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九十七 倔强

章九十七 倔强

  赵雨樱点了点头,回头吩咐暗火的战士:“你们在这里等着我。”独自跟着护卫走进内院。  小院内外几乎是两重天地,里面布置得清幽雅致,昱阳伯正负手而立,欣赏着墙上一幅泼墨山水。若是小院原主人在此,必然认不出自已的居处。能够在一日之间彻底改变环境,每个细节都不疏漏,这才显出门阀手段。  赵雨樱走进房间,说:“六叔公倒是好兴致。”  她的声音中有难掩的愤怒,昱阳伯头也不回,只是淡淡地道:“你还是这么沉不住气,如果玄极堂兄看到,恐怕会更失望吧?”  赵雨樱索性不再保持仪态,恢复了平时作派道:“我从来就没什么让他满意的地方!赵风雷那个王八蛋呢?叫他滚出来见我!”  昱阳伯叹了口气,回身道:“我已经让他走了,现在应该已经离开这个战区了。另外,你刚刚那个词,也不要再用到风雷身上,若是传了出去,两位兄长脸上都不好看。”  赵雨樱重重地哼了一声,冷道:“好,那我就不骂这王这混蛋。不过六叔公,今天这事究竟是你的意思,还是他自作主张?”  昱阳伯看看赵雨樱双手抱在胸前,“威武霸气”的站姿,皱眉道:“这事我听他说了,风雷确实冲动了点,可他不过杀了几个贱民,有什么大不了的?倒是你当时说的话,却是不知轻重,可知道传出去会有什么后果?”  赵雨樱冷笑,“赵风雷难道没说他想杀千夜吗?”  昱阳伯不答反问:“南宫家在附近的一个基地昨晚遭袭,是不是千夜干的?”  赵雨樱坦然点头,道:“是我让他干的,怎么了?”  昱阳伯脸上闪过一丝怒气,“真是胡闹!就为了你们一时冲动,大好局面弄成这样!原本以你的伤为由头,完全可以压得南宫世家低头,与我赵阀站在一起。现在可好,杀掉几个无足轻重的私军,除了出了口气,又能有什么用?倒是南宫世家多半会倒向我们的对头那边去。你自己想想这其中的得失道理!”  “赵风雷当时连千夜都想杀,这当中难道也有什么得失道理?”  昱阳伯脸色缓和了些,道:“你又不是不知道风雷对你的心意,已经快要到了疯魔的程度。他看到那种情景,一时冲动也是难免。再者说,那千夜虽然有天赋,可说到底不过一个平民,就算君度将来把他收入府中,身份也就是这样了,无论如何比不过你和风雷。何况,他若入我赵阀,就更要遵守家族规矩,哪怕君度都不能不认这个道理。”  “千夜他”赵雨樱说了几个字便即住口。  赵雨樱很清楚,赵风雷之所以最后住手,不全因为她的威胁,很大程度上是忌惮赵君度。赵君度要收人进府的事情正闹得沸沸扬扬,听说甚至准备认作干弟。若是人没进来,先被赵风雷在外面杀了,还没有拿得出手的理由,这个仇就结大了。说到底,在赵风雷眼中,千夜的命没有赵君度的面子来得重要。  身份的差距是一道鸿沟,哪怕将来千夜成为赵阀的人,也没有什么不同,昱阳伯最后一句话里的意思再清楚明白不过,赵风雷就是真杀了千夜,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赵雨樱森然道:“这么说,六叔公是执意偏袒到底了?”  昱阳伯怫然不悦,“这是什么话!老夫行事,首要是为了赵阀,其次才是本家。风雷错在小处,你们却坏了大局,就是拿到长老会上,结论也是如此。”  昱阳伯边说边留心赵雨樱的神情。在燕国公一支数名长老眼中,赵雨樱的性格根本不适合成为大家主母。但幽国公没有其他适龄的嫡出孙女,为了拉近燕幽两支已经远出五服的血缘,更为了下一代的天赋,加之赵风雷本人也相当执意,这个婚约就不咸不淡地商谈到现在。  赵风雷是关心则乱,没有发现蹊跷之处,昱阳伯却在听说千夜是赵君度的人后,敏锐地感觉到赵风雷或许搞错了什么事情。赵君度或许会为了削弱燕幽两支盟约,而插手赵雨樱的婚事,可那人却不会是千夜,因为就算他今后加入赵阀也没有那个资格。  那么赵雨樱对千夜不同寻常的关切又是因何而来?昱阳伯突然觉得,或许应该好好调查一下这个永夜边陲小城佣兵出身的城主。  昱阳伯在沉思,那边赵雨樱忽然冷笑:“拿我的命,换你们这支的功劳,倒真是想得出!我那次狩猎,可没带暗火独立师的人,南宫啸风怎么就这么清楚我的行踪,突下杀手?这事我也要和爷爷好好说一说。”  昱阳伯终于色变,急道:“我幽燕两支形同一家,雨樱!这话你可不能乱说!”  “怎么说那是我的事,另外告诉赵风雷,让他死了那条心吧!我赵雨樱就是有一百个一千个男人,也轮不到他来碰我一根手指头!”  “你!!”一向稳重的昱阳伯也被堵得一时说不出话来。  赵雨樱不再多说,转身大步走出小院,然后砰的一声,用力将院门摔上。  昱阳伯独坐房中,许久方才重重地叹了口气。  当赵雨樱返回暗火总部时,千夜的伤口已经全部处理好了,此刻已快到黎明时分,他却没有休息,正在保养双生花。  千夜专注而平静,就象之前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然而赵雨樱心中却是一颤,和千夜相处了这么久,她如何还不知道千夜的性格?越是平静,就越是把这件事放在了心里。  “你回来了?”千夜听到门响,抬起头。  “赵风雷跑了,另外和六叔公谈得有点僵。”赵雨樱坦然说,随即她脸上突然涌上一阵潮红,剧烈咳嗽起来,嘴角冒出血沫。  她的伤势远比千夜严重得多,正常走动还看不出来,这么来回一折腾,内脏肺腑立刻就不堪重负。  千夜皱了皱眉道:“先坐下来歇一歇,你的内伤需要静养。”随即他的声音转冷,淡淡道:“赵风雷跑就跑了吧,以后日子还长着,除非他就此不出燕国公府,否则早晚总会见面的。”  赵雨樱把自己扔进沙发,情绪低落地道:“赵风雷和南宫啸风不同。这次的事情在那些老头子眼中,只能说微不足道”  “我知道,就算死的是我,也一样是件小事。”  “不!你不一样”赵雨樱随即发现自己说不下去了。千夜对她和赵君度来说当然重要,可他的生死在赵阀眼中,也就是一件小事。哪怕千夜恢复了承恩公庶子的本来身份,也不过是赵阀上万年轻子弟中的一员,还真没什么特殊的。  想到这里,赵雨樱惟有苦笑,说:“你已经惹上了南宫家,不能再得罪燕国公。”  千夜只是笑了笑,平静地说:“多一个少一个有什么分别?大不了我把暗火全给子宁,自己到荒野里去,权当磨练了。但只要我一天不死,他们就一天别想好好睡觉。”  赵雨樱也不知该说什么好,过了一会儿,轻声道:“这次君度也会出战,你要见他吗?”  千夜保养双生花的手顿了顿,然后继续把枪口套取下来,淡淡地说:“不见。”  赵雨樱想了想,继续说:“千夜,不管怎么说,等血战结束回赵阀一次吧。阀内的洗髓池能够最大限度地激发你的潜力,在那里晋升战将要比其它地方好得多。这是一生大事,不能任性。”  千夜沉默了一会儿,道:“再说吧。”  这次赵雨樱没有多说,站起来告辞,回自己房间去了。  赵雨樱离开后,千夜反而放下了手上的双生花,默默坐着,心情复杂。  他明白赵雨樱的意思,晋升战将是每个强者必由之路,也是第一道大关,任何人对此都是无比重视。如果稍有不慎,就有可能影响到未来一生能够达到的成就,而赵阀辅助晋阶的洗髓池就算不是帝国最好,也必是顶级之列。  然而若要用洗髓池,就是要回赵阀,无论赵君度以何种借口带他进入家族,他都不再是千夜,而是赵千夜了。  这听起来本不应该成为烦恼,在绝大多数人眼中是一步登天的机会。谁不想生在赵阀?哪怕是旁支庶出,也比小士族的嫡子强得太多。  只是千夜想着自记事时起就生长在那里的垃圾场,以及胸口那道几次强化体质后,仍狰狞占领着胸腹的巨大伤疤,心中却总有个声音在呐喊,不愿归去。  在他的心底,原是极为倔强的。  可先有赵君度,赵若曦,后有赵雨樱,年轻一代的相处融去了千夜心底不少的坚冰。赵雨樱伤势如此沉重,黑流城连盛装肌体修复液的装置都没有,更不用说供战将疗伤的设施,她早该返回上层大陆,却一直留在黑流城,其实就是怕走了之后,南宫世家会肆无忌惮地疯狂报复千夜。  除了南宫啸风这种疯子之外,一般人哪敢随意动赵雨樱?  千夜心中一片纷乱,他本觉得和赵阀的羁绊只在于从赵君度那里得到母亲的遗物即可,现在却发现,有些东西或许从来不能轻易斩断,譬如血脉亲缘。  想到这里,他忽然想起自己另外两个同样出身门阀世家的好友,魏破天和宋子宁。他们虽然在家族中处境不同,可也有着各自的身不由已。  血战将来,此际风起云涌,越陆边缘一座不起眼的小城,此刻却迎来了有史以来身份最高的贵客。成排的浮空艇飞抵小城,可谓遮天蔽日,艇身上的家徽虽被遮挡,有心人却都能看出这是南宫家的主力舰队。  ps:俺觉得,似乎可以恢复每日一更,偶尔加更的生活了。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5252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