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十七 一战功成

章十七 一战功成

这一剑简单至极,没有任何变化余地,携滔滔原力一线垂落,恍若瀑布自九天以降。
  一剑落下,宋子安攻来的剑光就消失大半。
  东岳剑势去尽后再生变化,反挑横扫,余下凋零月芒就尽数破灭。
  破掉宋子安的明月天心,千夜当即双手运剑,转守为攻,对着宋子安一阵狂劈乱斩,这下简直就是胡砍,连基础剑式都看不出了。 ”小说“小说章节
  然而千夜每记攻击,剑势都沉重比,其威可断山,可覆海,甚至有月沉星坠之势!
  高台上,鲁老双眼一亮,当即拍案大赞:“好剑法!”
  安国公夫人在侍女奉来的清水中洗了洗手,竟也缓缓点头,道了声:“说得过去了。”
  这可是宋家老祖宗的评价!放在年轻一代子弟身上,能有一句‘说得过去’已是极高赞誉,好几年都未必听得到一次。宋阀数百名本家子弟中,也就宋子承和宋子宁得过类似夸奖。
  一旁的大长老脸加黑了,老祖宗这句极高的评价,显然不是给宋子安的。
  此刻宋子安剑上不断绽出片片月华,虚空中妙像万千,显然已将明月天心练到了相当造诣。数月华连成一片,渐渐将他环绕起来,看上去就象身处在一轮巨大圆月之中。
  了解这套秘技法门的人不由惊叹,这是天心将成之势,一旦圆融缺,就会发出至强一击。
  千夜却是丝毫不受影响,他好像打出了兴致,猛然一声长啸,东岳剑势再次变化,忽而沉重如山,忽而细腻若丝,轻重慢疾间的转换,如羚羊挂角然迹可寻。他的步伐也加从容随心。
  然而场中形势变化却极为清晰,东岳每一剑划过,那轮巨大圆月都会虚弱几分,始终不得圆满。到了后,宋子安额头满是汗珠,他要把明月天心催到极致,才勉强支持圆月不灭。
  台上鲁老不断抚掌大赞:“好,好,打得好!”
  大长老脸色黑如锅底,鲁老这话,岂不是说宋子安活该被打?
  不过此时的宋子安没有那么多乱心杂念后,倒是显出了韧劲,虽处于劣势,却还能支持。而且以他战将的位阶,续航力理应比千夜强得多,相持下去,还是会取得胜利。
  千夜双瞳中忽然泛起深沉蓝色,里面清晰映出宋子安的身影。
  宋子安突然觉得心脏一紧,虽然感觉初起就被压了下去,可是他手上动作依然一滞。千夜就抓住这小小气力不继的破绽,东岳陆沉海倾般连斩三记,一举击坠了宋子安的圆月!
  宋子安大惊之下刚想反击,可是手中长剑却变得忽轻忽重,自己身行动都是一滞,仿佛四肢粘了蛛,说不出的别扭。就在关键时刻,他心脏忽然间又痛了一下。
  宋子安瞬间原力不稳,千夜却没有抢攻,反而后退数步,东岳缓缓提起。
  千夜大喝一声,闪电般再出三剑!
  第一剑切碎月华,每二剑震破宋子安护身原力,第三剑直奔宋子安小腹而去,轻轻一挑,将他甩上半空。
  千夜左手拎着东岳,右手拔出原力枪,对着刚飞到高点,正要落下的宋子安连轰数枪,一直打到一口原力不继!
  台上大长老霍然站起,暴喝道:“竖子!尔敢!”
  千夜手中是宋阀配给的五级手枪,威力远不如双生花,然而此刻宋子安原力防御刚刚被破,即使身为战将,也经不住这么密集轰击。
  宋子安一声惨叫,身上不断迸射血光,躯体在空中几个翻滚,那几枪竟然一落空,吃了个结结实实。
  大长老一声怒吼:“小辈找死!”他跃出高台,以掌代剑,遥遥向千夜斩出,一道匹练般的月华跨越遥远距离,划向千夜。
  同样是明月天心,在大长老手下用出来却是有划开天地的威力。
  “住手!”在场边掠阵的宋屠一声怒吼,合身拦向月华。
  然而这是大长老含恨下力一击,宋屠当即被撞得倒飞出去,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那道匹练月华虽经宋屠一挡,暗淡许多,但剩下小半仍是飞向千夜。
  千夜双瞳已经完变成深湛蓝色,锁定了那道扑面而来的月华。
  圆融至极的月华突然有了轻微扭曲,虽然很微弱,可是原本凝聚坚实的剑芒却终于看到破绽。千夜扔开原力手枪,双手握住东岳,凝神屏息,重剑如同拖着千万吨海水,艰难扬起,向前,直刺月华剑芒。
  当两道锋锐相遇时,千夜身后忽然展开一双明亮光翼。
  虚空中如有春雷炸响,大长老斩出的月华竟被东岳就此一剑劈散。
  千夜身剧震,猛然喷出一口鲜血,背后光翼也阵阵扭曲,渐渐消失。他双手虎口染血,手臂也颤抖得厉害,身体却仍站得笔直。
  千夜竟然接下了大长老的一剑!
  满场之人几乎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大长老在宋阀中战力可列前十,这一剑就算被宋屠挡去了大半威力,也不是寻常战将能够接下的。
  就连凌空而立的大长老也怔了怔,完没想到自己力一击竟然没有奏效。他旋即大怒,提手挥出,又是一道月华如虹而出。
  可是这道月华只飞到一半,就忽然被一物从中截断,整道光芒就此消失。高台上众长老看得分明,截断大长老月华的,竟只是一颗剥了皮的荔枝。
  而安国公夫人手里的那颗荔枝已不知去向。
  “仲埕,这象什么样子?”安国公夫人缓缓地说。
  大长老忙飞回高台,躬了躬身道:“子安已经败了,那小辈还下此毒手,实在心思不正,我这才想出手教训教训他。”
  安国公夫人淡淡地说:“我早就说过,武功大考不计生死,就是他当场将子安杀了,那也是我宋阀子弟学艺不精。我这还没死呢,定下的规矩就没用了?”
  大长老额头见汗,忙道:“儿子不敢!”
  安国公夫人叹了口气,“你这一出手,倒是让天下人都看到我宋阀连点容人之量都没有,今后还有谁敢来投?你下去吧,自己去交卸了长老之职。今后五年内,你这一支的一应用度部减半。”
  大长老顿时脸色惨变,族中用度减半,这可是相当严厉的惩罚。虽然只有五年,但是意味着这五年中,他这一系发展必会受到压制,此消彼长,加难与宋仲年一争长短了。
  安国公夫人又道:“把我房里的天风玉露酒倒一杯来,给那孩子服了,得伤了根本。”
  两名侍女立刻跃下高台,匆匆而去,长老们也微微动容。
  老祖宗收藏的天风玉露酒说是价值连城也不为过,不但是疗伤圣药,还有培育扎实修炼根基的好处。
  千夜接了大长老一击,主要的伤还是月华剑气入体,难以清除。要治疗这种伤势,在场的长老们都能做到,安国公夫人居然拿出了这样的珍品,这实际上是变相的补偿了。
  演武场上自有人将宋子安抬下去处置伤势,他连中数枪,深的伤口已达肺腑。这种伤再有好药,也至少要养上几个月,也就是说,他后面的考核项目是废定了。
  不过事情还没完,这场冲突过去后,众人回想起千夜展现出来的光翼天赋形态,不由很多人都露出异色。
  一般来说,天赋形态要到十三级以上战将才会显现,不过提前凝聚也不算太稀奇,每个门阀世家都有一些这样的天才。千夜八级打败了战将,就不能以常理而论,所以大家并不特别惊讶。
  但这双光翼,又是哪家的血脉或秘法?
  实际上,千夜以第一的身份从客座淘汰赛中脱颖而出时,已有人开始私下议论,怀疑他是世族子弟隐藏身份来助拳的,甚至keneng出自其他门阀或是上品世家。
  这虽然不违反比赛规则,而且要zhidao,在门阀世家、士族、平民等级森严的帝国,能让高门子弟瞒起姓氏来做一个客座武士,绝对是一种值得称道的本事。可当此人实力如此破坏平衡,就不了引起非议。
  宋子宁安坐不动,恍若根本没有感觉到四下里的目光。千夜服了些药剂,双手裂开的伤口也做了处理,就抱着东岳靠在椅背上养神,当然也对周边的议论充耳不闻。
  高台上长老们的质疑就隐晦得多,只有几人互相交换目光,低低说一两个词。
  脾气恶劣的宋仲行却是冷笑一声,道:“什么云空之羽,在座诸位又不是没见过白阀的秘传战技,哪里是一回事。况且就算是,我宋阀的面子就能算保住了?白阀的小辈难道就应该比我宋阀强?”
  不等他再说下去,阀主宋仲年连忙使个眼色,止住了自己这个开口就要得罪人的亲弟弟。
  此时,鲁老说了句,“的确不是云空之羽。”安国公夫人是连眼睛都懒得转动一下,于是各位长老沉寂下来。
  接下来的战斗再悬念,都是强者胜,弱者败,终于决出了后八强。
  这八人将在明天再行厮杀,终决出大考第一。到了这一步,客座战士中只剩下千夜和宋子安的一名客座武士。普通战士和世家子弟的差距由此体现,他们虽然经验丰富,却远远弥补不了物质和幼年根基方面的巨大差距。
  也难怪大长老宋仲埕如此失态,很显然,他那一系为了这次大考是下足血本的。尤其武功这项,有备而来,决意一举拿下高分第一。却被千夜在八强赛的时候就击败了宋子安,以至于盘落空。
  这一晚,千夜饮下天风玉露酒,当即沉沉睡去,直到第二天天明时分方才醒来。
  一觉睡醒,他忽然觉得身体有些异样,于是急忙内视,这时才发现第九处原力节点居然在不知不觉中点燃,而伤势已经完恢复如初。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5634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