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一二九 日与夜

章一二九 日与夜

  夜瞳从不会拖泥带水,她近乎粗暴地撬开了千夜的唇,把舌头探进去,开始攻城掠地。  轰的一声,一道烈焰在千夜身内燃起,几乎让他热得发疯!千夜再也不顾其它,以火山喷发般的凶猛开始回应。  通的一声,千夜已被狠狠压倒。但他猛一用力,又翻了上来。  小镇一角,顿时响起野兽般粗重的喘息,并且地动山摇。  不远处的窗户突然打开,一个公鸭嗓扯着脖子喊了起来:“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黑暗中忽然飞来一个不知道什么东西,从齿缝强硬撞进他嘴里,把下面的话全都堵了回去。那人好不容易挖出塞得一嘴硬邦邦的东西,拿到灯下一看,顿时吓得魂飞魄散。那赫然是枚原力手/雷!好在没开保险。  砰的一声,窗户紧紧关上,屋里的灯也熄了,再无动静。  小镇一角的地动山摇却还在继续。  永夜的夜晚格外漫长,但再漫长的夜,也有黎明到来的时候。此时整晚已经过去,天边应该有些微天光。但在铁幕之下,天空中依旧是浓重的灰色,只是稍稍淡了些,泛出有些陈旧的白。  千夜重重把似乎沉重了数倍的身体扔在地上,就那样仰躺着,大口喘气,只觉得全身上下处处酸痛,可又有无法形容的满足。只是在愉悦中,又有一抹浓重铅色,一如此刻的天空。  夜瞳躺在千夜旁边,一头黑发早已被汗水打湿,贴在前额上。她抬手拢了拢乱发,撑起身体,慢慢坐起来。就这么一个简单动作,却让她双眉微皱,露出些许痛苦之色。  “还很痛?”千夜小心翼翼地问。  “废话!打仗时也没见你这么勇猛过!”夜瞳狠狠白了千夜一眼。  “可是,明明是你要我用力......”  “当然了,这种时候不卖力,你还是男人吗?”  千夜的辩解被夜瞳一句话给堵了回来,顿时不知道接下去该怎么说了,他隐隐觉得好象怎么说都会不对。  夜瞳抬头看看天色,忽然平静下来,说:“天亮了。”  这象是一句废话,在铁幕之下白天很昏暗,夜却不是那么黑,天亮与不亮没有太多区别。可是千夜听了,心中却是莫名的抽疼一下。  夜瞳摸索着周边,把衣服拢过来,再一件件穿上,脸上平静得就象这只是一个最平常的早晨,而不是刚刚经过热情如火的一夜,与一个男人第一次有了最亲密的关系。  千夜默默起身,同样穿好了衣服。他有很多问题,也有很多话想要和夜瞳说,可是一句都说不出口。他依然很害怕,这次害怕的是,若问过一句,这夜就真的过去了。  然而夜总会过去,黎明终将到来。  夜瞳用手指梳了梳黑发,束在脑后,扎成马尾,除此之外,和初来小镇时没什么两样。除了深邃双瞳,看不出她身上有任何超凡之处,也感觉不到原力或血气的气息,就如一个最普通的人类女孩。  千夜对此倒是不奇怪,最初见她的时候也是这样,那时的千夜其实已经和血族打过不知道多少场,却根本没有发现她的身份。现在千夜也拥有了血脉潜伏的能力,自然知道有些秘术和天赋能力,不但能够欺骗眼睛,也可以瞒过感知。  夜瞳看着千夜,平静地说:“天亮了,我也该走了。”  “我也是。”  “下次......”夜瞳顿了顿,“没有下次了。”最后这句话,她说得十分平静也很坚决,没有一丝犹豫,就像一句普通的再见。  看着夜瞳远去的背影,千夜知道,没有下次了。就算未来还有偶遇机会,也争如不见。  她站在永夜,他立于黎明,永夜与黎明之间,仅仅一步之遥,却是永恒天堑。山岳大川或许会有一天因为大陆的震动而变迁,两个种族刻在生命印记里的敌意不知道能用什么来平息。千夜手上不知道染了多少血族的鲜血,同样,不知有多少人类强者死在夜瞳手下。  这种仇恨,已延续千年,形同永恒。  若下次还会相见,必然是在战场上。那又何必相见?  千夜静立不知多久,直到夜重新降临,才缓缓转身,离开了灰色集市,消失在暮色深处。  灰色集市是铁幕血战中自发出现的一处交易点,是冒险者和野心家的天然乐园。但它存在的时间比其他大陆陆边境上的同类地域更短,千夜走后不久,形形色色的人潮就从小镇涌出,散向四面八方。这处灰色集市只存在了一周。  当日夜再次轮回的时候,这里就变成了战场。来自帝国和黑暗国度的数支战队在此相遇,一场大战爆发,激战持续数个日夜。战火摧毁了整个小镇,惟有那座末日黄昏的小酒吧完好无损,在一片废墟中矗立,保留了关于那一晚的些许记忆。  千夜选择了向南,他已经确定方位,灰色集市在人类地域的北疆,距离边境线不算远,但是黑流城却在两千公里之外。探入人族领地的铁幕边缘是道长长弧线,黑流城位于西南,而灰色集市则在东北。  不知不觉间,千夜竟到了如此遥远的地方,原因自然在活化的黑森林上,它不仅扭曲了进入生命的时间和空间,相对于固定的大陆陆块来说,它本身的位置也是在不断扭曲变化的,直到丧失全部生机,才会把死去后的遗迹凝固在某个区域。  不管隔了多远,只要确定了方位,那就好办。千夜准备直接南下,杀回人族领域,然后再搭乘浮空艇返回黑流城,这是最快的路径。  而此刻黑流城外,形势一触即发。  距离黑流城不到一百公里的小城临水,此刻已经变成了一座大兵营。这里是铁幕边缘地带,不多的凶兽早就被扫荡干净,大队浮空艇正在交替起降。  每艘浮空艇降落,都会走出整队的战士卸下大量精良装备,从重载卡车到重炮战车应有尽有。为数量庞大的浮空艇队护航的,竟是数艘主力级别的驱逐舰。  现在的临水城内,已经聚集起近三千战士,都是南宫世家的精锐私军。而在临水周围,还设有数个营地,从四面八方赶来的冒险者和佣兵络绎不绝,都在这些营地中驻扎下来。  临水城头,南宫远望看着又一艘浮空艇降落,满意地点点头,对左右问道:“还有多久能够集结完成?”  旁边一人回道:“长老,最后一批战士三天后就会抵达,但是装备和物资要全部送来,还需要十天左右。这已经是我们能够调运的极限了。”  南宫远望负手道:“不急,准备万全再动手不迟。建成还没有消息吗?”  另一人小心回道:“长老,建成大人和所有留下埋伏的战士全都失踪。那处黑森林也消失无踪。属下推测,建成大人可能是误入黑森林,所以失去了联系。”  &nbs*p;南宫远望深深叹了口气,脸色阴沉。南宫建成是他这一系的大将,如今连带众多精锐战士一同失踪,着实令他实力大损,今后在家族中的地位都有可能产生动摇。  但是现在后悔已经晚了,南宫远望遥遥向黑流城的方向看了一眼,眼中满是恨意。他早已将这一切,都迁怒到黑流城和暗火身上,连带着也把宋子宁和宋阀给恨上了。  “黑流城那边有变化吗?”  这次左右的人都有些犹豫,最后一人硬着头皮说:“没有变化。”  南宫远望眼中厉芒一闪,冷道:“我南宫家战士的尸体还挂在城上?交涉的使者还没有到吗?”  那人苦着一张脸,道:“长老,派去的人已经回来了。那宋子宁十分狂妄,他,他说......”  “讲!”  “他说,那些人犯了重罪,先挂几天再说。”  “狂妄!”南宫远望勃然大怒,身周狂风大作,将一众手下吹得东倒西歪。  一名心腹努力稳住身体,忙道:“长老息怒!那宋家老七如此狂妄,必自取灭亡。但属下以为,此刻暂不宜动兵,不若如此......”  南宫远望徐徐收起威势,冷道:“讲!”  那人靠上来些,压低声音,“属下刚刚得到消息,对面的黑暗种族近日集结了大军,动向不明。那人不是和对面关系很深吗,只要透点消息过去,就能将黑暗种族大军引向黑流城。到时候不管哪一方赢了,我们南宫家大军一出,必可如秋风扫落叶般一举荡平。”  南宫远望皱眉道:“那些黑暗种族狠辣狡猾,就算消息透了过去,又怎能保证他们如我们所想般动作?”  心腹靠得更近,声音更低,说:“长老,黑流城里可是有宋阀的七少,那是目前排位第二的继承人。这样的人物,在黑暗种族那边,可是一份好大军功,又何愁他们不上钩?”  南宫远望恍然,“此计甚妙!很好,就按你说的办。等黑暗大军攻破黑流城,我就给你记一大功!”  那心腹忙拱手躬身,道:“谢长老栽培!长老,属下还有一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南宫远望此刻心情大好,道:“说吧。”  “我们在这里可是损失不少人了,不光啸风大人重伤,天成、建成两位大人更是战死,精锐战士已经损失了整整三个大队。长老,这一切的起因,其实不在千夜或是宋子宁身上,而是因为一个叫南宫小鸟的女人。”  南宫远望哼了一声,道:“此事本长老自然知道。那南宫小鸟虽有几分姿色,但也谈不上倾国倾城,又只是一个远房子弟,真弄不明白她有什么好的。”  “长老,就是为了这么一个女人,族长却兴师动众,劳民伤财不说,族中的将士也损失惨重。此事说出去,上上下下,可是有很多人不服呐!”  南宫远望神色一动,明知故问:“你的意思是?”  ps:净网期间,删减若干字。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5405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