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四十 魏世子的意中人

章四十 魏世子的意中人

赵雨樱极为直接地说:“燕云赵氏传承至今,一主两平十八从府,光是族谱上列名的,仅我们这一代就有数千子弟,哪有功夫认这么多兄弟姐妹?血缘并不值钱。”
  千夜皱了皱眉,虽然他并没有归宗赵阀的意思,但听了赵雨樱的话还是极不顺耳。
  赵雨樱却不管那么多,继续说:“进族谱先不去说它,入从府,是地位,是荣耀,意味着海量资源。每一代数千子弟,都不过百人可以入府。就算小四够强,已独掌一府,但平白故弄人进来,也不能服众。听说有人找他抗议理论,小四那脾气你也是知道的,当场就发生许多不愉,还打了两架。”
  千夜这才知道赵阀内部是裸的精英权力,一半血缘传承,一半实力上位。十八从府中十二直系的位置并非父死子继,只要有能力就有机会入府。而二十一岁的赵君度,竟然已是其中一府之主。
  赵雨樱理所当然地说:“其他人还不知道你其实也有赵氏血统,不过也没多大差别。在赵阀之内要被认可,只有靠实力说话。没本事的废物,早晚要死在战场上,谁有功夫搭理他们?”
  千夜听了,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沉默了一会儿,道:“是赵君度让你来的?”
  “当然不,他是他,我是我。我只是对你好奇,所以自己过来看看。不过你很不错,很对我胃口。”
  千夜有些奈地道:“你这所谓的看看,难道就是动手?”
  赵雨樱理所当然地说:“那是当然!你也是我赵雨樱的弟弟,怎么可以弱了!”
  “可你刚才,好象是下死手。”
  “我要是真下死手,上来就用开山了。”说着,赵雨樱向那门原力手炮指了指。
  但她刚刚所用的力道,足够把普通的十级战将打残,这也叫试探实力?不过想想,或许这才是赵君度和赵雨樱的试探。没有实力,就得不到认可,正如赵雨樱所说,每代同族数千人,血缘算什么?
  看到千夜脸色,赵雨樱难得正色说:“小四试过你的实力,才决定带你回族里,否则就算进了赵阀,你也就是死。还不如把你养在外面。”
  千夜顿时被后那句话噎住。然而有了赵雨樱做对比,赵君度在寂火原的行为就简直称得上温柔了,狠也不过想把他的左腿射个对穿。若换了赵雨樱,至少要断上十几根骨头。
  赵雨樱拍了拍千夜肩膀,大大咧咧地说:“你也不要觉得不舒服,小四和我都是这么过来的。我们从小到大,一路打上来,把不服的都打服了,才有今天的位置。”
  千夜只能沉默。
  其实大秦帝国奉行的就是强者为尊、弱肉强食,只不过立国千年至今,开始讲究人文底蕴,总要粉饰一番,冠以大义之名。但赵阀的天才们都太骄傲,根本不屑这层遮羞面纱。
  千夜轻轻吐出一口气,道:“既然不是赵君度叫你来的,现在你看也看过了……”
  赵雨樱直接打断了千夜,笑道:“我近正闲着,顺便可以帮你打打架什么的。你看你混的那熊样,一个郡伯的儿子都敢来攻你的城!放心吧,今后有老姐罩你,就是董老头自己来都不管用!”
  可千夜本能感觉赵雨樱留下来绝不是什么好事,在他看来,这位狂放的美女可比一个帝国郡伯要可怕多了。但是赵雨樱已经拎起她那支手炮,炮口又对着千夜各处要害晃来晃去,看样子若是千夜不答应,那开山说不定就要走个火什么的。
  千夜奈苦笑,叫进十七和亲卫,让他们给赵雨樱和她的两名随从安排住处,自己独坐房。
  他一时不知道该干什么好,于是把西进的地图拿出来。然而眼前的线条和色块仿佛会跳跃,扰得他心乱如麻,根本看不下去。
  转眼一夜就这么过去了,当外传来暗火战士晨练的声音时,千夜索性走出房门,离开基地,准备去找宋子宁聊聊。
  宋子宁的落脚处在城东一座奢华大宅中,这里将来会成为宁远集团的地区总部。由于近正在改建和装修,整座大宅一清早就灯光通明,赶工的工人们干得热火朝天。
  宋子宁的居所在大宅深处,还算比较安静。当千夜赶到的时候,宋子宁正坐在院子里一座紫藤花架下,不停地喝着茶,显得心神不宁。
  千夜和宋子宁打了个招呼后,就发现他不仅脸色苍白,气息也有些虚浮,连原力都有一丝不稳迹象。于是担心地问:“你的伤不要紧吧?”
  那片由三千飘叶诀化成的落叶被赵雨樱捏碎,现在看来不那么简单,宋子宁明显伤得不轻。
  宋子宁苦笑,心有余悸,“那个有些麻烦。不过还好,还好”
  “什么还好?”千夜有点不解。
  宋子宁说:“还好,我当初没有一时冲动答应赵二,否则就被他害死了!”
  千夜顿时了然,心有同感地点点头。不管是谁娶了赵雨樱,都是一个灾难。这位美女性格古怪也就罢了,偏她还出身高门大阀,偏她还战力强横,这样的一个女人简直没了弱点,可要如何相处?
  宋子宁看了千夜一眼,给他倒上一盏茶,反问道:“千夜,你好象有心事?”
  千夜叹口气,说:“是,还是赵阀的那件事。”他简单地把从赵雨樱那里得知的消息说了说。
  宋子宁皱了皱眉,却没加以评述,只问:“你怎么打算?”
  千夜默然片刻,说:“总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我准备等这边的局面稳定之后,就到赵阀走一趟。”
  宋子宁转了转手中的茶杯,笑笑说:“好,到时候叫上我,我陪你去。”
  千夜皱眉道:“会有危险。”
  宋子宁依然微笑,“至少明面上我还是宋阀排名第二的继承人。有我在,他们不至于太过份。老祖宗现在可还活着呢。”
  他们都不怕明刀明枪的挑战,可来自暗处的算计则是防不胜防。有宋子宁和千夜走在一起,某些心怀叵测的家伙多少要稍稍顾忌行事手段。
  毕竟宋阀内里再虚,外面仍是四阀中财富第一的庞然大物,还有安国公夫人坐镇,如果不明不白在赵阀里折掉一个高顺位继承人,谁出面都交待不过去。
  千夜摇头,“你随意介入赵阀内务,就算安国公夫人肯护着你,事后也必然不喜。”
  宋子宁笑了一声,“我又不想当家主,喜不喜有什么关系。何况对我来说,你的事绝不是赵阀内务,是我们之间的内务。”
  千夜惟有叹一口气,许久才说:“这事不着急,让我再想想。”
  宋子宁点了点头,“对赵雨樱,你还是要小心谨慎。我听说幽国公和燕国公这两支,与承恩公一系很不对付。”提醒了这一句后,他也不再多说其它。
  千夜喝过两盏茶后,起身告辞,准备离去时忽然想起一事,回头问道:“子宁,你的伤真的不要紧吗?”
  宋子宁脸上骤然闪过一抹可疑红色,怒道:“千夜!你学坏了!”
  千夜当场就是一愣,他倒真的只是关心,没有想太多。但看宋子宁如此强烈反应,千夜立刻明白这事不能提,赶紧溜走。
  回到暗火基地的居所,千夜意外看到魏破天已经等候多时了。
  “破天,你怎么会有空过来?真是奇怪,那些贵女们居然就这样放过你了?昨晚过得如何?”
  一提到这件事,魏破天气就不打一处来,怒道:“昨晚要不是老子酒量敌,早就被那些豺狼虎豹给放倒了!他奶奶的,谁给她们出了这么个馊主意,让老子知道,非扒了他的皮不可!庆功宴?庆个鬼的功,那些大小姐连枪都没放过一发!”
  千夜惟有装傻,这件事发生时他就在旁边看着,却没有出头阻止,现在当然不会笨到说出来。
  魏破天诅咒了一会那幕后黑手,看到千夜的表情有点奇怪,忽然间就开了窍,腾地站起,怒吼起来,“我知道了!一定是宋七那娘娘腔!这家伙竟敢背地里阴我,老子跟他没完!”
  千夜急忙一把扯住魏破天,“等等!算帐这事先不急,你这么早来找我,应该是有正事吧?”
  被千夜一问,魏破天忽然间就坐立不安,支支吾吾的话都说不清楚了,“那个,千夜,不是突然有个女人来找你吗?就是拿原力手炮的那个。”
  千夜疑惑道:“是啊,怎么?”
  “我我曾经在远东见过她。”
  “她也去过远东?哦,不过这也有可能。我昨天只是第一次见她而已。有什么不对吗?”
  魏破天用力抓着头皮,扭捏半天才鼓起勇气,“我还不知道她是谁”
  “赵雨樱,赵阀幽国公的孙女。”
  魏破天‘啊’了一声,怔了怔,脸色变幻不定,许久才说:“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以为她也是来谈婚约的。现在看来不会是了”
  千夜看着魏破天的神情,恍然道:“你喜欢她?”
  “没,没有!”魏破天声音陡然拔高,随即又低下来,“只是,有种说不清的感觉,她和其它世家小姐不一样……”
  千夜的表情顿时变得哭笑不得,赵雨樱当然和其它世家小姐不一样。个性独特到这种程度的,也是奇葩一朵,和她比起来,魏破天简直就是个乖乖小子。
  “你们究竟是怎么回事?”千夜好奇心开始燃烧。
  ps:红票竟然1万7千6百多了,荣耀属于你们!
  后一送上,大家晚安。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5634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