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一四一 黄雀之谋

章一四一 黄雀之谋

  林熙棠一直淡然的脸上终于有了明显的讶异表情,“李后?她哪有这个资格?”  天王乃是站在帝国巅峰的人物,就算帝王本人也对他们难有太多约束,何况只有尊荣没有权力的后宫中人。  不过林熙棠思维何等敏捷,前后一思量,又联想到最近发生的几件事情,随即想通前因后果。  张伯谦正妻早逝,没有留下子女,又一生戎马,至今只有一个庶子,天资也不出众。他本人对子嗣颇为淡漠,张阀也有早心理准备,很大可能从丹国公这一脉的子侄辈中择人继承,这也是世族惯例。但原本普通的家族传嗣,随着张伯谦封王,变得炙手可热,争议频发。  而李家也看准了这一点,就在帝室与门阀世家角力的关键时刻,居然打起分化第一门阀,拉拢这位新晋天王的主意,野心不可谓不大,手笔也不可谓不大。若后族得与新晋天王结盟,加上他们这些年来的经营,还真有可能在这场帝国风暴中攫取最大利益。  事情至此再明白不过,想与天王结盟,一个崩分离析的宋阀份量可能不够,那么另一张投名状就是他的政敌了,所以才会有大朝会上那场投石问路的弹劾。  或许还不止于此。林熙棠垂下目光,把玩手上那几份奏折,他当然听得出来,张伯谦先前话锋所指并非区区一个李后家族,而是那位高高在上的至尊。同为帝党,眼前这个局面,只是李后私心想从他手中夺取权力,还是帝王在动了朝堂格局后想要换一个权臣?  想到这里,林熙棠看看张伯谦的脸色,轻笑出声,“李家这……也算一步好棋。”  张伯谦眼中陡然厉色一闪。  林熙棠只道:“我本以为宋阀那边不过在自己内部清洗,原来也是李家送给你的投名状。”  “林熙棠,这场铁幕血战,我不想管你究竟在下一盘什么样的棋。可哪怕你算尽天机,也算不了人心,当心自己变成捕蝉的螳螂,亦或是兔子还没死尽,就被烹了。”  “下棋总有输赢,而推演的天机不过是诸多变化中最接近真实的那一个,谁又能在开局就定了结果?若我真的有事……”说到这里,林熙棠不经意地笑笑,抬起头来看着张伯谦,“你我也算袍泽多年,可托妻儿?”  扑通!仿佛整个世界跳动了一下。空气中好像有什么看不见的东西突然凝冻沉淀,满室寒意逼仄相迫。  张伯谦的声音变得极为冰冷,带出一股凛冽杀气,“你若死了,我会亲手屠尽林家满门。”  “如此也好,他们因我而享荣华,自然也要承受我败亡之果。”林熙棠神色平静如恒。  这就是一般世族与高门大阀的差距,林家之盛仅系于林熙棠一人,他的子侄亲族中没有足够亮眼的人才来继承他的权势。而林家由伯升侯不过一代,姻亲世交的份量也不够重,一旦林熙棠不在了,整个家族立时会衰落下去。  而高门大阀千年传承,底蕴深厚,主干支系繁茂,就算整个支系被连根拔起,也不伤及主干根本。甚至斩断了主干,深扎土壤的旁系仍会在合适的时候重新长成参天大树。  张伯谦双目深邃,陡然头也不回地大步离去。当他拂袖转身之际,外面忽地晴空生雷,声震百里!  此即天王一怒,天地回响。  林熙棠静静站立片刻,走到书桌旁,发现上面多了一块石头,有两个拳头大小,椭圆形,上下平整,表面除了石纹还有些坑洼,仿佛长年被不规则的水流冲刷。  他目光一凝,缓缓在桌边坐下,看了那石头一会儿,才把手放上去。  那些石纹忽然闪烁起来,幻化出无数美丽的线条,咔哒轻响,石头从侧中打开,竟然是一个设计极为巧妙的盒子。里面有一团柔和白芒,波光粼粼,恍若水雾,散发出极微弱却不容错认的虚空原力气息。  中央一朵青莲仿佛刚从沉眠中醒来,舒展了花瓣,正在徐徐绽放。  海上莲生。  这是大漩涡独有植物,在黑暗种族记载中,它有定神凝魂之奇效,据说花开的时候可以修补周围生灵受损的灵魂。对于人族而言,虽然灵魂之说太过飘渺,可它是一味极为稀有的主材,用以制作辅助冲击战将的上品药剂,也是战将以上修复药物不可或缺的成分。  这样美丽珍贵的植物生长在强者也不敢轻入的天险深处,花开子落只一个刹那,就完成了它全部的生死。  因此,目前人们采集到的海上莲生都是凋谢后凝固成玉石的花瓣和莲子,即使有人幸运到能亲眼目睹那绽放的一刻,也没有通天手段把它带出来。  惟有张伯谦一苇渡空横跨大陆的特殊能力,才能做到带回活着的海上莲生。  数缕白烟自莲瓣升起,缠上林熙棠的手指,顺着肌肤血脉漫延而去,渺渺异香扑鼻,周围的原力似乎也同时活泼起来,恍惚间模糊了黑暗黎明的分界,世界变得圆融。  此时青莲绽放到了极限,然后开始褪色透明,一寸寸凝固在它最美丽的时刻。  林熙棠向后靠到椅背上,伸手虚按眼睛,遮住了所有表情。  其实张伯谦有句话说错了,天道机变自有规则,可选择的不过顺势逆势而已。所以,这个世界上能够被谋算的从来只是人心。  在永夜大陆另外一个不起眼的小角落里,有艘浮空艇正在高空颠簸着,一路向西。  长途飞行是很枯燥的,黑月很快翻遍了浮空艇的每个角落,最后只好站到千夜身旁,陪着他一起发呆。  不知过了多久,千夜终于说:“去黑流之前,我可能还要先打一仗。你在外围等我。”  “打仗?和谁打?”提到战争,黑月就象看到小鱼的猫,眼睛一下就亮了。  千夜笑了笑,说:“那仗不好打,对手是南宫世家的私军。”  “南宫世家?就是拦截你的那些人?”  “确切点说,是那几个家伙背后的人,一个秦帝国的上品世家。”  “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黑月眼睛闪烁不已。  “本来就很厉害。”  “预付抚恤五百,如果真的战死还要再加五百。另外九级战士两百一个,八级战士一百一个,以此类推,依次减半。可以的话就成交。”黑月张嘴就来,显然这套说辞已经熟得不能再熟,不知道说过多少遍了。“是帝国金币哦!”  “可以。”  千夜答应得如此干脆,倒是让黑月很是吃惊,愣了一会儿才道:“你,这就答应了?”  “为什么不呢?”  “你就不......砍砍价什么的?或者不觉得我在吹牛?”  看样子黑月很是作好了讨价还价的准备,可是却全落在空处,于是小脸几乎全都皱了起来,说不出的别扭。  “这个价格很合理。等等,你来操纵浮空艇,我出去一下,有客人来了。”  说罢,千夜把黑月拎了起来,往控制台前一放,就出了控制室。透过舷窗,可以看到远方一艘浮空艇正在快速飞来,上面灯光闪烁,不断打出通讯信号。  黑月啊了一声,赶紧抓起控制台旁边的通讯手册,迅速翻到印象中的位置,这才看懂了对面灯光讯号的含义:降落,接受检查。  远方的浮空艇不大,速度却比他们这艘老古董要快得多,艇身上族徽标志异常醒目。黑月从怀里掏出一张满是油污的纸,上面绘着几十个族徽标记,下面用奇特的高胡文字作了标注。  “南宫世家?”黑月一声低呼,乌溜溜的眼睛里丝毫没有紧张,反而满是兴奋。  就在这时,舷窗上忽然闪过千夜的身影。他身后多了一把堪称巨大的狙击枪,正从外壁一路向飞艇顶上爬去。  看到这一幕,黑月的思绪不由得停滞了刹那。尽管她自己也曾经爬到过飞艇顶上,然而她只是上去看看而已。浮空艇此刻飞行在近千米高空,冰寒刺骨,风势猛急。就算她有机械助力,也差点被风吹下去。千夜想干什么,难道要在浮空艇顶部射击?  即使身为高胡人,黑月也觉得千夜此刻想法实在疯狂。  对面那艘浮空艇明显是军用制式,见信号灯始终没有回应,已经按捺不住,两边枪口火光闪烁,就是一连串子弹扫了过来。不过相距遥远,双方又都在高空烈风中剧烈摇晃,子弹偏了十万八千里。  黑月骂了句脏话,从后面舱室里搬出一台重机枪,直接架出舷窗,向着对面就是一通扫射。她双脚如同钉在船舱地板上,纹丝不动,重机枪强大的后座力也被机械力量抵消,枪口牢牢锁定着对面的浮空艇。  小少女的射击技术明显比对面高明得多,上千米距离,一箱子弹打过去至少命中了十几发,其它子弹也是擦身而过。但是那艘浮空艇表面不断溅起火花,子弹都被装甲板弹开,几乎没有一颗能够穿透。  对面虽然只是一艘小型军用巡逻艇,但也有装甲防护,重机枪奈何不得。  就在这时,从黑月头顶响起一声轰鸣,整个浮空艇都为之震动。一道火线横亘夜空,射在对面浮空艇上,一小团耀眼的火光亮起,随即就见一大块螺旋浆被掀飞。那艘巡逻艇顿时开始打转。  黑月蓦然张大了嘴,惊得说不出话来。  ps:刚听说腿腿前两天生日,虽然晚了,还是说声生日快乐!  ...  ...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5452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