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十二 价钱

章十二 价钱

云山靠近峰顶的一座别院中,宋阀大公子宋子承端坐在桌之后,正凝神看着手中的武功大考报名表。右侧尊位上坐着一名老人,正自闭目养神。
  宋子承仔仔细细地看到后一行,方抬头笑道:“这次又麻烦六叔公您了,这份资料我还要再看看,明天给您老回复。另外,我备了点薄礼,一会就派人送到您府上去。”
  那名宋阀族老摆手笑道:“这点小事,还要送什么礼?我可是从小看着子承你长大的,何必见外。不过这次武功大考,你也不可掉以轻心,其他几个老家伙那里也要去打点打点。我听说宋子安野心不小,准备一举把你从第一的位置上拉下来。这武功一项,他是志在必得。” ”小说“小说章节
  宋子承脸色多了几分凝重,但并不慌张,淡淡地说:“政论我占优,军略半斤八两,武功一项只要不被甩得太开,那就颠覆不了大局。六叔公还请放心。”
  族老抚须微笑,道:“子承办事向来稳重,我也就是唠叨一句。好了,考前我要避嫌,不能在你这里停留太久。”
  “六叔公慢走!”宋子承起身,亲自把族老送到院门外,这才回返。
  宋子承招来数名心腹亲信和幕僚,开始研究这份武功大考的参加者名单。这项个体擂台赛的规则是淘汰制,目前还没排定对战顺序,他们现在要讨论的就是如何对这个排序施加一点影响。
  宋子承在长老中的人脉让他拥有些许微调对战排序的便利,也就是说在初一两轮可以选择避开某个特定的人,或是让己方武士提前遇到某只菜鸟,以保持战力,力狙击后面的强大对手。
  只不过这种调整必须在明面上过得去,不能做得过份。
  这时几名幕僚都看过了名单,在几乎清一色的九级战士中,寥寥几个八级就显得格外刺眼。其他几名八级都是宋阀参与考核的子弟,身为客座武士又只有八级的,就只有千夜一人。
  一名幕僚指着资料,道:“这个安人忆只有八级,正好让我们的人首轮对上他。”
  另一名幕僚道:“这是七少的人?奇怪了,我听说七少在外面罗了不少高手,麾下强的三人号称宁远三虎。这次只来了一个高军义,是三虎的老大。我见过那人,的确是个好手,难道这个只有八级的安人忆比另外两虎还要强?”
  又有人说:“我总觉得事有古怪好像谁说过,那个安人忆在七少手下专管灰色生意,这种人必有特别的长处。”
  宋子承若有所思地道:“听说今天下午,老二和小七在修炼场那边有点小摩擦?”
  当时把这件事报给宋子承的那名亲随正好也在房里,闻言说:“bucuo,那个安人忆当时也在场,七少把自己的天级修炼室配额给他用了。”
  房里数人发出惊讶之声。
  宋子承也扬了扬眉,兄弟之间冲突不是什么鲜事,他当时只听了个大概,根本没问细节,现在才zhidao还有这事。
  他不由失笑道:“原来是这个缘故。我说老二没事去欺负一个客座干什么,就算为了殷家那女人也没必要这么不给小七面子。原来是见小七如此看重那个安人忆,就想废了他?老二这人向来自诩直爽,实则心眼多。”
  就在这时,一名亲卫匆匆走进来,在宋子承耳边轻声道:“七少来了,想见您。”
  “子宁?他来干什么?”宋子承有些意外。
  他和宋子宁之间关系不差,但也没有特别亲近,基本上往来不多,在办理族务时偶有配合,倒还算是合作愉。不过在这敏感时期,宋子宁的来访就多了许多其它意味。
  宋子承吩咐亲卫把人带去前院的花厅,他伸手轻叩桌面,沉吟了一下,道:“诸位怎么看?”
  一名幕僚迟疑着说:“七少近似乎树敌有点多,和二少、三少都闹得十分不愉。”接受了一个朋友,就必然会承接他的敌人,这个幕僚的意思显然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另一人却嗤笑道:“说得好像若是不待见七少,二少就不会想拿大考第一似的。”宋子安对第一继承人位置的心思,人不知人不晓,一直是宋子承的头号大敌。
  先前那名幕僚争辩道:“可二少和七少交恶的起因是殷家琪琪,那件事上七少可不怎么占理。”说到这里满屋人交换了一个暧昧的眼神,幕僚又补充了一句,“况且殷琪琪后面还有博望侯世子。”
  天玄春狩之后,宋子宁的继承人排名连降了两个名次,他之所以被罚得那么重,实际上并非宋子安出的力,而是宋阀要给殷琪琪和博望侯世子魏阳一个交待。
  驳他的那个人却笑得大声了,“殷琪琪和二少可是姻亲关系,殷琪琪和博望侯世子也是姻亲,就算没有这事,他们也不会站到大少这边来的。”
  一直静听众人发言的宋子承这时伸手向下压了压,止住众人的议论,道:“行了,诸位先议一议擂台赛的排序表,我去见七弟。殷琪琪和魏世子虽然与二弟有私交,但不会影响家族往来。只要我坐稳这个位置,就不会有大碍。”
  宋阀和殷、魏两个世家的关系,是两姓氏族之间的立场,并不会受私人太多影响,哪怕那个私人是家主。否则大家就根本不用争什么继承人,只要较量双方的关系就可以了。
  宋子承走进花厅,屏退左右。
  宋子宁起身道:“大哥,弟弟自觉平日对诸位兄长足够尊重,并没不敬。但二哥三哥如此作为,这是连站的地方都不想给我留下呢!”
  宋子承闻言隐约能够确定宋子宁的来意,于是温和地安抚了几句,然后就听宋子宁陈述。
  片刻之后,宋子承一脸凝重地看着这个与自己年龄相差颇大的七弟,道:“你是说会在继承权上支持我,这次大考也能为我扫清障碍?”
  “正是如此。”
  宋子承拿起茶杯,在手中把玩着,慢慢地道:“七弟很zixin啊!”
  宋子宁微笑道:“若没有这点本事,我又怎么敢来找大哥呢?其它不论,军略这一场,只要有我相助,就算二哥三哥联手,打赢他们也不是wenti。”
  宋子承慢慢喝了口茶,以此争取思考时间。这口茶喝得格外地长,可终还是喝完了,他放下茶杯,似是不经意地问:“听说老三的商队前段时间损失惨重?”
  “发生了点小冲突。然后三哥的人心气很高,又以多打少,就想把我的人一口吞下,不过后结果却是他们灭。以弟弟看来,三哥的人还需要好好练练,拿出来才不致于丢脸。”
  宋子承和宋子宁都没有提起宋子安。两人都很清楚,宋子承和宋子安之间只有敌对,完没有结盟keneng。但是宋子齐就不一样了。现在宋家大少实际上面临的是一个选择,一方是已经踏入战将门槛的三弟,一方则是近来方才崭露头角的七弟。
  宋子承垂下眼睛,注视着手中还冒着热气的茶杯,问:“七弟想要些什么呢?”
  宋子宁早有准备,即道:“大哥麾下远城重机的突击浮空战舰是同级型号中佼佼者,我的宁远重工近期刚建了几个基地,可惜没有重量级的产品,希望大哥能把技术转让给我。另外大哥在永夜大陆的矿场不多,开采和运输回本土都挺麻烦的,弟弟我倒是正好能够就地用到,不如就便宜我了吧,还有”
  一个个条件从宋子宁口中说出,每个都价值不菲,其中有技术,有矿产,甚至还包括了两家成熟的载重卡车生产厂。
  宋子承每听一个条件,心都会往下坠一坠。当宋子宁说完时,他的心好象还没有沉到底,只是距离触底也不远了。
  “七弟,你这要价未高了点。”
  宋子宁笑了笑,“即使不说阀主大位,就是稳稳的第一顺位继承人,也不仅仅值这些东西吧。况且,弟弟我可不是过河拆桥的人,眼前助大哥登顶这次大考,今后家族事务若有纷争,我也当站在大哥这一边。”
  宋子承沉吟良久,终于下定决心,伸出了手,与宋子宁重重握在一起。
  把宋子宁送出花厅时,宋子承脸上已有倦意,苦笑道:“这次我付出的可够多的。你这家伙,一下卷了我过半的家底去。”
  宋子宁微笑说:“大哥你是做大事的,一点私产何尝放在眼中?我宋阀什么都缺,就是不缺产业。”
  此时宋子承忽然想起一事,忙对守在门口的一个幕僚道:“此次擂台战重安排,我们的人要尽量避开七弟的人。”
  幕僚顿时一怔,忍不住问道:“但那个八级的怎么办?”
  宋子承手一挥,道:“避开。”
  “可是,反正”幕僚只起了个话头,不过意思很明显,一个八级战士上场反正是送菜,为什么不送给自己人呢?
  宋子承却是作大事的性情,根本不想计较这点小利,他看重宋子宁的感受,当下皱眉道:“就这么定了,须再议。”
  宋子宁在旁边听了,含笑道:“大哥英明。”
  送走了宋子宁后,宋阀大公子不知为什么,总觉得他那七弟后笑得别有内容,让人有点心神不宁。
  此时的“云深堂”中,千夜叫人打开了后院的演武场,并且在里面密密麻麻摆上数十个练功用的精钢人偶。
  这块场地封闭,面积不大,塞入几十个人偶后就显得十分拥挤,想要挥剑却不碰到什么东西都有点勉强。
  千夜拔出东岳,细细打量。
  ps:感谢盟主今夜只谈双飞,恭喜萧远山和闫轩少主两位盟主晋阶黄金盟,今晚加。由于这个周末在出差,发文时间不确定,但总是会有的。
  流浪的蛤蟆《鬼神双》已完本可以看了,《龙神决》发布,号是406148,请大家给俺这兄弟来个收藏、点击啥的。黑票嘛,老规矩,今天和明天两天,票够多,俺加。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5634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