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一零二 黑巢

章一零二 黑巢

  千夜愕然抬头,看到那名战将手中多了一把短/枪,硕大的枪口正对准自己!充能几乎在瞬间完成,短/枪轰鸣,千夜只觉胸口如被大锤击中,整个人倒飞出去,摔在地上。$..  另外两人十分意外,他们都没想到这战将居然一直留了力,还能够轰出如此威力十足的一枪。  “为什么?”瘦子忍不住问。  战将哼了一声,将短/枪插回后腰,说:“这小子应该也杀了不少黑暗种族,身上的好东西一定很多,只要干掉他,我们这次出来就值了。”  瘦子和女人立刻就明白过来,帝**功封赏那是什么概念,要不是巨额奖励刺激,他们这队人又怎会聚集在一起,到这个鬼地方来拼命?  女人立刻跳了起来,说:“我去搜!”  战将皱眉道:“记得补两刀,他可能还没死透。”  女人扬了扬手里的刀,说:“没问题。”她快步走近千夜,手中刀锋闪着幽幽寒光,直接对着千夜咽喉插去,下手极为狠辣。  然而千夜的身体忽然贴地滑退数米,她这一刀就刺了个空,扑地一声斜插在地。  千夜腰背一挺,身体已自地面弹起,随即东岳在手,一记寂灭斩挥出。  女人还没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就觉得腰间一凉。而身后传来震耳欲聋的吼声,正是那战将的声音,听上去惊怒交加。  女人愕然回头,看到战将的护体原力光芒正剧烈波动,已处于崩溃消散边缘,而在他腹部,赫然出现一道巨大切口,鲜血正不断涌出。  千夜如风般从女人身边掠过,冲向战将。此刻他手中已经换成血腥曼陀罗,每奔出一步就扣响一次扳机。  枪声轰鸣如雷,两枪就轰碎了那战将的护体原力,接下来血花不断在他脸上、胸口绽放,等千夜站到他面前时,战将上半身已是一片血肉模糊。  战将摇摇晃晃地举起胳膊,不知道是要抵挡还是攻击。千夜一把抓住他的拳头,落手处立时响起骨骼碎裂声。战将的抵抗被粗暴粉碎,千夜随即将发烫的枪口直接插进他嘴里,然后扣下扳机!  轰的一声,战将后脑飙出一道血雨,终于仰天倒了下去。千夜拔出血腥曼陀罗,冰冷的目光转向一旁的瘦子。  女人还站在原地发愣,变故突起,她甚至没有反应过来,连绵不绝的枪声就完全平息了。这时她才发现自己的位置恰好在千夜身后,对方此刻的站姿把整个后背都毫不设防地露给了她。这是对她的轻蔑,但,也许是机会?  她刚这样想,就下意识地握紧了刀,只要一个扑击,或许就能从眼前的险境中脱困,这个念头充满了诱惑。  然而刚一用力,女人忽然觉得身体有些不对劲,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腰部不知何时出现一条血线,上下半身正在缓缓错开。她这时蓦然明白过来,千夜凌空挥出的一剑先是腰斩了自己,然后才落在那战将身上。  瘦子脸色惨白,目光落在千夜胸口处。那里一片焦黑,外面的武士服早被轰烂,露出下面的胸甲。胸甲正面呈放射状凹陷,可见战将全力一枪的威力,但那甲片虽然扭曲变形,却没有丝毫破裂,显见不是凡物。  瘦子嘴唇动了动,最终放下双手,苦笑道:“你救了我们,我们却恩将仇报,此刻死在你手上也是应该的。动手吧!”  千夜向瘦子看了一眼,淡淡地道:“你从始至终都没有碰过武器,所以这次就放过你。把所有东西放下,就走吧。”  瘦子呆愣了一下后,立刻把背包和身上东西都甩下,迅速向千夜先前给他们指路的方向跑去。  “等一下。”千夜叫住他。  瘦子大惊回头,以为千夜改了主意,不料看到一把原力枪和一把战刀迎面抛来,当即下意识地接住。  “拿着防身,没它们你可走不回帝国。”千夜说。  瘦子大为意外,接过武器,向千夜深深看了一眼,说:“我叫高从原,期待以后再见!”说罢,就转身进了森林,消失不见。  千夜并没把此事放在心上,他检视了一下战利品,却意外地看到一对子爵级别的吸血獠牙以及一颗同为子爵级别的狼人心脏,其它五级以上的军功凭证也有数十个之多。  原来这队冒险者一路过来已经击杀了两名子爵,而且看战利品数量,肯定敲掉了一块子爵领,难怪他们如此信心满满,连侦察都没做就杀奔黑巢。只是没想到黑巢已经变成一个黑暗战士的中转站和集结地,结果一头撞进了马蜂窝。  这队冒险者此前的军功战利品应该都是统一由带队的战将保管,现在全都便宜了千夜。  收好战利品,千夜仔细清除掉自己留下的痕迹,又掉头进了森林。森林和山地是黑暗种族的主场,也是他的主场。  赵阀“计都紫园”演武场中,激荡如潮的原力波动缓缓平息。  赵君度伸出手,悬浮在空中的一朵朵紫火次第下降,没入掌心。他没有回头,只问:“二哥找我?”  赵君弘在演武场入口已经站了一会儿,他接过随从手中捧着的托盘,示意那人出去,自己走到赵君度身边,把温热的湿巾递过去,“你打算直接过去找他?”  赵阀最后一支投入血战的战队将在今天中午出发,可赵君度私人座驾的目的地却不是帝**部在永夜的指挥所,而是地处偏远的三河郡黑流城。  赵君弘看着赵君度擦拭汗水,换上外袍。他的动作舒缓优雅,与平日仿佛没什么差别,可赵君弘却知道,自己这个四弟心中,因赵雨樱回赵阀带来消息所点燃的怒火根本没有平息过。  “我去把他带出来,赵阀还没有沦落到如此地步,需要他去拼命换军功。”赵君度转过头看到赵君弘的神色,沉默了一下,终于道:“他拿着雨樱的牌子,只要去兑换军功就会被有心人缀上行踪。”  赵阀本就引人注目,而有心人实在太多了,可能是南宫世家,也可能是其他什么世家,甚至可能是赵家人。在大战场上,连赵君度和赵雨樱这样的身份都不能保证万无一失,更何况千夜,甚至或许他根本不会“阵亡”,而只是战后才被发现“失踪”。  “四弟,你知道这次血战不同以往。”  赵君度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二哥是要劝我顾全大局?”  “不是。”赵君弘轻叹道,“四弟,你有没有想过,你进入永夜后,引来的瞩目会比千夜多得多。”  赵君度一怔,赵君弘继续说:“你现在这个时候对千夜太过关注,于他并没好处,只有更加危险。到时候千夜身边不光有他自己的敌人,还会多出你的敌人。”  赵君度参加铁幕血战,必定引来赵阀对立家族的特别关注,而敢以赵君度为狩猎目标的人,可比想杀千夜的要强大得多。就像南宫啸风,一开始根本懒得对千夜动手,直接去找了赵雨樱下手。  赵君弘还有一句话没说出来,从赵雨樱口中可知,千夜根本不想见赵君度。他几乎可以肯定,那个在天玄春狩给他留下深刻印象的倔强少年绝不会乖乖听从安排。  赵君度默然许久,“我知道了。我只是……”他顿了顿,深吸一口气,道:“赵风雷那样的家伙有什么资格轻辱他。”  赵风雷和赵雨樱先后回到赵阀,在长辈们的压制下,大闹是没有,小摩擦却免不了,赵风雷那边传出来的话当然不会好听。他们不敢明着说赵君度,可连同之前为了赵君度要收人进府的不平,所有污水全泼向了千夜。  “原本被忽略的人有崛起之势时,必然会经历打击和压制,那是因为人们真切地意识到了威胁。而当他一飞冲天,再无可掣肘,大部分人都会选择俯首。”赵君弘静静注视着自己的四弟,道:“这是强者之路,没有人能够替代。”  永夜的铁幕一如既往深沉如夜,千夜在森林中疾行,偶尔用真实视野扫视周围,四下里的原力变化一览无遗,这让他几乎不会被强者伏击。  忽然千夜发现前方升起一道浓郁之极的黑暗原力,不由心中一动,知道一直等待的大鱼终于来了。  他检视一下安度亚空间中的装备,把大师手制的‘子弹’取出,放入口袋,心里却想到另外一件事情。以黑流城现在的资源和未来发展前景,已经可以建立自己的武器工坊,等这次血战结束,定要去一趟西陆小镇,无论如何也得把那位大师请到黑流城来。  ‘子弹’这种杀器,在面对黑暗种族的战场上,有多少都不够用。  千夜收敛气息,慢慢接近黑暗原力升起的地方。果然不出所料,这片森林已经变成战场,原本栖息的野兽都被杀得干干净净,这也免去了他暴露行踪之忧。  最后千夜选了处较高的地势,做好伪装后,才开始窥探下方的战场。只见不远处的草坡上,一大队黑暗种族战士正杀气腾腾地冲过,其中有部分狼人和血族,主要还是蛛魔。十余头体型庞大,凶猛狰狞的蛛魔横行而去,大地都在微微震动。  队伍正中央的一头蛛魔格外醒目,蛛躯通体呈黑色,有丝丝银色花纹。单论体型,甚至比蛛魔伯爵的原生形态还要大上一圈。  显然这头蛛魔不同于以剧毒和异能为主要战斗手段的斯图卡,可能更接近以近战为主的勃拉姆斯。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5287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