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一四六 斩将

章一四六 斩将

  章一四六斩将  路德脸色凝重之极,缓缓抽出长剑,眉间竖瞳的眼珠转动了一下,一道黑气从身后缭绕而起,凝聚成一头鱼身鸟翼,遍体狰狞弯刺的兽形,这是耶路生家族的天赋图腾。----  他注视着千夜,缓缓道:“你是值得我认真对待的对手。报你的家名!”  千夜却不和他废话,双眼转为湛蓝,发动了瞳术操控。瞬间令路德的原炉一阵剧疼,禁不住颤抖了一下。他随即抓住破绽,东岳凌空遥斩,寂灭斩破空而去。千夜上手就连发杀招,根本不给路德丝毫喘息机会。  路德脸色再变,左手虚握,身后的天赋图腾喷出一道黑气,凭空汇聚成一块六边形晶莹闪耀,宛若黑水晶般的盾牌。  轰鸣声中,寂灭斩和晶盾同归于尽,冲击余波则将两人周围的黑暗战士们掀得人仰马翻,实力弱些的甚至直接被炸飞出去。千夜与路德三十米内,再无人站立。  千夜和路德均是心中一震。自学会寂灭斩以来,千夜还是第一次剑出无功。  而路德更是震惊,这面黑曜之盾是他家族无上秘技,可以完全抵御同阶对手的全力攻击。正是倚此秘技,路德的耶路生家族才在强者如云的魔裔中有了一席之地。如今黑矅之盾竟被一剑斩碎,说明路德本身战力根本挡不住千夜刚刚那一剑。  战场上瞬息万变,哪容丝毫犹豫。千夜尽管心中也是震惊,但是真实视野中看到路德全身黑暗原力的流向,立刻大步向前,东岳全力斩下,本能地选择了强攻硬斩。  东岳一剑挥出,顿时啸音乍起。路德心神为之一震,这种啸音可不同于附加浑厚原力而发出雷音,纯是因为力量过大,剑速过快而产生的破空呼啸。  路德一时想不到什么好的破解之法,一声大喝,手中再现黑曜之盾,于电光石火间架住了东岳。卡嚓一声,盾面出现细细裂纹,好在没有破碎。路德刚透了口气,盾面上猛然又传来两记重击,如同两座山峰砸了过来。  路德左臂阵阵酥麻,不得不将长剑架在盾后,双手合力,这才架住了这几记重击。  千夜也是一怔,没想到路德如此轻描淡写的就挡住了自己的三连重斩。  不过那又如何?他一声叱喝,挥起东岳,对着路德就是一通狂斩乱劈,有破绽攻破绽,没破绽就直接对着黑曜之盾猛砸!  轰鸣声中,路德完全来不及用出什么招式,只能凭借黑曜之盾硬抗,被砸得东摇西晃,苦不堪言。盾牌碎了凝,凝了再碎,不知道被千夜轰碎了多少次。要不是路德将这门秘技已经修至大成境界,可以瞬间凝聚晶盾,他早就被东岳砍上十七八下了。  在路德眼中,千夜全身上下都是破绽,出手更是毫无技巧美感可言。只要让他腾出手来,至少有三四种强横秘技可以瞬间重创对方。然而千夜的攻击实在太快太重太不讲道理,魔裔子爵空怀高贵血脉,诸多秘法,却根本找不到一丝喘息之机,更不要说还手反击了。  路德惟有祈祷千夜力尽,或是哪个下属冒死冲上来,给千夜来下重的。然而周围早被千夜以生机掠夺清空,两人交手之时原力四射,战将以下挨上一缕就是重伤,谁还敢靠近?  千夜狂风骤雨般的攻势突然一停,东岳高举过头,刹时间又是一个三连重斩!  喀嚓一声,黑曜之盾顿时片片破碎。路德心中暗叫不妙,顾不得全身酸麻,瞬间又凝聚出一面黑曜之盾。  然而这面护盾刚刚成型,路德只觉后心一凉,全身黑暗原力刹时失控,他眼角余光竟然瞥见一截枪锋,正从他胸膛透体突出!  狂暴无比的黎明原力刹那间在他体内狼奔豚突,路德眉心竖瞳猛然射出刺目亮光,浓郁无比的黑暗原力从胸前创口涌出,结出一个鱼身鸟翼的狰狞兽头,蓦然张开大口,发出凄厉惨叫。  然而枪锋上火光大起,条条奔窜如闪电,缠绕住路德体内迸发出来的黑暗原力,形成一个一个小型的原力风暴。  “宋七......”路德一句话没有说完,东岳就如蜻蜓掠水般划过,他的头颅已飞上天空。  路德无头的尸体倒下,露出背后一杆非金非玉长枪。就在路德苦苦抵挡千夜狂攻时,宋子宁抓住战机,一枪飞掷百米,洞穿了路德心口要害,魔裔原力汇聚的重地,原炉。  黑暗种族的战士刹那呆了,随即如火山喷发,轰的一声局势变得无比混乱。有的决死扑击,再不顾自己性命。这些人大多是路德的嫡系部队,路德战死,他们回去后也活不了,索性放手死战。而炮灰和其他种族的联盟部队则不知所措起来,有的甚至开始溃散,战场顿时变成沸腾的大锅。  然而亲手斩杀路德的千夜拄剑而立,身边却没有一人接近。他孤身杀透中军,那记生机掠夺更是杀寒了众敌之胆。尽管千夜身处重围,却无人愿意上来白白送死。即使路德幸存的死忠心腹,也大多选择冲向黑流城,好多拉几个人族垫背。  “千夜,救我!”  远处传来宋子宁凄厉的叫声,顿时让千夜一惊。他抬头望去,见宋子宁失了兵器,手无寸铁,正被团团围住,杀得狼狈不堪,哪还有半点方才直击中军的英姿?  宋子宁身边还有一个娇小身影,看似单薄,下手却着实狠辣,双剑如流光飞舞,将黑暗战士一个个斩杀。危急之时,宋子宁甚至还要绕开她的剑锋以躲闪攻击。  千夜原本平举东岳,吐气开声,一个突进就是三十米,挡路之敌全被一剑拍飞。但是看到宋子宁如此狼狈的闪避动作,他忽然眼角一抽,就此收了东岳,不光不再向前,反而站在原地看起了风景。  “千夜!你这家伙,枉我如此舍身救你!你,你,你这还是兄弟吗!”宋子宁气急败坏,跳着脚骂。后来许是觉得声音太小,干脆一把扯掉狰狞鬼面,放声大叫。  千夜打了个呵欠,东张西望,似是想要找地方休息。不过他虽然一脸人畜无害的无辜神色,可是目光落到哪里,哪里的黑暗战士就一哄而散,惟恐被他看在眼中。  宋子宁顿时来了精神,对着千夜指指点点:“你看看你,还想在那装什么纯真良善!”  宋子宁闪避一停,结果呼的一声,数把刀剑对着他后脑就招呼过来。他正指摘千夜,在兴头上被这么打扰,顿时大怒,反手一挥,一把长剑不知怎地就到了他手中,剑身拉出一片残影,飞起飘叶无数,立时把身后几人全部斩杀,轻飘飘的不带一丝烟火气。  那双刀少女顿时两眼放光。这才是众人心目中的宋阀七少,就是杀人,也杀得如此诗情画意。  一剑挥出,宋子宁自己也愣了愣,知道不小心穿帮了。在千夜明亮澄澈的目光下,饶是他脸皮再厚,也不禁有些火辣辣的。  两人对望一刻,忽然同时放声大笑,快步走近,猛地拥抱在一起。  宋子宁松开手臂,上下打量千夜,道:“你究竟跑哪去了,这么长时间都没回来,我还以为你被人给干掉了。”  “只差一点,就真的被干掉了。”千夜笑道。  “在这铁幕之下,什么人有这能力?你现在杀个魔裔名门子爵都不眨眼,不是一般凶残啊!”宋子宁一脸不信。  千夜苦笑,“哪有你说的那么轻松?这个魔裔很不好对付。”若没有宋子宁那一枪,千夜纵是获胜,也要付出沉重代价。  话未说完,千夜猛地气血涌动,再也压抑不住,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他能够压着路德一路狂攻,岂会没有分毫伤损?  看着千夜吐血,宋子宁不但没有丝毫关心,反而一脸幸灾乐祸,笑得格外欢畅,“让你逞能,这下吐血了吧!哈哈,我知道下面肯定还有,就别忍着,一起都吐了吧!”  听到这话,千夜忍不住对宋子宁怒目而视。他气血本已慢慢平复,被这么一激,差点又是一口血喷出来。  宋子宁掩口轻笑,不动声色之中已将两口鲜血悄悄吐在手巾里。然后五指一动,这块方巾被收入袖口,就此消失不见。表面看起来,宋阀七少依旧神采风流,只是这春水般风流俊秀的面容,脸色却是嫌稍绯红了几分。  千夜哼了一声,双眼微眯,伸手在宋子宁背后一拍,将他刚刚的话都送了回来:“别忍着了,一起都吐了吧!”  这一掌力量用得恰到好处,宋子宁再也压制不住伤势,口一张,立刻喷出一道紫黑淤血。这口淤血吐出,他脸色顿时苍白几分,但是气息反而渐渐舒展强盛,感觉舒服了许多。  宋子宁目光炯炯盯着千夜,切齿道:“你那口血呢?赶紧喷了吧,别藏着掖着了!”  千夜耸肩摊手,笑得灿烂,道:“没了!”  “不可能!”宋子宁叫了起来,满脸不信:“本少身为堂堂战将,一路杀过来都吐了三口血。你不过区区九级杂兵,杀透中军,干掉了路德,才吐一口血,谁会信啊?死要面子活受罪,速速把血吐了,免得内伤加重!”  “真的没了。”  “真的没了?”宋子宁还是一脸不信。  “真没有。”  千夜身体强横,远在宋子宁预料之外,恢复能力也同样如此。强攻路德时原力反震,引起的伤势虽重,但短短时间就已恢复少许,吐口淤血就是极限。  就在宋子宁盯着千夜左看右看,试图找出藏起来那口血的时候,远处那双刃少女放声高叫:“你们两个,救救我啊!”  千夜一怔,放眼望去,果然看那少女被团团围住,杀得浑身浴血。他一步跨出,就打算施救。  不料宋子宁一把拉住千夜,淡淡地道:“无妨,她......”  ps:近日虽然奔波疲累,然而原力见涨,尤其刀法切工日益精深,不知诸君以为然否。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5465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