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一三七 消息

章一三七 消息

  原本牵扯到门罗和后族,水就已经够浑了,现在又多了个白阀。千夜不知道他们在谋划什么,也无心参与。只是刚刚被白空照千里追杀过,他也不是受气不发之人,这两个白阀的战队,就当是先收点利息。  不过千夜听到白龙甲在这里,就想起魏破天说过他曾发现自己身怀血气,心里不免微微一沉。现在千夜虽然有信心可以用兵伐决和血脉潜伏的能力遮掩过去,但白龙甲当年怎么说也曾经放过他一马,既然如此千夜想了想,还是决定收手,不再继续把事情搞大。  算算日子,他这次出来游猎的时间相当长了,也不知道黑流城那边情况如何。千夜辨别一下方向,远离白阀战区,向铁幕外赶去。  没到半天功夫,白龙甲就出现在现场。此刻他除了双眼偶尔绽放如电光芒,周身气息竟然悉数内敛,几近于无,气质也不复当年的锐利如剑,而是转为凝厚深沉。  此地虽靠近铁幕边缘,但是天鬼化身也随时有可能出现。白龙甲一身高深修为,如此泰然自若地站在铁幕之下,周围众多白阀战士投来的都是欣羡佩服之色。  白龙甲一一检视尸体,哪怕是最普通的战士也不错过。等几十具尸体查看完,已经一个多小时过去了。最后,白龙甲站在那被整个嵌进大树的队长身前,久久不语。  这名队长早已死去,仍然大睁的双眼生机全然断绝。千夜离开后,他强提着的一口气一松,就再也支持不住。  白龙甲沉思了一会儿,缓缓抬头望向队长瞳孔深处,双眼中逐渐有电光绽放。于是在那双已是一片死意的瞳孔深处,他看到了一个身影。  影子有些模糊,不过依稀可以看出是个人族,至少基本特征全没有黑暗种族的气息。那人相当年轻,虽以战术面罩挡去大半面容,但无论轮廓还是身姿仍难掩英俊本质。  白龙甲看了一会儿,暗自摇摇头,下手的那人异常谨慎,始终带着面罩。这个影像又很模糊,帮助不大。  沉吟片刻,白龙甲问:“钱波还没有回来吗?”  “钱队长不知去向,现场也没有他的遗留物品或是信息。”  白龙甲冷冷道:“他肯定是把我白阀的机密全都说出去了,这才畏罪潜逃,不敢回来。来人,传令下去,对钱波发白阀通缉令。”  “是!”副手应了,然后问道:“白将军,查到凶手了吗?”  白龙甲望着那队长嵌在树身里的尸体,淡淡说:“查到又有什么用?在这铁幕之下,我不能出手,你们就是追上那个人,也只是个死。除非家姐过来,否则的话只能等铁幕结束了。”  副手顿时一惊,没想到白龙甲对此人评价如此之高。他犹豫一下,问:“要不,请空照小姐来看看?”  白龙甲顿时一声冷笑,道:“她?她如果少给我白阀树敌,就谢天谢地了。”  副手立时低下头,不敢再多说什么,见白龙甲没有其他吩咐,自去指挥战士们收拾现场,整理遗体。而白龙甲依然站在那队长尸体前,久久不动。  千夜此刻已经离开了铁幕,进入人族领地,他的目的地是有浮空艇起降基地的城市。现在踏足的地界属于天水郡,最近的交通枢纽大城就是郡城。他在一个人类聚居地的过路商队那里,意外地买到了一辆二手机车,于是如风驰电掣,向天水郡城赶去。  这时千夜才知道具体时间,原来自己睡了整整五日。不过按照在谷地的勘察结果,他就是不睡,也赶不及救援宁远重工的货队。况且货队的模样很像是一个圈套,若贸然出手,还说不定会坏了宋子宁的布置。  很快天河郡城的城墙就进入视野,这里相当靠近铁幕,因此城防也有所加固,不过总体来说城市里的气氛还比较平静。千夜没有直接去找浮空艇基地,而是打算先在城里打听下最新消息,再补充些物资。  宁远重工商队的事情透着一股子诡异,陆续看到那些卷进来人的身份后,就算这是一个局,千夜也不能不为宋子宁的处境担心,可现在根本不知道他人在哪里。天水郡城是离事发地最近的大城,若附近发生过什么重大事件,这里应该可以听到一些风声。  千夜匆匆经过一条横街,街角处一个不起眼的小旅馆蓦然落入眼帘。  猎人之家!  这顿时勾起千夜无数回忆。想要打听消息,猎人之家无疑是最好的地方之一。  千夜推开旅馆大门,走了进去。旅馆门面不大,兼休息室的大堂却颇为宽阔。几张桌子边围坐了十几个猎人,正在喝酒聊天。其中好几个人身上都缠着绷带,伤势未愈,显然刚从荒野回来。  猎人们谈论的话题自然离不开当前最热门的血战,不是在吹嘘战绩,就是讨论刚刚兑换到手的军功。血战军功封赏确实很厚,又对所有人开放,看样子这些猎人们收获都不小。  和佣兵与冒险者不同,猎人大多以猎杀黑暗种族为主,普遍战力要强上一个等级。  一走进旅馆,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千夜身上。看见进来的是个面目漂亮得过分的年轻人,当下就有几人吹起了口哨。  千夜充耳不闻,径自走到柜台前,拿出一副吸血獠牙,往柜面上一放,淡淡地说:“我要换点补给和最新的消息。”  这副吸血獠牙一出,旅馆内顿时响起一片倒吸冷气的声音。猎人们眼光都不差,立刻看出这副吸血獠牙至少属于一名血骑士,那已经不是普通猎人能够对付的敌人了。不管怎么说,能够拿出一副血骑士吸血獠牙的人,收拾旅馆里的猎人十个八个不是问题。  柜台后的中年人脸色微变,不动声色地将吸血獠牙收到柜台下,举手示意后面的学徒去仓库里提货,然后问:“要哪方面的消息?”  “最重要的和最新的。”  中年人点了点头,递过几张纸。  千夜看了第一眼,就是一怔。这张纸上记载着新近发生的几件大事,其中最醒目一条,就是帝国不知出于何等考虑,竟然对外正式公布了血战积分排行榜,每月更新一次。  千夜就是再不敏感,也知道此榜一旦公开,立刻会在帝国上下激起轩然大波,此举背后必定大有深意。  将各大门阀世家的战绩公之于众,就等于让所有人都最直观地看到各家实力高低。哪怕血战只限伯爵以下参加,但排行落在后面,再怎么找借口,至少也说明了家族后劲不足,底蕴空乏。  这已经无关权谋,而是每一个世族的脸面和声望问题。  声望二字,对高门大阀向来无比重要。往近里说,会影响到投效之人的数量和质量,往远里说,也会影响到世家之间合纵连横,划分利益的结果。  若是一个品级高高在上的世家,在这场大战中表现得名实不符,立刻会引起许多有心人的窥伺。毕竟世家封爵,尤其是家族嫡支的那个头衔,并不仅仅是一个好听的名字,一个个封号之下,都意味着千里土地,无尽财富,乃至于朝堂势力。  特别是一些有世仇的家族,更不愿意看到自己被仇人给比下去。  各个世家大族,其实在世人心中都有大致的排名高下。一旦严重偏离人们心目中的位置,就会对声望造成严重损害。是以当排行榜公开之后,各大世家已经不适合藏拙了,就算想把厉害的底牌留下,明面上也要有足够战绩撑得住场面。  此等情况下,立威其实变成更为可行的手段。就如赵雨樱对千夜所说,赵阀便一心在此次血战中立威,以震慑宵小。  千夜继续看下去,后面就是这一期的排行榜,列到百名为止。  这个榜单确实相当出乎世人意料。宋阀依旧高居榜首,但是积分比之第二位的白阀已经只有数千分之差,不过几百战士而已。前十之中,四阀和帝室均在列,然而张阀和赵阀的名次却有些偏低,一在第七,一在第九。  千夜心中微微一跳,他还记得自己上次去交的军功数字,现在看来赵阀积分中有四分之一是他贡献的,若扣除这部分,赵阀恐怕已经掉出了前十。  身为四阀之一,就是再怎么韬光养晦,也不可能落到前十之外,这个排名已经有些说不过去。就算没有了赵雨樱,那么赵君度那边发生了什么情况?  世家之中,孔家异军突起,高居第三,南宫世家紧随其后。看到这里,就算对门阀政治一窍不通的千夜也发现其中必有玄机,只不知道上面那只制定规则的手,想要针对的究竟是哪家。  千夜目光微凝,接着继续往后翻去。帝国上层的水混得很,千夜对此毫无兴趣,以赵雨樱之名上交军功,也只是为了完成她的一点心愿而已,对赵阀排名高低并不在意。  接下来一张纸上的内容,顿时让千夜眼皮一跳,上面居然大半是有关黑流城的。一个边陲小城的消息能传到千里之外来,显然是出了大事。  千夜看过第一行,就忍不住深吸一口气,宋子宁竟然在黑流城!  自血战伊始,人族和黑暗种族的对战大多为荒野游猎,黑流城之役是双方第一次集结军队的大规模攻防战,而且打得无比精彩。交战双方主将:魔裔一等子爵路德与宋阀七少宋子宁的经历资料,也正在不断被挖掘出来。  然而千夜已经来不及深思,为何宁远重工的货队在这边出事,宋子宁本人却去黑流城守了十多天的城。接下来几条消息让他压抑不住的愤怒,那就是双方连场大战的战果和当前兵力对比。  ...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5440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