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一六三 进无可进

章一六三 进无可进

  宋启思面皮又是一跳,终于感觉到气氛有些不对了,于是赔笑道:“他们几个过去打得也不错,而且率领的是我宋阀精锐,为族内积下不少军功。》 .而且认真算起来,他们都是你的叔伯一辈。子宁啊!你毕竟还年轻,这行军作战一途,还是要靠资历经验的。有他们辅佐你,具体行军布阵的杂务苦活你就可以放下,专心修炼精进,岂不是更好?”  宋子宁听了,沉默不语,只是把折扇摇个不停,那些清凉仕女,尤其是宋启思寄以厚望的玄孙女,就在他眼前晃个不停。  宋启思越笑越是勉强,可是还不能不笑,也不能把目光挪开。  沉默许久,宋子宁才开口,说:“如果我不答应,那么我所在这一房,也要受相应责罚,是吧?”  宋启思干笑几声,道:“我们自然不敢对阀主不敬。就是小七你不愿参战,也没有什么,只是按惯例扣减些房里用度而已,不是啥大事。”  于是就连千夜也听明白了,宋子宁要是不答应,宋阀长老会虽然动不了阀主宋仲年,但父亲就会受到牵连。扣减用度听起来不算大事,可扣一成也是扣,扣九成也是扣。  宋子宁母亲早亡,父亲体弱,一直在闻道庄园深居简出,现在安国公夫人闭关,等于是失却庇护。日常生活最是磨人,在人屋檐下,谁知道会发生些什么事情。  这一手,真够狠的。  可宋子宁若敢这个时候回去,想要再出来,恐怕就没那么自由了。至少那一年的责罚期,搞不好要实打实地“闭门反省”。  “阀主如何说?”宋子宁忽然问道。  宋启思说:“阀主当然是不愿的。但长老会表决结果如此,仲年他自得从善如流,这也是家法族规。”最后四字,宋启思说得义正词严,掷地有声。  宋子宁忽然有些落寞地笑了笑,说:“阀主他老人家,今年还没行过否决权吧?”  宋启思笑道:“这等小事,何需到动用否决权那等地步?”他本能地感觉到有些不妙,宋仲年可是宋子宁的亲爷爷,现在他却口称阀主,这就不是一般的生分了。  宋子宁点了点头,眉宇间有些疲惫,说:“太叔公,你们搞错了一件事。这黑流城可不是我的,而是千夜的,你们有什么想法,对他去说吧。”  “这......”宋启思没想到此行会遇到这种情况,转头望向千夜,一时不知该如何开头。  黑流城一文不值,真正值钱的是暗火。  然而在宋启思这类门阀老人眼中,出身和身份第一。千夜这种永夜平民,哪怕有了远征军高级军官的身份,也还是贱民,即使战力再强横,在没得到帝国封爵前,完全上不了台面。  所以在来之前,宋阀的考量中根本没有千夜这个人,惟一可虑的是赵雨樱。但现在铁幕血战赵阀自顾不暇,而且也不见他们动用暗火,可见并不把这放在心上,如此宋阀拿来用用有何不可?  即使宋启思亲眼见到千夜后,稍稍生了几分顾忌,也是出于一种惯性思维,在他的认知中,普通平民哪会战力超越等级。  事实上,此刻这位宋阀长老对宋子宁颇有怒意,今日宋子宁的言行坐实了阀内对他忤逆的指责。在宋启思看来,长老会确实目光如炬,高瞻远瞩,宋子宁根本没有栽培价值,不能对家族忠诚的人,要来何用?  所以宋子宁把一切推给千夜,宋启思第一反应就是他想讨价还价。只不过这个价码究竟该怎么开?尚需要计算一番。  宋子宁此时神态如常,看不出什么心思,千夜却在旁边听到现在,知道他心中定然不好过。身为宋阀阀主,宋仲年手上每年至少有两三次否决权,却舍不得用在这件事上。不管内中有什么原因,至少这次还是准备让宋子宁吃定这个委屈了。  不等宋启思想好说词,千夜已是缓缓站了起来,走到宋子宁身边,伸手按在他肩上,然后冷冷道:“暗火是我一手建立,这黑流城从里到外也都是我的。子宁的一份投资自有分红,不过和宋阀合作,我没有这个意思。”  宋启思眼底闪过一丝怒色,他主事至今,还少有遇到这样话还没说,就被直接拒绝的场面。他想了想,还是勉强堆砌笑容,道:“这等荒蛮之地有何前途可言,如今正是血战立功的大好时机,你若肯将暗火交出来,我宋阀可以给你一个出身。老夫做主,在阀内给你找个分家,予你宋姓,这可是未来封爵的基础!”  千夜一时无语,他当真不能理解宋阀这些人的思路,不由失笑道:“宋阀的用人之道,真让我大开眼界。只是听说贵阀向来重嫡轻庶,扶正抑旁,这个分家的宋姓,好像不值钱吧?”  宋阀这点毛病在帝国上层中并非秘密,也常常被人背后议论,但出于贵族的矜持,当然不会如千夜这样毫不给面子地当面点穿。  宋启思顿有恼羞成怒之意,“不值钱?可就算你攀附赵阀,那赵雨樱也不会给你门阀姓氏的出身!”赵阀最是心高气傲,高门大阀之中,惟有他们从不与士族通婚,更遑论让异姓入宗族。  千夜笑笑道:“你走吧,从今往后,我这里都不欢迎宋阀的人。另外,黑流城周围千里之地,是属于我的战区,也不想看到宋阀战队出现,否则会发生些什么事,我可不敢保证。”  宋启思又惊又怒,腾地站起,喝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千夜冷然道:“我的意思很清楚,在我的土地上不欢迎宋阀的人,如果你们战队敢踏入一步,那就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或许哪日我心情不好,不小心杀光了也不一定。”  “你!”宋启思气得指着千夜的手直抖,却说不出话来。他有心放几句狠话,可又畏惧千夜会悍然动手,他的侄子还在外间昏迷着呢,最后还是一拂袍袖,怒道:“贱民!蛮子!”  千夜冷笑,招来暗火军官,吩咐他们派人随宋启思等出城,要一直“礼送”到黑流城战区边界。这举措已和驱逐出境没什么两样,把千夜刚才说的不允宋阀进入之话,立刻变成现实。宋启思当然又被气得眼前发黑,不过谁也不会在乎他的愤怒就是了。  处理完此事,千夜转头对宋子宁道:“你们宋阀骂人,用辞都一样啊!”  宋子宁斜斜靠在椅背上,叹道:“张阀势大,赵阀显贵,白阀也算后继有人,我宋阀呢,又有什么?武不如人,只好以文论道,把各种礼仪规矩弄得繁复些,以示底蕴。这么长时间过来,在那群老家伙眼中,大部分世族都不如自己尊贵,是些粗鄙不文的人了。”  千夜瞪了宋子宁一眼,说:“你还不是一样!”  宋子宁精神一振,折扇一开,笑道:“你琴棋书画样样不如我,不是蛮子又是什么?”  千夜对此回应只是哼了一声,冷道:“看来要让你好好尝尝蛮子的味道了。”说着抬起右臂,转了转手腕。  宋子宁眼皮一跳,笑容顿时不那么自然,太玄兵伐诀实在太过霸道,他可不想亲身尝试威力。  千夜突然道:“我陪你回宋阀一次吧,去看看伯父的情况。”  宋子宁脸色控制不住地一沉,默然半晌,方缓缓道:“那不是正好入彀?闻道庄园是曾祖母静养之地,比宋阀本府还要难进难出。”  宋启思已把长老会挟制之意说得十分清楚明白,宋子宁留在外面还好点,自投罗网是最下下策,那些老家伙绝对不会适可而止。  千夜皱了皱眉,还想说什么,宋子宁说:“我在阀内还有点渠道,先探听一下情况再说。你现在看见了吧,有多少人惦记着我们那份军功,宋阀只是其中之一。这块肥肉留在手里越久,找上门来的就越多,还不如早点用出去。”  千夜点头,同样感慨。  宋子宁话题忽然一转,问:“你现在原力修炼到什么程度了,精纯如何?”  千夜早把九处节点尽数打通,剩下的就是积蓄原力和精纯原力。他原本依靠兵伐诀,修炼速度是他人十数倍,但经过宋氏古卷曜篇精炼之后,原力十不存一,这就导致积蓄原力速度比别人快不了多少。而千夜强横,能够容纳原力总量又比旁人多得多,想要晋阶要多花很多功夫。  不过宋子宁估计,千夜应该已经修炼到了冲击战将前的最后关头,否则也不会离开这么短时间就回来了。  听到宋子宁问起,千夜伸出手,自指尖射出一道细细原力。这道原力一出,整个房间内都亮起炽烈之极的光芒,温度急剧升高,在他指尖处如同燃起一轮小小太阳。  宋子宁眼前一片秋叶飘过,就此过滤了强光高热,当他看清千夜射出那道原力的本来模样,顿时大吃一惊,腾地站起,失声道:“原力化液?!”  他没有看错,千夜指尖射出已是一道有实体的水线,这是原力浓缩到了极致,已由气化液的表现。  “这怎么会?就是用曜篇精炼,再怎么也到不了这种程度啊?”宋子宁极为意外。  千夜收了原力,说:“原本是不行的。不过当我修炼到瓶颈后,发现还能用曜篇再重新淬炼一遍,于是就试了试。”  宋子宁心里算了算,愕然道:“重新淬炼一遍?这样你晋级得需要多少原力啊!”  “别忘了,我有太玄兵伐诀。”  真正用太玄兵伐诀修炼时,千夜才发现这门功法强横之处。它以大海漩涡之力压裂虚空,竟能源源不绝地汲取虚空原力。只此一项,修炼速度就是兵伐诀四十九轮的数倍。  而且虚空原力与世界环境中的自然原力有本质不同,普通黎明原力用曜篇精炼过后,十不存一,虚空原力却只需要两份就能够精炼出一份精纯原力。  就这样,千夜在游猎之余把全身原力都再度精炼了一遍,化气为液,进无可进,已到了晋阶战将的最后关头。单以原力精纯程度而论,世家那些压制等级的天才就算晋升了战将,也不过如此。他返回黑流城,就是准备找个相对稳定的地方潜修一段时间,正式晋阶战将。  听完千夜的话,宋子宁哈哈一笑,道:“如此正好!给你看看这个!”他从贴身口袋里抽出一张玉版,递给千夜。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5620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