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永夜君王 > 章四十八 怜悯

章四十八 怜悯

青峰山在附近山区中一峰独秀,气势挺拔,风景秀丽。难怪锋牙部落迁移到这里后,会选择在此扎根,狼人是山地之王,他们认为每一个部落繁衍生息的力量都来自大地和山岭。
  千夜远远看去,把锋牙部落的貌收入眼中,青峰山山脚靠近地面的山壁上有几十个洞穴,一条清澈的小溪从不远处蜿蜒流过,岸边还修建着数十座木屋,就此构成了一个小小村落。
  缓坡的草地上有一群座狼,或卧或站。有这些野兽在,很少有人能够靠近狼人村落而不被发现。
  千夜正站在数百米外的一座山峰顶上,把目光移向周围的环境,随后发现距离锋牙村落不远,就是一条上峰的道路。入口两侧立着不少巨木制成的图腾,表明这是锋牙部落的领地。
  但是现在,有好几根锋牙部落的图腾柱歪倒在地,代之以一柄金属长枪,枪锋上飘扬着血色旗帜,那是血族的标志,只是并没显示出具体是哪个氏族。
  在通往峰顶的道路两边,伏着几只外表狰狞的仆蛛。这些仆蛛应该是斯图卡伯爵豢养的,放在这里自然是为了阻止锋牙部落的狼人上山。
  这时草地上,一个狼人小男孩正和一头雄壮座狼嬉戏打闹,来回奔跑。狼人小孩身体素质远超人类,七八岁就看上去就和人类少年差不多。
  而这个狼人小男孩年龄小,多四五岁左右,居然能够紧追那头发力奔跑的成年座狼。他们互相追逐着,不知不觉间就靠近了上峰的道路。
  一个女人猛地从木屋中冲出,向着那小孩大叫大喊,神态显得极为焦急。
  距离太远,千夜听不见她在说些什么,却看到她的脸色突然变了,充满恐惧,然后狂奔出来。
  另一边的小男孩停步,茫然回头,却不知道自己已经踏入了某道形的边界。
  座狼突然伏低身体,喉间发出威胁性的咆哮,背后颈毛部竖起。
  百米外,原本伏地不动的仆蛛中忽然站起一头,数米高的庞大身躯,就象小山般从地面升起。仆蛛的动作极,长脚如同在水面滑动,眨眼间就扑到近边,一张巨大蛛从腹部喷出,罩向座狼和狼人小男孩。
  小男孩转回头,仍是一脸茫然。座狼发出一声嘶吼,扑倒了小男孩,把他牢牢挡在身下。蛛瞬间落地,覆盖了十米方圆,将座狼和小男孩都罩在下面。
  蛛丝一落在座狼身上,立刻冒起青烟,皮毛迅速焦黑脱离,成片成片露出蠕动的血肉。座狼哀号不已,却四肢刨地死死趴在小男孩身上,一丝一毫都不肯挪动地方。
  转眼之间,蛛丝就蚀进了那具雄壮的身体,原本黑亮的皮毛黯淡发灰,呈现出死气,座狼的哀鸣渐渐低沉,终断绝。仆蛛慢慢挪了过来,恐怖口器不断开合,大滴口涎落下,在地面上烧出一个个小坑。
  狼人部落豢养的这些座狼实力也只比普通野兽强一些而已,但是这几只仆蛛却不同,斯图卡伯爵精心喂养了上百年,个个实力强悍,已经相当于爵士级别。在仆蛛眼中,不光是座狼,就是锋牙部落中大半的狼人,都属于食物的范畴。
  此时小男孩的母亲发疯似地冲到,随着她声嘶力竭的呼叫,一头头狼人纷纷从山洞和木屋中钻出。当他们看到小男孩从已经断气的座狼身下钻出时,纷纷色变,吼叫着冲了过来,试图将仆蛛赶开。
  仆蛛略微有迟疑,这些狼人虽然实力不如它,但是胜在数量众多,一拥而上的话,它也抵挡不住。这时在山道两旁,又站起三只同样巨大的仆蛛,一步一步走下山道。
  四只仆蛛并立在一起,和锋牙部落的狼人们开始对峙。
  这时懵然知的小男孩推了推座狼,却没有得到反应,他的手不小心沾到了一根还在飘荡的蛛丝,手背顿时被灼出一条深黑色的焦痕。小男孩痛得大哭起来,稚嫩的声音极具穿透力,响彻整个山谷。
  哭声瞬间点燃了狼人们的怒火,他们发出整齐划一的低沉战吼,结队一步步向前。仆蛛们则有些迟疑,开始缓缓后退。
  那位焦急的母亲突然尖叫了一声,不顾一切地冲向站在蛛中央的小男孩。周围到处都是飞舞的蛛丝,只要再有几根落到男孩身上,这个幼小的生命就会被终结。
  一道道蛛丝毫不留情地缠绕到那个母亲身上,然后腐蚀进她的身体。可是她却如同没有感觉般,硬是奔进了中央地带,一把将小男孩抱起,然后沿着自己用身体破开的通道退出蛛范围。
  锋牙部落的狼人们纷纷发出悲伤的长号,他们都知道,那个女人已经不行了。
  她终于踉跄着跨过后一道蛛丝,欣慰地看着自己怀中的孩子。小男孩的手已被腐蚀见骨,可命总是保住了。至于她自己身上的剧痛,早就忘在了脑后。
  就在这时,山地间突然响起一记沉闷的枪声,一颗粗大的原力横空飞来,打穿了母亲的身体,连同她怀中的小男孩一起被轰成两截。
  远方的千夜终于双眉一扬,眼底闪过冰冷的杀机,右手握住了背在肩后的鹰击。
  锋牙的狼人们同样群情激愤,有些年轻狼人甚至开始变身现出战斗形态,还有一些则激活了原力刀、枪的阵列。
  眼见战斗一触即发,从上方山洞中忽然传出一声苍老的狼嗥,火气冲天的狼人们终于稍稍冷静下来,转头向那边望去。
  聚居点的一个山洞口出现一位年迈的狼人,他已经老得直不起身子,要拄着一根树枝做成的拐杖才能够慢慢走动。
  就在这时,从山道上飞速冲下一个蛛魔。他手中握着一支原力步枪,点亮的阵列还没完熄灭,刚刚把母亲和小男孩一起洞穿的一枪,就是出自他手。
  这头蛛魔已是男爵,距离子爵不过一步之遥。他视数百名聚集的狼人如物,夷然不惧地径自越过仆蛛,逼近狼人们,冷眼一扫,道:“怎么,你们想要挑战伯爵的权威吗?”
  狼人们并没有畏缩,愤怒地盯着蛛魔,不断低沉吼叫。
  蛛魔眼中凶光大起,手一指脚下的山路,咆哮道:“我早就说过,凡是敢踏入禁区的人,就地处死!怎么,有谁不服吗?”
  “可他只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就算误入禁区,也仅仅踏进去几步!”一名年轻狼人忍不住高叫着冲到前方,顿时激起阵阵响应。
  “别说几步,就是一步也要死!而敢于置疑伯爵命令的,也都得死!”蛛魔凶意大盛,手中步枪又是一声轰鸣,那年轻狼人胸口顿时多出一个大洞。
  巨大的创口从前胸透到后背,那里本来是心脏的位置,可现在连同周围的骨肉都消失不见。年轻狼人轰然倒地。
  狼人们再次起了骚动,而蛛魔却狞笑,吼道:“谁再敢置疑阁下的命令,就和他一个下场!哪怕把你们这些发臭的大狗通通杀光,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要不要试试?你们这些没用的废物!”
  “我们有席尔,他已经加入了群峰之巅!”人群中,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
  “对!找席尔,让他来说话!”
  “伯爵也不会和群峰之巅作对吧?”
  狼人们重燃希望,可是群峰之巅的名字并没有震慑住这只蛛魔。男爵哈哈大笑,“去把那个小狼崽子叫来,我会让你们知道,蛛魔是否畏惧群峰之巅!”
  千夜静静看着这一切,双眉微蹙,虽然他的手一直按在鹰击上,却始终不曾把狙击枪拿下来。
  此时此刻,他仍然没有准备介入狼人和蛛魔的矛盾。千夜虽然答应过威廉在可能的情况下善待狼人,但这并不意味着结盟,仅仅是有限中立,多通过交易互通有而已。
  狼人内部也有分歧,就象当初在郁金香集市,白爪部落对待威廉的态度。虽然锋牙部落值得同情,席尔也向千夜做出了承诺,可是那个约定有多大作用却不得而知。
  就千夜眼前所见,如果连锋牙自己都不反抗,他也绝不会贸然出手干涉。而等他占领了这片区域后,若锋牙不肯归顺,那他还是会毫不留情地将他们灭族。
  因为千夜的责任首先是追随他的战士,与他结盟的朋友,依附在他领地上的居民。而非这些虽然遭遇值得同情,却随时会刀枪相向的异族。
  这就是战争,永夜和黎明的战争。在战争中,或许会有小小的温情,但那必须是建立在胜利的基础上。
  只有胜利者才有资格怜悯弱者!
  “够了!”一个低沉苍老的声音响起,年迈的狼人终于走到了这里,所有狼人都自动为他让开了一条道路,显示出狼人老者在部落中以伦比的威望。
  狼人老者的目光扫过两旁的狼人,淡淡地说:“你们这是干什么?要反抗伯爵阁下吗?”
  狼人们纷纷低下了头,手中的武器也慢慢放下。斯图卡伯爵的残暴与恐怖早已深入人心,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听到某个胆敢反抗的部落被灭族的消息。
  在伯爵领地内,狼人部落并不止锋牙一个,而且也不是强大的几支。如果激怒了斯图卡,锋牙必将被毁灭。正因如此,就算先祖圣地都被征用,锋牙依然忍了下来。
  狼人老者走到蛛魔面前,颤颤巍巍地站定,说:“大人,这不过是场误会。误闯禁区的人已经死了,是否可以到此为止呢?”
  浏览阅读地址:/yongyejunwang/563455.html