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三十 兄弟的麻烦

章三十 兄弟的麻烦

[]
  有反应的人立刻想到,永夜大陆上,战将都是一方之雄,可在帝国上层大陆,却不是那么稀罕的,高门世族中还有不少战将客卿。◎w w w.q m s h u.c o m ◎
  高门世族?!
  肖令时脸上依然看不出丝毫情绪,但他不动声色地把会议室里众人的反应收入眼底。坐在这里的人,一大半是他亲信,可也有那么几个与其他将军的关系密切。所以,他并不会轻易发言表态。
  不过文若成等于是他的口舌,刚刚透露出那两个消息,实际上包含了足够让人联想的信息。就在眼下,会议风向已悄然扭转。
  当众人讨论之际,肖令时索性微微合眼养神,他心里想的是不久前和宋子宁的一次密谈。宋子宁这个盟友让肖令时十分满意,不仅数次合作愉,本人还在宋阀近一次继承人大考中跃升到第二位,可谓前途限。
  然而肖令时看重的却是宋子宁在外极为低调,很少公开使用宋阀名义就能把事办成,这对肖令时的意义远大于一两次利润丰厚的生意。两人合作,他与高门子弟合流的痕迹得以掩盖,就能继续保持一直以来不与权贵合流的形象。
  肖令时喜欢放眼长远,和宋子宁这样的人可以合作很多年,那一时一地的得失就不重要了。
  军官们似乎议论得差不多,屋子里的杂声明显低了下去。肖令时抬抬眼皮,看了看角落里一名不曾说过话的上校,那是远征军另外一位副总司令杨铄上/将的人,这次泗水董家拿到第七师的任命,就是走了襄樊杨家的门路。
  肖令时心中声地笑了笑,宋子宁这次来找他为暗火铺路,直接了当摆出来的不是高陵宋氏的名头,而是燕云赵氏。军方或许能和以商立足的宋阀打打马虎眼,可面对一门三公的赵阀,恐怕也只好“秉公办事”。
  这一屋子的人,有不少是肖令时多年心腹,应该已经领会了他的意思。
  这时,一名满脸彪悍的少壮将军站起来发言,道:“按照远征军的规矩,谁打下的地盘就是谁的。魏柏年将军卸任后,第七师就相当于主之物,千夜既然能够将它吞下,就是给了他也理所应当。然而想要独立师的番号,却不是轻飘飘一句话那么容易。除了需负起相应责任外,还必须要付出足够代价!”
  此言一出,众人纷纷点头,就算在场几名拿过董家好处的大佬也不例外。提到了代价,这件事的性质就又有了微妙变化。
  “什么样的代价?”有人问。
  那彪悍将军瞪眼道:“当然是讨伐!否则我们远征军颜面何存?如果那小子能打赢这一仗,才证明确有足够实力,就是给他一个番号也不为过,至于是否独立师到时候再议。”
  文若成淡淡道:“问题是,谁去讨伐?”
  “这这个”彪悍将军目光扫向肖令时,张口结舌,答不上话来。
  这本来是个非常简单的问题,讨伐叛逆、平定异已是肖令时的权限范围,所以远征军总部接到了黑流城生变的报告后,才会由肖令时来支持这个会议。但是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肖令时从头到底没有接话的意思,顿时让那彪悍将军不知所措。
  肖令时身为中/将,手握远征军第四集团军,论武力权柄都远在在场众人之上。那将军不过是名少将,肖令时既然不说话,他也不敢直接问上去。
  既然肖令时明显意出兵,众将军难有所猜测。有心人就会想到远征军近突然空降了一位副总司令,虽然职位以及个人等级和肖令时相同,但军衔却是上/将。能够造成这种差异的,一般只有一个原因,家世。
  况且刚才文若成就差直接明说暗火也有世家背/景,于是很多人都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同时生出些隐秘的看好戏的念头。如果牵涉到几个世家之间的矛盾,肖令时不想管,谁也说不出他的不是来。
  那么如此一来,就只有动用同在三河郡的远征军。问题是,虽然那另外三个师中,有两个在魏家执政期间和第七师发生过小摩擦,但想要动用他们去讨伐黑流城,仍然难度不小。
  攻城战本来就不好打,这种性质的讨伐又不能占领,赢了要交回给董其峰,输了就不用说了。如此吃力不讨好的事,没有足够好处,谁也不肯干。那提议的彪悍将军自己手里就有两个师,然而他自己也是绝不肯出头的。
  会议室内,又是一阵长久的沉寂。
  尴尬的寂静终还是被文若成打破,他显得胸有成竹,说:“既然暗火吞掉的是董其峰的第七师,这件事当然还是要着落在董将军身上。依我看,就派他去讨伐千夜,众位将军认为如何?”
  此言一出,顿时人人叫好。肖令时眼中闪过淡淡笑意,随即又化为古井不波。
  很,在会议室外等候的董其峰和杜远泽就知道了这次会议的决定,两人震惊得下巴都要掉在地上。
  董其峰是来接管第七师的,他现在手上哪有兵力,难道靠剩下的几十号亲卫去攻打黑流城?找死也不需用这么愚蠢的办法。
  董其峰气得脸色铁青,一身肥肉都在颤动。但他也知道这种场合并不能随便发作,文若成一条一条说得明白,且都找出远征军规章条文做注解,若要比钻军法的漏洞,董家肯定不是这个在远征军服役了一辈子的老将军的对手。
  董其峰生生咽下了这口气,极为艰难地走出会议室,心里明白,自己送出去的大把金币,十余位美人恐怕都是打水漂了。
  那些远征军的大佬们贪婪比,吞下去的东西是绝对不会吐出来的,而他想对肖令时的决定提出异议,还不知道要再投进去多少金币,那难度又不是同一个级别了。
  “将军,现在我们该怎么办?”杜远泽诺诺地问道。他也是心头发苦,没有军队实职,他这样不以战力见长的中校连个屁都不是,在董家也就是一个依附过去的七级战兵,多拿到中级管事的待遇。
  董其峰面沉如水,咬牙道:“怎么办?调集家族军力,干掉那个狗娘养的千夜!敢抢老子的第七师,我要杀光他们那帮贱民,一个不留!”
  杜远泽脖子一缩,却没有说什么。他亲眼目睹了暗火攻打第七师师部的过程,尤其是那个年轻团长,给他的感觉简直比战将还要可怕。
  董其峰要从本家调兵来讨伐,路途遥远,耗巨大,就算能打下黑流城,若只收获了一片废墟,绝对得不偿失,还不如直接找个主之地,自建一城呢。
  可是董其峰现在正是气头上,没追究他办事不力就很好了,杜远泽哪里还敢多说话。
  这个时候,千夜正坐在第七师师部顶层那间办公室里,看着整个三河郡的地图。
  那张地图与普通版本不一样,不但包括三河郡战线另一侧黑暗疆域纵深五百公里的地形,上面还详细标注了那个区域范围里黑暗势力的分布情况。这就是宋虎大半年来的努力成果。
  千夜沉思着用手指在地图上虚划着,有的路线指向黑暗领地,有几条则通往三河郡腹地。他正在考虑西进计划,同时不得不防备来自身后的冷枪。
  董其峰那边肯定不会善罢甘休,而与第七师防区接壤的那几个师,当初不同程度掺合过武正南的事情,这事可还没有过去多久。
  放下地图,千夜拿过桌上的一叠文件,那些都是需要他知道或者批示的佣兵团事务,现在还要加上黑流城的防务。
  暗火吞并第七师后,宋虎一个人完忙不过来,而那些优秀的血脉种子和阿七阿九成长得再,也赶不上暗火的扩张速度。宋子宁派来的特种连里也有几人能用,可对即将成立的暗火独立师来说,仍是不敷使用。千夜觉得自己好像需要几个副团长了。
  那叠文件上面放着两封私人信件,第一封来自宋子宁,内容不长。
  信一开头就让千夜不用担心,隐晦地暗示宋子宁和远征军一些大人物一直合作愉,这次也不例外。番号的事不日即可解决,虽然要支付一些代价,但也称得上合理。等他处理完手头的事务,就会来黑流城,和千夜共同应对后面的事情。
  千夜看到这里心情还很好,不料宋子宁接着就笔锋一转,开始大谈特谈隐泉又将推出的一批货,据说质量是迄今为止好的,如此良机万万不可错过,这次他准备拉着千夜一起去看现场。
  宋子宁还十分高兴地提到,千夜现在手上就有阿七,阿九和十七,再多来几个,就可以组个美人卫队,如此前景,多么令人愉!
  千夜惟有苦笑,下定决心论如何也不要跟着宋子宁去隐泉。宋七公子什么都好,就是喜欢送女人这条让他实在有些吃不消。若是长此以往,他四处征战赚的那点钱,恐怕连养女人都不够。
  然而千夜随即想起宋子宁的一句话,那就是隐泉出来的姑娘不需要养,她们不光漂亮,还能干活!完可以自己养自己,比如说阿七阿九就是例子。
  或许惟有宋子宁,才能有如此独到眼光。
  第二封信的落款却让千夜略感意外,居然来自魏破天,他算了算时间,这封信发出的时候,魏柏年好像应该还没回到远东行省。
  果然,从信上来看,魏破天并不知道黑流城近况,文内容很短,只有半页纸,大半篇幅在说近打仗打得如何如何过瘾。
  只在结尾带了一句,据说这位博望侯世子遇到点麻烦。不算大事,但他自己却处理不了。本着兄弟有难同当的原则,他准备把麻烦分些给千夜。
  看着这句没头没脑的话,千夜不知为什么,忽然有种不太妙的预感。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5634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