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一三三 一触即发

章一三三 一触即发

  此刻那中年人已经看完秘信,抚着短须,淡淡地道:“对面那些人传来消息,王女只在此地停留一天,一刻也不会多呆。[.有王女出手,管他宋子宁安排了多少后手,都不管用。此事就这么定了,只等晚上王女一到,我们即刻动手。”  顾立羽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来。眼见自己就是再有千百个理由,这些人也是绝对不肯多听一句的。他出身低微,却更加心高气傲,当下重重哼了一声,头也不回,大步出了营帐。  帐中几人脸色自然也好看不到哪里去,一个年轻气盛的就冷笑道:“一只狗腿子,还真把自己当东西了?宋阀的那位站在这里还差不多!”  这句话声音不小,足够让顾立羽听得清清楚楚,他脸上青气顿时又重了几分。  黑流城,暗火基地。宋子宁端坐书房,静默沉思。阵阵喧嚣不断从窗外传来,打破一室寂静。  城内此刻人流涌动,几近混乱。黑暗种族的大军离此已经不到一百公里,再有一日就会抵达对方数量高达五万,虽然大部分都是炮灰,但如此规模也不是区区一个师能够挡得住的。即使在黑流城建城历史上,也从未有过这样级别的战役。  大军压境,城内的冒险者和佣兵们得到消息后,许多人当即想要离城逃跑。一旦黑流城被攻破,留在城中就是死路一条。然而宋子宁已经先一步下达命令,直接闭了四门,不许任何人出入。  大战在即,当然不能给黑暗种族探子自由通行的机会。宋子宁的应对不可谓不快,但城内依然人心惶惶,谣言四起,再加上为了增固城防,暗火战士四处调动,整座城池一时间躁动不已。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传言,据说黑暗种族集结如此军力就是为了宋子宁而来,只要把他交出去,黑暗种族就会撤兵。  这个谣言一起,迅速传遍全城。若在平时,宋子宁的身份足以让人绝了非分之想。可如今黑暗大军压境,却是迫在眉睫的危机。如果把宋子宁交出去,就算会面临宋阀的惨烈报复,那也是今日之后的事。可若是不交人,城破时立刻满城尽屠。这就是早死还是晚死的区别。  谣言如一点燎原之火,转瞬蔓延,到后来已经没有人去深究其内容是否真实,人心越发浮动不安。城内的冒险者、佣兵和暗火战士之间开始有了摩擦,十余起大小冲突接踵发生后,就由争执渐渐演变成了动手。  书房中,宋子宁依旧宁定坐着。一墙之隔,就隐约可以听到城中的混乱和喧嚣,但他就似全无所觉,笔直的身躯纹丝不动,微微敛眉,思绪不知游离在何处。他半天才缓缓起身,走到长几边,倒了一杯茶。  这时响起敲门声,段浩走了进来,沉声道:“七少,已经查到了十几个传播那段谣言的人,果然不少与南宫世家有千丝万缕关系。不过还有数人暂时确定不了是否谣言源头,我已经派人把他们都盯住,您看怎么处理?”他负责的战略节点离黑流城最近,前天傍晚才被急召回来,不想一进城就遇到这种局面。  宋子宁把天青窑的杯子握在手中暖着,待香气完全溢出后,慢慢将一杯茶饮尽,方淡淡地道:“既然找出来了,那就都杀了吧。”  段浩顿时一惊,“七少,这不妥吧?里面有些人还不能断定是主谋......”  宋子宁淡然道:“非常时期,行非常之事,是不是主谋并不重要。现在城内人心浮动,不说指望他们的战力,难道交战时还要分神戒备身后?况且若真破了城,那就是十万人陪葬。如此简单道理,你还不明白?”  段浩在来暗火之前,追随宋子宁已有多年,对这位七少真实心性十分了解,知道他心中怒意越盛,表面就越是平静。只看宋子宁现在眉宇间一片淡然,静若止水,就知他已怒到了极处。当下段浩苦笑躬身,退出门办事去了。  片刻之后,黑流城一处闹市,一个瘦小男子忽然被数名如狼似虎的暗火战士从人群中抓了出来,强行压跪在地。  那人并不如何惊慌,反而纵声大叫:“你们凭什么抓我?还有没有王法了?”  一名军官冷笑道:“妖言惑众,就是取死之道。安心上路吧!”  见军官掏出手枪,那人终于意识到大事不妙,拼命挣扎,一边叫道:“你知道老子是谁吗?我可是南宫世家直系的人,你一个区区贱民敢动我,我让你全家死绝!”  那军官一声冷笑,扣下扳机,大口径子弹顿时将那人半边脑袋轰碎。  围观人群中,有几人立时悄悄往后退去。如此场景,同时在整座城市十余处发生。城内一时间人人自危,那些街头巷尾的闲人们窃窃私语的劲头顿时熄了大半。  宋子宁站在暗火的一处瞭望台上,远远看过了行刑一幕,对侍立身后的宋虎吩咐道:“今晚设宴,把城里所有头面人物都叫过来。只要有实力的人全发帖子,身份不重要。”  宋虎相当擅长安排这种事,滴水不漏。入夜时分,几十人已经聚在暗火大厅中,分坐数席。这些人可谓三教九流济济一堂,有世家大族代/理人,各类参加血战的战队队长,也有佣兵团首领,甚至还包括两个黑流城地下势力的首领。  这两人说得好听点是首领,事实上就是混混地痞的老大,平时根本没有资格踏进暗火大门。然而他们虽然身份卑微,却如同城市的影子,掌握着不少暗中的渠道和消息,所以宋虎也把他们半请半逼的给带了过来。  席间数十人身份地位有天壤之别,平时几乎没有可能凑在一起,现在却齐聚一堂,彼此之间自然有些尴尬。  等人都到齐了,宋子宁才一身华服,意态悠闲地摇着折扇,缓步入席,俊秀的眉眼间笑意轻浮。在他身后,跟着一整排侍女,个个生得水嫩甜美,倒是让众多永夜土著狠狠开了回眼界。  宋子宁端起酒,向众人举杯,笑道:“难得各位赏脸,本少就先干为敬!”  说罢他一饮而尽,众人也纷纷举杯,接下来又连干两杯,三杯酒下肚,席间气氛顿时轻松热烈不少。  然而有些人眼中微露不屑之色,他们多出身世族,看这宋子宁分明就是个浮滑纨绔,之前被传得各种英明神武,显然不过是从人拍马吹嘘罢了。  酒过三巡,菜上了两轮,那些美貌侍女也在席间穿梭数次。  宋子宁见火候差不多了,这才起身,向众人施了一礼,微笑道:“本少出自宋阀,大家都是知道的了。这高门大阀,说起来无非就是两点。一呢,就是人多势众,二呢,就是好面子又记仇。本少来黑流城一趟不容易,总不好意思直接被灰溜溜地打跑吧?所以这城是非守住不可,也希望在座各位尽心尽力。”  顿了一顿,宋子宁脸上笑意更盛,一字一句地道:“如果黑流城失守,那破城之日,就是各位的死期。到了那个时候,不管你们拿的是张家、李家还是南宫家的钱,可都没命去花了。”  大厅中有一刻静得绣针落地可闻,随即一片哗然。谁都没想到宋子宁居然说出这么一番话来,如此**直白的威胁,等于是彻底撕破面皮,一点余地不留。  众人都是又惊又怒,当下有人叫了出来:“宋子宁,你们宋阀怎能如此霸道?”  宋子宁依然含笑,“我宋阀就是霸道了,这位先生有何意见?其实还可以更霸道一点,您要不要见识一下?”  那人脸色阵青阵白,额头冷汗刷地就下来了。除了当场诛杀,还能有什么是更加霸道的?  宋子宁环视一周,目光所过之外,众人纷纷低头。这些人中就算是几个出自世族的,与宋子宁相比,身份也是天上地下,无论是真服气还是假低头,只要稍有头脑,就不会在此时做第一个出头之人。  可是人多了,总有另类。一片压抑的静默中,就有一人小声道:“宋阀行事如此强横霸道,就不怕传出去名声受损吗?”  宋子宁折扇收拢掩口,轻笑一声,向那人道:“你收了南宫世家不少钱,都准备把我和黑流城一起卖了,现在却来担心宋阀名声?不觉得奇怪吗?”  那人脸色顿时一变,勉强道:“宋七公子说笑了......”  他一句话还没说完,旁边端酒的一名侍女手中突然多了一柄短刀,紧接着寒光闪过,一个人头就高高飞起!这一刀斩得极快,那人身躯仍端坐不倒,鲜血如喷泉般从脖颈中喷出,溅了同席之人一身一脸。  有一滴鲜血飞得格外远,落在宋子宁脸颊上,他原本温柔若春水的笑容,刹时夺目如地狱之焰。  这一场宴会,直到深夜时分方才尽欢而散。当众人离开时,方才得知一个消息,黑暗种族的大军已到城外,正在布置围城。  至此地步,城内反而人心安定了。黑暗种族大军没到的时候还有逃跑希望,现在再出城就是死路一条。四大黑暗种族各有所长,但速度全都不弱,想和他们在荒野上比拼跑路,纯属找死。人族的优势向来在借助机械力量,据城坚守。  黑流城内,防务已经布置完毕,各处要紧地段都坚固工事驻扎重兵,与城外黑暗大军遥相对峙,战况一触即发。  当宋虎匆匆走进书房时,宋子宁犹有兴致,正在练字。长长的宣纸从墙上垂挂至地面,他悬肘立书,墨迹淋漓,每一笔都若铿锵刀剑,似将透纸而出。  “七少,黑暗大军开始有所动作,最多再过一小时,就要攻城了。”  宋子宁哦了一声,放下笔,徐徐道:“时间也差不多了,来人,给我披甲!”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5432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