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一五八 澎湃的余音

章一五八 澎湃的余音

  p>夜深人静时分,浮空艇起降场突然火光冲天,爆炸声吵醒了整个基地城市的守军。熊熊火柱直冲天际,远远看去,那火舌恍若舔到了低垂的铁幕。  p>南宫远望尚未入睡,正在静坐看书,发现火光后第一时间就冲到起降场上空。此刻大半个浮空艇起降场都被烈火吞没,一艘艘浮空艇接连不断地燃烧爆炸。  p>一看此景,南宫远望顿觉眼前一黑,知道是浮空艇燃料库被点燃了。这种火势就连他也救不了,起降场已经毁定了,南宫私军的大半个浮空舰队也跟着陪葬。  p>可浮空艇燃料库乃是重中之重,向来驻守重兵猛将,并且做足了防火措施,怎会被人如此轻易地引爆?但此时火头虽猛,起势却不久,出手之人想必还没有走远。  p>南宫远望目光如电,扫过全场,瞬间盯住了一个正走向荒野的身影。  p>那是千夜!  p>南宫远望心念一动,飞射而出,转眼间就追上千夜,拦住了他的去路。  p>千夜却毫不慌张,直视南宫远望,左手中原力汇聚,竟已凝聚成有若实质的一个小小漩涡。“怎么,南宫长老终于下定决心,打算和我好好打一场不成?”  p>南宫远望目光落在千夜左手原力漩涡上,脸色变幻不定,沉默不语。从这个小小漩涡上,他切实感受到了有可能引动天鬼意志的气息。  p>千夜等了片刻,见南宫远望没有答话,于是笑了笑,说:“如果南宫长老不想打,那我就走了,过些时候再来拜访。”  p>直到千夜远去,南宫远望都没有动。  p>他出身高贵,大权在握,还有一线冲击神将的希望,帝国亿万人中,南宫远望也是立于巅峰的人物。独子战死算是他近年来遭遇的最大挫折,可也早就留下血脉,孙子孙女们虽尚年幼,天赋却远超他们的父亲,不出十年,他这一系就能大有作为。  p>而千夜不过是个出身于永夜之域的穷小子,攀附上宋、赵两阀的小辈,才得了这样一座放在上层大陆连一个村镇价值都不如的小城。在南宫远望眼中,千夜这点身家和一穷二白没什么两样,与这样的人同归于尽,让他如何甘心?  p>可是现在形势已陷入僵局,千夜的言行摆明了还会回来,不断重复今晚的偷袭。如果没有办法阻止他的话,南宫世家这个整编师就会被一块块吃掉。而且私军之外,铁幕下还有南宫世家的多个战队。  p>夜幕下,南宫远望静立不动,宛如雕像。  p>天色将明,千夜平安抵达黑流城,还来得及和宋子宁一起吃个早餐。  p>听到千夜一把火干掉了南宫家整编师的大半浮空艇,宋子宁断言道:“不出三天,南宫远望必会退兵!”  p>“希望如此,对付这些普通人没什么意思。”千夜一边说,一边迅速消灭着堆得高高的食物。  p>宋子宁摇头道:“话不是这样说,要是让这支私军平平安安回去,或者换到血战的其它战区,总是个祸患。”  p>说到这里,宋子宁停下动作,沉吟不语。一看他的样子,千夜就知道宋子宁定然在谋划,要怎样才能让南宫世家的这个整编师永远都离不了永夜。  p>对于这种事,千夜并不擅长,一向都扔给宋子宁去解决,他继续吃自己的东西。  p>“千夜,你接下来准备做什么?”宋子宁想了一会儿,问道。  p>这件事千夜倒是已有打算,“兵伐决讲究以战养战,所以我要继续参加血战,稳定目前的境界,同时再弄点军功回来。对了,这次黑流之战的军功如果你没有特殊用途的话,就分点登记到赵阀名下,我答应过雨樱帮她弄点军功。当然,赵阀那边的好处都归你。”  p>“雨樱?那没问题!”宋子宁答应得极为爽快。  p>果然不出宋子宁所料,还没到三天,南宫世家的那个师就拔营撤退,放开了黑流城通向三河郡腹地的通道。  p>而南宫远望一直撤到铁幕之外,才开始对残军重新整编。也只有离开铁幕,才不惧千夜的袭击。至于南宫镇,重伤逃遁后,估计要休养相当长的时间才能恢复过来。  p>退出铁幕之后,南宫远望并没有针对千夜作什么布置,这让很多等着看热闹的人大为意外,却仍在宋子宁意料之中。  p>千夜与南宫镇和南宫远望的对垒,证明了他的战力已足以在铁幕之下纵横来去。有南宫远望坐镇,私军能够平安撤出,可南宫家还有多支战队以及诸多年轻子弟和部属在战场上厮杀。  p>真要把千夜逼急了,专门去截杀南宫世家战队,那绝对是一边倒的屠杀。就算铁幕将来有一日消退,但南宫世家在这场血战中的战绩,也就不用指望了,更遑论最关键还是年轻子弟的损失,那可是会影响到家族未来二十年发展。  p>事实上,由于追杀千夜损失惨重,血战排行榜上南宫世家开始露出后续乏力的疲态。这让一向强势的南宫世家更加难以忍受。而且近来,不仅帝国上层流言四起,就是帝党内部私下里也有了些非议,在质疑南宫家实力的同时,也影影绰绰指责他们先前对宋阀战队的种种作为。  p>所以不只是家主南宫远博压力越来越大,负责坐镇前线指挥的南宫远望也受到不少指责,认为他无力维持局面。在这种情况下,南宫世家的长老会权衡利弊多时,并不愿将千夜逼到鱼死网破。  p>说到底,南宫世家与千夜之间结怨的开端居然是为了一个早被逐出的族女,这个原因就让长老会大部分成员无法接受。而在倾力杀掉千夜稍稍保全南宫家面子,和稳住血战成绩保障南宫家年轻子弟的成长之间,孰轻孰重,一目了然。  p>况且血战至今,黎明和永夜阵营的大局有了重大变化,此时局面已和刚开战时截然不同。  p>随着越来越多,来自各个大陆的黑暗种族开始重视血战,不断有永夜一方的年轻天才进入铁幕,帝国所受压力直线上升。在大半区域,黑暗种族已经开始占据优势,甚至干脆把帝国战队彻底逐出战区。  p>从一些公开的数据上也能够直观看到这种变化。  p>自帝功排行榜定期公布后,人们发现每一期军功增长总量都在放缓,而在人们看不见的地方,各大世家的伤亡数字则节节攀升,同时开始有一些人们熟知的名字出现在阵亡名单上。  p>猎人和猎物之间的角色,正在逐渐转换。  p>南宫私军撤走不久,在某个天尚未亮的清晨,千夜就孤身离开了黑流城,前往黑暗国度继续自己的游猎。不过这次在他的猎杀名单上,除了黑暗种族之外,还有南宫世家和白空照。  p>当千夜消失在黑暗国度边界时,帝国最新一期的军功排行榜又到了公布时间。赵阀的位置终于有所变化,从第九名艰难地爬升到了第七。  p>相对于赵阀实力地位来说,这个排名甚至可以说是一种耻辱。若是在血战初起,还可以用家族正在作准备、并未派出精锐来解释。但是到了现在,连赵君度都已出战多时,还只有这个排名,无论如何也解释不过去了。  p>当此时刻,西极城赵府内,气氛阴抑,如风暴将至,人人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两名家族战士的到来忽然打破了沉寂,他们全速疾奔,丝毫不顾忌府内行走的规矩,分头直冲入幽国公与燕国公的书房,将急报呈上。  p>燕国公打开信封,取出急报扫了一眼,脸色骤然铁青,啪地一声重重将那叠文件拍在桌上。幽国公则是反复细读,连续数遍,方才将急报夹在双手之间,缓缓揉/搓,将之磨成粉灰,他的脸上已阴沉得如欲滴下水来。  p>两封急报其实都是同样的内容,是赵阀子弟本月的阵亡名单。只是这份名单实在是太长了,长到两位国公也为之变色的地步。  p>西陆边境,狼烟军团大营中央,突然响起一声震天怒吼!  p>帝国承恩公、赵阀阀主赵魏煌猛地把手中急报拍在桌案上,纸张连同下面那张坚逾精钢的铁木书桌一起变成片片碎块。  p>但是他满腔怒火尤未泄尽,赵魏煌见到什么就扔什么,转眼间书房内所有东西都被砸了个粉碎,就连一对把玩了近三十年的玉瓶也未能幸免。  p>发生如此变故,狼烟军团一众大将参谋早就被惊动,匆匆赶来。可是听到里面的雷霆之音,却哪敢进去,只能在门口候着,连窃窃私语都没胆子,互相以目示意。  p>书房内,赵魏煌的咆哮犹在回荡:“四支直系战队全军覆没,十七名嫡系、五十余旁支战死!欺我赵阀实在太甚,真当我赵魏煌不敢杀人吗?!”  p>诸将屏息静气,不敢稍稍发声。虽然赵魏煌麾下多是沙场猛将,但他们也都能听出这些数字背后的内幕不简单。这种政争直达朝堂,根本不是他们能够参与的。  p>砰的一声,书房那扇紫星天极木制成的房门被一脚踹飞,划过一道弧线嘭然落向校场另一侧的营房。  p>赵魏煌大步走出,喝道:“传我军令,尽提精锐,随我杀回秦陆!本公倒要看看,是我这百战狼烟厉害,还是他们那几家的私军能打!”r1058  ...  ...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5587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