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四十六 群峰之巅的少年

章四十六 群峰之巅的少年

狼人胸膛急剧起伏,不过每一次剧烈呼吸,都会让伤口流出多的血。他艰难地说:“有群峰之巅在,你们不会得手的!”
  杜拉斯哈哈一笑,说:“只要我杀了你,群峰之巅又怎么会知道?你们这些发臭的大狗,永远都不长脑子,哈哈!”
  他走到年轻的狼人席尔身前,长剑剑锋指向狼人心口,冷冷地说:“你知道得实在是太多了,还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现在,请你去死吧!”
  但杜拉斯长剑行将刺下之际,忽然感觉到一阵法形容的危险感觉,生死之际,他惟有拼命挪动身体,想向旁边跃出。
  然而他后腰一热,随后整个人都如同被重锤砸中,只来得及哀号一声,就翻滚着飞了出去。
  在虚空中,又是一点银光出现,转眼间追上了杜拉斯。血族子爵这次连惨叫都来不及,银光已经钻进他的小腹,立时烧出一个拳头大小的空洞。
  然而创口大小还是小事,被伤到的地方却如火烧一般,痛苦大得异乎寻常。杜拉斯一时间吓得魂飞魄散,这种征兆就是秘银入体的迹象,以他的实力那两处伤势虽然沉重,还不致命,可若是伤口混入秘银,那就必死疑。
  要害部位连中两颗破魔秘银,就连出身十二氏族的杜拉斯也变得奄奄一息。
  变故突发,其余血族完没有反应过来,直到杜拉斯连中两枪倒下,他们才抬头望向古树树冠,两颗破魔秘银就是从那里射出来的。
  就在一众血族视线速向上移的时候,千夜早已向后跃出,从树干背后速落地。
  此时,一众血族分出两人奔向杜拉斯,其余部往大树这边扑过来,数人在中途就跃起,血族长剑出鞘劈向树冠。
  千夜从树后闪出,双生花不断轰鸣,连开四枪,顿时四名血族战士惨叫倒下。他们都还没有到子爵,高级的也不过是一名爵士,被血腥曼陀罗和幻之曼殊沙华近距离射中,不是濒死就是直接断了生机。
  连开四枪后,千夜收起双生花,又拔出深红之牙,直扑距离自己近的一名血族战士。这个血族才刚刚六级,连千夜的一招都接不下来。
  深红之牙在空中带出一道若有若的影子,瞬间洞穿了那名血族的心脏。千夜一击得手,立刻拔出深红之牙,又转身扑向旁边一名血族。
  那是一位血骑士,早已拔剑在手,严阵以待,见千夜扑近,立刻就是一剑迎面刺去。这一剑气度森严,确实是古老氏族的风范。然而千夜左手挥手一挡,只凭空手挡开了剑锋,然后一拳狠狠砸在他的脸上!
  在千夜堪比子爵的力量下,血骑士整张脸都塌了下去,直接倒地。
  这时千夜身上连续爆起血色光芒,被数发原力轰中。然而此刻高级血族已经被千夜一扫而空,剩下的都是连骑士都不到的战士,以千夜的防御和强悍的体质,硬吃了这几枪不过受了点轻伤。
  千夜从安度亚的神秘空间中抓出一门火神六管旋转炮,双眼泛动蓝色光芒,目光所过之处,低阶血族战士纷纷感到心脏剧痛,动作凝滞。千夜手中的火神炮随即疯狂嘶吼,金属风暴呼啸而出,将这些血族战士一一扫倒。
  千夜手上这门火神炮是专门改造的利器,使用大口径特殊子,短距离内威力极大,对血骑士都有致命威胁。而且它是火药武器,只要药充足,就可以限使用,正是混战的大杀器。惟一的问题就是消耗药过多。不过千夜有安度亚的神秘空间在手,药就不再是问题,所以千夜此行带了不少的火药武器,用来对付仆蛛,座狼,以及血奴一类的炮灰。
  当火神炮停止轰鸣时,千夜视线范围内已经看不到任何一个站着的血族。
  千夜再次拔出深红之牙,在战场上走了一圈,不管血族死还是没死,都用深红之牙在他们心脏上补了一刀,以绝后患,顺便汲取精血。
  从深红之牙上涌来的道道暖流让千夜感觉十分舒适。这些血族都是出自古老氏族,哪怕等级相同,血气的精纯程度也远超那些小氏族的血族。从效用上说,汲取十二古老氏族一名男爵的精血,还要胜过小氏族的子爵。
  在战场上走过一圈后,千夜后来到杜拉斯面前。
  这个血族三等子爵极度痛恨地看着千夜,咬牙说:“你将会面临我们氏族的疯狂报复!你所有的家人都都会”
  “实在抱歉,但没这个可能了。”千夜说着,深红之牙已经刺穿了杜拉斯的血核。
  庞大的精血即刻顺着深红之牙,源源不绝地千夜吸入体内。杜拉斯感觉到精血流失,猛地睁大双眼,死死盯着千夜,颤声叫道:“这不可能!你也是圣血”
  但是他这句话没能说完。千夜冷冷地看着他,骤然加大了抽吸精血的速度。杜拉斯的血核迅速萎缩干枯,然后裂开,就象风干的果子。
  千夜没有和垂死敌人废话的习惯,特别是身处黑暗国度的时候。
  千夜慢慢拔出深红之牙,刀锋上寒光隐隐,不见一丝血迹残留。千夜将短刀归鞘,在杜拉斯身上搜索一番,但除了常规装备外并没有找到特殊物品,于是走到年轻狼人面前。
  狼人少年早已恢复人形,靠树坐着,脸色苍白,警惕地盯着千夜,喉咙中不断发出威胁性的低吼,可是眼光中有着难以控制的惊恐。这是个有着棕色卷发的少年,脸上还有着稚气。和威廉一样,在他颈侧的位置同样有一个群山之巅的图腾刺青。
  看样子他还只是个大男孩,却已经有了男爵的实力,这让千夜对他的评价又提升了一级。
  千夜随手将火神炮扔在地上,取出根烟,点燃,深深地吸了一口,然后问:“你叫席尔?还能战斗吗?”
  狼人少年没有回答,而是下意识地往后挪了挪身子,想要离千夜远一点。把他追杀得上天入地的整队血族,在这人手下居然连几分钟都撑不到。这个男人时机把握之精准,出手之狠辣,战力之凶悍,都是狼人少年生平所仅见。就是原本部族中的长老们,修为或许比这个男人强,但绝对做不到如此高效精准的杀戮。
  人类是所有黑暗种族的公敌,虽然很多时候永夜阵营内部的仇恨要远远超过对人类的敌视。在狼人少年眼中,千夜和杜拉斯一样,都是敌人。
  见狼人少年惊惧和戒备兼有的神情,千夜笑了笑,将手中的烟比了一比,问:“要来一支吗?”
  狼人少年缓缓摇头,视线依然不敢离开千夜。
  “不用这么怕我”千夜话还没有说完,狼人少年猛然如电射出,他一个翻滚,已经把那挺六管火神炮抢到手里,枪口对准了千夜。
  “放我走。”这是少年第一次开口说话。
  千夜淡淡一笑,指了指火神炮,说:“你觉得那东西对我有用吗?”
  狼人少年目光在千夜身上几处伤口掠过。在刚刚的战斗中,千夜以身体硬抗了血族战士的一轮原力枪轰击,至少中了五六枪。透过千夜护甲上的几处大洞,可以清晰看到那些伤口居然已经合拢,只留下浅浅痕迹。而且就算没有收口,伤口也都又小又浅,多也就是皮肉轻伤。
  连三级的血族原力枪都只能给千夜留下一点轻伤,火神炮就奈何不了他。何况以千夜刚才如闪电般的速度,席尔或许扳机还没有扣到底,自己的脑袋就被摘下来了。
  狼人少年一脸倔强,扬了扬火神炮,叫道:“放我走!”
  千夜取出得自威廉的那块金属牌,在狼人少年面前晃了晃,说:“你伤得很重,我就是放了你,你也走不出这座山。而且看到这个,我觉得你至少应该听我把话说完。”
  看到千夜手中的铭牌,狼人少年立刻睁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说:“这是,群峰之巅的圣使令!你怎么会有这个东西?”
  千夜微笑道:“是个叫威廉的家伙送给我的。他打架本事一般,倒是非常能吃。”
  狼人少年犹豫着凑过来,靠近令牌嗅了嗅,才慢慢放下火神炮,说:“上面确实有圣地的味道。这块令牌是真的。”
  千夜收起令牌,说:“当然是真的。威廉让我帮他照顾这一带的族人。你怎么会被这些血族追杀的?另外,你虽然有群峰之巅的图腾标志,但是说老实话,你的实力却配不上群峰之巅的称号,这是怎么回事?”
  说到后一句时,千夜的声音已经带上一丝寒意。如果让他遇上冒充群峰之巅,到处招摇撞骗的家伙,那也不介意再多取点精血。千夜现在实力大进,体内能够容纳的精血也随之上升。现在取了包括一个三等子爵在内的整队血族精血,也还有些空余,不再象以前一样,一个子爵就能够将他撑爆。
  狼人少年说:“我……我的名字叫席尔,就在不久之前,还是锋牙部落的一员。我们锋牙部落的先祖在四百多年前迁到这片区域,一直在斯图卡伯爵的领地内生活。而我,现在是部落里年轻一代的第一勇士,前不久获得了去上层大陆参加十年一次大狩猎的资格,并且进入前三十,夺得加入群峰之巅的资格。”
  “这么说,你还没有来得及到群峰之巅去学习?”
  “是的。”狼人少年回答。
  千夜点了点头,这个解释倒还合理,随后他就问出关键的问题:
  “这些血族为什么会追杀你?”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5634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