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八 大道至简

章八 大道至简

告别赵君弘后,宋子宁和千夜没再回大殿去,两人也不乘车,沿着上山的大道步行。站在半山腰回头望去,月色下的澜江波光粼粼,恍若舞姬的广袖起伏,云山直到水边都是星罗棋布的灯光,端的是一幅繁华盛景。
  忽然一道紫火在夜幕中连绵闪现,高速接近,连空气都翻腾起来,好像瓦片激打在水面上擦出的片片涟漪。
  千夜看到紫火,当即踏前一步,挡在宋子宁面前。 ”小说“小说章节
  赵君度在数步外笔直落地,完美的面容上一片冰雪之色,冷道:“区区一个宋七,何德何能,让你甘心为他驱使?”
  千夜皱了皱眉,缓缓道:“赵四公子,我不zhidao你误会了什么。我和子宁之间如果要细算利益得失的话,从第一条命开始,就是我欠他的。而且你以为,我会任由他人左右?”
  宋子宁叹了口气,忍不住说:“我听说赵阀族规,男子成年或是修炼有成后就必须上战场。就算将来千夜肯跟你回去,难道你就能够让他一辈子都不再与人生死搏杀?这究竟是保护,还是害他?”
  赵君度闻言不语,垂目静立片刻,然后方张开双眼,注视着千夜,道:“一年为期,你若不来,我会去找你。另外,若是过了一年,你就再也见不到那块水晶锁片了。”
  千夜深吸一口气,指尖微颤,却没有做声。
  赵君度也不等千夜回答,冷冽的目光扫向宋子宁,道:“宋子宁,有件事你应该还不zhidao,张伯谦即将挑战定玄王,一月之后,这消息就会传遍帝国。”
  宋子宁蓦然一震,脸色陡变。
  定玄王是帝室血脉,亦是人族四大天王之一。正是有四王坐镇,与黑暗诸大君遥相对峙,相互制衡,帝国才能维持大局不崩。
  现在张伯谦竟有意挑战定玄王,论胜败,都是撼动帝国内部格局的大事。此战论成败,只要张伯谦展现出足以和定玄王匹敌的战力,都能够成为第五位天王。而张伯谦一旦晋天王之位,那就算安国公夫人尚镇得住场面,宋阀的日子必然不会好过。
  这个消息可谓石破天惊,就是以宋子宁的城府,也为之变色,一时间竟是心中空白,完没了想法。等他回过神来,赵君度早已远去。
  “走吧。”宋子宁招呼一声,声音却突然变得十分干涩。
  于是千夜和宋子宁继续往山上走去。过了许久,宋子宁才打破了难堪的沉默。
  “千夜,你有没有想过今后的路怎么走?”
  “如果只有一条路,那就往前走,如果有几条路,那就选一条往前走。”
  “怎么选呢?”
  “通往结果的那条。”
  “如果分不出哪个才是想要的呢?”
  “靠近脚边的那条。”
  结束了这段近乎废话的对话后,宋子宁忽然笑起来,“众生繁芜,而大道至简。路一直都在那里,是我多虑了。”现在想来,其实千夜的一生也并没有太多选择,那么他这个实际上一直有选择的人反而不会走路了吗?
  “千夜,你都这么说了,现在前面就有两个选择,挑一个吧!”宋子宁的声音又重轻起来。每当他这么说话的时候,千夜往往不会遇到什么好事。
  千夜一抬头发现已经走到“云深堂”的大门口,两个一模一样的美丽少女正从侧院里笑着推门而出,站在廊下对他们躬身行礼,乌鸦鸦长发垂落胸前,露出颈后一段白得令人目眩的细腻肌肤。
  这对少女的相似程度比阿七阿九还高,而且受过专门训练,一颦一笑,一举手一投足,甚至说话的声音都出奇一致,宛若一人,就好像醉酒后看到的重影。
  千夜感到额角有点抽痛,这个家伙该不会真打算一人分一个吧?
  宋子宁坏笑道:“十六和十七我还没用过,不过隐泉的女师说,她们惟一不同的地方是在床上。”
  千夜突然有种危险临近的不妙感觉,还不等他侧移,背后一股大力推来,把他撞进一堆温香软玉。两名少女看到宋子宁的手势,嬉笑着攀上千夜身体,把他从前到后搂了个结结实实。
  此时此刻,此情此景,宋子宁是断不会容千夜退缩的。
  片刻后,正屋内间和外间,一帘之隔,都响起战场之音。
  果然,十六和十七虽然连说话都没区别,此时妙音却有显著不同。一个如空谷黄莺,婉转清脆,偶尔声入云际。另一个却如丝竹绵绵,低沉逶迤,仿佛月夜春江之水拍岸,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就在这场混战激战未酣之时,西陆叛军盘踞的幽南行省千里疆域上,一座宏伟要塞矗立在夜幕中,指挥室的原力灯亮如白昼。
  林熙棠负手站在长桌前,注视着沙盘,正陷入长久的思考。
  长桌一角放着一个外观陈旧的木头盒子,手工颇为粗糙,木质却十分结实。这是林熙棠随身物件之一,论走到哪里,都会放置在案头上。有人曾偶尔瞥见,里面是一些破损的铭牌,很像军队的身份牌,每个都带着硝烟灼过的痕迹,很多已经残缺不。
  林熙棠忽然神色一动,走过去推开通向露台的长,随即身形腾空而起,直升上月光流溢的苍青天穹,一头银发在夜色中飞扬起来。
  数百米高空中,一个笼罩了方圆百丈的云团在缓缓旋动。
  云团中央有一人正席地而坐,一腿平伸,一腿曲起,那自然的姿势仿佛身下不是虚空,而是真实的大地。那人仰头喝了一大口酒,少许猩红酒液沿着下巴凌厉的轮廓滴落,姿态极为不羁,他突然把酒壶掷了出去。
  林熙棠凝立在云团外,伸手抓住迎面飞来的酒壶,并没有犹豫地仰头饮了一大口,然后把酒壶扔了回去。
  那人低低地笑起来,微沉的声音若有磁性,“吸血鬼没有别的好东西,但是历史够久,五百年的佳酿,除了帝宫,也只有他们那里才能够找得出来。”
  林熙棠淡淡一笑道:“恭贺张帅再建武功。”
  张伯谦缓缓站起。这位帝国双璧之一的传奇人物身量雄伟,容貌峻毅,每一根线条都有崖岸险峰的陡峭之意,尤使人印象深刻的是他一双凤目,神采飞扬,煌煌然有天地倒覆的可怕威压。
  “你在这个鬼地方已经待了两年。很有意思吗?”
  林熙棠目光平静,毫波动,“战事颇有艰难之处,所幸在永夜战争中有了些进展。”
  张伯谦嘲意十足地笑起来,“一些蝼蚁,能有多艰难?给我一月时间,保证他们绝不会剩下一个。”
  林熙棠微微敛目,道:“这是我的战区,张帅若有想法,请先向帝部呈文,然后再议。”
  “林帅又何必如此藏头露尾?你赖在此地不走,还不就是为了避开未央宫那摊子烂事,储位……”
  林熙棠静若止水的双眼波澜陡起,厉声打断了张伯谦,“张帅!”
  张伯谦凤目中如有漫天电光闪过,他身周旋动的云团蓦然贲张,随即又缓缓平息,趣地道:“算了,不说这个。我这次来,是给你送一份大礼。”
  林熙棠微微一怔。
  “宋阀在大漩涡的那个天孙草场,出产各种珍稀药物,你不是一直需求量很大吗?一个月后,去向他们索取,宋仲年绝对会双手奉上,他们的守卫力量马上就要不足以防守界外之地了。”
  宋仲年正是现下的宋阀阀主,而天孙草场所在的大漩涡与宋阀领地并不接壤,日常防务需要比本土多的兵力。
  林熙棠双眉紧皱,安静等候。他zhidao张伯谦既这么说,必然还有下文。
  张伯谦道:“一个月后,我要挑战定玄王。”
  林熙棠沉默了一会儿,说:“恭喜张帅,突破天王之境。”
  张伯谦行事忌惮,连巍然朝堂也视同如入人之境,只要决定之事,就会做到极致。如此性情,却养成了他舍我其谁的煌煌大势。就算修为略胜张伯谦的强者,真到生死决战,也往往败下阵来。
  是以张伯谦此去挑战定玄王,获胜keneng很大。
  想到宋阀,林熙棠心中叹息一声,若张伯谦成为第五天王,宋阀或许真会向自己这个张伯谦大的政敌靠拢。
  “你的大衍天机诀为什么会在星月齐辉之境止步不前?既然你当年就已能推演甲子流年,就应该zhidao,我的路才是正确的。”
  林熙棠淡笑,轻轻道:“我们的路本就不同。能够推衍天机,不就是为了逆天而行吗?如若不然,要这样的能力何用?做天道的傀儡吗?”
  张伯谦陡然一震,他从来没有想到过这个昔年黄泉同,这个被誉为帝国天演之术第一的帝国元帅,居然走的是这样一条路。
  “为什么?!”
  “既然得陛下信任,惟当为帝国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你的帝国是什么?”张伯谦缓缓再问。
  他一挥袖,云团顿时被撕成片片飞絮,随即洇墨般迅速染上一层铅灰,这片高空都仿佛旋转起来,一个巨大阴沉的漩涡正在成型,把林熙棠一起卷了进去。
  林熙棠张开双手,阴暗的云层突然明亮了刹那,星芒点点闪烁,好像瞬间小行星带从世界顶端穿梭而下。
  有星坠如雨,在巨大漩涡中,林熙棠笔直屹立,锋锐如出鞘利剑,即使折断都不会稍有弯曲。
  张伯谦突然深吸一口气,挥手间,顿时云开月现,天地恢复了原有的宁静,仿佛什么都不曾发生过。
  他的一双凤目中满是飞扬的桀骜,“我等着看你的帝国之道!”转身在虚空中渐行渐远。
  林熙棠目送他的身影远去,清澈的双眼倒映着天地星云,世相万物,惟独没有本心。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5634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