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二四三 囚笼中的野兽

章二四三 囚笼中的野兽

  众多永夜强者自不会坐视千夜逃走,魔女一声冷哼,已不知去向。爱德华和罗勒自知理亏,也闷声不响地向着千夜逃走的方向追去。

  安文却叹了一口气,向剩余众人道:“你们跟我来。”就不疾不徐地向远方奔去,方向和爱德华、罗勒略有差异。

  几名血族强者们略一犹豫,不知道是否应该跟着安文,艾登冷冷地道:“你们不跟着少主,难道要跟着爱德华?你们认为他能够追得上魔女殿下的行踪?”

  这句话十分在理。在大漩涡内,经过一系列打击后,爱德华的权威已经大不如前。特别是他的血气完全没能压制千夜,更是让极度看重血脉传承的血族强者们心中存疑。

  当下就有几名血族强者跟上了安文,而另外几人则继续随爱德华而去。暮色一咬牙,还是走了爱德华离开的方向。

  艾登看到有几名血族强者被他说动,只是笑了笑,就随着安文而去。

  前方的安文速度也不快,看样子是免得几名血族伯爵跟丢。这几名伯爵都是来自于十二古老氏族后面几个家族,本来就和爱德华所在的帕斯一族不是很对付,加上爱德华在战斗中的表现很没有说服力,关键时刻屡屡拿他们当炮灰,所以这几名伯爵才毅然放弃了爱德华,转而跟随安文。

  只是以他们这样的速度,怎么可能追得上千夜?

  尽管安文显然是在照顾他们,但那几名血族伯爵也免不了有这样的疑惑。值此之际,远方突然传来阵阵轰鸣,魔力血气冲天而起,宛若两条巨龙绞杀在一处。

  如此声势,特别是血气中那深如大海般的威压,令一众血族伯爵心惊胆战,就连血气运转都缓了一拍。同时他们心中感觉有点复杂,不知是终于追上了的放心,还是又要面临生死之战的担心。

  魔女已经截住了千夜,正在激战。爱德华和罗勒扑了个空,正自转向,从远处疾赶过来。还是安文的方向正确,笔直对着战场而去。

  几名血族伯爵尽管被震慑得身体酥软,但都准备加速,赶往战场。前方安文却不着急,速度放得更慢,淡定道:“这么急着过去干什么,送死吗?等着她把千夜的力量消耗得差不多了,才是用到你们的时候。不过,若你们还想尝一尝原初之枪的威力,那就……”

  安文一句话还未说完,忽然感到一阵强烈的悸动,不由自主地向远方望去,恰好看着一道淡金色缠绕着黑气的光柱冲天而起,直刺天空!

  那是一根异样的光羽,外缘和羽柄都是深沉的黝黑色,只有羽毛中段闪耀着淡淡的金色光芒。

  当这根光羽入眼的刹那,安文竟再吐不出半个字来,眼睁睁地望着它射向天空。极度的危险,极致的力量,让人忍不住战栗,又不甘转开视线。

  高空中隐隐出现一个窈窕身影,淡得几乎看不见。但这根黑色勾边的光羽就如长了眼睛,直射这道身影,瞬间就击穿了她布在身前的道道飘带般的魔气,轻易得如同穿透的是腐纸败絮。

  魔女闷哼了一声,身影凝在半空,时而清晰,时而黯淡,魔气更是如煮沸的水,翻滚不定,显然已失去控制。

  安文这才缓过神来,一声低呼,腾身而起,向空中的魔女飞去。

  魔女转头,用无形而冰冷的目光让安文停下,冷道:“我没事。”

  安文欲言又止。千夜这记原初之枪大异以往,打得魔女都无法隐藏在虚空,连魔气都有些失控,要说没事,有谁会信?但他也知道魔女极为高傲的性子,既然说了没事,那就算有天大的事也不会想要安文来插手。

  真若没事,她怎么会呆在这里一动不动,放任千夜离去?

  似是知道安文心中所想,魔女淡淡地道:“放心,他也受了伤,逃不出我的手心。”

  安文望向地面,在一片岩石上,正有几点火星在徐徐燃烧,火焰已行将燃尽。他心中一动,就落在岩石边,伸指拈了一点火焰,放在眼前仔细地观看。一直看到火焰燃尽,他才道:“燃金之血?”

  安文的声音中难掩震惊。魔女此刻身形再度变得暗淡,如同一抹淡墨色涂抹在天空,看来伤势已经得到控制。

  她罕有地透出凝重,道:“不错,就是燃金之血。”

  “除了那些老家伙,竟然还有人能够拥有燃金之血?这难道是说……”

  “没错,他应该已经成功沟通了鲜血长河。”

  安文双眼微眯,片刻后方道:“这可是个重要消息。”

  “你很少会说这种废话。”

  安文轻叹一声,道:“我的意思是,这么重要的消息,究竟要不要告诉永燃之焰陛下。”

  魔女轻咦一声,有些奇怪,道:“难道你是想要报给另外两位陛下?皇帝陛下就不必说了,这点小事还不必惊扰到他。而另一位陛下,你应该更清楚他刻下的状态。”

  安文道:“我的意思并非选择派系或者是家族,而是说,是不是把这件事瞒下来。”

  魔女显得很是意外,“真看不出,你还想要靠一已之力干掉千夜不成?哼,不要说我看不起你,就凭你分心那么多的杂务,别说干掉,就是想要胜他都没什么机会。你那几招剑技确实巧妙,基本上无人能避。可是那又有什么用?就算你砍得中千夜,也砍不死他。倒是他的一枪,很有可能要了你大半条命。”

  安文对于魔女毫不留情的嘲讽,只有苦笑以对,反问道:“难道你不想亲手干掉他吗?”

  魔女认真地道:“看在你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还真有些学问的份上,我也不妨告诉你实话。从身为至强者的角度,我当然想要亲手干掉他。他越强,就越是磨刀之石,可以托着我达到更高的境界。然而,从我族的立场,及早干掉他才是正途。他现在就能沟通鲜血长河,如果让他成长起来,很有可能成为第二个哈布斯,点亮鲜血长河中的某个印记。那样的话,会有什么后果,我想你也很清楚。”

  安文默然,片刻后长叹一声,道:“我只是觉得,抛开种族的立场,千夜这个人确实不错。他未来成就必会极高,等到我们都登临巅峰的那一日,或许在探索虚空深处时,会是最可信任的伙伴。”

  魔女哼了一声,讥讽道:“你都未必能成大君,现在就想着探索虚空,是不是早了点?”

  安文自信一笑,道:“只要你能成大君,我也必成大君。在探索力量极致这条不归路上,你眼中那些杂学可比什么秘法血脉有用多了。”

  魔女一声冷笑,当然不信。

  安文恍若未闻,向天空一指,道:“你想过没有,这天空尽头是什么?天幕之后又是什么?我们此刻所在大漩涡究竟是在哪里,为何在永夜二十七块大陆周围,乃至穹顶诸星中都找不到它的所在?将历代无数至强者困于此处的无尽虚空究竟是怎样形成的,它是古已有之,还是某个我们还难以理解想象的大能,为我等设下的囚笼?”

  这一系列问题,魔女似是从未想过,或是想了也不会有答案。每个问题都如同一记悠远钟声,震得她心神激荡。

  安文最后道:“你不觉得,和这些问题,和我们身处的茫茫世界相比,眼下各族间的仇恨都很是无知可笑吗?就好像被关在笼中的一群野兽,非要打个你死我活,争个王者高下出来,这又有何意义?就算你灭了所有对手,霸占的也不过是个囚笼而已。”

  魔女终是轻叹一声,道:“或许你说的是对的。但只有等我们身成大君的那一日,说这些才有意义。此时此刻,还是先抓到千夜更加重要。就算我们最终只是囚笼中的王者,也好过被别人灭掉,看人家成王。”

  这番道理,安文也无从反驳,惟有叹息,“人人都是如此短视,又怎可能打破囚笼,去往广阔天地?”

  魔女却道:“在你前往辽阔天地之前,拜托先提升点战力吧。不然你拿什么打破囚笼?”

  安文哑口无言。

  放眼天下,能够鄙视安文战力的人也没有多少,只是魔女恰好是其中一个。

  安文摇了摇头,道:“那就听你的吧。千夜现在在哪里?”

  魔女道:“我正在找,他逃不了多久的……抓到他了!”

  魔女瞬间消失,只在空中留下一道淡得几乎看不见的墨线,来为安文指引方向。这道墨线是魔女独有的魔气所化,也只有安文能够看得见。

  此刻爱德华和罗勒早已赶到,见魔女和安文不动,他们也只好等着。事实已经证明了,只有靠魔女才能把千夜抓出来。

  魔女用魔气构筑了一道无形边界,阻止其他人靠近。爱德华和罗勒自然是感觉到了这条警告。是以千夜受伤后留下的燃金之血,并无人发觉。

  而整个过程中,安文和魔女都是在用魔裔至高秘法在交谈,所有内容通过魔气互动,外人根本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别说爱德华和罗勒,就是艾登也不清楚他们谈话的内容。

  片刻后魔女离去,安文向众强者打了个招呼,就顺着墨线追了下去。爱德华和罗勒这次终于学聪明了,赶紧跟上。爱德华则是面沉如水,对于一开始就选择了安文的几名血族伯爵,连看都不看一眼。

  PS:请假条——下周有重要工作安排,可能连续出差,更新不定。俺会尽力保住月度目标。

  。

  a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56288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