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一五一 毒手

章一五一 毒手

  这支部队装备极尽精锐,虽然仅有一个营的规模,但是列装了超过十辆战车,数门自走重炮,所有步兵全部搭乘装甲运兵战车。````  伴随这支部队而来的,竟然还有两艘浮空战舰。虽然只是最低级别的炮艇,但毕竟是现役战舰,战力远非永夜大陆上常见的那些老旧浮空艇可比。  他们的行军速度快得异乎寻常,黑流城外围的斥候还根本来不及把警讯传回来,这边城头上的瞭望哨就已经看到了人。  一名暗火哨兵忽然一声惊呼,望远镜视野里,那幅南宫世家的旗帜显得如此刺眼。  在距离黑流城千米之外,这支部队遥遥停了下来,摆出战斗阵型,几门自走重炮都放下支架,扬起炮管,远远指向的正是黑流城。  哨兵一边叫人去报告长官,一边移动望远镜观察战阵,忽然看到其中一门重炮炮口火光一闪。哨兵的脸瞬间惊骇欲绝,随即就被震耳欲聋的轰鸣和硝烟吞没。  此时在旁观者眼中,那数门自走重炮齐鸣,道道火光直射黑流城城墙上方,然后精准无比地在空中一一对撞爆炸。  本来这轮如同礼炮的炮击就此过去,哪知变故突生,爆炸下方的那段城墙在一阵剧烈震动后,哗然开裂,连同一座哨塔缓缓倾颓。顶上几名战士飞了出来,长长惨叫着摔进城墙里,而其余战士显然是被直接埋在坍塌砖石中。  刺耳的警报声在黑流城上空响起,大队暗火战士顷刻间从军营中冲出,奔向指定岗位。在刚刚过去的大战中,幸存下来的暗火战士都成了铁血老兵,战斗已经变成了流在血液中的本能。  一轮重炮之后,那支部队没有再开火。  “等等!不要开火!”黑流城头,一名少校高声叫着,把战士们手里的枪口一一按下。  一名士官冲着少校怒吼,“干什么?你没看到弟兄们死了多少吗?老子们没死在黑血杂种手里,难道要死在帝国人手里?”  那名军官脸色阴沉,显然也是在强忍怒火,沉声道:“那是南宫世家的军队,我们只要开火,就相当于和南宫世家开战。这不是你我能够决定的事!”  士官眼中喷火,瞪视军官,然而他虽然怒发欲狂,可也明白少校说得是对的。那几炮,更象是南宫世家‘打招呼’的一种方式,旨在给黑流城一个下马威。只不过临时出了点见血的‘意外’。  城外南宫世家的部队中,一名面容阴骘的男子放下望远镜,嘴角露出胸有成竹的冷笑,道:“那宋子宁带兵的本事,看来也不过如此。”  旁边副官立刻说:“就他们这点能力,如何能够与我南宫世家的精锐相比?”  那男人挥手向前一指,道:“既然招呼已经打过,那就该登门拜访了。”说罢,他就和副官登上一辆指挥车,向黑流城驶去。几辆战车想要跟上来,却都被他挥手阻止。  看着一辆越野指挥车孤零零地离开大军,笔直驶来城门,墙头的暗火少校反而更加戒备。他们手里的武器能够对付重型战车,却对付不了指挥车里的强者。  就在少校犹豫着要不要警告射击时,身后忽然响起浑厚的声音:“放他们进来。”  汽笛发出短促的鸣叫,一团团蒸汽升腾,刚刚修缮过的黑流城大门缓缓滑向导轨两侧。越野车毫无犹豫,长驱直入。  在城内大道中央,站着一名形如铁塔般的男人,负手而立,目光如刀,盯着越野车。来车却速度不减,引擎疯狂轰鸣,竟笔直向那男人撞去!  道中央的男人一动不动,脸色始终不变,就如眼中根本没有冲来的越野车。  刺耳的刹车声中,越野车疯狂地减速,车体剧烈跳弹,终于在最后一刻停下来,但车头还是抵在了那男人的身上,发出砰的一声闷响。那人脸上掠过一抹苍白,随即消去。  越野指挥车车门打开,阴骘男子走下,向拦住去路的人看了一眼,点头赞道:“在这荒蛮之地也有如此猛将!不知如何称呼?”  “段浩。”  阴骘男子点头道:“本座南宫镇,特来拜见七少。”这人明明来意不善,言谈举止却有礼有度,世族大家风范显露无遗。  段浩眉心微微一跳,道:“七少已经在等着了,请随我来。另外这辆车只能开到这里。”  “也好,就随你走一趟。”南宫镇倒没多计较,命副官下车,跟着段浩向暗火总部走去。  半路上,南宫镇忽然道:“段浩,本座看你是个难得人才,随我回越陆如何?本座麾下一万精兵,可以任你挑选。只要立下功勋,本座可以保你成为封地贵族。”  段浩咧开大嘴,呵呵一笑,道:“我是个粗人,可做不来别的,况且这条烂命早就卖给七少了。”  旁边的副官脸色顿时一沉,冷道:“就你这点实力,大人招揽你是看得起你!别......”  南宫镇皱了皱眉,抬手止住副官,没有让他继续说下去。段浩却露出狞笑,向那副官看了一眼。副官竟然莫名地生起寒意,控制不住地打了个冷战。  段浩现在还是八级,虽然第九处节点已经有微光出现,但毕竟不是九级,而南宫镇的副官却是货真价实的九级。可段浩身上那种尸山血海中杀出来的霸烈气势,却是十分罕见。双方一对峙,副官立刻受到震慑,不自禁就有了退避之意。  南宫镇见了,脸色更是不豫,重重哼了一声。他心中清楚,若是上了战场,自己副官遇到段浩,那就是有死无生,而他看中段浩的也正是这一点。  一个手下都是如此,那宋子宁又该是何等人物?更何况黑流城还有一个颇为神秘的城主千夜。  黑流之战,外面都传是宋子宁直取中军,阵前斩将。可南宫家却是留了人在外围观战的,斥候说得明明白白,正是那千夜孤身杀透中军,斩下路德头颅,就此破了大军围城。只不过此人战后就未曾在人前露面,显然伤势也不轻,这正是结算之前恩怨的最好时机。  想到这里,南宫镇眼中神色微显凝重,但也只是稍稍凝重而已,他的傲意却是丝毫未减。陪段浩走这一段路,叫做礼贤下士,折节下交。  书房内,宋子宁站在窗前,望着暗火大道上的那一行人,自语道:“南宫镇?原来来的是他,倒是有点意思。”  南宫镇成名已久,一直在外统领军团,主要和外族作战。他新近加入长老会,成为南宫世家最年轻的长老之一。  在宋子宁身后,宋虎正一五一十地汇报南宫家私军开到时发射的那一轮炮击。宋子宁脸上依旧是云淡风轻,负在身后的右手却是舒张了一下又握成拳。这是他准备杀人时的一个习惯性小动作。  片刻功夫,南宫镇就走进书房。他向宋子宁深深地看了一眼,还未等招呼,即大马金刀地坐下,倒象他才是这里的主人一样。  宋虎和段浩都勃然大怒,上前一步,就待喝骂。然而南宫镇只是盯了他们一眼,如山般的沉重压力就落在他们身上,顿时令两人呼吸维艰,全身骨骼都在喀喀作响。  段浩和宋虎虽然都是极有建树的高级军官,可和南宫镇这等强者之间的实力差异仍是有天壤之别。  “怎可对南宫大人无礼?”宋子宁说罢,挥了挥手,示意段浩和宋虎退后。加在宋虎和段浩身上的压力,就此消弭无形。  宋子宁神色如常,好像一点也不介意南宫镇的无礼,一拂广袖,安然在他面前坐下,对南宫镇那有如实质的凌厉目光视若无物。  南宫镇眼中闪过惊讶,随即道:“闻名不如见面,七少果然少年英雄,难怪能够打赢黑流之战。”  宋子宁微笑道:“侥幸而已,南宫大人过誉了,不知此来有何贵干?”  南宫镇没有回答,而是问:“贵城城主何在?”  宋子宁扬了扬眉,指指脚下,道:“在这地界上,无论什么事,区区在下都能做得了主。”说着,他心中却是陡然提高警觉。千夜闭关一直没有露面,是瞒不了人的,南宫镇这是要干什么?  南宫镇重重地哼了一声,用力一拍座椅扶手,冷道:“那千夜杀伤我南宫世家众多子弟,以为躲起来静修就可以没事了吗?让他出来领死!”  到了最后一句,南宫镇声色俱厉,原力轰然迸发,书房内顿时起了一阵风暴,书柜桌椅全都飞了起来,在墙壁上摔得粉碎。  宋虎身不由已地倒飞出去,重重摔在墙上,猛地喷出一口鲜血。段浩则是连声虎吼,拼死相抗,但依然抵挡不住压力,一步步向后退去,在地板上留下深深足印。连南宫镇远带来的副官也脸色发白,连连后退,直到靠在墙壁上才算站稳。  整个书房里,只有宋子宁安然坐着,但也衣袂翻飞。还能完好无损的家俱,就只有宋子宁和南宫镇身下的座椅。  宋子宁面沉如水,喝道:“南宫镇!此地可是在铁幕之下,你若是不小心,大家可都没有好处!”  “那又如何?”南宫镇脸现狞笑,继续提升原力。  轰然一声闷响,书房对着外面小广场的墙壁塌了半边,宋虎、段浩连同南宫镇的副官一起被扫了出去,而室内已经有隐约气漩开始形成。  此刻,整个黑流城的气氛突然变得压抑了少许,一成不变的铅灰色天空像是被投入一块石子的湖面,浅浅涟漪一闪而过,但这微不足道的波动并没有完全平息,铁幕仿佛下沉了一些,并且还在不断垂落。一种难以形容的庞大气息正在酝酿,让人战栗。  只有实力达到一定程度的强者,才能够感应到这道令天地变色的恐怖气息。大部分普通人都茫然无觉,只是情绪陡然烦躁起来,胸膛中仿佛一团暴烈的声音在咆哮,难以平复。  宋子宁顿时又惊又怒,此刻他已经完全明了南宫镇的意图!  显然南宫镇打听到千夜在静修疗伤,这是最不能受惊扰的。他跑到这里来就是要引动天鬼气息,掠过黑流城,以此给千夜以重创。在铁幕之下,天鬼意志无远弗届,越是强者受到的感应越强,不是区区墙壁能够阻隔的。  一旦被天鬼气息惊到,千夜不但可能心神受创,甚至会伤到根基,今后再无寸进可能。南宫镇这一手可谓极为恶毒。  南宫镇冷冷一笑,端坐如桓,把原力巧妙地控制在临界点上,足以引动天鬼气息掠过城池,又不至于使得那恐怖的意志真正把目光投落下来。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5488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