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一六七 回家

章一六七 回家

  吾王所指,剑锋所向!  宋子宁笑了笑,淡然道:“不必紧张,我已经不会再想把你从千夜身边弄走。不过既然现在南宫世家暂时退却,我觉得也应该和你好好谈谈了。那就是,为什么南宫远博对你这么感兴趣?”  南宫小鸟小脸胀得通红,怒道:“难道原因还不够清楚吗?我......我小时候的事你们早都知道了,为什么还要我再说一遍?”  “不,那个不是原因。”宋子宁摇了摇头,继续说:“以南宫远博的身份地位,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他身为家主,却为了你不惜同时得罪赵阀、远征军和红蝎,若只是为了得到你的身体,你觉得这可能吗?南宫远博如果真是这种人,那他也坐不到家主的位置。”  见南宫小鸟眼中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慌乱,宋子宁身体前倾,盯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地问:“南宫小鸟,你究竟瞒了我们多少?”  “没,没有!”南宫小鸟开始慌乱,然后在宋子宁凌厉的目光下,不由自主地把头越压越低,完全不敢抬起来。  宋子宁正色道:“我不想帮你,但不得不帮千夜。他已经为你招惹到了不少麻烦,而你现在瞒着我们的那些事,会给他带来更大危险。你不会认为,铁幕永远都会存在吧?一旦铁幕消失,千夜怎么办?”  南宫小鸟双手绞在一起,身体都在微微颤抖,犹豫不决。  “你告诉我原因,我才知道应该做些什么防范。否则的话等铁幕消失,就来不及了。我不希望到了那个时候,千夜还要面临南宫世家众多强者的追杀,却不知道自己为何而战。”  南宫小鸟的脸色渐渐苍白,最终还是摇了摇头,说:“我......没有秘密。如果这里不愿意留我,我......我就回红蝎去好了。”  宋子宁叹了口气,说:“你想呆多久就可以呆多久。只是,好自为之吧。”  南宫小鸟欲言又止,最终还是离开。  宋子宁慢慢走到墙边,久久注视着墙上的战区图,然后伸出手,一点点划过去,突破人族疆域的边界,深入黑暗国度,最后超出了永夜大陆的边缘。而越过无尽虚空,是另外的大陆,另外的国度,直到中立之地。  千夜不是第一次坐浮空艇了,但每次看到大地在脚下掠过,依旧震憾。  老旧的浮空艇发出震耳轰鸣声,整个机舱都在震动着,仿佛随时都可能散架,完全谈不上舒适可言。舱室用得久了,总有种古怪味道,那是体味、烟草、酒精以及说不出的臭味混在一起的味道。  浮空艇侧后方,不断冒着滚滚黑烟,拖出长长尾迹。偶尔有强风从后方吹来,黑石燃烧产生的浓烟就会回灌舱内,呛人的味道要很久才会消散。  这次行程避开了公共航线,也没使用赵阀的艇舰,而是像千夜上次去西陆一样,选择了走私通道。舱室不大,但千夜和赵君弘占掉了两个浮空艇上最好的房间。这艘浮空艇还载了几十个人,他们的最终站都是其它大陆。  千夜把自己扔在床铺上,想要休息会,可是脑袋里无数念头此起彼伏,烦乱不安,怎么都静不下心来。他索性张开眼睛,盯着锈迹斑斑的天花板,动也不动。  浮空艇越过山海大地,最终降落在一个规模大了数十倍的起降场上。放眼望去,天空中足有十余艘浮空艇,或是赶来,或是远去。其中不乏军方战舰和大型运兵船。一艘运兵飞艇刚刚降落,舱门大开,成队的战士正从机舱内走下。  仅从这座起降场上,就可以看出帝国的战争机器已经开动。  赵君弘带着千夜找到了一艘没有任何标志,却一看就是高级货的跨大陆小型飞艇。它早就整装待发,他们一上去飞艇就腾空而起,随着一面面原力帆张开,速度逐渐加快,跃入大陆间的虚空,向着西陆飞去。  一日之后,浮空艇就降落在西陆边缘的一块飞地上,准备在这里简单补给能源,再行起飞。而赵君弘将在这里直接折返永夜战场。  艇身微微一震刚触到地面,就听见舱门被急促拉开的声音,赵雨樱大步走了进来。  “怎么样!小五,是不是很想老娘啊?”一见面,就是典型赵雨樱式的问候,还有一个猛烈的拥抱。  “这个......”在这种问候前,千夜总是不知道应该如何回应。  好在赵雨樱也不需要他回应,转向一边的赵君弘,用力拍下去,道:“二哥,几天不见你好像又突破了啊?”  赵君弘却是早有准备,一步侧移,人已到了舱门边,笑道:“我的武力不过了了,再怎么突破也比不上雨樱你。”  不料赵雨樱听了,却双眼瞪圆,怒道:“赵君弘!你别拐弯抹角来揭老娘的短!我不就是桌面推演的时候输了你几场吗,那也是老娘自己不小心好不好?”  赵君弘微笑道:“侥幸而已。若是实战,你当能突入中军,那时说不定还会有变数。”  赵雨樱顿时得意洋洋,道:“你知道就好!”象是根本没有听出来赵君弘话中有话。既然都知道了她要突入中军,那以赵君弘用兵之稳,岂会没有布置?  赵君弘也不和她争辩,向千夜点点头说:“有雨樱陪你,我也就放心了。这就别过,我去永夜了。”  “赵二公子……”千夜顿了顿,道:“保重。”  赵君弘微微一笑,“铁幕之下,不过游戏。等你晋升战将后,你我兄弟总会在铁幕之外再见。”  千夜目送赵君弘离去,心中一时百味混杂。在有限的几次交谈中,赵君弘并没怎么提起赵阀铁幕血战的情况,还明确表示,虽然千夜曾以赵雨樱的名义打下了大笔军功,可是无论他还是赵君度,都没有让千夜正式加入赵阀战队的意思。  两天后的正午时分,千夜和赵雨樱已站到了西极城赵府大门口。  宛若一座小城的赵府,大门和城门没什么两样,城楼高五十米,阔数百米,红漆铜钉城门上方书着“燕云赵氏”四个大字,每字都有数米见方,铁钩银划,气象万千。  千夜和赵雨樱在府门处下了车,换乘只能在府内通行的专用车辆。  一上车,赵雨樱就大大咧咧地挥手说:“派人去给承恩公送个信!不过下午是堂叔处理军务的时间,未必有空,你就先住到我那里去吧。”  于是,不等千夜说话,车辆就发动了,在广场上转过半圈,向东边的幽国公府方向驶去。千夜张了张嘴,最终没有发出半点反对声音。  而原本在换车点还立着两名随从就彻底被众人忽略,赵雨樱连眼角都没扫他们一下,千夜当然也不知道,那两人是隶属承恩公府的部下。  接连穿过两个街口后,从旁边走出一群有说有笑的年轻子弟,看衣饰服色,应该都是嫡系。  被众人簇拥着的一个年轻人抬头看到了车上的赵雨樱,顿时精神振奋,急忙走过来,高声叫道:“雨樱!你回府了?”  赵雨樱看来和这年轻人关系还不错,加上现在心情正好,就吩咐停车,推门下了车。  那年轻人急行几步,就到了赵雨樱面前,身法不俗。他秉承了赵阀血脉一向的特点,生得高大英俊,满脸阳光,而且笑容真心欢畅。  “雨樱,你伤还没好,怎么就跑出去了?我一个好朋友带来了一份沸龙散,对治疗原力损伤有特效。我还想怎么交到你手里呢,结果你就回来了。一会我就让人送过去!”  赵雨樱笑道:“我伤要是好得快,对你可不是什么好事啊!怎么,上次打得你还不够惨,这么着急就又想被我收拾一顿了?”  那年轻人立时有些尴尬,随即哈哈一笑,说:“打不过你和君度,难道就不打了吗?被揍一顿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何况若是排兵布阵,你也未必能够赢我。”  他目光转向千夜,原本随意的目光在见到千夜俊美过人的容貌时,微微吃了一惊,随即含笑问道:“雨樱,这位是你朋友吗?”  此人言谈得体,气度不凡,千夜对他印象也还算不错,但是这一问却隐隐感觉出一丝警惕的意味。  赵雨樱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直接把手往千夜肩上一搭,“是我最好的朋友!”  最好的三个字,赵雨樱说得格外郑重。  那年轻人笑容有刹那不自然,但仍保持风度,微笑道:“雨樱的朋友那就是我的朋友,欢迎来赵阀。你们这是?”  “千夜他刚到,还没收拾地方,先住在我那里。”此话一出,周围众人顿时都脸色有异。赵雨樱就象完全没看见似的,对那年轻人挥了挥手,说:“我们先走了。等我伤好,再去演兵场较量一场!”  “那是当然。”那年轻人含笑目送他们离开,等车辆消失在转角处后,他的脸色才阴沉下来。  旁边一人沉思,忽然说:“修竹公子,可从来没见雨樱小姐带人回自己府上住啊!”  赵修竹眼神数变,最后道:“去查查他是谁。另外,无须做什么,把消息传给赵风雷即可。就算要争一争,也等本公子晋阶之后再说。”  “公子高明。”  赵修竹哼了一声,又向幽国公府的方向重重投去一瞥,方才和众人离去。  赵府虽大,消息却也传播得极快。  幽国公正在书房看书,一名随侍多年的亲随就敲门进来,在他耳边低声说了些什么。幽国公面色当即有异,亦喜亦忧,沉吟许久,方说:“雨樱和千夜......若千夜真是当年那孩子,倒也无妨。”  “老爷,那现在该怎么办?府里上下,总少不了嚼舌头的贱奴。”  幽国公呵呵一笑,道:“无妨,就让他们说去。反正最头疼的不是我们,而是承恩公吧!”  燕国公府内,赵风雷几乎是跳了起来,吼道:“你说什么?雨樱带了个男人去她的府上住?”  那随从战战兢兢地道:“是,是的。小人亲眼所见。”  啪的一声,赵风雷一个耳光抽了上去,怒道:“你亲眼所见,就任他们那样回去了?!”  随从只得连连道:“小人无能,知罪!知罪!”  可实际上多年来赵雨樱凶名传遍阖府上下,别说他一个小小随从不敢说三道四,就是赵风雷本人在场,多半也不敢说什么。赵雨樱可从没有不敢动手的说法。  赵府另外一角,有座清幽独院。院中有一汪碧水,山石花木掩映中,座落着一栋精致小楼。池水中,不断有缕缕清气浮上,到得院墙处就不再向外散溢。只要在这里呆上片刻,即会感觉神清气爽。这是因为园下修着一座庞大的原力法阵,不断转换出精纯黎明原力,供应院内消耗。  院门处有间小小门房,一名年迈老婆婆坐在里面,正打着盹。这座曦园在整个赵府中都是有名的好去处,但也是禁地之一,不仅外人不能随意乱走,就连本家子弟都需事先提交名帖,获得许可后方能进入。  小楼二楼处,赵若曦凭窗独坐,懒洋洋地打了个呵欠。旁边一名侍女道:“小姐近日精神好了许多呢!”  “是吗?”赵若曦浅浅一笑,只是略带淡淡的苦涩味道。她幽幽一叹,自嘲道:“今天只是不那么困倦而已,就叫精神好了。像我这样的人,也不多吧?”  侍女忙道:“小姐说的什么话!那些俗人还不都是天生的劳碌命,哪能和您相比?您可是注定要写入史册的大人物呢!”  赵若曦叹口气,说:“我啊,宁可和那些普通人一样,能够随心肆意地到处走走看看。”  沉默片刻,赵若曦忽然问:“你老实告诉我,最近的药量是不是又增加了?”  侍女立刻显得有些慌张,最后实在无法,方咬着下唇,轻声道:“只是增加了两成而已。”  “果然。”赵若曦自嘲地一笑,伸手拿过桌上镜子,一边看着倒映出的自己,一边说:“最近府里有什么新鲜事,你跟我说说。”  那侍女觉得这是个转移她注意力的好机会,急忙笑道:“还真有一件趣事呢!幽国公那边的雨樱小姐刚刚回来,据说还带了个男人,而且直接安排进自己的住所。我们都说啊,这下子幽燕两府可就要热闹了!有好多位公子都想要和雨樱小姐结亲呢!”  赵若曦果然有了些兴趣,“雨樱姐从来没有什么看得上眼的男人啊,这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据说生得非常好,简直和君度少爷都有一比。啊,对了,好多姐妹们都说,单论容貌就是在那些血族或魔裔面前,也不落下风!他名字也很有味道,叫千夜,就是不知道姓什么......”  啪的一声,赵若曦手中镜子落在地上,摔得粉碎。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5632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