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二三五 酒意弥漫之夜

章二三五 酒意弥漫之夜

  夜幕降临,生机渐渐沉寂。在这还有五六倍重力的区域,寒寂之夜依旧残酷,不是随便什么强者能够抵抗的。

  巨狼安静伏在地上,一身毛发微微张开,蓬蓬松松的,看着就有说不出的暖和。它的每根毛发尖端都泛着隐隐的毫光,整个身体都笼罩在一层淡淡光晕中。这层光晕并不简单,居然将夜的寒意大半挡在外面,余下的那点寒寂力量,对群峰之巅的威廉来说只能说是清凉。

  赵若曦还是怔怔地看着篝火,想着自己的心事。夜的寒意似乎都被火光驱散,那片摇曳而不谢的曼殊沙华,则为这片空地平添许多梦幻色彩。

  她忽然幽幽地叹了口气,似是难以忍受深藏于内心深处的痛苦和孤寂。她伸手一招,一个酒坛就飞到手中。

  巨狼半眯的眼睛顿时睁开,透出紧张,不知道要不要阻止她。这可是从土著人手里抢来的白果酒,旁边还放着好几大坛。

  连六臂将军都在曼殊沙华下陨落,寻常土著石堡在赵若曦面前就跟纸糊的一样,在彼岸之花的开谢中,土著成片死去,少数幸存者终于知道了害怕,远远逃开。

  威廉虽然没有进过大漩涡,但是狼人也是有古老传承的永夜种族,他的知识同样丰富深广。只是闻了闻,他就大致判断出这种酒有什么效果。他抬起了头,想要阻止她,可是突然想起听到了她刚刚吐露的那些心事,心中顿时一寒。

  在赵若曦的甜美外表下,那颗心可是玲珑剔透,尤其喜欢记仇。

  他还在犹豫,赵若曦已经打开酒坛,凑到鼻前闻了闻,皱眉道:“好难闻!”

  威廉马上点头,巴不得她立刻将这坛酒扔了。可是赵若曦想了想,还是倒了两大碗酒。

  她端起一碗,轻叹道:“一直听说,喝了酒就可以忘记许多事。希望……也能忘了他吧!”

  不等威廉阻止,她仰头就是一饮而尽。饮罢,她向另一个碗指了指,说:“大狗,你也陪我喝一碗吧!”

  威廉眼中流露恐惧,可是又无法说不,只得硬着头皮把酒喝了。

  赵若曦又倒满两碗,同样自己先一饮而尽。 威廉知道自己逃不过,也只能跟着喝了。

  两大碗酒下肚,赵若曦小脸上已泛起异样的嫣红,眼神也变得活泼灵动。她笑道:“喝酒果然有趣,现在好像就没有那么难受了。”

  威廉眼睛则有些发红,颈毛都竖了起来,不安地甩着尾巴。他可不觉得有趣,现在酒劲正在他腹内燃烧,如同烈火一般,烧得他只想呕吐,可是又吐不出来。

  狼人天然能够抵御烈酒和各种药物,这白果酒对人族和其它种族有立杆见影的效果,对狼人影响就要小得多。并且威廉是群山之巅的天才,天赋出众,更能抵抗酒力。但就算这样,他现在也感觉身体有些不对,还未完全成熟的雄性本能正在暗自涌动。

  他暗自警惕,知道自己不能再喝了。可是还没等他下定决心,又一大碗酒扔到了面前。

  “绝不能再喝第四碗了!”威廉心中暗自下定决心,慢慢地喝完了第三碗。

  两人各三碗酒之后,这坛酒就空了。威廉刚松了口气,忽见赵若曦又招了一坛酒,随手掀开了泥封,又开始倒酒。

  她一仰头,第四碗酒已经入腹,双眼愈发清亮。她向威廉面前的那碗酒一指,笑道:“来,喝水!”

  威廉哪里肯喝?

  但是下一刻,他的颈毛就被赵若曦小手抓住,巨大的狼头被直接按到了碗里!

  如火般的烈酒从鼻中口中直灌进来,顿时让威廉口鼻如同烈火灼烧,说不出的难受。狼人的鼻子又格外敏感,一时之间,威廉只觉自己都要窒息了。他不得不将酒液一口吸光,这才避免了被烈酒淹死的命运。

  直到一碗见底,赵若曦才松手。威廉即刻趴在地上,拼命咳嗽,好不容易才喘过气来。

  还没等他缓过来,酒碗又扔到了他面前。

  “来,喝水!”

  威廉终于认清现实,低头喝水。在这个时代,谋生不易,无论什么活都不好干。

  “喝水!”

  “还有一碗!”

  “这是最后一碗了。”

  “这才是最后一碗。我刚才说过什么吗?忘了。”

  “少废话,来喝水!”

  “水有什么难喝的?”

  “这就对了嘛,真是痛快。”

  威廉已经不记得自己喝了多少,只觉得意识和理智都在飘飘荡荡,前所未有的感觉正充斥身体,心中更是豪情万丈,似乎整块大陆都不够他磨牙的,喝点水算什么?

  空酒坛已经堆成小山,赵若曦眼中更是水波流动,已是摇摇欲坠。她眼中忽然涌出泪水,止都止不住。她擦了又擦,可是眼泪就是源源不断。

  她索性放声大哭。

  不知过了多久,她哭得累了,身体一歪,倒在篝火旁,就此沉沉睡去。

  威廉在旁边看着,眼中满是担心。但过了一会,担心就变成了疑惑。赵若曦睡得很熟,生机既没有减缓,也没有本能**沸腾的迹象。她就像个不胜酒力的少女,睡得深沉而已。

  威廉十分不解,他可是喝得同样多。以狼人对酒劲药性的抗力,此刻也是**沸腾燃烧,几乎难以压制。赵若曦不过是个没有原力的人族少女,怎么能对酒力毫无反应?

  他有些不安地站起来,用力甩了甩头,却还是压不下身体中如火的本能**,下意识地向赵若曦走了一步。但是一步刚刚迈出,他脚下突然感觉到一点刺痛,低头一看,只见一朵彼岸花正在迅速凋零。随着它的凋零,威廉的前爪毛色有一小片迅速暗淡干枯,宛若枯草。毛发下的肌肤也染上一片死灰色。

  威廉顿时清醒过来,这才明白自己刚刚差点被本能所控制,急忙后退。他一退后,原本大片摇曳不定的彼岸花就稳定下来,没有继续凋零。

  威廉有些明白过来,无论寒寂之夜的冰冷,还是白果酒的催生**效果,都被曼殊沙华的力量抵销了。这个世界的力量,对普通强者来说或是难以抗拒,可是在曼殊沙华面前,它却完全不够看。

  只要这片彼岸花还存在,就没有人能够靠近赵若曦。

  威廉放下了心,又退了一步,看着她的眼光却多了恋恋不舍。但是他眼中的血丝越来越多,瞳孔中的清亮也在一点点消退。

  它猛地转身,瞬间就消失在森林深处。

  夜幕下,塔娅正坐在树下,双手抱膝,以原始的方法抵御着寒寂之夜。她突然转头,看到从林间走出的巨狼,顿时满脸惊喜,起身迎上,道:“威廉,你……”

  她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巨狼突然一跃而起,死死将她压在下面。

  塔娅一声惊呼,手忙脚乱,抵挡着不断撕扯自己衣服的巨狼,一边叫道:“别这样,我们还,还差些时候才成年啊!不,不行啊!”

  她突然看到了威廉的眼睛,道:“你,你喝了那种酒?怎么喝了那么多?”

  她叹了口气,不再抵抗,翻了个身,变成一只大狼,棕色的皮毛柔和得如同绸缎。

  夜过去,黎明到来。

  赵若曦张开眼睛,被眼前的晨光刺得眯起了眼睛。她翻身坐起,伸了个懒腰,转眼间精神奕奕,全然看不到宿醉的影响。她向周围望望,目光落在旁边的空酒坛上,顿时脸色一变,怒气升腾:“好啊,一只大狗也敢偷我酒喝!看我不扒了它的皮!我最喜欢白色毛皮了。”

  威廉在一旁目瞪口呆。

  片刻之后,少女和巨狼再次上路。这一次威廉身上零零碎碎挂了许多东西,除了一堆酒坛,还多了不少树枝花草,都是赵若曦这一天的收藏。

  或是觉得他辛苦了,少女顺手编了个花冠,给他戴在头上。

  没走多远,赵若曦突然转头,望向侧方森林,绝美的小脸上满是杀气。

  “都砍了一个六臂,还吓不住你们吗?想找死的话,我成全你!”她冷冷地道。也没见她作势,身周就有一朵彼岸花突然凋零。

  森林中隐隐传来一声呜咽,然后潜在其中的人就迅速远去。赵若曦杀气更盛,哼了一声,小手抬起,正欲继续出手,忽然衣角扯动。她低头一看,见巨狼正咬着她的衣角,不断拉扯。

  这么一耽搁,林中人早已去远。看着巨狼,赵若曦却是有些生不起气,伸手抓了抓他的顶皮,道:“你就是心软,也不知道怎么活下来的。没事,以后就跟着我吧,我会好好喂你的。”

  威廉一呆,他已经不想在这个只是外表甜美的小女孩身边继续多待了。她可是最喜欢白色毛皮的。自她表明真正喜好后,她的每一下抚摸,都让威廉心惊胆战。

  可是在这大漩涡内,曼殊沙华的威能已大到不可思议的程度。威廉就是晋阶公爵,也绝逃不出她的魔爪。

  他只有垂着头,背着行李,无精打采地走向远方。

  前路漫漫,却不知何时是尽头。

  在大漩涡的另一处,宋子宁伸了个懒腰,徐徐醒来。

  旁边响起一个柔媚的声音:“怎么起这么早?寒意还未退呢。”

  ps:本月31更完成,下个月努力保持!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55659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