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一零一 狩猎

章一零一 狩猎

  血族少年也看到了千夜,先是一惊,随即双眼发亮,叫道:“人类!”  他迅速拔出短/枪,瞄准了千夜。少年的动作不可谓不快,然而从准星里看到的千夜却是异常扭曲模糊,甚至面容都在不断幻化,他从来没有遇到过如此景象,一怔之际,一颗原力弹已经击穿了他的额头。  千夜放下幻之曼殊沙华,向血族少年的尸体走去。随着千夜自身实力的增长,幻之曼殊沙华逐渐开始显现威力。它的攻击威力虽然不如另一把血腥曼陀罗,但在射击时偶尔会扭曲千夜的影像,让敌人判断失误,无法瞄准。  血族少年的脸上还带着愕然和惊诧,完全失去生命迹象的双眼无神地瞪着天空。他很年轻,若是换算成人类年龄,大约也就十五六岁,却已有了爵士的实力,血脉天赋应该很是优秀。  千夜在他身上仔细搜了一遍,找出数块血晶、近战武器和一个包得十分仔细的小本子,本子封面上绘着一把带血的匕首,里面记得密密麻麻,几处还用醒目的红笔勾勒。  千夜大致看了看,记录全是各式各样的军功封赏。被勾出来的部分既有武具,也有血脉和封爵,看来都是少年想要的。只不过千夜默默心算了下所需的军功,似乎杀上五六个赵雨樱这种级别的强者,大致也就够了。  “真是疯了。”千夜忍不住感慨了一下少年心比天高的愿望,看来铁幕之下,疯狂的不只是凶兽,两大阵营中的人更加疯狂。  不过千夜转念一想,自己不也是同样?他把战利品收进安度亚的神秘空间,又拔下少年的吸血獠牙作为凭证,继续自己的行程。  接下来的路途,千夜开始连续遇到黑暗种族的战斗小队。这些战斗小队人数不等,实力高下不一,但看他们的行进方向,都是在匆匆赶往人族疆域,显然也是想要猎杀人类战士,获取封赏。  整个铁幕之下,辽阔大地,正慢慢变成战场。  千夜对收割那些爵士以下的战斗小队并不感兴趣,能避则避,一路深入,终于来到了黑巢。  黑巢名符其实,就是一座黑色小山般的巢穴。这座巢穴规模比斯图卡的伯爵城堡要小很多,通道却多出不少,可见巢穴主人比伯爵要激进得多。  此刻黑巢内外闹哄哄的,不断有形态各异的黑暗种族进进出出,这里俨然已经成为永夜阵营的一个中转基地。  看到这一幕,千夜也不敢轻举妄动,在周边找了一个藏身之所潜伏下来,耐心等待机会。  黑暗种族显然没有想到周围竟然有人族潜入,大都正处于战争和杀戮前的躁动和兴奋中,警戒线上看去有些松垮。他们的想法简单而又有效,这里聚集了如此数量的战士,本身就是最好的防御。  接下来数日,千夜一直耐心潜伏,等待时机。战争中勇敢很重要,耐心同样重要。  几天后,黑巢周围出现了人族战士的身影。那是一支由十来个冒险者组成的队伍,领队的居然是一名战将。这批人应该是从另一个方向杀过来的,配合熟练,实力强悍,难怪能够深入到此地。  但是这队冒险者运气实在不好,他们可能没有想到一个子爵城堡已经成为黑暗战士的中转站,警报响起没多久,从黑巢中涌出数百名形形色色的战士,撒网般冲进了荒野。  在一座孤峰峰顶,千夜把自己伪装成一块石头,收敛了全部气息。这里视野很好,可以把周围环境尽收于眼底。此刻他眼前,正有一场惨烈的追逐战。  那队人类冒险者边战边逃,已经整整一天。他们的人数也从十几名锐减到五名,而围攻他们的黑暗种族一方战士死伤超过五十名,可见这队冒险者整体实力强横。  千夜正在犹豫要不要出手把这队冒险者救下来,耳边突然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一名血族战士抱着巨大的狙/击/枪,上到峰顶。他来回走了一圈,选了个满意的位置,把狙/击/枪架好,然后坐定,枪口指向远方奔逃的人类冒险者,耐心等待着。  千夜看到这种情况很是无语,那个血族狙击手距离他不过十余米,或许是太过专注的缘故,居然根本没有发现他的存在。  看到血族战士手中那把异常显眼的巨大狙/击/枪,千夜忽然双眼一亮。枪身上布满华丽纹路,极尽奢华之能,一眼看去甚至分不出哪些是装饰,哪些是原力阵列。枪管保留着材质的原色,深黑中带着星星点点的金斑,似金属又非金属。  十余米不过一个冲刺的距离,千夜把血脉潜伏彻底激发,静静等待机会。  那名血族狙击手开始微微摆动枪口,显然已经锁定了目标,正全神贯注于瞄准镜头上,对周围情况几乎一无所觉。此刻他口中念念有词,手指扣着扳机,正一点点向下压去,眼见击发在即。  千夜再不犹豫,一跃而起,手中深红之牙一下刺入他的后心,直至没柄!  血族狙击手全身顿时僵硬,慢慢转头,满脸惊愕。可是他还没看到身后的千夜,乏力感觉就遍布全身。  千夜扶住他软倒的身体,慢慢放在地上,片刻之后,才拔出深红之牙。  这是一名男爵,距离子爵仅有一步之遥。千夜等最后一滴精血进入体内后,直接一把抓起了那支狙/击/枪。  他没有看走眼,这把外表华丽的狙/击/枪有与之相称的威力,是特殊设计,并由大师级工匠手制的精品。虽然仍是五级,但叠加了众多精准和超远射程的原力阵列后,再配以特制子弹,击发威力已经和六级相去不远。  千夜翻了翻血族男爵身上,果然找到两盒共十发的钛芯狙击弹。这种狙击弹弹头的芯部以黑钛制成,威力虽然不如纯由黑钛制成的湮灭弹,但也价格不菲。两盒钛芯弹无论在哪里,都足以换回两颗湮灭弹。  果然,能够用得起这种狙/击/枪的家伙,就不可能有穷人。这名血族男爵身上其他零碎也不少,各种类型实体弹三十余发,都是好货色。惟一美中不足的就是,这些实体弹大多只对人族有特效。  但这也很好理解,来参加血战的黑暗种族目标是猎杀人类,自然会带针对性装备,就象千夜出来前,采购了不少掺了炼银的子弹。  只是这次血战情况特殊,人族内部的纷争可能也不会少,有了这支狙/击/枪和如此多的子弹,千夜倒是有点期待和南宫世家的人‘偶遇’一下。  迅速收拾好这名血族男爵的尸体,千夜离开了这座山峰。片刻之后,幸存的人类冒险者在山脚下狂奔而过,全然不知逃过了一劫。  直到这时,下面几名负责拦截的血族战士才发觉不对,冲到峰顶查看,可是除了血男爵的尸体,以及千夜留下的一些伪装痕迹外,一无所获。  转眼间又是一个夜晚过去,五名人类冒险者变成了三名。他们拼命奔逃,并没有发现追捕自己的队伍正在一点一点变少。千夜如幽灵般缀在追猎队伍后面,只要有机会就扑上去,将一名或是数名敌人斩杀,再行消失。  千夜已经发现,似乎只有本地土生土长的凶兽才能察觉自己的行踪,当然它们同样也能够发现黑暗种族的战士。而黑暗种族一方的感知力和以往没有什么区别,甚至还因为铁幕的影响略有下降,这让千夜彻底放下心来。  仅剩的三名冒险者一路疯狂奔逃,几乎不眠不休,就连吃东西都是在奔跑中完成,就这样也只是堪堪不被追上而已。当他们终于冲出森林地带,然后愕然发现自己正置身于一处山谷尽头,三面绝崖,已经没有出路。  “怎么会这样?你不是能够在任何情况下辨别方向吗?”那名战将脸色阴沉,转头望向另一个高瘦的同伴。  那瘦子脸色极为难看,说:“铁幕对我的能力压制得厉害,不知不觉跑偏了。”  战将向他怒视一眼,重重哼了一声,“准备拼命吧!现在去爬绝崖,肯定就是活靶。”  数名黑暗战士从密林中出现,缓缓向三人逼近。三人中惟一的女人脸色惨白,握刀的手不断颤抖。  战将沉声道:“小青,镇定点,大不了就是一死。”  “我,也许不用死”女人喃喃着,声音低得几乎连她自己也听不清楚。  但战将的耳力何等厉害,脸色一寒,冷道:“落到他们手里也不过多活几天而已,最后还是会当做食物。”  女人脸色更白,握刀的手倒是稳定下来,勉强不抖了。  这时三人突然发现对面的黑暗战士举止异常,他们动作缓慢,目光呆滞,而且数量不对,远比预计的要少得多。他们走了一段路,就一一倒下,后心处伤口这时才开始涌出鲜血。  千夜从林中现身,向三名冒险者看了一眼,说:“你们现在安全了,不过是暂时的。”  突然的变化让三人又惊又喜,女人更是一声呻吟,直接瘫到了地上,与死神擦身而过的经历,让她几乎虚脱。另外两人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身上全是大大小小的伤口,已近衰竭。  千夜淡淡道:“如果不想死的话,就先退出战场,休整后再来吧。”他向来路的西南面指了指,“朝这个方向走,遇到一条大河之后沿着河边往下游去,很快就能到人类国度了。”  说完千夜就俯身去搜检那几名黑暗战士,把他们身上可以用作军功证明的部分都收起来。  那名战将说:“实在是太感谢了!所以,请你去死吧!”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5273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