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一一六 一生之敌 上

章一一六 一生之敌 上

  章一一五一生之敌上  千夜身后,白空照如幽灵般出现,手中握着一把闪着青幽光芒的战刀正狠狠刺向他后腰。  以千夜的反应本已经闪过这一刀,可白空照仿佛预知了他的这次躲避,刀锋半途一转,依然刺在千夜腰肋上。  落刀处精准无比,正是骨骼间隙,而千夜强悍的身体在这一刀前显得十分脆弱,扑的一声,刀锋已经深入腰肋!  白空照衣裙鼓荡,显然已经出尽全力,然而行动之间却仍是无声无息,千夜更不曾在她身上感知到丝毫原力波动。直到刀锋临体,他才能真正确认被攻击方位。  危机时刻,千夜面沉如水,伸手闪电般握住战刀刀锋,顿时阻住继续深入的捅刺,右手东岳简简单单横扫,斩向白空照腰际。  少女目光闪动,望向斩来的东岳,神色茫然,似乎一时间竟有些不知该如何应对。这一剑太快太重,除了退避或是硬拼,别无他法。  白空照忽然间全力抽刀,战刀一下从千夜身体内拔出,同时在千夜左掌中拉出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  拔出战刀,白空照即刻一个空翻,远远避开东岳。  千夜双目中蓝光骤现,白空照顿时一声闷哼,身体向下一坠,东岳剑气稍稍变动了一个小小角度,如影随形般击中了她,少女还在半空中的身体顿时象断线风筝般抛向远处。  千夜微微皱眉,大步跟上。他知道白空照看似被击飞,实际上同时在借势后退,刚刚这一剑根本谈不上重创。  果然,少女一个翻身就从地上爬了起来,闪亮双眼如狼一样盯着千夜,双唇微开,似是想要说什么。  千夜根本没有听她说话的兴趣,东岳当头斩下,势若将她居中斩成两半,绝无留情。  白空照神情变得极为狼狈,仓促地横刀在东岳上一架,借着冲力,整个人滚到一旁,避开了这势若千钧的一斩。  千夜提起东岳,再次挥出,但双眉皱得更紧。  在真视之瞳下,白空照身周原力轨迹不断变幻,说明她根本没有什么固定招式,全然是根据千夜的动作来出招。问题是少女身周轨迹变化太快,而被她最终选择化为实线的,必然是破绽最少的那一条轨迹,难以捕捉。  千夜此时真切体会到白空照无以伦比的战斗天赋,惟一值得庆幸的是她原力平平,现在不过八级。  既然格斗技艺上无法占优,千夜手中东岳再起,扫、斩、挑、拍,就是将几个凝练过的基本剑式反复运用,然而剑剑沉重无比,就是要以力制胜。  此刻千夜剑势中纵然还有破绽,也是极少,而且每一剑都太狠太重,白空照根本不敢硬接,就是格挡借力也极为吃力,看到了破绽也无法利用。  两人激战不休,此际千夜的攻势如熊,下下拍击都可摧筋断骨,而白空照的身法则如豹,灵动无比,绕着千夜不断寻找战机,虽然大部分时间在苦苦抵挡,可一旦出击都极为阴险狠辣。  但是千夜重伤在身,缠斗下去却是不利,况且他孤身一人,白空照却不知道附近是否另有后援。  忽然间千夜一剑用得重了,被白空照抓到机会挥刀一压,东岳顿时落下,深深插入地面。少女则腾空而起,赤着的双足居然踏上东岳剑身,闪电般踏步向上,手中战刀刺向千夜心口。  千夜似已不及变招,现在的选择只有放弃重剑后退,或者转动身体用不那么重要的部位挨上一刀。  出乎白空照意料,千夜竟然没有丝毫退意,甚至身体都不晃动一下,直接以胸膛迎向她的刀锋。同时双瞳变成深不见底的湛蓝,刺向白空照双眼,一只无形之手已经穿透一切障碍,握向少女心脏。  白空照刹那间意识到千夜这是想与她以伤换伤,她几乎没有多考虑,一咬牙,强忍心脏抽搐般的剧痛,依然向前,手中战刀稳定如山地送入千夜胸口。  但刀锋入体,竟是出奇滞涩。白空照忽然失声惊叫,想起千夜就是前胸中了狙击弹,却迅速脱逃,显然他胸前有优质护甲!  一击失手,白空照迅速后退,去势和出击同样干脆利落,毫不犹豫。但是东岳有如蟠龙,破空而至。  少女不得已,尖叫一声,战刀力劈,狠狠斩在东岳剑锋上。  这是一记毫无花假的硬拼,千夜双脚突然沉入地面,如同身体有万钧之重,体内原力已经形成一道惊人怒涛,顺着东岳攻出,狠狠拍击在白空照身上。  四十九轮兵伐诀的潮汐之力瞬间倾泻而出,外表如凡铁的东岳重剑通体亮了一亮,随即又恢复了黝黑黯淡的模样,仿佛那道足以损毁五级以下武器的庞大力量只是幻象。  白空照却真真实实地承受到了这记威力无伦的重击,她小小的身躯如同没有生气的人偶般向后飞出,轰轰隆隆连续撞断数棵大树,这才重重摔在地上。可是在一片烟尘中,她居然一下从地上弹起,如受惊兔子般瞬息远去,消失无踪。  受到如此重击,她竟然还能有这样迅捷的逃亡,让千夜也大为惊诧。只不过从爬起到奔逃这短短一刹,她就喷了三口鲜血,显然也不好过。  千夜没有追击,原地静立片刻后忽然嘴一张,喷出一口鲜血,然后腰间伤口裂开,同样飙出一道鲜血。  兵伐诀刚猛凌厉,威力无畴,代价也是极大。千夜此刻身负重伤,还强行催动至四十九轮兵伐决的极限,虽然东岳经住了狂烈潮汐的洗刷,他的身体却承受不了反冲,伤上加伤。  千夜站立了一会儿,待体内狂澜般的原力缓缓回落,他简单处理了一下身上的伤口,走过去捡起白空照遗落的战刀。  这把刀刀身修长,刃锋不过三指宽,入手却颇为沉重,通体闪着青幽光芒。战刀护手处饰有兽面,造型诡异狰狞,正是典型的魔裔风格。  而少女背着的那把狙击枪同样是魔裔武器。魔裔武器以黑暗原力即可驱动,虽然不象血族武器那样还有血气限制,但在人族手中也最多发挥出六七成威力。  但刚刚一战,魔裔战刀在少女手中却运转自如,发挥出十足威力。最后一记原力对冲,兵伐诀的潮汐之力轻而易举地粉碎了白空照的原力,然而她体内又生出一道神秘力量,将潮汐之力抵销大半,这才令她伤而不死。若是普通八级战兵,无论哪个种族,在四十九轮兵伐决下,瞬间就会筋断骨折,内脏尽碎,就是天王大君也救不回来。  看来白空照身上秘密不少,恐怕并不比千夜少多少。千夜掂了掂魔裔战刀,顺手收入安度亚的神秘空间。在需要隐匿踪迹不能使用东岳的场合,这把五级刀勉强可以拿来一用,否则差点的武器根本无法承受他现在的强悍原力。  千夜走到白空照最后摔落之处查看,估量对方的受伤程度,不知道这次狙杀,是她自己的想法还是白阀的意思。若是后者,那他的处境就更加凶险。  千夜清理过战场,又回到了那血骑士身边。刚刚激战之际,白空照顺手给了他一刀,虽然千夜及时干扰,仍将他小腿齐膝斩断。即使是血族,受此重创,此刻也已奄奄一息。  “说吧,你是怎么发现我的,说出来就给你个痛快。”  血骑士无神的眼中有了些光芒,断续道:“有一天我突然感觉铁幕深处似乎有个声音在呼唤着我,我回应了,随后就好像和铁幕有了某种联系,从它那里我不断感受到力量,这种力量,让我变得更加强壮,感知范围扩大。千米之内,我可以知道想要知道的一切可是,它,现在正在离我而去,很痛”  血骑士忽然抽搐挣扎,显得极为痛苦。  千夜知道再也问不出什么,于是提起东岳,一剑刺入他的心脏,终结了他的痛苦。  千夜抬头,天空是浓重的铅灰色,一如他现在的心境。从刚刚那名血骑士的话里,可以确定受铁幕影响而产生变异的不止是凶兽,黑暗种族也同样可能受到影响。目前还不知道人类是否会遇到同样的事情,但也不排除这种可能性。  得到铁幕的力量,对自身强化倒在其次,最让千夜忌惮的是极大提升的感知,这对他是致命的威胁。好在目前为止千夜只看到血骑士一个例子,并且这个威胁也被干掉了。不过这也让他提高警惕,至少不能象以前那样肆无忌惮的深入潜行了。  此刻刚刚服下的军用药剂发挥出来,伤处感觉稍好了些,千夜精神也为之一振。他辨认了一下方位,朝着银流峡湾的方向走去。  没走多远,千夜忽然心中一动,林间弥漫的黑暗原力中有一处不太正常,比其它地方涌动得要剧烈一些。  千夜不动声色继续向前,走着走着突然停步,闪电般拔出幻之曼殊沙华,向着那处就是一枪。  轰鸣声中,白空照如受惊的小鹿般从地上弹起,转头冲入森林,消失不见。在她逃离瞬间,千夜看到她短裙破碎一角,大腿上鲜血直流,这一枪虽然没有刻意瞄准,还是伤到了她的腿。  PS:晚点会有下。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5341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