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三十九 差点掉坑的子宁

章三十九 差点掉坑的子宁

房间里的东西虽然被两人破坏得差不多了,但门还是完好的,何况就算户坏了,外面也并没有种树,这东西究竟是哪里来的?
  赵雨樱向千夜看了一眼,眼睛亮得吓人。
  千夜很没有义气地耸肩摊手,以示与自己关。说实话,他也有些着恼,刚才面对赵雨樱颇有压力,千夜没能分神关注周围环境,现在气氛一松下来,果然就有一种被隐隐观察的感觉。
  显然这片叶子就相当于一只眼睛,方才他和赵雨樱之间的对话和战斗,都有可能被人看了去。至于是谁悄悄把领域探了进来,那还用多问?
  宋子宁原本不致如此不小心,可能是看到了千夜和赵雨樱战斗场面,心中震荡,或者被双方散佚的力量振动了领域,一不小心掉了片落叶出来。
  赵雨樱忽然一声冷笑,“敢在老娘面前装神弄鬼!”
  她提起纤长精致却同时充满力量的手,一记耳光就甩了出去,对象竟然是那片还在悠悠飘着的秋叶。
  然而只听见啪的一声脆响,赵雨樱这记耳光甩在秋叶上,居然发出的是清脆着肉声,登时让千夜吃了一惊。
  明明抽的是一片落叶,怎么感觉跟抽实在某人脸上一样?似是为了回答千夜心中疑惑,门外竟响起一声痛呼,听声音似乎真的挨了一耳光。
  赵雨樱一脸冷笑,又扬起巴掌,对着那片落叶道:“装!继续给老娘装!”
  这一巴掌眼看着就要甩出去,只听门外一声惊呼,宋子宁已经闪了进来,急道:“美女手下留情!!”
  赵雨樱用眼角斜看着宋子宁,问:“你刚才叫我什么?”
  宋子宁整整衣衫,手中花了大钱的折扇一开一合,正色道:“姑娘国色天香,身段风姿不是上上之选,又有一身好本事,正是由内而外,一处不美。这美人二字虽然俗了,形容姑娘却是再贴切不过!”
  千夜目瞪口呆,忽然很想装着不认识这个家伙,这还是他第一次亲眼目睹宋子宁泡妞,实在是完想不出言语来表达此时心情。
  不过千夜随即看到宋子宁半边脸上忽然有了变化,浮现出一个巴掌印,五指痕迹宛然。看这手印大小,分明就是赵雨樱的手。
  刚才她那一耳光甩的虽是落叶,实际上却是落在宋子宁脸上。宋子宁应该也是看出她第二巴掌又要甩过来,才赶紧自己走出来,得另一边脸也跟着遭殃。
  听了宋子宁露骨兼肉麻耻的恭维,赵雨樱似是怔了怔,然后问:“我真的有这么好?”
  “那是当然!区区在下,什么时候说过谎?”宋子宁说得义正词严,仿佛对赵雨樱的疑问很是不满。他手中折扇换了一个面,将另一幅大师画作露出来,摇了一摇,方朗声道:“姑娘若不是美人,天下还有谁是美人?”
  千夜只觉眼前一阵发黑,脱力尚未恢复的身体晃了晃,而赵雨樱的反应则让他差点栽倒。
  赵雨樱一脸欢喜,又有些羞涩,伸手一招,就把那片落叶捏在手里,指间下意识地玩弄着,再度追问:“你说的可都是真的?”
  “当然是真!”宋子宁一脸慷慨激昂。
  千夜只觉大开眼界,原来泡妞还可以如此耻,厚颜也就罢了,这样直白到近乎粗糙的讨好竟然还能产生效果,面前这对男女,他心中也不知道该佩服谁。
  那边宋子宁偷偷看着赵雨樱的反应,暗中松了口气,庆幸又过一关。这个女人手段极为厉害,居然能够反制住他的领域,就算对方是十一级战将,也极为罕见。
  就在这时,赵雨樱双眼乍亮,冷笑道:“你大爷的,居然敢把骗小女孩那套手段用在我身上,老娘什么没见过,会信你的鬼话?”
  她手上一用力,只把那片倒霉落叶握在手心,搓了又搓。以她的手劲,别说一片普通树叶,就是合金叶子也能搓成团子。
  千夜不明白赵雨樱一直对这片叶子发狠干什么,不过想到那记明明甩到落叶上,却在宋子宁脸上留下掌印的耳光,隐约有些明白了。
  再去看宋子宁时,果然他此刻表情精彩之极,分明是想叫又叫不出的模样。只不知道赵雨樱往死里捏那片叶子,又作用在宋七公子身上哪个部位。反正看他表情,绝不好过就是了。
  千夜心中突然一动,双瞳泛起湛蓝之色,眼前果然出现许多原力线条。
  他对宋子宁的原力气息为熟悉,首先辨认出一片若隐若现的青色状光芒,总体看上去有点像菩提叶上的脉络,这个应该就是宋子宁的领域。
  此刻那张原力之正在拼命往虚空中一点收缩,大部分已逃逸,只有一处被一团紫黑色黎明原力牢牢挟制,挣脱不得。而那团紫光不时轻微震动,每震动一次,狂潮般的原力波就沿着原力之的线条向虚空中冲击。
  千夜心中抓住了一些头绪,对于原力具象化的理解又加深一层。
  此时落叶终于不堪受辱,一道光芒闪过,又化回原力,从哪里来,归哪里去。而千夜真实视野里正在角力的两道原力也完熄灭。
  宋子宁如大赦,后退一步,再看着赵雨樱时,已如见蛇蝎。千夜眼尖,看到他手指头在微微颤抖。
  宋子宁这次终于收起那副风流纨绔的姿态,神色一肃,望向千夜,“千夜你没事吧,这是……你朋友?”
  卧室里如龙卷风刚刚过境,几乎所有家具器物部粉碎,一地狼藉,显见刚经过一场大战。
  赵雨樱却是一脸夸张笑容,说:“怎么,还打算找我报仇不成?行啊,看你也有几分本事,我就给你个机会,等着你来找我,单挑群殴,随便你挑!老娘就是赵雨樱,出自燕云赵氏!”
  “赵雨樱?”宋子宁听到这个名字,不禁一呆,隐约敌意消散踪,随即脸色变得比精彩。
  “怎么?你在哪里听过老娘大名不成?”
  宋子宁忽然咬牙道:“赵君弘!这事我跟你没完!”
  这次轮到赵雨樱一头雾水:“关老二什么事?”
  “没什么,我先告辞了。”宋子宁神色恢复如常,向赵雨樱略略躬身行礼,转身离去。临出门时,宋子宁忽然回头,认认真真地道:“幽国公大小姐,凭心而论,美人二字用在你身上,十分恰当。”
  赵雨樱倒是一怔,不知道该不该发作之际,宋子宁已经去得远了。
  “这小白脸是谁?为何这么恨君弘?”赵雨樱问。
  千夜倒是知道一点宋子宁对赵君弘有此反应的缘由,那天赵君弘抛出联姻意向,事后宋子宁就告诉了千夜,也透露过他自己的一点想法。
  宋子宁并不排斥这种联姻,以他在宋阀的尴尬处境,找个有力的姻亲,谋求独立,不失为一条出路。赵阀的实力远超那几个独立公侯,而比起赵阀族女来说,幽国公孙小姐的身份地位价值高,据说实力也不错,并不是花瓶之流。
  只不过宋子宁还没想公开脱离宋阀,所以不曾答应,但也做过认真考虑。
  然而今天见了赵雨樱,宋七公子才知道什么叫天生克星,那是一定要绕着走的。正因如此,他现在对赵二比痛恨,加后怕不已。当日要是一时口答应了,那七少的一生就掉坑里了。
  这种事情,千夜当然不会口没遮拦地告诉赵雨樱,只简单地说:“他叫宋子宁,宋阀行七,是我兄弟。”
  赵雨樱显然听说过宋子宁的名字,挑了挑眉道:“原来是他,你不认小四倒也算了,居然把这么只弱鸡当兄弟,也不怕小四把他拆成一片片的。”
  千夜现在对赵雨樱说的话,已经能够只听重点,视其中那些粗俗切口。说起来,这位门阀之女怎么比魏大少像在街头混的?不过还是赵雨樱了解赵君度,赵四公子确实有类似意图。
  既然宋子宁已经跑远,千夜也不想再把他拖下水,定了定神,问:“你刚才说赵君度得罪了不少人,究竟是怎么回事?”
  赵雨樱说:“你就是堂叔家那个很小时候就被人抢走的庶子吧?”
  千夜顿时脸色微变。
  赵雨樱奇怪地看着千夜,“你不知道?还是说当年那事有问题?”
  千夜深吸一口气,勉强保持平静,反问:“你听说的事情是什么样子?”
  赵雨樱所知十分有限,据说赵魏煌家曾有过一个庶子,比赵若曦大一岁左右的样子,十多年前突然有刺客闯入内院把小孩掳走,就此下落不明。
  千夜完没想到居然还有这么一个故事。
  发生在他身上严重的事情是原力掠夺,而赵君度应该知道内情,否则不会上来就要看他身上创口。但赵雨樱虽然是赵阀核心弟子,还是幽国公的孙女,却像对此一所知。
  千夜有点烦躁,可也知道和完不知情的赵雨樱多说益,于是又回到原先的问题上去,“赵君度究竟是怎么回事?”
  “小四前不久宣布要认一个弟弟,还要加进族谱,立在他的从府之中。”赵雨樱看到千夜疑问的表情,就知道他不清楚赵君度这个举措意味着什么。
  ps:感谢盟主看了就走、路颜男。
  闭关码字,沙沙午夜前记得短信俺今天红票数,不够的可以用帕斯抵。(/ ̄v ̄)/ ̄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5634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