少也心有不甘,想方设法也要弄张召集令。许多没有可能拿到召集令、却又有野心的小家族,则选择了依附在大世家之下。  就算没有野心,但是此次军功封赏之厚,也足以让他们动心。  西极城赵府的“计都紫园”,与往日相比繁忙许多,随从和护卫们进进出出整理着各种装备。后面小院里有一泓活水,在并不寒冷的下午冒着蒸腾白烟,居然是温泉。此时弥漫的白烟中缭绕着紫雾,赵君度盘膝坐在水边,正在一个零件一个零件地保养着那把“碧色苍穹”。  院门外传来极轻的脚步声,敢在这个时候打扰他的,也就几个人而已。赵君度抬起头,果然来人是赵君弘。  赵君弘神色少有的凝重,一时却没说话。  赵君度把“碧水刃”卡进枪管下的槽口,然后站了起来,首先打破沉默,道:“二哥回来了,进屋坐吧。”他很清楚赵君弘为何而来。  燕云赵氏身为四阀之一,得到消息还在正式接到帝室召集令之前。阀中诸长老秘议数日,方才拿出一份出战名单。这份名单中,赵阀年轻一代的精锐几乎倾巢而出,以赵雨樱为正,赵君弘为副,带队参战,然而最负盛名的赵君度和赵若曦却不在其内。  如此安排倒也不全是出于燕国公和幽国公两系的私心。承恩公赵魏煌一系中,老大赵君肃成名最早,此刻等级已经超过十三级战将,进入铁幕会引起天鬼注意,去了等同于找死。老三虽然也是战将,但无论天资、战力还是人望都比不上他没有晋阶战将的二哥赵君弘。  至于赵若曦,那是赵阀镇宅之宝,情况特殊,并不需要这种战功锦上添花。赵君度则是阀中公认的未来第一人,眼下需要的是好好温养原力,奠厚根基,已经无需在血战中证明自己。而且这份名单还隐隐体现出赵阀一以贯之的高傲:我赵阀英才如云,无需赵君度出马,已经能够力压世家,抗衡三阀。  然而赵君度得到消息后,却一反常态,一力要求出战,最终把赵君弘替换了下来。赵君弘当时正在西陆征讨叛军,等他赶回来,出战名单已经上报帝**部,成了定局。  赵君度进屋后亲自给赵君弘倒茶,也不拐弯抹角,直接说:“此战二哥还是在家坐镇为好。”  赵君弘苦笑,接过剔透的薄胎瓷杯,在掌中转了转,还是问道:“为什么?因为千夜?”  “不仅仅是他,我也想要见识一下何谓铁幕。”顿了一顿,赵君度又冷笑道:“现在帝国暗流涌动,不少人都对我赵阀心中不服。我也听到不少风声,说我赵阀如今地位,不过是靠裙带而来。这次血战,正好杀出我赵阀堂堂威名!有谁不服,铁幕之下,正好一道杀了。”  赵君弘突然说:“我准备闭关,直接晋升战将。”  赵君度一怔,才要说话,赵君弘摆了摆手道:“不用担心,水到渠成而已,我的流银剑指第九道剑气已成。等我成就战将,再来铁幕之下,一道杀出个名堂!”  赵君度点了点头,赵君弘伸手在他肩上用力按了按,兄弟两人都没有再说多余的话。  千夜刚回到黑流城,他过去两天时间都在荒野上,把黑流城和银流峡湾之间巡逻了一遍,几乎没有发现黑暗种族的身影。而铁幕笼罩下的区域,除了生命格外沉寂,黑暗原力分外活跃,目前还看不出异状。  千夜叫来宋虎,上了城墙巡视黑流城的防务,经过魏柏年改建后,在永夜的三四线人族城市中,黑流城的城防坚固毋庸置疑,放眼整个三河郡,都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但想要再增强一个等级就是个大工程。  大中型城市的城防体系核心一个是动力塔,一个就是依托动力塔的各种大型防御武器。这两样东西无论哪一种都造价昂贵,对资源和技师要求相当高,现在的暗火暂时还负担不起。  所以千夜决定秉承永夜一贯以来的人海战术,征调大批雇佣军和冒险者填补城防空缺。好在暗火吞并第七师,又向西开拓之后,目前的物资储备还很充足。可若是黑潮持续几个月,那又是另一回事了。  千夜叫上宋虎,一道巡视城防,准备划定一些不那么重要的区段交给征调的雇佣军防守。巡视过半个城防后,千夜问道:“我们现在征调了多少战士?”  “一共三千多人,再多的话恐怕军费就负担不起了。”  千夜微微皱眉:“才三千多?恐怕不太够。”  他手上还有一些安度亚空间带出来的珍稀材料,暂时不用太担心军费,但永夜的军队都是以战养战,投入多少还要考虑到防区价值。千夜是从赵雨樱处得知的铁幕真相,知道此战凶险,宋虎却还没有到能够与闻如此机密的程度,所以安排征调时,难免有些缚手缚脚。  千作思索了一会,说:“没事,会有人送部队过来的。”  宋虎表情略有些不自然,千夜见了,微笑道:“放心,不是向七少要人。”  宋虎立刻显得有些尴尬,咳嗽几声,问道:“那新的部队从哪里来?”  目前黑潮降临还看不出明显危险,然而影响最大的还是人们的心理。城市原住民很少有迁离的,但四处为家的猎人和冒险者,就只有胆大的才留下来,涌往内陆的不在少数,使得原本总是充裕的人手,也变得紧张起来。  千夜看着宋虎明显失言后转开话头,也没追问,只道:“来自郡内其它的远征军部队,他们会提供部队和军费,虽然不会很多,但至少是补充。”  “远征军?他们不在关键时候捅我们一刀就不错了,还会支援?”  千夜笑笑道:“别忘了,这里是可永夜。”  永夜并不是帝国的领土,除了几座巨型要塞,一旦失地,是不可能指望军部派兵来收复的。现在黑潮将持续多久,这期间又会发生些什么事情,谁都说不清楚。就象黑流城一样,永夜的防区实际上都是师长们的私产,若是前方的黑流城顶不住,接下来暴露在黑暗种族战线前的就是相邻战区和城市。  在利益面前,没有永恒的敌人。  说完,千夜就向下一处城防区段走去。  他接下来要去巡视的地方是城防的关键点,修筑着一座炮台。  炮台上原本放着台老式弩炮,依靠机械的力量抛射弩箭轰击敌人。现在则换成了一门要塞炮,虽然和帝国一线阵地的要塞炮相比,这门大炮也是落后了几十年的二手旧货,不过也比原本那台落后几百年的弩炮强了不知多少倍。  黑流城一共有四门要塞炮,这还是魏柏年在任时,依靠魏家的资源才搞到手的。当初大战时魏柏年的龟缩战术,就是依托这四门要塞炮而设。  那里是黑流城城防的核心,千夜自然不能忽视,要亲眼看过才能放心。然而当炮台遥遥在望时,他不由吃了一惊。炮台上有几十号人在忙碌着,而那台要塞炮外壳已经被卸下,露出里面的机件部分,而且看样子部件都有不少被拆了下来。  要塞炮可不同于一般的战车或卡车,它的结构异常复杂,完全不是一般机师能够处理的。特别是为了方便维护,要塞炮内部许多机件都封闭组合在一起,形成模块。修理更换时一般都是整个模块一起换掉,只有这样才能够在缺少高级机师的情况下完成维修,而代价就是费用昂贵。哪怕模块内部只坏了一个小部件,也要整个换掉。  千夜放眼一望,看到要塞炮不光是拆了几个模块拆下来,甚至有些模块都被打开。要知道为了各大军火商为了防止仿制,这类模块都有防拆卸措施,只要不是按照特定方法打开,就会彻底损坏模块内的装置机件。  这些模块被拆开,显然这门炮就报废了。  千夜大吃一惊,跃上炮台,“都住手!你们在干什么!?”  炮台上大都是千夜认识的工匠技师。其中一个抬起了头,竟然是巴斯!(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5143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