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九十三 报复

章九十三 报复

  章九十三报复  赵风雷一时呆住,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在赵阀之内,就算天赋不如承恩公四公子和赵雨樱,和其他人比起来也是佼佼者,又是燕国公的嫡孙,何曾听过这种重话?  他好不容易才反应过来,顿时脸庞胀得通红,叫道:“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遍?”  千夜一字一句地道:“我说,滚出去!”  赵风雷怒极,原力毫不掩饰地升腾暴发,在身周形成两团漩涡,喝道:“你找死!”  千夜根本看都不看赵风雷一眼,只是望着昱阳伯,冷冷地道:“您是打算在屋里动手,还是出去再说?”  他这说话的神态和口气,完全没把赵风雷放在眼里。赵风雷大怒,原力青芒闪动,就要扑向千夜。然而他身形刚动,昱阳伯一只手就搭在他的肩上,直接把他按了下来。  这时赵雨樱强撑着站起,拦住千夜,然后转头道:“六叔公,今天就这样吧,我想要休息,过两天再去找你们。”  昱阳伯点头道:“也好。”  赵雨樱伸手搭在千夜肩膀上,道:“千夜,你留下来,我有话和你说。”  赵风雷眼睛几乎要喷出火来,死死盯着千夜,“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缠着雨樱是打什么主意!有种的以后就别学我赵阀功法,兵伐诀练到死好了!”  千夜冷冷看着他,神色不动,双眼中极快地闪过一抹湛蓝光芒。  昱阳伯皱眉道:“风雷,少说两句!走了。”说着转身,赵风雷还想说什么,被他直接拽了出去。  等昱阳伯等人离去,赵雨樱身体一软,不由自主地靠到千夜身上,声音还算稳定地说:“来帮我处理一下伤口,老娘......撑不住了。”  千夜双眉微蹙,索性把赵雨樱一把抱起来,走进里面的卧室。  赵雨樱把上衣脱去,伏到床上。她的伤口在后背贴近肋侧的位置,只有大约三指宽,切口极为平滑。千夜仔细检查,越看越是心惊,创口看似不大,实际上极深,几乎要从身体另一侧捅出来了。而且创口上附着的外来原力极为阴狠,非但在伤口处纠缠不散,阻碍着伤口的愈合,甚至还在不断侵蚀内脏。  赵雨樱表面看起来尚好,实际上体内五脏六腑已经一塌糊涂。以她的实力,这伤虽然不致于要了她的命,但至少也要休养一月,而且在数月之内不能全力动手。  看清了伤势,千夜反而平静下来,又问了一遍受伤经过。事情就如赵雨樱先前所说,南宫啸风突施偷袭,他实力原本就比赵雨樱略强,结果一击得手,重创赵雨樱。  不过临危之际,赵雨樱非但没有第一时间脱战,反而悍然反击,用掉了那颗珍而重之的炮弹,一炮轰碎南宫啸风的护体原力,同样重创了他。  “好,我知道了。”千夜说罢,就着手开始处理赵雨樱的伤口。  千夜的黎明原力精纯无比,用在这里效果极为明显,没过多久,就将伤口残留的原力驱除得七七八八,而千夜也在这个过程中,把握到了一点南宫啸风的原力属性。最后剩下那些已经深入肺腑的原力,则只能靠赵雨樱自己慢慢恢复。  经过这么一番折腾,赵雨樱的气息显得更加虚弱,不过脸色好了许多,不再那么惨白。  这时两人才有心思聊点其它,赵雨樱问了两句昱阳伯和千夜之前见面的情况,说:“千夜,六叔公就是这样的人,事事讲究谋定后动。出了这件事,在他看来说不定是个极好的机会,正好逼迫南宫世家倒向我赵阀。就算不成,也能让南宫远博大出一次血,补偿绰绰有余。”  千夜坐在床侧,说:“我是乡下长大的土人,不懂你们世家门阀的那一套。我只知道,既然伤了你,那他们别想靠钱来赔!”  “千夜,你别冲动,南宫世家不是你能招惹得起的。我在这的时候还不要紧,但我早晚会离开的啊......”赵雨樱感觉到千夜拉开被子把她包裹起来,在温暖的气息中,伤疲到了极限的身体放松下来,此时终于翻涌起浓浓倦意,她再也支持不住,沉沉睡去。  不知过了多久,她猛然惊醒,窗外已是一片漆黑。房中空无一人,千夜已经不知去向。  赵雨樱一惊,不知怎地莫名心慌。她顾不得还无力的身体,穿上衣服冲到房外。在门口,两名暗火战士笔挺站着,正在守卫戒备。  赵雨樱劈头就问:“千夜呢?!”  “千夜大人早就走了,只是吩咐我们守好这里。”  卫兵话音未落,赵雨樱早就去得远了。她一路遇人就问,终于从宋虎口中得知千夜早就出城,乘上浮空艇,没有交代去向。他坐的是南宫小鸟带来的浮空艇,速度比寻常飞艇快了数倍,此刻早就走得远了,就算赵雨樱有心想追,也根本追不上。  赵雨樱呆呆站了许久,才回转住处,拿了瓶酒慢慢喝着,心中无比复杂。  千夜站在石峰顶上,俯视着山脚处一座庄园。这座庄园规模巨大,还带有自己的永动塔,简直就是个小城。  看着下方庄园,千夜静静想着:“那周胖子还有点用。”  这种情报不算难得,但当场拿出来还是有点难度。千夜上门来要南宫世家基地情报,周财广二话不说就拿了出来,连一个多余的字都没问,可见事前已经做足了功课。  这里是三河郡一带南宫世家最大的产业,象这种规模的据点,南宫世家在整个永夜大陆也不过三四处而已。如果南宫啸风要养伤,有很大可能就在这里。  千夜取出双生花,默默地将两颗黑钛湮灭弹分别压入枪膛,然后将双枪挂回腰间,他又从安度亚的神秘世界中取出东岳,背在身后,就起身向庄园奔去。  铁幕并没有延伸到这里,但是相距也已不远。庄园戒备森严,到处都是岗哨,还不断有人来回巡逻。另外在庄园外墙一带又放养了不少猛犬,防御得滴水不漏。  一个巡逻队正在沿着庄园外墙中速前进,浓浓夜色下,他们手中原力灯的光芒也显得格外昏黄摇曳。一阵寒风吹过,让他们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战。  “这见鬼的天气,突然冷成这样,还让不让人活了!”  “冷点也就算了,天天看不到太阳,这才是真他娘的要命。”  为首的一个络腮胡子哼了一声,道:“得了,都少抱怨几句吧。要是有办法,谁会愿意被派到永夜这种见鬼的地方来。不过还算好,那个什么铁幕没有蔓延到这里,否则的话就哭去吧!”  一人好奇问道:“那铁幕究竟是个啥玩意?怎么你们都怕成这样?”  另一人向左右张望一下,见四下别无他人,才压低声音道:“这可不是吓唬人的。你们不知道,今天啸风大人刚刚回来,身受重伤!听说他就是去了铁幕里面。啸风大人那是什么人,他都受了伤,你们说那铁幕可不可怕?”  众人都是外围战士,第一次听闻此事,尽皆变色,就在这时,突然有人问:“啸风大人走了吗?”  透露消息的那人下意识地应道:“大人还要再养几天伤......你是谁?!”  战士们回头一看,才发现发问的人根本就不认识,也不知道何时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己方身后,这一惊非同小可。  千夜东岳也不出鞘,一剑横挥,凌厉无匹的原力浪潮如同海啸,直接将这五人全都拍飞。他们在空中就狂喷鲜血,倒地不起。  从刚才众人闲聊中千夜就已知道,这几人都是南宫世家从上层大陆调派过来的,就算再怎么不受待见,实际上也是家族的核心力量。这种私军往往数代都在世家中效劳,最是忠心耿耿,一旦打起来也会死战不退。因此千夜毫无留手,整队人都被原力震死。周围有数头猛犬闻风而来,它们刚想狂吠,忽然间被千夜横了一眼,骤然感觉到他身上的血气,顿时一头头委顿在地,不断呜咽,连站都站不起来。  千夜跃上墙头,并没有潜行深入,而是直接向庄园中央冲去,根本不打算掩饰自己的行踪,同时吐气开声,厉声喝道:“南宫啸风,给我滚出来!南宫家第一天才,只会当个缩头乌龟吗?”  庄园刹那间沸腾,许多人从房间里冲出来,想要看看是谁这么大胆,敢来南宫家的产业找事。  这时从一栋幽静小楼中传出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哪来的疯子,连个战将都不是,就这么急着找死?这姑娘老子才搞到一半,就来找不痛快,看来非得好好收拾你一遍,才能去去火。”  说话间,一道幽灵般的身影从二楼一处窗户飘出,逆风升起,立在了高高的飞檐顶端。看这诡异莫测的身法,就知是潜行刺杀的专家。  千夜二话不说,手中忽然间多出一个背包,向南宫啸风掷去。背包在空中散开,洒出十余个黑乎乎的东西,竟然全都是原力手雷!  “见鬼了!”南宫啸风亡魂大冒,一声咒骂,整个人缩成一团,拼命向小楼内冲去。  他只一眼就瞥见这些手雷上全是血族风格的花纹,而且对方是个行家。这些手雷虽然是被同时扔出,却每一枚阵列点亮的程度都不同,抛掷轨迹还隐隐互相交错封锁,以南宫啸风的身手都甚至不敢去尝试破坏这张手雷火力网,更不用说以身硬抗。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5202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