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一三八 后路

章一三八 后路

  宋子宁的战绩可谓辉煌,数场大战连斩多名黑暗子爵。然而这样的战绩又绝不正常,永夜并非上层大陆,攻城掠地意义不大,如黑流这种资源贫乏的小城,为何会招来如此大军压境。  黑暗种族一方的意图还容易理解,路德那种水磨功夫般的战术显然是要生擒守城将领,因为在大战场上,没有绝对优势,想抓住一名战将比杀死他要难得多。而永夜阵营上位者的眼中,除了强者就是炮灰,至于炮灰死多少都不会心疼。  宋子宁最近一场战斗被人津津乐道的是他的亲卫队,全由女子组成,但战力毫不逊于帝国主力军团将军们的卫队。然而在如此香艳的传闻背后,千夜看到的却是无比危机,这意味着在绵绵不绝攻势下,宋子宁的底牌正被一张张翻起。  现在路德源源不断地得到援军,连场大战后兵力非但没减少,反而越打越多。相反宋子宁尽管大展神威,斩杀数名黑暗强者,却得不到丝毫增援和补充,如此一来,黑流城中无论物资还是兵员,必然会越打越少。再过一段时间,任他用兵如神,也难逃败亡之局。  千夜看到这里,愤怒之余更多是诧异。这次血战,黑流城作为三河郡的重要锋线,既然没被一举下城,而是陷入胶着,那么就不应该没有增援。  远的不说,在三河郡可还有远征军好几个师,他们不可能不知道黑流城一旦陷落会有什么后果。否则也不会在开战前,就先主动送了一个齐装满员的营过来。现在黑流城局势危急,他们怎么反而按兵不动?  远征军大部分师都是地头蛇,或许战斗力差点,却都不是傻瓜,唇亡齿寒的道理不可能想不明白。更何况宋子宁的战力如此强悍,只要有增援,黑暗大军就得掂量一下腹背受敌的后果,根本不可能从容围了十多天的城。  再退一万步说,宋阀也有战队进入铁幕,不可能对此局面置之不理,宋子宁至少名义上还是家族第二顺位继承人,万一被黑暗种族抓走,宋阀无论里子面子都要输得精光。  然而黑流城就是没有援军。  学徒拎来一个大大的战术背包,中年人往千夜脚边一放,道:“这是最好的野外生存套装,补给、弹药和工具都在里面,你的额度还有剩,再想换点什么?”  千夜从手中的纸上抬起头来,“这条消息,我要打听点更深入的内容。”  中年人探过身看了一眼,脸色微变。  “剩下的额度全归你。”千夜说,“我想知道,为什么黑流城没有援军?”  中年人迅速在旁边的兑换记录上划了一笔,笑道:“这个消息私下传得很开,其实你到那边问问就能知道。不过这东西却是不能还给你的。”剩下的额度依然价值不菲,实在是笔意外之财。  接下来,中年人就把他所知道的消息扼要给千夜讲了一遍,还奉送了一些私人判断。  原来南宫私军一个主力师已经到了距离黑流城不远处,并且把前往黑流城的通道彻底封锁,甚至明言谁敢驰援黑流,就是与南宫世家为敌。  在南宫世家威胁之下,远征军诸师就都按兵不动。实际上即使动了也没有用,南宫世家一个主力师再加若干强者,远征军哪怕三五个师齐上也打不过,何况还有个老怪物南宫远望坐镇。  虽然在铁幕之下,距离神将不远的南宫远望不能动手,然而多年威名放在那里,无人敢轻捋虎须,就算远征军总部的那几位将军亲至,也要权衡一下形势。  听完这些消息,千夜表面上无惊无喜,心核却缓缓跳动一下。  扑通!  旅馆内所有人都听到了这如洪荒战鼓般的声音,一时间心头如压巨石,呼吸都为之停了一拍。  砰的一声,一名猎人手中的酒杯猛地炸开,酒水溅了一身,可他却如傻了般呆坐在那里,动都不动。猎人之家内,刹那间一片死寂。  千夜吸一口气,平复了血核的脉动,于是笼罩在小旅馆内的无形重压缓缓散去。一众猎人虽然恢复行动能力,却仍没有人敢稍动,只双手无法控制地轻轻发抖。  还是千夜的声音打破寂静:“南宫世家如此行事,宋阀难道就没有反应吗?”  “宋阀?”中年人恢复得最快,闻言露出一个不屑的表情,“那群软蛋就只知道雇佣我们这种人组成战队,替他们上战场挣军功,这排行榜第一还不是拿命填出来的。南宫世家做下此事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根本没见宋阀那边有丝毫表示。”  说到这里,旁边一名猎人忍不住插口道:“宋阀上上下下这么多年也没听说出过什么了不得的人物,也就这位七少是个英雄。结果七少在黑流城苦战,被南宫世家截了后路,宋阀却连个屁都不放,这也配作四阀?”  另一名猎人也道:“就是!我听说这位七少刚成战将不久,就斩杀了对面好几个子爵。这要是假以时日,怎么说都得是位上/将吧?”  猎人们顿时你一言我一语,说得越来越热烈,对宋阀不屑之意,丝毫不加掩饰。  千夜默默听了一会,就将手中几张纸放在柜台上,对那中年人道了声谢,拎起战术背包就向外面走去。  他放下纸张的动作格外轻柔,就如要触碰最娇嫩的花朵,生怕毁坏了似的。几个敏锐的猎人一直在注意他的动向,当即住口,眼中满是疑惑。  千夜已推门而去,一阵风从还没掩好的大门中透进,厅内寒意大盛,让众人都打了个冷战。柜台被风一吹,忽然间化为无数细微颗粒尘埃,就此湮灭。而那几张纸在灰尘中飘飘扬扬,徐徐落在地上。  旅馆内刹那间一片死寂,大片冷汗从猎人们额头上涌出。  “这,这种猛人怎么到我们这个小地方来了?”一名猎人勉强笑道。  中年人已见机抢出了自己的账簿,此时目光复杂,轻声道:“看来......南宫世家要有麻烦了。”  天河郡城城门边,建有一座三层楼房,里面人流进进出出,热闹无比。想要搭乘浮空艇前往其它地方的人,大都要在这里买票登记。  千夜在人流中快步前行,身体稍稍用力,就将人群推挤得左右分开,让出了一条通路。有些心急的就想喝骂,然而一看到千夜并不壮硕的身影,心中不知怎地忽然升起寒意,把到了嘴边的脏话全都吞了回去。  千夜很快挤到人流最前端,抬头在一排柜台上扫了一眼,看到最里侧有一个空荡荡的小桌,上面标明数艘小型浮空艇。他走过去,敲敲柜台,道:“我要一艘浮空艇,立刻出发。”  柜台后一脸精明的瘦子双眉一扬,道:“包艇?那可不便宜!要去哪里?”  “黑流城。”  瘦子顿时吓了一跳,连忙道:“不去!坚决不去!”  千夜双眉微皱,问道:“为什么?”  “那里不但在铁幕下,如今还是战区!去了不是找死吗?而且南宫世家已经发了通告,任何目的地为黑流城的浮空艇,都得在他们驻地降落,否则入境后就有可能受到攻击。”瘦子一番话说得又快又急。  “我加钱。”  这三个字的份量就不一样了,瘦子脸色顿时变得犹豫,闪动的目光四下张望了一番,就压低声音问:“加多少?”  “三倍。”  “不够,至少要七倍,才有人敢去。”  “成交。”  瘦子凑近千夜,飞快说了一个地址,然后道:“今晚子夜到这个地方去,带够钱,自会有人为你安排。”  千夜点了点头,就准备离去。这时旁边挤出来一个身材瘦小的人,全身上下都裹在斗篷里,飞快地问:“有没有去黑流城的浮空艇?”  千夜微觉诧异,没想到这种时候居然还有人要去黑流。不过他也不在意,径自出门,隐隐听到身后两人在争执,声音越来越大。  很快临近午夜,千夜向预定地点走去。路上寂静无人,越走道路就越是狭窄,两边的房屋逐渐破败,道路上污水和垃圾也越来越多,已是到了城市贫民窟边缘,这种地方一向鱼龙混杂。  走过两个街口,大路就逐渐变成小巷。千夜走着走着,忽然停步,旁边黑暗中冲出一个瘦小身影,拦在他身前。  “你是要去黑流城吗?能不能带上我?”  千夜双眉一皱,问:“你是谁?另外我不去黑流城。”  那人全身都裹在厚厚斗篷下,背后却凸出一截,看上去在斗篷下藏了一支不小的长枪。听到千夜一口拒绝,那人顿时有些着急了,叫道:“我明明听见你要包艇去黑流城!”  千夜脸色一沉,眼中已经带上了杀气,淡淡地说:“有些事知道得太多,会没命的。”  “不,我不是有意想要探听你的秘密!只是想去黑流城而已。”  千夜忽然身体向后一仰,一把飞刀带着劲风在身前掠过,穿透小巷另一边房屋墙壁,不知去向。这一刀劲力十足,就是主力军团的护甲也能一刀洞穿。  千夜望向飞刀袭来的方向,从黑暗中走出数人,个个神态狰狞。其中一人狞笑道:“小子,就是你想去凑黑流城的热闹?”  “你们是谁?”千夜声音冰冷。  ...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5446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