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四十二 相见未必曾相识

章四十二 相见未必曾相识

千夜这一声喝用上了原力,还引起周围原力随之共鸣振荡。一众贵女顿时被震得头晕眼花,一时忘了继续争吵。而外围的护卫们也人人骇然,几名高手差点条件反射地直接冲进场内,他们悄然交换了一下眼色,戒备意味浓了许多。
  能做到大家族的护卫统领,都是同级中的佼佼者,他们很清楚这个佣兵团首领的等级还是战兵,就拥有战将手段意味着什么,也知道真上了战场,这种刀口舔血的家伙能够发挥出多么可怕的战力。
  大小姐们被千夜震得七晕八素,不过好歹是把注意力集中到了千夜身上,好几个顿时双眼一亮。
  千夜论卖相,怎么都算是半个血族,放在人类,却是没有多少人能够在外貌上压过他。
  不过现在千夜只想点结束眼前的麻烦,一旦拖延下去还不知会演变成什么样。于是他手一挥,道:“俘虏均分,浮空艇每家两艘!价格按永夜的市价来,就这么定了!”
  千夜如此蛮横霸道,却意外地没有激起多少反。大部分贵女都觉得也不错,少数两三个有些不满意的,也只是嘟了嘟嘴就算了。
  千夜好不容易摆平此事,哪敢让她们多留?当下连哄带轰,好不容易才把这群麻烦送了出去。
  当后一位贵女出门离去,千夜终于松了口气,居然出了一身汗。和这批大小姐打交道,可比参加宋阀武功大考还要累。不过好在彻底解决了俘虏和装备处置问题,算是了结一桩大事。
  俘虏和浮空艇都是按永夜市价出让,和帝国本土相比,俘虏便宜得如同白送,那些老旧的浮空艇价格却贵多了。不过大小姐们根本不缺这点钱,毫异议,还算承了千夜一个小小人情。
  但若是没有这批大小姐,千夜却是根本卖不出市价的,能够打个六折已经算不错了。来自世家的战利品就是烫手山芋,永夜大陆上根本没有这种消纳渠道。
  数万金币转眼间就填上了暗火的军窟窿,果然杀人放火才是发财王道。
  了结了这件事,千夜就开始正式考虑西进之事。
  初路线已经设定好了,现在问题就是要打到哪里为止,以及怎么建立的根据地。千夜独自思考了整整一个下午,仍然觉得千头万绪,还有数事情没有想完。
  想要建立一个永久据点可不是临时营地那么简单,动力塔是必不可少的设施,这可是一项大工程。既然有了动力塔,就要有配套设施,就要有相关设备,就要有维护人员……转眼之间,千夜脑袋就被填满。
  转眼间就到了晚上,千夜忽然拍了下自己的头,暗骂笨蛋,这种事何必一个人发愁?他立刻叫进一名亲卫,吩咐把赵雨樱,宋子宁和魏破天都找来,就说晚上一起吃饭。
  亲卫刚出去没多久,三人就到了。看来在吃饭这件事上,大家积极性都很高,特别是千夜请客。
  先到的是赵雨樱,她居然扛了个一人合抱半人高的大酒桶过来。不知道幽国公若是看到她现在的样子,会不会气得直接把她逐出赵阀大门。
  千夜终于明白为何凭她的超卓实力,却名声不显了。以她这种道上混的风格,一旦亮相,立刻就会成为赵阀笑柄。
  不过赵雨樱却毫不在意别人的看法,她兴冲冲地把酒桶扔在地上,拍着它,说:“终于找到一样好东西!真想不到你这座鸟不拉屎的破城,居然还真能找到好酒。看你房间那穷酸德性,估计手上也不会有什么能喝的货色,所以我就自己出去弄了点。”
  千夜隐隐有些头痛,问:“你是怎么‘找’到这桶酒的?”
  赵雨樱嘿嘿一笑,说:“还能怎么找?当然是一家一家翻过去。放心,就这破地方,还没有人能够发现老娘行踪!”
  千夜心道果然如此,赵雨樱其实就是偷了一桶酒回来。至于究竟是哪个家伙如此倒霉被她看上,那就不得而知了。
  赵雨樱刚到没几分钟,门口就传来魏破天的大笑:“总算有借口能摆脱那些女人了!千夜,今晚老子可不会放过你,咱们好好地再拼一次,让你知道老子的厉害!反正酒有的是!”
  赵雨樱脸色当即有些古怪,望向千夜,问:“这是哪个白痴?”
  还没等千夜回答,魏破天就在门外高叫,“哪个家伙敢骂老子是白痴?给我滚出来!看老子不打你个鼻青脸肿!”
  赵雨樱听了,只是冷笑。
  魏破天一人带着两个酒桶,大步走进房间。刚一进门,他就看到赵雨樱,顿时张大了嘴,再也合不拢,恍若下巴已经落地。
  “怎么,怎么是你?”魏大世子忽然结巴起来。
  赵雨樱皱起眉,上下打量着魏破天,如此看了半天,才转头问千夜,“我认识这个白痴?”
  “我怎么知道?”千夜摊手,明智地决定不趟这混水。
  魏破天脸色顿时一暗,说:“那个,我们好象,似乎,应该见过。”
  “在哪见过,我怎么想不起来?”赵雨樱一脸不耐烦,又道:“喂,小子,想泡妞的话,你那套手段笨到连对付小女孩都不管用,还想用在我身上?老实告诉你,老娘比你大了少说三四岁,你还是省省吧!”
  魏破天脸涨得通红,分辨道:“我没有那个意思,我们我们是真的见过!”
  赵雨樱分明不信,只是嘿嘿冷笑,看样子要准备动手了。
  千夜赶紧站到两人中间,隔断了他们的视线。然后高声把阿七阿九叫进来,让她们找人把三大桶酒抬去饭厅,然后吩咐厨房先送几碟冷菜上来。
  “走吧,走吧,桌子已经摆好了,我们先吃!”
  千夜好不容易转移了赵雨樱的注意力,见魏破天还想说什么,立刻把他拖起就走。
  魏破天此刻怎么都不明白,当日在病房处了那么久,怎么她就完想不起来。
  而千夜却比魏破天了解赵雨樱,知道这位美女大多数时候眼中只有一件事。那天她跑去远东魏家,肯定另有事要办,病床上的魏破天,在她眼中就和家俱摆设没有区别,当然会忘得一干二净。
  在赵家这些年轻一代的天才眼中,实力弱点的人都属于完可以被忽视的背/景。赵雨樱是这样,赵君度也是这样,就连现在看来温和的赵君弘都不例外。
  三人刚刚走进饭厅,房间中忽然有数片秋叶飞起,然后宋子宁的声音在外面响起:“我还没有到,你们就打算开席了吗?未太不道地了!”
  千夜哼了一声,双眼泛起蓝色涟漪,一眼扫过,顿时落叶为之一空。而赵雨樱正伸手抓向一片落叶,尚未得手,那片落叶就被千夜目光扫过,散成一捧微光。
  宋子宁这才看清房间里还有赵雨樱,当下一声惊呼:“美女休要动粗!”
  待他发现落叶提前被千夜毁掉,这才松了口气,再不敢故弄玄虚,从户直接跳进房内。宋子宁一到,人就来齐了,然而气氛突然间就变得十分诡异。
  千夜完没想到这三个家伙凑到一起,居然是如此情景,他果断打断了三人要撞出火花的互相对视,说:“走,先吃饭!”
  很各色酒菜就流水般端了上来,四人都是实力超卓,饭量也不会差了。于是如风卷残云般,上一道菜就扫光一道。就连宋子宁都把风度丢到一旁,埋头大吃,上菜就抢。
  包括千夜在内,所有人都知道现在只是刚刚开席,真正的苦战还没有拉开帷幕。屋角可还放着三只大酒桶呢,不趁着现在猛吃一顿,打下底子,待会肯定死得十分难看。
  四个人足足扫荡了几十号人的饭菜,才感觉肚子里稍稍有了点东西。几乎不约而同,所有人都放下刀叉碗筷,互相望着,杀气渐渐满溢。
  魏破天是天不怕地不怕,或者可说是不知死活,当下哈哈一笑,“有饭酒有什么意思?来,小喝一杯?”
  赵雨樱冷笑:“小喝一杯?当然是不醉不归!”
  宋子宁小心把那柄价值不菲的折扇收起,从容道:“既然大家都有如此雅兴,在下自当视死如归。”
  千夜话可说,瞄着那三大桶酒,很是心虚。
  在座都是聪明人,就连魏世子只要不是处在亢奋状态,也比普通人聪明得多。三人都发现了千夜的心虚,于是默契地搬桶倒酒,转眼间四个茶缸般的大杯就分别放在各人面前。
  酒一倒出来,浓香扑鼻,千夜开始额头见汗。三大桶居然都是烈酒,而且是醇的陈年老酒。
  千夜一边擦汗,一边问:“要不,再让厨房多上几道菜?”
  “已经吃得差不多了,先干这杯再说!”魏破天仰头一饮而尽。
  “这还象点样子!”赵雨樱赞道,同样一口喝干。
  宋子宁一小口一小口地喝,却绝停顿,转眼间酒杯也空了。
  只有千夜盯着酒杯发怔,片刻之后方才下定决心,一仰头,恶狠狠地干了。
  一杯陈年老酒下肚,千夜脸庞顿时涌上一片潮红。
  “好!过瘾!再来!”魏破天索性站了起来,抱起酒桶,又给每人倒满。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5634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