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一六六 归途

章一六六 归途

  宋子宁一眼看过去,立刻就是一声惊呼:“虚空水晶!这么大?”  “虚空水晶?”千夜想起刚捡到这块东西的时候,它内部确实在不断生成虚空原力。:3w.  宋子宁拿过来看了看,目光在棱形水晶被填补过的缺口处停留了一下,道:“这里是什么?镶嵌?”  千夜简单地说了说自己在波图蛛魔子爵城堡找到小水晶片,以及在黑森林得到整块水晶的经历。  宋子宁点了点头,道:“我也不是很确定,最好叫南宫小鸟来看一下,她才是这方面的行家。”  宋子宁把房间略略收拾,抹去一些不能让外人看见的痕迹,然后叫进自己亲随和侍女,让他们去安顿沉睡的小女孩,并且请南宫小鸟过来。  虽然在宋子宁和千夜的对外说法中,朱姬是千夜游猎期间从一个覆灭的人族聚居地捡回来的孤儿。但看那些随从和侍女的眼光,宋子宁不由郁闷了,就算这个借口听起来挺拙劣,为什么就没人猜这是千夜干下的坏事?那种大家都懂,七少不用解释的眼神是怎么回事!  千夜当然在一边捧腹不已。  片刻之后,南宫小鸟就匆匆赶来,看到久别未见的千夜脸上泛起红晕。没寒暄几句,她一眼瞧见桌上放着的东西,当即惊叫起来,“虚空水晶!还是极品!”  南宫小鸟一下就扑了上去,抓起那块外表黯淡无光的水晶,仔细看了好一会,才恋恋不舍地放下。  “这东西是做什么用的?”千夜问。  “这就是目前能够找到的最上等的动力源啊!”南宫小鸟答道。  经过她一番详细解释,千夜才明白虚空水晶就相当于连通虚空的一处天然节点,在适当原力法阵的激发下,能够源源不断地供应虚空原力,永不衰竭。然而这种物质并非矿脉或者固定区域能够产生,只在一些极端情况下突兀出现,因此极为罕见,可遇而不可求。  虚空水晶在帝国最重要的用途,就是打造战舰的动力炉。小手指大小的一颗虚空水晶足以驱动一艘驱逐舰,而千夜得到的这颗虚空水晶大得不可思议,完全可以驱动帝国最高规格的‘天火’级母舰。  至目前为止,帝国浮空舰队的超级战舰十分有限,只有区区十余艘。如此稀少,不是因为造不出,也不是因为用不起,而是没有足够虚空水晶,造不出动力炉。  有了这样大小的一颗虚空水晶,帝国就会多出一艘战舰。当日众多贵女随魏破天来到黑流城时,千夜曾见过帝国主力战列舰,仿佛城市的整个街区拔地而起,而那艘还不是天火级别。若是虚空水晶能够交易,那么整艘战舰其它部分加在一起,也没有一颗虚空水晶值钱。  不过南宫小鸟确认后,千夜在捡到宝物的喜悦之余,也感觉到了麻烦。这种东西可是最重要的战略物资之一,很难处理,也不是谁都能拥有的。  宋子宁和千夜对视一眼,明白彼此心中所想,宋子宁即道:“这颗东西我想办法处理吧。”  接下来是极为平静的日子,铁幕血战仍在继续,从鬼索和远征军总部定期发来的报告上,可以窥见战场的激烈和血腥。不过休养生息中的黑流城恍若一座避风港,人流如梭,秩序井然。  千夜对于去赵阀心中仍在犹豫不决,他并不是害怕危险,而是本能抗拒着当年的事情真相。宋子宁没再多劝他,而是热火朝天地做着战备,准备趁铁幕的大好时机,率领暗火扫荡黑暗国度,至少把黑流战区相邻区域踏平,巩固扩展千夜之前的西进成果。  朱姬则和所有同龄人类小女孩一样,开始吃了睡,睡了吃的生涯,完全看不出什么异常。不过喜欢扑到宋子宁身上叫妈妈的习惯仍然存在着,让七少极度郁闷,而她面对千夜的时候,才会表现出一丝与寻常小孩的不同,仿佛恐惧又顺服。  这天下午,还是三、四点钟,头顶铅灰色天穹一成不变,城市里按照惯常的时间表,开始亮起点点灯光。  千夜走在黑流的街道上,看着这个现在属于他的城市。前方是一片横跨了两个街区的工地,粗大的蒸汽管道轰鸣着传输动力,推动比周围楼层还要高的巨大机械,无数工人在脚手架上工作着。  无论是城墙的修补,还是街区重建都已接近尾声,用不了多久,来自各个地方的人流会把这些或简单或豪华的建筑填满,于是黑流之战的创伤就会成为地方志上被翻过去的一页。  这就是永夜,贫瘠黯淡的土地,却拥有无比坚韧的生命力。  千夜站在一堆蜘蛛网般纵横交错的蒸汽管道上,眺望着点亮了大半个城市的灯火,又转过头,目光越过城墙投向无尽荒野。  他突然心中一动,低下头。一段街道上,摩肩擦踵的人群中,有个年轻男子驻足抬头,望了过来。  千夜看到那张熟悉的面孔,忽然感觉有些恍惚,隔了一个大陆的天玄春狩似乎就在昨天,又好像已经是一个世纪那么遥远。  那人凌空浮起,一步一步走到千夜面前,浅色短发被风吹得不断扑打在俊美的脸上,他微笑道:“千夜,很久不见。”  千夜沉默了一会儿,才道:“赵二公子。”  与天玄春狩时相比,赵君弘的气质有很大变化,张扬的傲慢完全收敛在沉稳的眉眼下。他穿着一身普通武士服,背上的银翼幻想完全罩在连帽披风下,除了那挺拔优雅的身姿外,乍眼看去与来来往往的战士没有什么两样。  赵君弘也在上下打量千夜,含笑道:“我们约战的时间都已经过了,可是看来,我是越来越及不上你了。”  千夜绷紧的身体略略放松,露出一点浅浅笑容,“二公子如果有兴致,我可以奉陪。”  赵君弘黝黑深邃带点紫的双眼蓦然一亮,颇有跃跃欲试之意,随即遗憾地道:“原本铁幕血战正是大好时机,你我并肩战斗,也好较量一番。可惜雨樱正在西陆等你,她早就放了话过来,若你再不去,她就亲自来抓人了。”  “雨樱?她的伤好了?”  “还没有,若是好了,她哪还能老实待在家里?”赵君弘顿了顿,温和地道:“四弟如今总领赵阀血战的诸支战队,无法脱身,所以由我来陪你去西陆。”  千夜再次沉默。  “上面风不大吗?”一个声音在近边响起,与此同时还夹杂着咿咿呀呀的软糯童音。宋子宁站在下方街道上,含笑看着两人,朱姬如树袋熊般手足并用紧紧挂在他右臂上。  前往暗火基地的路上,千夜才知道,赵君弘是一个人来的,没带任何随从护卫。赵阀在血战战场上局势紧张,赵君弘掩饰身份孤身前来,就是不想节外生枝,惊动他人。  此外,赵雨樱原来不在西极城赵府,人已经到了西陆边缘一个赵阀的浮空艇转驳基地。千夜心里明白,赵雨樱是中断了疗伤过程,专门来接自己,若再拖延下去,她真可能会跑到永夜来,亲手把他抓到赵阀去。  有些事情,终究无法回避。  千夜回到暗火的住处后,就开始收拾行李,实际上也没有多少东西需要带的。赵君弘此来本就要掩人耳目,于是一直留在了千夜的房间里,两人交谈得不多,实际上都在小心翼翼绕开一个话题。  千夜擦拭完双生花,忽然道:“赵四公子说,他手上有一块我母亲留下的水晶锁片。”  “君度这次回赵阀晋升战将的时候,把你的事情告诉父亲大人了。所以,你这次回去,父亲大人会在,要交给你的东西也在他那里。”  赵君弘口中的父亲,自然就是承恩公赵魏煌,也是千夜的父亲。  千夜又沉默了。  赵君弘轻轻道:“当年,我和大哥、三弟都已经入学,家里只有君度,所以他曾经和你格外亲近,或许你不记得了……那件事情的发生,他并没有亲眼目睹,但仍然对他冲击很大,这些年都心结不解。”  “然而那事内情十分复杂,我们努力多年始终无法得知始末。到如今,当初牵涉其中的人也大多已经不在了。具体如何,还是让父亲大人来说吧,不过也许他能够告诉你的也很有限。”  “为什么?”千夜终于开口。  “因为当初事情发生时,父亲大人还在万里之外和叛军作战。等他听到消息赶回来时,一切都已经晚了。”  听到这里,千夜心中莫名的放松了些许,室内再次归于静默。片刻之后,千夜的声音终于响起:“如果可以,明天出发吧。”  行程预定在第二天清晨,暗火没有多少人知道千夜要远行,南宫小鸟是其中之一。她一路将千夜送到浮空艇门口,多少次欲言又止,直到浮空艇的门关上,也没能将想说的话说出口。  引擎轰鸣,已经有了岁月痕迹的浮空艇腾空而起,飞向茫茫天际。南宫小鸟在原处站着,直到浮空艇完全消失,才慢慢转身离去。在她尚有稚气的脸上,不知何时爬上了许多忧伤。  千夜刚走,宋子宁就派人将南宫小鸟请到书房。  “坐吧。”这一次宋子宁和颜悦色,不再和以往那样冷漠。  “我站着就行了。”南宫小鸟却很冷淡,显然上次宋子宁劝她离开千夜的事情没有那么容易遗忘。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5629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