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三十一 分担

章三十一 分担

这时宋虎敲门进来,怀里抱着厚厚一叠文件,都是黑流战区接收和整编的情况。
  目前暗火名义上已经控制了整个战区,对第七师的整编接近尾声。不过暗火原来只有四千人不到,一下子掺沙子般膨胀到万人,其中有数需要磨合调解的细节。
  为了严密地掌握住这支生部队,千夜和宋虎暂时都没有分兵境的意思。在接受了各镇投诚后,还沿袭以往的做法,只派了一小队远征军战士前往驻扎,维持基本防务。
  暗火现在的第一要务是确保对黑流城,以及云帆城和四水基地这两个传统军事基地的绝对掌控。
  听宋虎说来,整个控制过程异常迅速顺利,至于顺利背后的那些血腥手段,他就轻描淡写地一语带过了。
  千夜也不关注这些细节,他正在看手上的装备清单。
  第七师的家底比想象的还要丰厚,有不少载重卡车,十余门重炮,同样数量的装甲战车。这种程度的重装备配置,远远超过了远征军一个三级战区派遣师的正常标准。
  这些装备当然不是源自武正南,而是魏柏年到任后弄来的。也正因为如此,所以当魏柏年卸任时,吩咐把这些重装备部封存,等师长清点后才能使用,当时也并没有让第七师的军官们生疑。
  而重武器被封存后,想要再拿出来用,专业技师得忙上至少大半天。千夜不由感概,难怪他转战云帆城和四水基地的时候,感觉对方火力特别弱,原来还有这么一个缘故在里面。
  如魏柏年这样才是真正能领兵的将军,一个小小的吩咐就让两个经营多年的军事基地被攻击时战力大减。
  而现在,这批装备自然便宜了千夜。若单论装备和兵员,此刻的暗火,实力已直追帝国正规军团的主力师。
  接下来千夜渡过了一段平静但枯燥的日子,每天除了修炼就是处理军务。
  远征军那边,论总部还是相邻的几个师都毫动静。而宋子宁又送了一次信来,他听说董其峰返回上层大陆去调集家族私军,看来一场硬仗是不了了。宋子宁特别叮嘱千夜务必注意自己和暗火核心成员的安,要知道,内战中通常有效的就是斩首战术。
  千夜本已有点想去黑流城附近的黑暗疆域看看情况,这种形势下当然不能离城。现在的暗火也只有他面对战将有一战之力。那董其峰回族中调兵,弄不好还会再拉出来一两个战将。于是千夜召集宋虎和段浩等人,重布置城防,大举增加防御力量。
  结果又过几天,千夜没有等到宋子宁,反而魏破天先到了。
  这天千夜结束修炼后,刚走出房间,十七就迎了上来,服侍他换衣,同时说:“远东魏氏博望侯世子到访,已经在外面等了一会儿。”
  千夜顿时吃了一惊,在他想象中,魏破天就算真的要来永夜大陆,也不会这么。他刚看过远征军一期的邸报,远东行省战事仍在继续,目前已经变成了持久战。在这战火燃烧之时,魏破天怎么突然跑到永夜大陆来了?
  千夜即刻换好衣服,匆匆赶往会客厅。
  在落地前,一个猿背蜂腰的男人背对着门,正在远望外暮光里的城市。他简单那么一站,就有巍巍如山的气势。
  千夜双瞳中泛过一抹蓝色,真实视野下,那人身上九处原力节点清晰比地熠熠生辉,隐约有气流在期间环动,居然是临近突破之象。
  一段时间不见,魏破天也踏入了九级,而且修为已经十分接近战将。
  听到推门声,魏破天转身,目光炯炯地看着千夜,忽然间大步走来,重重给他来了个熊抱。
  这记拥抱又重又狠,就是一头真熊,也要被勒成两段。然而魏破天一上手就感到不对劲,好像抱住的是一根超级合金铸成的实心柱子,论怎样用力,都法撼动千夜分毫。
  这个拥抱持续了很久,直到跟在后面的十七眼神都有些不对,小嘴已张得能塞进鹅蛋,两人这才分开。魏破天和千夜都没有激发原力的迹象,十七当然看不出他们实际上是在用纯粹的力量角力。
  千夜微笑道:“真,你都九级了。”
  魏破天哈哈一笑,随即又苦着脸说:“可你不是也九级了,真他奶奶的!原本以为这次怎么都能压住你呢!”
  魏破天本就天赋过人,家族资源予取予求,过去一年中,他的进境之,让整个帝国上层都为之侧目。况且魏破天觉醒的天赋能力非常强大,可以让他在战场上纵情厮杀。
  越是战斗激烈,就越是容易突破,这也是常识。因此魏世子的前程远大,已是公认。
  可魏破天自从和千夜重逢以来,两人的等级就一直齐头并进,让他每次都得意一阵后,见到千夜就好像被兜头泼了一盆冷水,不得不清醒过来。
  千夜双瞳再次泛起蓝色,仔细看了一会,皱眉说:“破天,你的根基似乎不够精纯,是不是进境有点太了?如你这样的天赋,战将只是开始,未来的路还很长,没必要那么急着突破。”
  千夜发现魏破天的九处原力节点已呈现聚气之兆,但丝毫看不出他有压制等级的意思。这样的话,按照魏破天过去一年的晋级速度,突破就在眼前。
  魏破天却不以为意,拍拍千夜肩膀,哈哈笑道:“差不多就行了,该突破就突破,琢磨那么细干吗?反正老子是注定成为元帅的男人,没必要修炼个原力还搞得那么婆婆妈妈的!”
  千夜把魏破天的话想了一遍,不得不承认或许自有他的道理。
  上品秘传功法越到后来越是讲究天赋和悟性,而战将之上每个人的路都不同。魏破天这些年横冲直撞,渐渐养出舍我其谁的气势。特别是他修炼的千重山和通明碎空拳,都是看重气势。或许不打磨精纯原力,就这样一路突破上去,说不定也能闯出一条通天大道来。
  千夜还在犹豫要不要把自己看到的原力流动迹象告诉他,结果魏破天手一挥,大大咧咧地道:“废话少说,先出来打过一场!千夜,你现在越来越啰嗦,和宋七那娘娘腔一个调调了。我早就跟你说过,那小白脸不是什么好鸟”
  一说到宋七,魏破天顿时滔滔不绝,坏话说个没完,而且里面诸多牵强附会,捕风捉影之事。
  千夜被吵得耳中嗡嗡直响,好不容易才忍住直接把他揍趴下的冲动,挥手吩咐十七去打开格斗室。
  魏破天一踏进斗场,立刻拉开架势,嘿嘿一笑,道:“千夜,我在战场上厮杀了这么久,恰好有些心得,来来来,今天我就让你知道什么叫不动如山!”
  魏破天一声断喝,气势顿时冲天而起,周身深黄光芒已经浓郁得有如实质。在他身后,竟有数道山峰幻象浮现。
  千夜早从魏柏年那里得知,魏破天已经突破到了七重境界,此时亲眼看到群峰显形,虽然只是幻象,却有重峦叠嶂的巍峨气象,不由也赞叹魏破天的悟性。
  仅以千重山的境界,寻常战将就休想破得了他的防。
  魏破天又是一声断喝,如春雷炸响,一步步沉重如山,向千夜逼来。
  千夜看了魏破天一眼,默默解下东岳,随手放到墙边。东岳落地,整个格斗室竟随之震动了一下。
  魏破天顿时吃了一惊,一种熟悉的心虚感觉泛上心头,当下就想叫停认输。可是这时千夜已运力提气,踏步出拳,直击而出。
  千夜这一拳去势十分缓慢,好像在练习格斗术直拳的基础姿势,却偏偏有种不像假装的吃力感觉,仿佛正在推动万钧海水。
  拳到中途,室内已隐隐有雷声轰鸣,转眼间就是潮音轰雷大作。
  一拳动风雷!
  魏破天得自数次生死战斗的直觉已在狂吼大事不好,一声怪叫,就想逃跑。可是周围空间突然变得比粘稠厚重,一股大力居然推着魏破天迎上了千夜的拳锋。
  魏破天别他法,硬着头皮,双臂交叉,架上了迎面挥来的这一拳。
  只听一声惊雷,魏破天已被轰在地上,将格斗室的地板砸出一个人形大坑。他身上黄色原力光芒忽明忽暗,座座山峰虚影扭曲不定,终幻灭。
  久别重逢,魏破天倚之横行沙场,打出赫赫威名的千重山,又被千夜一拳砸开。
  魏破天逼过来时气势太强,就象通天之峰迎头压下,结果千夜也下意识地力出击,不仅以兵伐决四十轮潮汐之力轰出一拳,还引动了一缕周围的天地原力,就变成了这个结果。
  千夜回过神来,连忙过去扶时,魏破天却已经先呲牙咧嘴地爬了起来,还动一动就叫痛。
  “他奶奶的,这一拳好重!唉哟!!别碰!”魏破天嚎叫着拍开千夜的手,自己挣扎着站起,然后心有余悸,满脸幽怨地看着千夜。
  千夜被他看得有些发毛,不过用真实视野一扫魏破天浑身上下,一根骨头都没断,于是稍稍放下心来。他顺手拎起靠在一旁墙边的东岳,正想说话,却被魏破天抢了先。
  “等等!那把剑给我看看。”魏破天叫道。
  千夜微觉奇怪,把东岳递给魏破天。
  东岳过手,魏破天顿时一声怪叫,身骤然向下一沉,差点坐到地上。他刚刚被击破千重山,此刻身乏力,若非马步扎实,几乎要被东岳直接压倒。
  千夜连忙伸手抓过东岳,把魏破天拉起来站好。
  魏破天一头冷汗地道:“你难道刚才想用那把剑砍我来着?”
  千夜坦然道:“是啊,这把剑名为东岳,既然你自称不动如山,确实想试试来着。”
  “你真不是人!”魏破天咬牙道。
  就算他一时乏力,可也掂得出那把剑的份量,若千夜的一拳换了一剑当头砸下,他身上少说也得断上十几根骨头,就算有超强恢复的极品天赋,也会在床上趴个好几天。
  然而千夜的笑容澄澈灿烂,说:“我也这么觉得。”
  魏破天突然也笑了,原本豪爽明朗的神态中透出一丝不协调的奸滑:“千夜啊,你看我们打也打过了。这样,我近正有麻烦,我们既然是兄弟,你当然要为我分担一下。”
  ps:庆祝长假后一天,今晚还有一。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5634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