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 十九 付之东流

章 十九 付之东流

千夜突然想起赵君度,顿时觉得自己身上也是一团乱麻。这时安国公夫人的讲话接近尾声。
  “张、白、赵三阀,年轻一代都是人才济济,在与黑暗种族的战场上硕果累累。但我宋阀呢?你们有多少人去好好打过一场大仗?现在是有我们几把老骨头在,等我们这一辈人都撒手归西后,你们打算如何自处?”
  这一句话,问得场鸦雀声。
  天下虽大,若论财富,宋阀不是第一也是第二。可若是人坐镇,这就是取死之道,好也不过是落个被瓜分的下场。但是眼下积弱之势已成,想要扭转,又岂是那么容易?
  许多人当场就汗如雨下。
  就连对权谋毫不擅长的千夜,也从这次武功大考中看到了宋阀面临的困境。
  这样一个庞大的世族传承至今,内部利益盘根错节,达到了一个相对稳定的平衡,想要革旧布,实际上等于是动所有长老的命根子,该有多难,可想而知。可要是不动他们的命根子,就等如是在动宋阀的命根子。
  安国公夫人说到这里,有些意兴阑珊,起身道:“都散了吧,过两天的军略大考,都用心些吧。”
  至此,武功大考落下帷幕。
  盘点起来,这次收获大的还是宋阀大公子宋子承。他强有力的竞争者宋子安一系损失惨重,尤其是大长老宋仲埕被卸职,资源减半,此事影响深远,已不能简单地用继承人积分得失来评价。
  相比之下,宋子承虽然没有拿到武功大考个人第一,但是综合积分和第二的差距反而拉得大,地位加稳固。
  而宋子宁在两年前进入继承人序列后,一直低调得没有存在感,此次可谓一鸣惊人,震动了整个宋阀。他晋阶九级战兵才数月,就展现出与战将抗衡的实力。
  况且众人还不知道的是,从黄泉走出来的宋子宁,实战经验可说是年轻一代第一人,若遇到的是宋子齐那个晋战将,不见得会是他的对手。
  这个结果至少打了一大半长老的脸,他们是负责族中弟子天赋评定和武学指导的。可宋子宁幼年得到的天赋评价只是三等,后来复评上调过一档,但直到现在,记于档案中的也不过二等而已。
  即使后来安国公夫人亲口评定宋子宁“三千飘叶诀”有成,把他超拔进继承人序列,但由于宋子宁耽于杂学,又风流成性,大部分长老仍是不认为他在武学一道上能有多大作为。
  然而事实证明,就算“三千飘叶诀”不是攻击型秘法,宋子宁也已经超越了他们评价中的大多数族中天才。
  面对如此形势,虽然宋子承得到了大的好处,但他幕僚中有人对宋子宁的一飞冲天表示出担忧,不过那位宋阀大公子却不以为然。
  他十分温和地对亲信们说:“若论血缘,小七和我一个祖父,比许多人都亲近。若说助力,小七已和我缔约,并且带来了超过预期的成果。我们不可能永远都与比自己弱的人合作。进取之道是壮大自己,并非压制别人,况且真正的强者是压制不住的。所以,往后不要再让我听到这类议论。”
  当天晚上,宋子承亲自去了“云深堂”,依约把宋子宁所要的东西送过去,还额外补了一份重礼。
  再过一天,就是军略大考。
  宋阀军略大考,形式上有些类似于天玄春狩,但是规模要大很多。考场设在东陆的边境之地,实际上就是一块和黑暗种族交锋的战场。
  此次参加考核的子弟们各带一支百人队伍向黑暗种族发起进攻,然后视战绩排定名次高下。
  军略大考中出意外的可能性就大得多了,任你实力强横,运气不佳的话也有可能遭遇黑暗种族的重兵大将,从而饮恨沙场。至于各个继承人组建战队的实力高下,除了人数和等级的统一限制外,战力就看各系的资源了。
  原本宋子安和宋子齐都颇有野心,想在军略一项中压倒老大宋子承。只是没想到两人在武功大考中被千夜双双打成重伤,宋子齐还能勉强上场,宋子安干脆就没办法亲自参考,只能把战队送进来。少了他这个战将座镇,终成绩也就可想而知。
  军略大考前一天,近百艘浮空飞艇浩浩荡荡到了东陆。此次大考安国公夫人不再观战,不过宋阀止戈堂高手尽出,以策安。
  宋子宁组建的战队实力不强不弱,只能算是中等。他一切都靠自己白手起家,从父母那里根本得不到助力。能够达到这个程度,足以让人称道了。
  军略大考的奖品却是让千夜也颇为心动,那是足以武装一个加强连的套装备,并且达到帝国精英军团的水准。得到这些装备,稍有资源的人就能够据此建立一支实力不弱的军队。
  从奖励中能够看出安国公夫人的意图,她希望宋阀子弟既能提高自身武力,又能建立不俗军力,然后到战场上建功立业。帝国封爵要长久保持,根本之途还是在于军功,如此方能在将来维持宋阀不降格。
  只可惜安国公夫人虽然一片苦心,但到头来必然事与愿违。
  宋子宁虽然自己不怎么需要这些装备,可千夜的暗火佣兵团近期扩张得厉害,这样批量的精品军备就是有钱也不容易短期内从市场上买到。
  因此宋子宁和宋子承又达成一项密议,若他助宋子承在军略中夺魁,不但奖励归宋子宁所有,还要另外添加一个营使用的载重卡车作为酬劳。
  千夜对于这类事情向来不发表意见,任凭宋子宁去决定。他也不再密集训练,而是又去了一次宋阀的藏,找了许多原力修炼和五花八门的基础武技理论来看。
  大考结束,千夜就要回永夜,有了宋子宁再加上宋子承的面子,难得可以借阅这许多典籍,他要趁这个机会多读一些。
  大道万千,虽然不是通途,但是了解得越多,就越容易接近真正的道路。而千夜在读过几十本武技诀要之后,再回顾自己从实战中得来的经验,也渐渐有融汇贯通的感觉。
  百艘浮空艇经过一天多的航程,终于抵达东陆边境,军略大考随之拉开序幕。二十余支宋阀队伍分别投入到战场不同方位,然后各自向黑暗种族发起进攻。
  所有宋阀战队加在一起,约有近三千人,是五级战兵以上的精锐,而且其中还有两名战将和数名准战将级的强者。
  这片战场上的黑暗种族显然没想到会突然遭遇这么一支强悍力量,甫一接触就被打得节节败退,防线凌乱不堪,到处都是漏洞。
  一举凿穿黑暗种族防线后,战局就开始混乱了。各战队有的继续深入突击,有的选择迂回包抄,还有些战队的领队有宿怨,提前在战场上相遇,于是就爆发了不大不小的冲突。即使消灭黑暗种族才是大考的主基调,但是互相扯后腿这种事仍是屡见不鲜。
  在争夺相对排名的情况下,有时候削弱对手甚至比增加自己战绩加有效。
  而在真正战场上,千夜的真实视野完就是杀器,千米范围内没有任何人能够瞒过他的感知,再加上宋子宁时常心血来潮的“三千飘叶诀”,成功地把两支想要埋伏或是偷袭他们的队伍反过来打了个半残。
  接着千夜就脱离队伍,前去伏击宋子安和宋子齐的战队。
  此举在千夜看来完没有必要,对他来说,获胜之道就是不用理会任何对手,直接向战场纵深推进,尽可能多地击杀黑暗种族就是了。多干掉几个子爵,那谁的积分也别想追上来。
  宋子宁却是尽口舌磨了千夜很久,才让他勉强答应这个行动方案。
  按照宋子宁的说法,此战关键是确保宋子承夺魁,这样才能达到大家的利益大化,所以要做到万一失,防备宋子承运气奇差,阴沟翻船。因此好的办法就是打残宋子安和宋子齐的队伍,让他们彻底失去竞争力。至于其它人,拍马也追不上宋子承,也就须顾虑。
  终千夜还是没有拗过宋子宁,孤身穿越战线,先后伏击了宋子安和宋子齐的队伍,将两支战队中的核心高手部打成重伤。宋子齐是直接中了千夜一枪,当场退赛。
  除了赵君度之外,千夜战场狙杀技艺罕见对手,和宋阀这些少爷们根本不在同一水平线上。在形势瞬息万变的战场上,这些擂台上的所谓高手强者就是一边倒的被虐。
  千夜的伏击还产生额外效果,那两支战队被彻底打寒了胆,各找了一处易守难攻的险地驻扎不动。直停留数日之后动静,才敢露头。这样耽搁几天,他们的战绩能够混到中游已经是顶天了。
  接下来的战局,让千夜不由感到,宋子宁那据说能看破红尘迷障的“三千飘叶诀”颇有乌鸦嘴的潜质。
  宋子承那边率军直进,势如破竹。可不知道为什么居然没注意己方战队的位置,他附近战线上的宋子宁在千夜走后按兵不动,宋子安和宋子齐的战队被千夜打得龟缩一隅,结果宋子承一下就过于突前,成了孤军。
  如此战机立时就被黑暗种族抓住,迅速调集兵力,前去围歼宋子承的队伍。一场大战下来,宋子承击溃了黑暗种族的联军,但只是惨胜。他独自斩杀了一名狼人三等子爵,自己也身受重伤,奈退赛,麾下战队则是伤亡过半,失去再战之力。
  等千夜归队后,情势就逼得宋子宁光是按兵不动都不行,甚至还要主动后退数十公里,以遇到哪支不开眼的黑暗种族部队。一旦灭了他们,宋子宁的战绩就要反超宋子承了。
  于是就出现了奇怪场面,大考才开始一半,宋阀具战力的四支部队战绩就都止步不前。其余战队倒是打得十分勇猛,可是战力却较前四相差太远,再怎么努力也弥补不了差距。
  本该是轰轰烈烈的军略大考,就这样虎头蛇尾地结束。
  各战队汇总后的战绩,用差强人意来形容都很勉强。不过这才是现实,掺杂了政治的现实。就如同帝国,对上黑暗种族的时候总是难内部掣肘。而黑暗种族一方情况是严重得多,若不是他们内斗太过激烈,哪里有大秦立国还逐渐坐大的机会。
  战斗结束后,千夜的心情不太好,但他也早已不再是红蝎的菜鸟,从永夜之域到上层大陆的所见所闻,已经让他的心境发生了很大变化。他看看整场军略大考中一直走神的宋子宁,终没有说什么。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5634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