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六 嫁妆改变命运

章六 嫁妆改变命运

千夜走出武库,看见宋子宁正在门口和一个少女说话。
  案台后,鲁老歪靠在椅背上打着瞌睡,鼾声微起。然而千夜一步跨出合金门槛的刹那,鲁老的左眼突然睁开了一条细缝,第一眼就落在千夜手中的东岳上,一道微不可察的光芒闪过。
  这时亲卫步走到台前,双手把两块牌子递过去,道:“鲁老,我们已经选好装备了,您请过目。”
  鲁老懒洋洋地换了个坐姿,这才把眼皮部撑起来。他接过牌子扫了一眼,分别是一把五级枪和古剑东岳的铭牌,已经在取用信息栏里记载了安人忆的名字、取出日期和用途。
  鲁老好象有些老眼昏花,手抖了抖,把牌子又拿近了几分,几乎要贴上鼻尖。在这个动作中,他小手指不经意地轻轻一抹,“古剑东岳”的名称一栏字迹突然淡去,悄然变成了‘未完工重剑’。
  鲁老一抬手把两块牌子扔给旁边的武库管事归档,然后打了个哈欠,冲着正想说什么的宋子宁挥了挥手道:“行了,行了,你的人办事向来细致,可以走了。我老人家还得睡会,今晚有个通宵牌局,老夫非杀得付老头当裤子不可!”
  宋子宁笑嘻嘻地道:“我今晚要陪朋友喝酒,就不过来观战助威了,祝您老大杀三方。”
  鲁老双眼已经完闭上,只摆了摆手,鼾声顿时又起。
  这时,宋子宁身边那个少女娇声娇气地道:“子宁哥哥,你都好久没有回来了,晚上喝什么酒,不是又要和小哥去鬼混了吧?”
  宋子宁笑容如春日暖风般轻柔,“我下午刚到,连致远的面都还没见呢!”
  他一抬头,看到千夜正站在对面好奇地看着他们,眼中突然闪过一丝不怀好意,招手道:“小安过来。”然后对少女说:“这是我的兄弟,安人忆。”
  少女转过身,一双秋波流盼的大眼睛盈盈看向千夜。她年龄约在十四、五岁左右,个头只到千夜胸口,身材娇小玲珑,面孔却是一
  种冶艳的美丽,这样的反差构成极为独特的美感。
  少女神态大方地叫道:“安家哥哥!”
  千夜一愣,根本不知道要说什么好,胡乱应了一声,只听见宋子宁声音中满是笑意地说:“云清是我族妹,崮勋伯的女儿。”
  这时,门口一队人好像已经等候了一些时间,其中有人叫少女的名字。宋子宁于是含笑与少女道别,一把勾住千夜肩背,将他拉出门去。
  那队人为的竟是一名战将,他见宋子宁让出地方,这才走了上来,对着案台后双目紧闭的老头恭敬地道:“鲁老,山归堂致和公子、静楚小姐的客座武士前来领取装备,还有云清小姐要进三级武具区换装。”
  从战将所报名字来看,这队人都是宋阀的旁支子弟。宋阀目前的继承人名单上有二十多人,其中只有不到一半是嫡系,虽然几百年来还没有旁支坐上阀主大位的先例,但长老的位置却是那些庶出和旁支们可以争上一争的。
  此时鲁老鼾声不断,根本没有醒来的意思。那队长似是早知如此,也不以为意,自行打开案台上的本子找到客座武士的记录。一名管事闻声从后面走出来,把他们送进武库。
  队长没有跟进去,而是留在外面,跟管事低声说:“李管事,今天鲁老怎么出来了?”
  李管事也压低声音道:“鲁老行事均有深意,我又怎么知道?不过我观他老人家的意思,可能是想看看这次参加大考的年轻人,有没有什么可造之材能够提携提携吧?”
  队长双眼一亮,羡慕地道:“若真如此,那倒是一场造化了,就不知道哪个小子能有这么好的运气。”
  武库外的庭院里,千夜和宋子宁站在台阶下,等亲卫把车开过来。
  宋子宁仍然勾着千夜的肩膀,轻声笑道:“刚才那女孩如何?你若有意,我可以帮你做个大媒,大考结束就把她娶她娶回家去。”
  千夜被吓了一跳,差点以为自己耳朵出了毛病,他还从来没想到过娶妻这个词,不用说对象还是这样的高门贵女。“她是伯爵之女吧?”
  “勋伯而已,说起来好听,又不能世袭,只要花钱向帝国捐赠足够军就有了。”宋子宁不在意地摆摆手,开始不遗余力地陈述其中种种好处。
  用他的说法,那是一条少奋斗三十年的捷径。以这位云清族妹为例,她是崮勋伯惟一的女儿,嫁妆极为丰厚,至少是主力军团级别一个师的装备用。
  这年头,有钱有装备就有人,大把不怕死的人。所以娶个老婆,千夜那营级规模的小小兵团一下子就能跃升到师级,在永夜大陆上至少是一城之主了。
  而且,以宋子宁那毫节操的作风,立刻让千夜放心,老婆又不是只能娶一个。以后遇到喜欢的,或者是嫁妆丰厚的,再娶就是,帝国对平妻虽有严格规定,但在永夜大陆上可没有这么多讲究。
  至于原本妻族可能会找麻烦,不是问题。只要千夜武力一直增长,等他少将、中,将一路上去,谁还敢在他面前抬起头来说话。所以,有多少实力,就能娶多少个老婆。
  宋子宁后总结,这就是“嫁妆改变命运”。
  等宋子宁说完,千夜已经目瞪口呆,只觉得他这番话歪理之多,连反驳都从驳起。偏偏宋子宁还一脸期待,等他回应,千夜头疼地道:“那女孩还未成年吧?”
  宋子宁愕然,“有没有成年和娶妻有什么关系?”
  两人面面相觑了一会儿,宋子宁恍然道:“你喜欢风成熟的女人?也行,我倒还认识两三个。”
  千夜已经懒得理他。
  宋子宁犹自说:“难不成你现在就考虑到子嗣问题,那些女人你看着不怎么喜欢的就不要让她们生好了。让女人生孩子不容易,让她们生不出来还能难了?”
  他看了看千夜,狐疑地说:“你该不会连这个都不懂吧?隐泉商团的鲛奴擅长房中术,你难道没有好好用过?这样吧,我手上又收了一对姊妹花,今晚分你一个。”
  千夜忍可忍,一个不轻不重的肘击撞在宋子宁肋下,把他从自己肩膀上甩了开去,然后大步走向缓缓驶近的越野车。
  当千夜上车时,整个越野车突然一沉到底,车身出轻微的嘎吱声。这辆车虽然以轻便速度为主,并不突出载重性能,可是能够把它压成这样,还是让人吃了一惊。
  宋子宁从后面赶过来,见状伸手去提“东岳”,一拎之下居然没能提起来,不由也现出意外的神色。他用上原力,掂了掂长剑的份量,讶然笑道:“好物,正适合擂台赛。”
  重兵器虽然极为消耗原力,但在闪避腾挪空间有限的擂台上,却是一件大杀器。只要使用者掌控得住局面,就能完美诠释一力降十会的战术。
  回程路上,千夜才知道宋子宁怎么会这么早就从闻道庄园中出来,他没见着负责家族事务的长老,据说有其他家族的贵客来,长老们都去接待了。此事虽然十分机密,但宋子宁自有渠道打听消息。
  说到这里,宋子宁不由嗤笑一声道:“什么贵客,就是赵君度,那些老头子们越不着调了。”
  千夜也颇为意外,赵君度或许在权柄上能代表半个赵阀的阀主赵魏煌,但不管怎么样还是小辈,而且也尚未得到正式封爵,宋阀给他这种超等礼遇,实际上丢的是自己的面子。毕竟两家同列四阀,姿态太低非但不是礼节,而是生生表明自己退了一席之地。
  千夜想了想,问:“宋阀有求于赵阀?”
  宋子宁怔了怔,千夜心思纯正率直,虽不长于谋略,却也因此看事通透,常常直击要害,在军略武功上皆是如此,不想于门阀政治上也有这样的敏锐。
  宋子宁道:“我大哥宋子承的正妻位置一直虚悬,有传说他是在谋娶宗室之女。实际上,这不仅仅是因为他那一房要保住下一任阀主之位,这种向帝室靠拢的做法,或许已经得到了现在宋阀大多数长老的默认。而赵阀是铁杆的帝党。”所以那些长老们才对赵阀如此示好,而以赵君度的才能,很大可能性成为下任阀主。
  宋子宁所说的宋子承是他这一代的长子,现任阀主的嫡长孙,年近三十,早在三年前就已突破战将,并且参与家族事务多年。他论年龄、武力、能力都是这一代的领头者,一直排在继承顺序的第一位。
  宋阀现在的况,很有可能隔代传位,因此,宋子承就是下任阀主热门的人选。
  千夜至此完明白了前因后果。
  宋阀积弱已经到了危险的边缘,眼看三代中都没有能撑起大局的高手,对于一个拥有极大财富,连分支女儿嫁妆都能影响师级武装力量的庞大家族来说,犹如狼群中的羔羊。下面的世家们或许还不敢做什么,同为门阀就没有那么多顾忌了。
  要知道,帝国门阀并非生来就有,也不是固定这几个姓氏。在帝国千年历史上,门阀盛时期九姓并立,少的时候却只有三家。
  而宋阀和张阀祖上实有宿怨,现在安国公夫人还在,张阀才没有什么大动作。但张伯谦如日中天,武道进境仍没到达尽头,将来一旦有变故,张阀恐怕会是先向宋阀难的。
  可是在千夜看来,宋阀现在向帝室靠拢,实在说不上是什么好选择。现在的宋阀和赵魏煌的况并不相同,继承人娶了宗室之女甚至于帝室公主,能保住阀主和国公传承,但想进而保住宋阀在帝国的位置,一个女人,有这样大的作用吗?
  千夜只看宋子宁略带讥讽的表,就知道他也对此不以为然。
  不过千夜也不想对宋阀内务多做评价,略有担忧,“赵君度会不会对你不利?”宋阀这样捧着赵阀,如果赵君度稍表微词,恐怕会给宋子宁造成很大麻烦。
  宋子宁摇头道:“这你不用担心,他直接杀了我是有可能,借宋阀之手施压这种事倒是做不出来的。”
  千夜闻不由皱眉。此时越野车停在云山脚下一处极大的庭院外,宋子宁笑道:“畅音阁到了,今晚不醉归,其他烦心事都留待明天吧!”
  眼前三阶基石上是一座金碧辉煌的殿堂,三面的门都是大开,歌舞乐声清越萦绕,这里是宋阀上等的乐坊。由于生意大多是饮宴上谈成的,因此宋阀的歌舞姬和佳肴美酒向来极为有名。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5634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