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三 狭路相逢

章三 狭路相逢

宋子宁十分仔细地听千夜说完部经过,沉思了一会儿,道:“如果你要去赵府,切记不要直接进去,先用信物联系赵君度,让他出来找你。”
  千夜没想到宋子宁会说这么一句话,呆了呆,“你认为他说的是真的?”
  宋子宁眼中闪过复杂之色,“赵阀那位四公子,虽然性格极为恶劣,却是一言九鼎的人。”况且以赵君度的地位和权柄,怎会莫名其妙地去认一个血缘兄弟。 ”小说“小说章节
  房间里一阵沉默。
  宋子宁后道:“虽然各阀肯定是派小辈来为老祖宗祝寿,但是遇到赵君度的机会不大,他的身份已经有点高了。事实上,近年来,此类活动出面的一般都是老大赵君毅和老二赵君弘。”
  两人遂不再多说,开始准备出行。
  从永夜大陆到帝国本土,宋阀所在的高陵行省,有颇长一段航行旅程,而安国公夫人寿辰的正日子就在六天以后,时间已经相当紧张。
  大部分东西都提前准备好了,麻烦的是千夜需要转换身份,其中包括整体易容。不过宋阀高手如云,过分的改装法瞒过强者眼睛,他也只是用药物改变肤色,然后对眉眼鬓发做适当修饰,以改变属于千夜的气质而已。
  千夜的身份名叫安人忆,确有其人,是宋子宁两年前收在麾下的一名管事,比千夜大三、四岁,难得的是两人身高体型相近。那人是宋子宁的暗子之一,在人前露面稀少,近又将远行去执行完没有身份的任务。
  原本千夜顶替此人去参加大考,事后成为宋阀门客,就能拥有一个能够光明正大在人前出现的身份。只是人算不由天算,谁zhidao会在西陆被赵君度撞个正着。
  第三天中午,宋子宁和千夜乘坐的浮空艇在商丘城外的飞艇基地降落。
  商丘城是高陵行省首府,也是宋阀主城,历经数百年精心经营,已是比繁华。这里背靠云山,前临澜江,坐拥沧澜平原,城分八区,足有数百万人口,规模直逼帝都。
  这里也是整个行省交通要隘,和其它三阀不同,以商立族的宋阀由于封地在帝国腹地,因而只有一省,就算开疆拓土也是与本家法相连的飞地。然而虽然土地面积有限,却是膏腴之乡,物产丰饶,数倍于边塞苦寒之地。
  浮空艇缓缓降低高度,千夜从舷向外看去,城市还在远处,眼前却是一座小型的飞艇城市。
  一直延伸向远方的停机场上竟然同时停泊着数十艘大型浮空艇,一字排开,几乎看不到尽头。天空中则有密密麻麻数十艘飞艇在盘旋,等待入港。而地面上整整十八座起降坪上,不断有浮空艇交替起飞降落。
  或许因为安国公夫人寿辰将近,许多中小型飞艇上都是不同门阀世家的标记,而带着宋阀家徽的浮空艇则尽显商族本色,货运艇的比例相当高。
  宋子宁留在本家的随从早就前来等候,他的车辆上有宋阀嫡系的徽记,仍然在出基地的时候排了近半小时队。
  千夜和宋子宁共乘一车,外景物飞地向后倒去。
  他们的目的地不在商丘城内,而是位于西郊的“闻道庄园”,安国公夫人隐居之地。
  但是只看道路状况就zhidao“闻道庄园”虽名为避世之所,在宋阀中的地位并不亚于首府。那是一条可容八辆越野车并行的宏伟大道,并不比商丘城的环城公路规模小。
  刚上大道没有多久,千夜就看到了一座十八米高的单体动力塔。为一条道路建设专供灯光和防御设施使用的动力装置,那是帝国一级公路才有的配置。
  旁边车道有数辆越野车速超了过去,两个车队交错之际,一辆越野车上突然响起‘咦’的一声,随即那几辆越野车猛然转向,强行插进宋子宁的车队中间。
  驾车司机一脚踩死刹车,轮胎和地面摩擦着,发出刺耳的声音。
  宋子宁的身体骤然变得轻若物,伸手在前方车座上一扶,虚浮在空中。千夜则在一边车壁上撑了一把,钢板立刻嘎嘎吱吱的凹陷下去,不过他也稳稳地坐在了位置上一动不动。
  可是前排副座上的一名随从就没这个本事了,一头撞在车上,直接飞了出去,随后砰的一声摔在另一辆车身上,又被落在地。
  越野车疯狂般原地转了个圈,与插进来的车用力碰了一下,这才到路边停下。
  对面越野车的车门打开,跳下一个满脸笑容的年轻人。
  他张开双臂,用十分夸张的语气叫道:“啊!这不是我亲爱的七弟吗?真没想到会在这里看见你。你不会zhidao,见不到你的日子,我有多辛苦!”
  他随即向身后打了个响指,怒道:“都下车,你们傻了不是!在七少面前,还敢大模大样地坐着,看我回去剁了你们的腿!”
  从七八辆越野车上跳下来几十条大汉,个个都是等级不低的战士。他们在年轻人身后站好,齐声道:“七少好!”
  宋子宁原本就没带多少人,三辆车上除他和千夜外,只有八名战士,此时也纷纷下车,只是和对方对峙起来,显得气势十分羸弱。
  千夜眼皮跳动了一下,轻声道:“很开眼界,我以为天蛇帮的那些家伙们又活过来了。”
  宋子宁略带好奇地问:“天蛇帮?”
  “永夜大陆上一个被我灭掉的三流帮派。”
  宋子宁轻咳了两声,拉开车门,下了车,微笑道:“子齐堂兄,在这里看见你,我也十分意外。这都是你招的人吗?看着有点眼生。那些老人呢?”
  宋子齐眼中寒光一盛,说:“近出了点意外,损失确实有些大。不过你也看到了,现在我已经补齐人手。当然,我的损失是一定能找回来的,你说是不是,小七?”
  宋子宁笑而不语。
  宋子齐向从车里摔到地上的那名随从看了一眼,说:“这不是已经收了点利息吗?哦,居然还能动,命倒是够硬的。”
  他话音刚落,旁边一辆越野车的司机猛地动引擎,直接向那重伤的随从压了过去!
  宋子宁这方的战士们都脸色大变,有人立刻冲出,一把抓起那名倒地的随从,向后疾退。可是他的动作还是略慢了一线,被越野车车身擦到,只听砰的一声,他连退了好几步,脸色闪过一丝苍白。
  当越野车发动时,千夜忽然感到一道凛冽杀机锁定了自己。他抬头望去,见宋子齐身后一名留着短须、面容阴沉的男人正冷笑着毫不掩饰地紧盯住自己。
  那是一个九级战士,身上时刻散发着硝烟和血腥的味道,一看就zhidao是个杀人如麻的精锐老兵。这样的人都很难缠,在那种不限生死的擂台战中,他们往往比等级高的战士还要危险。
  千夜却是笑了笑,稍稍动动左手。宋子宁突然伸手过来,在他肩上按了按。于是千夜收敛了气息,仍是静静站在一旁。
  宋子宁淡淡道:“既然三哥这么着急想把利息收了,那么就请便吧。”
  宋子齐向前走了两步,靠近宋子宁,轻声说:“你觉得我会上这么愚蠢的当吗?故当街杀人,可是会被取消继承权的。呵呵,我刚才只是想要他两条腿而已。”
  宋子齐转头望了千夜一眼,感知肆忌惮地刺向千夜,然后露出讥讽的笑容,道:“这就是你的客座武士,居然九级都没到。七弟,你的眼光怎么越来越差,还是说已经穷到连个九级战士都雇不起的地步了?实在没钱的话,告诉哥哥我啊,我给你出!啊哈哈哈!”
  宋子齐边笑边转向千夜,伸手就想拍他的头,就像对待家养宠物似的。
  宋子宁脸上微笑如故,右手指间却出现叶片状的寒光。
  然而千夜双眉微皱,突然一脚闪电般向宋子齐踹去!
  宋子齐根本没想到千夜会在这个时候动手,完不及应变,被一脚结结实实地踹在肚子上。他的身体如炮般倒飞出去,连着撞开几名手下,重重砸在已方一辆越野车上,整个前引擎盖都塌了下去。
  变故突如其来,宋子齐一方的人都愣了一愣,随即刀枪出鞘,喝骂纷纷。
  千夜却没理会那些叫嚣着就要围上来的人,目光越过人群,看着后方静立不动的几名大汉,他们身上才透着让千夜稍稍有些忌惮的气息。
  宋子宁声色不动,伸手把千夜挡在了身后。来势汹汹的战士们一窒,他们却没千夜的胆量,敢在光天化日下对宋家七少动手。
  那边宋子齐已经跳落地上,咬牙道:“小杂种,居然敢对老子动手,就算老七护着你,今天你也只能变成十七八块躺着出去!”
  宋子宁忽然笑了,“宋子齐,叫这么大声干什么,一个战将被八级战兵踢出去,很有面子吗?”
  这时,旁边突然有人说了声:“停车。”随着引擎震动和刹车声,一个车队停了下来。
  对峙的众人均惊讶地望过去。
  冲突开始以后,这条公路上并非没人路过,却是自动绕道而行。
  宋阀的车辆当然认识两边车队徽记,论是普通子弟还是其他继承人都恨不得没见过他们。而其他门阀世家就不会这个时间来看宋阀的热闹了。
  千夜感到有人在看着自己,转头望去,从那个车队主车上下来的人居然是赵君弘。他的衣着颇正式,一身银黑两色为主基调的古服,显然这次赵阀来恭贺的代表应该就是他了。
  赵君弘的笑容一如既往,矜持中带些许不经意的傲慢,“宋三公子,子宁,很久不见。”
  宋子齐的脸色首先难看起来,赵君弘的这声招呼远近立现,偏偏他又不能为此发作,赵家人做人没眼色是出了名的,向来我行我素,骄矜自负。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5634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