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二三六 狭路重逢

章二三六 狭路重逢

  宋子宁继续穿衣,随意道:“寒意虽然未退,却可以开始干活了。这样一片大好福地,不努力的话,实在说不过去。”

  在他身边躺着的是个艳丽女子,闻言白了他一眼,道:“只是在白天努力吗?也没见你多干正事。”

  宋子宁笑道:“本少初来不久,身体单薄,可不像你们这样经得起折腾。再努力一次的话,怕是就过不了今晚了。我可还想多和你温存温存呢。”

  女人轻轻一笑,从后面抱住了宋子宁,道:“就你会说话!不过你们刚来的,确实经不得这里的折腾,唉!”

  宋子宁伸手轻抚她的脸,微笑道:“怎么突然叹气?”

  她轻声道:“我忽然有点舍不得你走,可是又不想把你强留下来,承受和我当初一样的折磨。”

  宋子宁已经穿好衣服,却又在她身边坐下,嘴角挂着浅笑,道:“反正也不急,你愿意的话,就和我说说你的事。”

  女人一怔,似是没想到宋子宁会这样的体贴,眼中隐隐有了些波光。她移开了目光,微微叹了口气,继续道:“还不就是那些事?大约十几年前,我被送到了大漩涡,结果刚来不久,就被选入远征探索队,被派来探索中央区域。我们那一次运气格外不好,几乎是刚进中央区域,就中了埋伏,落入了大人们,不,那些家伙的手里。”

  “全军覆没?”

  “对,八个人,一个都没有逃掉。”

  宋子宁道:“一个都逃不掉,可是有些奇怪。难道说……”

  女人咬牙道:“当然是有以往帝国被抓去的人带路和出谋划策,否则怎么可能知道我们所有的反击和逃跑方式?几乎一个照面,我们就倒下了一半的人。”

  宋子宁却不显得意外,继续问:“那带路的人呢?”

  女人眼中闪着仇恨,咬牙道:“我用了三年就挺过了改变身体的折磨,为的就是活下来和增强实力。三年后,我的实力就远远超过了那几个人,就向大人们提出要求,把他们都要到了我的手下。然后在第一次带他们出去狩猎的过时候,我就把他们全都挂到了树上,让他们整整号哭了三天才死!即使这样,也只是把他们给我的折磨和羞辱还了一小部分而已!”

  宋子宁默然片刻,方道:“你刚刚说改变身体,是什么?”

  女人不答反问,“我这么狠,是不是把你吓到了?”

  宋子宁轻轻拍了拍她,道:“看到现在的你,我大致就能想到你当初经历过什么。任何实力得来都是有代价的,而你付出的代价,似乎格外沉重。”

  女人点了点头,说:“为了留住记忆和理智,我每到夜晚,都会偷偷地刺自己,借着痛苦保持一会清醒,反复回想我曾经的经历,我的族人,我的一切。可尽管这样,到了现在,我已经连自己的名字都要想不起来了,只能零星记得一点过去的片段。”

  “你还没有忘记那段仇恨?”

  “没有。”

  “看来他们确实该死。”

  女人道:“我始终不明白,同是出身人族,他们也经历过折磨,为什么会对我们那么狠?甚至比那些四臂家伙还要狠得多!”

  “他们是为了表现忠诚?”宋子宁试探着问。

  女人呸的一声,道:“狗屁的忠诚!我们的身体逐渐在这个世界的影响下改变,就和人族不一样了。没有那些四臂人酿制的白果酒,我们就活不了多久。所以四臂人根本不怕我们会背叛,背叛的下场只有一个,死!”

  宋子宁沉吟思索,片刻后方道:“原来是这样。不过我看到和你一样被改变的人族有很多,却不记得帝国曾经派过这么多人到大漩涡里。这是怎么回事?”

  女人叹了口气,说:“你看到的那些人族其实有些并不是从帝国来的,而是我们这些被改造的人族在这里的后代。不止是和那些土著,也许是其它人族,也许是黑暗种族,什么都有可能。”

  宋子宁明显有些意外,扬了扬眉毛,道:“还能有后代?”

  “当然会有,在这个见鬼的地方,似乎什么都有可能。”

  宋子宁大为意外。早已证明,人族和某些黑暗种族之间绝无可能产生后代,比如说蛛魔。与魔裔也极难有后代。但在大漩涡内,似乎一切都为了生存和繁衍,各个智慧种族之间差异再大,好像都能留下后代。只是后代会变成什么样,就很难说了。

  宋子宁皱眉,道:“就算如此,数量也好像太多了些。”

  女人道:“在这里,孩子生下来就开始长大,只要三五年就能成年。他们一成年就可以再生下一代,下一代也是三到五年成年。”

  “这么快?”宋子宁吃了一惊。

  女人点头。

  宋子宁道:“若是这样 ,岂不是整个世界都是这些人了?”

  女人却不以为然,道:“这些家伙弱得很,在哪里都是被宰的命。就算他们成群结队,也打不过一个四臂武士。他们出去狩猎,往往要死上几个,才能有所收获。”

  宋子宁皱眉不语,隐隐有着不安。这个世界的深处,或许藏着他根本不知道的大秘密。

  女人看看天色,脸上泛起潮红,手就向宋子宁身上摸了过来。宋子宁让了让,苦笑道:“我可撑不住了。”

  女人啊了一声,拿过来一个酒壶,道:“这里还有些酒,你喝了吧,喝了就有力气了。”

  宋子宁却没有接,道:“不行,如果我拿了,你后面几天怎么办?”

  “我再去狩猎,争取多些收获。”

  宋子宁温宛但坚决地将酒推了回去,道:“不行,我不能让你去拼命。”

  “我这条命早就不值钱了。若不是遇到了你,我或许过不了多久,就会彻底忘了当年的事。”

  宋子宁想了想,道:“这样吧,我对你们使用的武器很有兴趣。你能帮我找几件精品来吗?”

  女人腾地站起,道:“这没问题。我这就回石堡去挑战那些懦夫,他们战力不行,制造武器倒是好手。你等着,我马上就去赢几件回来!”

  宋子宁微微颔首。

  女人一跃而起,顶着沉重重力冉冉上升,再在树梢处借力一点,倏忽远去。这一跃,方尽显实力。

  没过多久,她就回来了,脸上多了一道伤口。但这个时候,营地已是空无一人。

  她怔了怔,手里提着的弓刀一一落在地上。她忽然看到营地中央放着个小酒壶,不曾见过。她过去拿起酒壶,打开,顿时一股酒香扑鼻而来。

  这一满壶的酒,是宋子宁留给她的。

  群星之井又变得热闹起来,千夜和爱德华等血族再度对峙。

  暮色指着井口,道:“我们确实找到了其它的井口,但都没有这个好。所以我们想要使用这里。”

  千夜倒是痛快,“可以。”不过他顿了一顿,问道:“但你们敢吗?”

  暮色和爱德华立时脸色难看,千夜的这句反问明显不怀好意。

  血族众强者中,论实力除了爱德华就是暮色,其他人则个个带伤。那个始终不肯露出本来面目的神秘黑袍人本来实力比暮色还要强些,却被姬天晴打成重伤,还没有恢复。

  暮色入井,千夜可以轻易横扫血族强者,然后就是三人围攻爱德华的局面。而爱德华入井更不可行,千夜一人就能杀光所有血族,再在井口一堵,爱德华就是个死于井下虚空的结局。

  无论哪种方案,只要千夜翻脸,血族就是彻底崩盘的结局。损失惨重不说,下井那人注定陨落,源血也更别提拿到。惟一的希望,就是千夜会信守承诺。可是别说两大阵营交战,就是两个人族世家,或是两个黑暗种族之间,也不敢把希望全放在对方守信上。

  爱德华脸色越来越是难看,归根结底,还是他们这一方实力不足的缘故。他始终想不通,为何以自己带上一丝大君气息的血气,竟会压不住千夜?至于在鲜血长河中排位逊于千夜,在他心中,这是绝不可能的。

  见血族们没有反应,千夜显得愈发轻松,不进反退,微笑道:“现在我们把井口让出来了,怎么,不打算进去吗?”

  看着近在咫尺的群星之井,爱德华脸色却是越来越阴沉。千夜虽然让开了道路,他又怎么走得过去?承诺虽然重要,却怎么都重要不过一个血族圣子。

  就在僵持之际,忽然响起了安文的声音:“血族也要用到群星之井吗?”

  爱德华回头,凝重道:“安文!”

  安文却很是随意,微笑道:“正是我。我想在这大漩涡内,大概你最不想要看见的几个人中,就有我一个吧?”

  爱德华哼了一声,来了个默认。他的手在身后摆了摆,示意暮色快走。暮色目光扫过全场,在千夜身上顿了一顿,然后咬牙,就准备退走。他们之前还能考虑和人族交易,但同样形势下,绝不会给予魔裔半点信任。

  然而暮色刚一动,忽然被一道冰寒杀机笼罩全身,让她不敢稍动。

  她转头,才看到白空照不知何时出现在侧后方,一双大眼睛正在自己身上各处要害看来看去。白空照的目光落在哪里,暮色就觉得自己那里如被针刺,就像根本没有设防一样。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55920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