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 十八 存亡之本

章 十八 存亡之本

[]
  .qmshu.com八强之战,千夜因为提前扫掉了宋子安,所遇对手明显战意低沉,因此轻松取胜
  宋子宁却对上了宋子安那名客座武士,由于昨天一战,两边已经彻底撕破了脸,那名客座武士一上来就连下杀手,甚至不惜以伤换伤,显然要置宋子宁于死地
  然而宋子宁在这一战中终于展现出惊人战力,他用的是宋阀秘传战技:烽火传薪枪,这门适合沙场群战的枪法,在他手中已有金戈铁马的破军之威,双方并没有缠斗太多时间,那名客座武士就被直接绞杀当场
  这是本次武功大考第一场出了人命的战斗,不过四座寂寂,已经没有人再非议宋子安再折一员大将,损失可谓惨重
  四强至此产生,千夜将对阵宋子齐,宋子宁的对手则是宋子承
  宋子齐刚跨入战将门槛,战力还差宋子安一截,而千夜服过天风玉露酒后,晋入九级此战毫悬念,千夜甚至连瞳术:掌控都用不到,一顿乱剑,就将宋子齐破防斩伤
  要不是宋屠在一旁虎视眈眈,千夜很想给宋子齐留下点残疾不过现在,宋子齐也得在床上躺个三五日下不了地
  宋子宁和宋子承之间却爆发一场大战
  宋子承身为阀主长子嫡孙,常年牢牢占据继承人序列第一位,资源远胜宋子宁,原本应该在原力,战技和武具方面占据面优势然而双方一亮相,大家才发现宋子宁已经换过装备,居然是清一色的六级战具
  即使是以豪富闻名的宋阀,也是人人动容宋子安仅武器是六级,宋子承也不过有两件六级防具而已安国公夫人在大考开始前,众目睽睽之下给了宋子宁一个六级的一次性防御戒指,其实就是为了让他在擂台上保命用的
  因为谁都知道,宋子宁父系母系不显,未来的妻族还是士族,根本没有什么积累以他现在的宋阀继承人序列排名,能够分配到的资源和收益,不要说一整套六级装备,能凑满四级防具和五级武器就已经很不错了
  当然一众长老也知道宋子宁有个名为宁远集团的私产,但是成年的宋阀本家子弟,又有谁手中没有几个工厂作坊的?可若是这套战具来自那个私产,就说明规模已经做得着实不小他独立主事这才几年?
  一瞬间,许多长老心中都有了异样感觉
  安国公夫人忽然问道:"仲年,子宁也是你那一支的,身上那些小玩意是什么来历?"
  阀主宋仲年也在看着宋子宁,闻言沉吟一刻,方道:"依我看,这些武具应是部分出自他名下私产的积累,部分是通过人脉筹措"
  筹措就相当于借钱了,然而宋阀众长老却纷纷点头能借到钱也是本事
  "子宁这孩子,倒是越来越不错了"老祖宗此言一出,好几名长老的笑容当即有些僵硬
  宋子宁这一战与上一场的绝杀风格完不同,面对宋子承攻守兼备的"绣衣刀术",甫一出场就张开了"三千飘叶诀"的领域
  此刻场中方圆十丈之地,落叶纷飞,夹杂丝丝雨意,恍若深秋虚空中数细密如牛毛的原力具现,上一刻密织成,防御得密不透风,下一刻感应到外来原力攻击,又被引动化作风刃,回旋反击
  观战的宋阀子弟没几人见过这门已有数百年人练成的秘法,长老们却对此多少有些了解,于是众人神态各异,不过这次他们好像都各有心事,连交谈也少了,高台上一片沉默
  "三千飘叶诀"与很多上品秘法一样,共分三阶九境,一般来说,大部分人终其一生,也就在中阶止步,高阶只能靠领悟和机缘,没有半点取巧的办法而论哪种上品秘法,一旦进入高阶,突破战将的后几个等级就不会有障碍,也意味着有了冲击神将的可能
  眼前宋子宁的"三千飘叶诀"竟然达到了"暮秋山行"之境,那可是中阶第五境!单以秘法境界而言,宋子宁已经是宋阀年轻一代中第一人,而后面的那几个至少在数年间不可能追上他
  宋子承惟一优势就是原力,他的战技也不弱,即将突破中阶,却被宋子宁以武具上的优势拉平了不少双方均是守御有余,进攻不足,因此不可避地打成了持久战
  这一战,整整打了两个小时,宋子宁终原力耗尽,这才惜败
  宋子承虽然还能扶宋子宁一把,但他自己下场时也脸色苍白如纸,脚步虚浮,后几步在斗场边缘差点要迈不过去如果宋子宁能再坚持十分钟,先倒下就会是宋子承
  下午,决战将在宋子承和千夜之间展开
  甫一登场,宋子承就干脆地道:"我认输!"
  他和宋子宁一战损耗过度,就算用了上好药剂,现在原力透支的虚弱还没彻底恢复千夜赢下宋子齐却是游刃有余,休息后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这一战根本就没得打
  当宋屠宣布比赛结果时,高台上众多宋阀长老都面色古怪而宋仲行则是呵呵一声冷笑,听起来比刺耳宋阀挑选继承人的武功大考,规则又对宋阀子弟极为有利,结果魁首反而被个外人拿了,此[,!]事要是说出去,宋阀颜面多少会有损失
  不过长老们对宋子承的认输倒是褒贬不一这也是行商为本的宋阀特点,见事不可为,那就放弃,另寻他路也好
  安国公夫人这时道:"叫那孩子和子宁一起上来吧,我和他们说两句话"
  片刻之后,千夜就和宋子宁登上高台,站到了安国公夫人面前直到此刻,千夜方有机会近距离观察这位经历传奇的宋阀老祖宗,他只是看了一眼,就迅速低头
  安国公夫人虽然鬓发如雪,面容却并不如想像的那样年迈如果把发丝染黑,很可能会以为她就是个中年贵妇,但那双充满岁月沧桑的眼睛,却悄然透露些许年纪的秘密
  当安国公夫人的目光落在千夜身上时,仅仅是打量了一下,并没有用感知去探查他的原力和身体这点小细节让千夜感到一丝舒适放松
  看了一眼,安国公夫人就道:"不错,两个孩子都不错子宁能够和你做朋友,那也是他的福气"
  朋友?千夜听了这句话,心中微微一动,当下只是说:"谢老夫人夸奖"
  安国公夫人对左右笑道:"这孩子天赋上佳,又这么会说话,我很喜欢来人,把我那个盒子拿过来"
  站在一边的侍女端上一个楠木嵌银的盒子,在众人面前打开,里面放着三发原力
  这原力通体呈银色,但又不是如秘银那样闪亮,而是有种浑厚晦涩的深沉另外体上花纹独特,看上去似有多层结构嵌套,从设计思路上倒是和狗爪小镇那大师的作品有三分类似,但做工尤有过之
  在安国公夫人的示意下,千夜从侍女手中接过了这盒原力拿到手中后,他却是一惊,体上散发出的原力波动,甚至比秘银破魔还要浓郁得多
  安国公夫人温和地说:"这是我宋阀自产的炼银烈阳,和市面上那些稍有区别难得你夺魁,我手上也没什么好东西,就送你点小玩意儿,拿来防防身"
  旁边众长老还算沉得住气,可是下面的宋阀子弟们就没有那么好的养气功夫,许多人表情又痛又羡,颇为精彩
  炼银烈阳是和黑钛湮灭并列的杀器,而宋阀自产的炼银烈阳又有重大改进每一发光是手工,就需要数十名高手匠人忙碌数月之久安国公夫人口中的稍有区别,按正常人的标准那就是天差地别
  这种炼银烈阳是宋阀特制的杀器,就是只用四五级的原力枪,也能一击秒杀黑暗子爵它们平时专供帝室近卫军,偶有少量流出在外,就会引起强者哄抢即使如宋子承,宋子安也不过有两颗在身上当作保命手段,以宋子宁此前的地位,却是一颗都没得到过
  现在千夜身为外姓武士,却一下子就得了三颗,这让宋阀子弟如何不羡不妒?
  安国公夫人等千夜收了盒子,方环视左右,说:"我人族生死大敌,还是黑暗种族所以说到存亡根本,还要着落在与黑暗种族的战场上宋阀以商立族,实则也是为给前线战场提供支持你们不要感到我给得厚了,这几个小东西在这孩子手里,那就是三条黑暗子爵的命若是落在你们这些不肖子孙手上,多半拿去换做生意本钱,变成哪家高门的武器库私藏了吧?"
  这一句却是道破了许多人的心事,当下他们的冷汗就下来了
  安国公夫人叹了口气,说:"武功一道,外可抵御异族,内是立族之本设这十年大考的本意,就是为了扭转我宋阀积弱之势,可总还有人不明白这道理平日里用惯权谋,就在这需要真刀真枪的场合也改不了行事作风,长此以往,还有何血性可言?真到生死存亡关头,还能指望你们吗?"
  "门阀二字,并不是给了某家,就不再改的千年之前,有开国七阀,之后短短两百年间,七阀就变成了三阀帝国中兴之时,又一度升至九阀,那是何等鼎盛繁荣!可从当年朱阀降格算起,到了今天,四阀分立也有三百余年了"
  千夜屏息静听,他还是第一次得知门阀的变迁历史,这种帝国上层的演变细节,在黄泉和红蝎那样军事为主的地方是接触不到的
  不过随即千夜又看了宋子宁一眼,后者正和所有人一样垂目听训,仍是一派温润害的样子,看起来和平时没有什么两样
  但以千夜对他的了解,宋子宁此时心事很重,并没有多少武功大考取得好成绩的喜悦好像从昨天千夜和宋子安一战结束后,宋子宁的心情低落就变得十分明显
  想到这短短几天里发生过的事情,千夜心里叹了口气,或许应该找个时候和宋子宁谈一谈可宋阀与他毕竟血脉相溶,筋骨相连,论是什么样的决定,即使果诀如宋子宁,做起来都会格外困难吧?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5634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