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四十一 竞价

章四十一 竞价

魏破天支吾半天,才算把事情说清楚。
  原来当初魏破天卧床不起时,有天晚上赵雨樱忽然出现在病房里。那晚不知怎么回事,贵女们居然一个都没来,这位独立特行的美人在病房里转了一圈,还掀开魏破天的被子,看了看他的伤势,然后就一脸不屑地离去。
  那查看伤势的过程,想必过于激烈,以至于魏大世子说起来的时候都有些闪烁恍惚。但那天之后,魏破天就再也没见到过她。直到董其峰攻城时,她又突然出现。
  就连魏破天都不知道自己在期盼什么,才一大早跑来向千夜打听消息。可一听对方是幽国公孙女的身份,魏破天就知道她绝没可能是来谋取婚约的世家贵女中的一员。
  婚姻结的是两姓之好,联系的是家族盟约。可远东魏氏主家百年来秉承中立,从不与门阀主支联姻。赵阀若有此意向,绝非小事,魏破天肯定不会不知道。
  “破天?你想我帮你做什么吗?”千夜的问话把魏破天从沉思中惊醒。
  他认真想了想,忽然苦笑,说:“不,什么都不用做。我知道她是谁,那就够了。”
  千夜沉吟一下,拍着魏破天的肩膀,充满同情地道:“我不得不说,你的选择很勇敢!不过这件事,我就不掺合了,看你自己的。”
  魏破天张了张嘴,却不知道从何说起,失魂落魄地离去。
  千夜看着魏破天的背影摇了摇头,以赵雨樱的性格,确实不适合推荐给自家兄弟作老婆。魏破天自己想跳火坑,那是他的事,千夜却不好在他屁股上再踹一脚。况且看魏破天的神色,其中恐怕还有其它障碍。
  送走了魏破天,千夜好不容易才有时间坐下来办点正事。才半天功夫,桌上就又堆了半尺高的文件,千夜一一看过去。
  暗火和第七师的整编已走上正轨,开始集中训练,西进的战备也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城外的战场已打扫完毕,各类机械设备和军火都分门别类地清点好,交割入库。然而让人头疼的,却是万名俘虏和那批浮空艇。
  这类家族私军大多是世代家臣仆从,还有为数不少的远支分系子弟,对家族忠诚度往往很高,随意编入自己的军队,等如是埋下一颗地雷。
  帝国内战,也会发生杀俘盈野的惨况,背后就有类似原因。可是既然对方已经投降,此时战争又结束了,千夜自觉做不到一个命令就把这万人都杀掉。
  而浮空艇在永夜大陆完属于奢侈品,维护用极度高昂,不但缺少专业技师,若要换零部件,很多都得去上层大陆购买。董家这批浮空艇以货运为主,还大多已老旧,留之大用,弃之可惜,十分鸡肋。
  千夜想了好几个办法,都觉得要么不可行,要么太过浪,总而言之没有让人满意的。
  就在千夜忙碌的时候,宋子宁又晃了出来,看来困扰他的伤势终于好得差不多。宋子宁和千夜说了几句话就了解到他面临的困局,当下直接跑去崇阳侯三小姐的居所,求见孙开妍。
  崇阳侯和宋阀本就是世交,宋子宁报出身份,亲卫当即延请他进门,闻声赶来迎接的侍女把他一路带进了内院花厅。
  孙开妍见到宋子宁,先是笑问:“子宁,好久不见。慕蓝她还好吗?”
  宋子宁含笑道:“一切都还好。倒是开妍你,一段时间不见,变得越来越美丽了。”
  孙开妍轻笑,“油嘴滑舌!”
  旁边侍女倒是替宋子宁鸣起不平:“小姐,七少说的哪有半点夸大!您不知道,近周家、田家那几位少爷见了您,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呢!”
  孙开妍哼了一声,道:“没大没小,回头看我不撕了你的嘴!”
  那侍女只是嘻嘻笑,虽然行礼告罪,脸上却没有半点惧怕之色。
  孙开妍向宋子宁道:“没办法,这丫头从小野惯了。子宁,你来找我,不是只为聊天而来的吧?”
  宋子宁微微一笑,单刀直入地说:“开妍,你觉得想拿下未来博望侯夫人之位,要靠什么呢?”
  两人认识数年,颇有交情,宋子宁直接说到这种私事,孙开妍倒也不觉冒犯,只是被这一问难住了。
  她随即叹了口气,说:“我怎么知道?我和破天原本还算谈得来,可他现在身边莺莺燕燕一群,哪有我插空的余地?就是想和他单独说几句话,也不容易呢!其实我已经不想太多了,只当是出来游历一场。你难道有什么好办法吗?”
  宋子宁胸有成竹地道:“其实现在此事关键已经不在你们和魏破天身上,而是在崇阳侯身上。”
  孙开妍一怔,问:“此话怎讲?”
  宋子宁微笑道:“此事如今已成僵局,就算你有破局之法,其他人也必定不会坐视。可究其根源,都起于博望侯说什么两情相悦的一句话,所以破局之法还在魏侯身上。”
  孙开妍秀眉微蹙,随即隐有恍然之意。
  “你我都很清楚家族联姻的真正意义是什么,因此,惟有崇阳侯出面去和博望侯恳谈,才有希望敲定婚事。而这当中,你在族中的地位和口碑至关重要,你的份量越重,孙侯愿意拿出来的筹码越多,打动博望侯的希望才越大。”
  孙开妍皱眉道:“话是如此,可我要怎么做?”
  宋子宁轻摇折扇,说:“其实眼前就有个机会。刚刚那场大战,胜得酣畅淋漓。泗水伯虽在世家中只是中下,但倾巢而出,也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此战可称完胜,说起来功劳不小,也十分光鲜。你不也登城参战了吗?若送些俘虏回家族去,也是宣扬武功的意思。谁都知道你带了多少护卫过来,再对比俘虏,自然就知道你的功绩了。”
  孙开妍听得怦然心动,大秦帝国首重军功,世家也不例外。她们这些贵女都是要对外联姻的,并不参与家族继承,可战场功绩仍是实打实增加族内地位和获得资源的加分项。
  不过她犹豫了一下,说:“但俘虏都在暗火手里”
  宋子宁笑道:“那批俘虏都是泗水伯的私军,这里又是永夜之域,暗火要他们有什么用?又不敢用在自己的军队里,卖做普通奴隶岂不是浪了?所以你只要提出买些俘虏,暗火的千夜团长自然没有不同意的道理。”
  “说得也是!我这就去找他!”
  孙开妍性情爽利,想到就做,宋子宁告辞后,她立刻带上侍女亲卫直奔暗火基地。
  这些贵女为了围堵魏世子早就把暗火团部弄得鸡飞狗跳,守卫们都已经认识她们了。孙开妍没什么周折就见到了千夜,她见面就说:“千团长,我想买一批俘虏,好再加两艘浮空艇,就是董家的那批。”
  千夜正愁难题法解决,孙开妍就自己送上门来,哪会拒绝。他当即招来宋虎,摊开战利品清单,双方坐下详谈。
  孙开妍也不仔细看那叠厚厚的文件,她要的只是数量,并且普通战士和军官要保持一定比例,却不在意买到手的具体是什么人。
  当千夜问她要多少俘虏时,孙开妍说:“五百,不,一千!”
  这个数量让千夜吃了一惊,董家私军中战兵比例挺高的,这么多战士想彻底收编的话,要有足够规模的部队去消化。不过这是孙开妍的私事,与他关。
  千夜却是不知,在确认购买数量时,孙开妍突然想到,自己多买几个俘虏,其他贵女能买到的就少些。从一开始,她就没指望能够瞒得过那些大小姐去,好的办法就是釜底抽薪。
  议定之后,孙开妍直接叫过随从付款,她随身带的都是高纯能量级黑晶,这是到处都受欢迎的货币。大事议定,千夜就把后续的事情交给了宋虎,让他安排亲卫带孙家的人去挑选俘虏。
  黑流城不算大,一众大小姐们一只眼睛盯着魏破天,另一只眼睛则用来盯着彼此。因此没过多久,孙开妍的异动就传到了众贵女耳中,然后又没过几个小时,她这么做的原因也传开了,不知道是有人走漏消息,还是被哪个聪明的幕僚猜中。
  陷于困境中的众贵女顿时有柳暗花明之感,发现当上博望侯夫人的关键其实还于自己背后的家族,而想从家里得到足够助力,当然是要靠自己表现,于是纷纷行动。
  孙开妍走后没多久,千夜就代替魏破天,被一众贵女包围了。原本让他十分头疼的俘虏和老旧浮空艇,竟然被哄抢一空。为了多弄点份额,各位贵女还险些伤了和气。
  难题后落回了千夜这个暗火团长手上。
  谁分多点谁分少点,那可是关系到面子的原则性问题,丝毫不能马虎了。这些贵女个个身份不凡,就算其中三位的父亲是方伯,看似爵位低些,但要么是封在边疆、手握重兵的一方长官,要么就是亲朋得力,否则也不会有这个自信送女儿过来攀魏侯的亲。
  此事只要稍有处理不当,想不得罪人,几乎没有可能。千夜只是一个犹豫,不知道哪位贵女开了头,居然开始竞价。
  这下就糟糕了,一群女人凑在一起,又是互相别苗头,谁肯落于人后?转眼间就拼了个刺刀见红,价格瞬间飚上天去。
  千夜眼见情势不对,当下断喝一声:“都闭嘴!!”
  ps:晚上还有一,大家看完,不要忘记把红票投给俺。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5634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