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二三三 谁更近源头?

章二三三 谁更近源头?

  爱德华深邃而狭长的双眼微眯,重重哼了一声,显然已被千夜激怒。他双手持剑,遥遥指向千夜,深紫色血气瞬间布满百米之内,将自己、千夜、姬天晴和另一名黑袍人笼罩在内。

  一种深沉而重凝重的威压徐徐降临,就如虚空之上,某个高高在上的存在睁开了双眼,注视着这里。

  姬天晴双臂环胸,颈中项链和双臂手环微微发光,形成淡淡光幕,将紫黑血气挡在外面。这光芒虽然微弱,却在与紫黑血气的冲突中丝毫不落下风。

  另一名黑袍人表现则是非常不堪,他全身颤抖,慢慢跪在地上,竟连站都站不起来。

  爱德华的目光在姬天晴身上一转,瞳孔瞬间收缩,面容凝重不少,但是眼中的杀机也变得浓重。他只看了姬天晴一眼,就望向千夜。在刚刚的交锋中,他觉得千夜才是真正大敌。

  好在千夜居然会有血族血脉,这实在是天大的好消息。血族是严格讲究血脉高下的种族,就是因为上位血脉会对下位血脉形成压制,越是靠近鲜血长河的源头,血脉的压制力量就是越大。哪怕是创建了鲜血王座的那一位,亦要逃到中立之地才能大开杀戒,就是怕在暮光大陆被上位血族压制力量。

  爱德华此刻的信心不是来自于他圣子的身份,也不是由于原生种的血脉,而是因为这紫黑色的血气。这是来自于大君的血气!

  爱德华毕竟是天才,挺过燃血之刑后,居然成功地抓住仅有一线的机会,将大君的血气与自身血气融为一体。此刻他的血气虽然只是带上了血族大君的一缕气息,但是对其它血族的压制力量却是暴增。哪怕是原生种,也远远无法与真正的大君相抗衡。

  在紫色血雾中,千夜双眼低垂,持剑肃立,左手抬起,遥指着爱德华,就此不动。

  爱德华一声冷笑,对千夜的评价未免低了几分。被血气压制得全身僵硬,动都不能动,连挣扎的能力都没有,可见千夜的血脉力量不怎么样,根本进入不了上位血族之列。哪怕他稍稍沾一点原生种的边,此刻都该有能力逃跑,而不是僵在原地等死。

  爱德华向千夜走去,准备亲手摘下这个狂妄血族的首级。但刚走了一步,他猛然间感觉到有些不对,目光瞬间落在了千夜左手上。

  在千夜指尖,正燃着淡淡的暗金色血火,一根光羽在火焰中若隐若现。

  爱德华瞳孔急缩,瞬间想起不坠之城一役,千夜三根光羽重创魔女的往事。千夜不是没有挣扎余力,他只是在诱骗爱德华,让他靠得更近一些!

  一想到这里,爱德华立刻停步,却也不后退,而是身影变幻不定,瞬息间就在原地闪烁百次,令千夜无法锁定自己。这本是极高明的秘法,对付原初之枪,后退远不及左右横移,一味拉远距离并非上策。

  爱德华全副心神都在千夜的手指上,没想到那根光羽毛闪了数下,竟然消失了!

  爱德华心头一惊,这时才察觉一道锋锐之极的剑气已经无声无息地到了身边。趁着他紧盯原初之枪时,千夜抬手就给了爱德华一记寂灭斩。

  爱德华大喝一声,无数紫黑血气在身前凝聚成数面血盾。但仓促之际无法凝聚全力,血盾全被剑气斩开,他从胸至腹出现了一道长长伤口,鲜血飙射!

  爱德华又是一声怒吼,后退数步,左手拔出一支原力手枪,指住千夜。他身上伤口迅速合拢收口,转眼间消失。

  千夜双眉微皱,没有追击。那把原力手枪带给他强烈的刺痛感觉,显然威力大得异乎寻常,恐怕也是一把九级原力枪。刚刚爱德华伤势看起来吓人,其实切口很浅,只看伤口愈合速度就知道了。

  爱德华也未攻击,徐徐收了紫色血雾,死盯着千夜,道:“你居然不受压制?”

  千夜冷笑,“我刚刚就说过,在鲜血长河中,谁的位置更靠近源头还未不一定。”

  出人意料,爱德华这次并未动怒,而是若有所思,然后大有深意地看了千夜一眼,道:“能告诉我,是谁赐与你的圣血?”

  “你觉得我会说吗?”

  “不说也没关系。不过,你已经惹上麻烦了,天大的麻烦。”

  千夜又是冷笑,“再大的麻烦,能有我过去在血战、在浮陆之战中的麻烦更大?”

  爱德华摇头,“不,不是你想的那样。那只会是超出你想象的巨大麻烦。”

  爱德华言语间如此故弄玄虚,千夜也没兴趣追问,而是向他手中的原力枪指了指,道:“圣子殿下,你不会不知道在大漩涡内不能轻易动枪吧?还是说你遇到了更大的麻烦,身为堂堂圣子,不惜和我们同归于尽?”

  爱德华缓缓收起了原力枪,道:“这把开谢花是我们帕斯氏族一位亲王仿曼殊沙华所作,只可惜他穷尽百年时光,直到返回上古血池沉睡,都未能得到曼殊沙华的神韵,只仿得一点皮毛。就这样,它也有九级水准,成为我族至宝。在这大漩涡内,它可不像其它原力枪那样开一枪就是惊天动地。”

  “那你为何不用?”

  “因为我的确还不想同归于尽。”爱德华戒备地向千夜左手望了一望。

  此刻千夜和爱德华对峙之际,姬天晴和李狂澜一起从林内走出。那几名黑衣血族强者也都现身,回到爱德华身后。只是此刻他们几乎人人带伤,只有那名年轻血族美女完好无损。

  刚刚千夜逼退爱德华,姬天晴一拳就将另一名黑袍人打成重伤,然后就去援助李狂澜。另一边战场上,李狂澜一人就能与众多黑衣血族周旋,现在再加上一个姬天晴,战局立刻就变成了一边倒。

  其实那黑袍人实力强劲,只是运气不佳,来不及调整站位,被爱德华的紫黑血气无差别扫了进去,压得喘不过气来,才被姬天晴一击得手。

  此刻双方实力还算均衡,千夜却道:“圣子殿下,留下点东西,你走吧。”

  只有战败者才需要交纳战利品,爱德华脸色阴沉,冷道:“你这是要我投降?”

  “差不多。”

  “狂妄!”

  千夜将东岳插在地上,葬心出现在手中,道:“你那把开谢花尽可以一用。”

  爱德华瞳孔急缩,寒声道:“九级枪?”

  千夜淡道:“这把枪名为葬心,有我无上秘法加持,一枪轰出,圣子殿下想必就可以回归鲜血长河了。要不要试试?”

  千夜倒也不是吹牛,原初之枪说不清是实体还是纯粹的灵魂之枪,连安度亚都只是完成了最初的构建,但就是这样,威力已然开始显露。若说原初之枪是无上秘法,倒也有几分靠谱。

  以葬心射出原初之枪,若当真打中,哪怕爱德华号称血族圣子,也会被送回鲜血长河。当然,千夜也没有全说实话,现在的他,能不能用葬心射出晋阶后的黑羽,还未可知。

  爱德华脸色阴晴不定,似是不甘心就此退走,但是现在双方距离太近,互相都在枪程大威力范围内,会不会真的同归于尽不好说,两败俱伤是肯定的了。而在他心中,这两个选项都十分不值,况且在大漩涡的环境中,身边还有其他家族的人在,爱德华就连受点伤都不怎么愿意。

  这时那名血族美女忽然道:“想要我们的东西,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拿了东西,你就不能让我们离开,也不能再出手攻击。”

  千夜此前注意力全在爱德华身上,并没有注意这名血族美女,此刻望过去,这才想起,她是与夜瞳同族的暮色。多时未见,暮色的实力也有大幅提升,此刻已是嘉德伯爵,不知有什么奇遇,还是得到了哪位大人物的垂青。

  但是暮色可以抢在爱德华前面说话,那位特别讲究身份地位的圣子也没特别不悦的表情,看来暮色在血族中的地位似乎还超过了她的实力。只是她提的要求实在有些古怪,让人生疑。

  姬天晴便道:“群星之井对血族没什么用吧?你们留下想干什么,伺机偷袭吗?”

  暮色轻笑,道:“若是想要偷袭,当然是先假装离开,等你们进了群星之井再动手,岂不是更好?”

  这话说得姬天晴无法反驳,但她更加疑心,道:“那你们留下究竟是何意?”

  暮色道:“这群星之井于我们血族也有用处。但具体是何用途,就不方便跟你说了。怎么样,我刚才的提议,你们接受还是不接受?”

  千夜皱了皱眉,正想一口回绝,却看到旁边姬天晴和李狂澜互望一眼,神色间并非特别抗拒。两女同时抬头向千夜看来,李狂澜走到千夜身边,低声向他解释了几句。

  在大漩涡内,无论永夜还是帝国都是势单力孤,危险重重。凶兽、 环境,以及这次新发现的强大土著,对这些年轻强者而言都是致命的威胁。

  在生存都成问题的情况下,有时黑暗种族和人族强者就会暂时放下仇恨,应对共同的威胁。在一些对双方都有用处的资源点,亦有可能按照当时双方实力对比来划分份额,避免会导致惨重伤亡的血战。这也算是一种不成文的合作规则。

  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就是两个弱势种族暂时联合,争夺生存资源的一场游戏。只不过这次居于弱势地位的变成了永夜贵族和人族而已。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54383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